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西风漫卷尘缘梦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表白的话
破坏: 阅读:2931发表时间:2014-06-26 09:22:42
摘要: 夜阑静,试问有谁与共鸣?夜阑静,已无人可共鸣。只道是梦落凡尘夜未央,一世情愁一世牵,依红尘,锁清秋,西风漫卷尘缘梦。
应该如何治疗癫痫

【江南】西风漫卷尘缘梦(散文) [为谁舞一世年华]
  
   六月的夜风,从陌上席卷而来,窗前的淡蓝的纱缦飘来荡去,在我的眼前旋舞。
   薄雾轻纱,如烟如岚,半帘疏影,我把愁肠融入文字,十指纤纤滑过夜的漫长,轻跃在键盘上,轻轻吟咏。
   思绪漫过紫陌红尘,却不敢回头张望。萧瑟的流光里,眸光穿过遥远的彼岸,看风将往事吹落枝头,流年往事,蔓延成手心错落有致的指间浅纹,纵横交错。渐次加深的夜色里,绛蓝色的天幕带着琉璃的宿醉,缓缓沉沦。流年似水,似水流年,写满心事的素笺,承载满腹的愁肠百结,飘落窗前。
   静坐在时光的流年里,世纪那么漫长,夜那么漫长。乐音飘渺几世繁华,缠绵哀伤的旋律,荡起些许清愁,荡去了所有的云烟。
   站在风的路口,某些往事在某一角落的深处,一如从前,深深浅浅地掠过,一幕幕似慢镜头,渐次展开在记忆中。
   那是谁?温暖的双眸深情款款,熟悉的背影如一幅铜版画,思念瞬间柔弱成水,蓄满在这六月的夜晚,这温柔透明的愁肠啊,寂寞成殇。昔日的流光碎影堆叠成久远的记忆,待回首之际只若烟云拂过,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带走一片云彩。
   于是,我们不能否认,生命中总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来了又去,有些人去而复返,有些人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有些人远在天涯却灵犀相通,有些人擦身而过就注定一世相忆,有些人一路同行却形同陌路。
   窗外已是灯火如荧,闪闪烁烁,如飘浮不定的身影,若有若无。轻轻微扬起沉寂的欢乐,我用我温柔的情感,倾情在这六月的夜晚,诉柔肠万千。
   风过眉间,香痕残留。思念,在心湖携梦的羽翼为你旋舞,我掌心华丽的情色线条纠结缠绵,涟漪了谁的城池?惊醒了谁的幽梦?耳旁的风声,吹响了谁的欢声笑语?在慢慢流逝的岁月中,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悄悄袭来,漫溢在夜的未央。
   揉揉疲倦的眼睛,翘首仰望苍穹,黑夜,逐渐加深,已经是子夜了,一弯浅淡的月色孤零零地高悬着,它也寂寞成殇吗,月兔呢?
   思绪慢慢的飘荡在这漆黑如墨的夜里,咀嚼着黑夜的味道,如咖啡般苦涩,又意犹味尽,叫人频频回味,欲罢不能,伴着淡淡的香韵,深深的浸入空落落的心房,那么的沉重,那么的悲伤。悲伤逆流成河,漫延了那过往的曾经,侵蚀着那些远走的岁月。那些风一样的日子何去了?那些梦一样的日子可待重温?
   享受着这夜色纯静,蓦然回眸,曾经拥有的过住,如杯中香茗,满盛其中,当饮尽所有的欢笑与疼痛后,方能清醒的认识自己,看着自己一路走过的痕迹,万般滋味在心头。
   一丝丝的轻霭拂过心间,眼里蓄满柔情,欲将心事放逐,缠绵成一篇悱恻婉约的诗句,等你入歌。借着浅浅的月光,漫无边际地涂鸦,执手素笺,在深深浅浅的文字里,放飞孤寂的灵魂,张扬缱绻的柔情,驱散所有的疲倦。那一根根的线条,一笔笔的涂痕,犹如脉络间的相思,清晰而又不可触摸。
   今夕明夕,一帘幽梦里,谁在相拥,谁在翩翩起舞?谁在潸然泪下,寂寞退场?翘首观望,看谁能为我舞一世年华?而我又能为谁倾一世柔情?
   一股流年的暗香,夹带些许的苍凉,扑面而来,生动苦涩却回味悠长。漫过岁月的轮回,来复来,去亦去,谁是谁的谁?谁在为谁心痛?前世,谁是我的劫数?今生,我是谁的眷恋?下一个轮回中,谁在梦的路口夜夜翘首,殷殷期待?生命中那一场华丽的盛情相约。
  
  
   [觅不到的三寸天堂]
  
   孤衾泪欲泣,犹念夜风凉,莫名凄绝,寂寥寡欢,悲从中来,任哀伤漫延,任绝望啃噬。
   不想强装坚强,不想敷衍自己。忘了怎么慰藉孤独,才是原来的的自己;忘了嘴角怎么上扬,才是最美妙的弧度;忘了冰肌玉骨怎么舒展,才是最妖媚的姿势;忘了灵魂怎么交融似膝,才是最贴切的模板;忘了风花雪月怎样曼妙,才是最适宜的温度。
   夜色是最好的心理师,退却所有伪装的强硬,虚假的微笑,刻意的柔顺,与灵魂独白。刹那,柔弱无助,凄楚迷惑,瘦影倦容的支撑,在无边的夜色里,在浅夏的温热里,寸寸冷却,哀哀凄婉。苍凉的眸光,穿越不了陌上烟火;沉重的脚步,碾不碎尘世的荒芜;纤纤的十指,捂不住六月的温热。一任尘缘把自己牢牢地困进万丈深渊,放眼四周,无边的黑暗与无尽的荒凉,再也,无力挣扎。
   是谁的过错,真的无心再去想,无力再探询,无意再追究。对错又能怎么样,生活还得一年一年的继续,日子还得一天一天地过。回首流年,新痕覆旧痂,伤痕垒伤痕,谁还记得为什么,谁还在意多伤一次,谁还有心再去清理与反思。如果生命注定了这样的劫后方能余生,谁能逃得过,谁能避得开。明知天意不可违,奈何从命好艰难,唯把心来苦,奈何又奈何。
   生活百样姿势,唯有青灯伴孤月。饮尽孤独味,始知世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是形影相随,形影却永远无法重叠合一的距离;也不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潜在水底,一个振翔于天,是触手可及却不能及不愿及的距离。那份蚀入肯髓的辛酸,那份刻入灵魂的苦涩,会让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阵阵隐痛,那是六月的寒流,那是浅夏的酷暑。
   回望,期望有一点暖,流动在偶尔的念想中,然海市蜇楼的幻景,饮鸠止渴的畅想,竟也成奢侈,断不肯念及一颗薄凉的心,也向往温暖。前瞻,满目苍夷的岁月,狼烟四起,缺失的模版,早已霉变,怎样拼凑一幅完整的图画,怎样执手流年缓缓归黄土。
   岁月的优骏践起满地黄沙,涩痛了双眸,山外青山楼外楼的如画风光,大漠孤烟直的雄浑豪迈,塞外梅香盈盈的流转妩媚,江南小桥流水的碧波潺潺,风景如斯,何处可觅?江山如画,何处可枕?朗朗乾坤,疆域无边,却,觅不到三寸天堂;岁月长河,渊源流长,也,借不来一丝温暖。哀也。
   夕沉月醉,苍穹辽阔无漄,三寸天堂,触不到的棱角,伤不透的烟火,望也朦胧,想也惘然,清梦何时休?
   沉浮岁月的颠簸,覆水难收三千柔情,百转千回的柔肠,姹紫嫣红的风情,明眸顾盼的流转,终敌不过岁月蹉跎,红颜弹指老。
   混迹于这恋恋尘世,艰难跋涉于昼夜交替,流连往返于尘世烟火,如履薄冰地行走陌上,林花谢了春红,岁月匆匆太匆匆,终敌不过一个累字,似乎也倦了,或是麻木了?欲逃之夭夭,静归天涯,终找不到可以皈依的法门,可以逍遥的凭证,空自嗟叹,三寸天堂,魂归何方?
  
   [西风漫卷尘缘梦]
  
   安谧的午夜,缠绵着悠悠的风,一抹暖色,一盏素灯,风舒颜,寂如烟,轻捻发丝,低眉颔首,轻诉那一笺心愁。
   深夜的长河,倒映着孤灯冷月,一曲浅奏,一地烟凉,空缱绻,漠清寒,倾尽笑颜,泪眼婆娑,聆听那风的呢喃。
   流水浮灯,伴与月影。今夜,是谁如此的孤单,彻夜不眠?今夜,是谁在悄悄哭泣,醉眼看红尘?
   问天,天不语;问地,地寂然。
   琴声漫漫,心随弦动,那些涟渏的点滴心事,思念的深浅都散落于纤纤指尖,被谱成一首千年恋曲,忙碌了一天的脚步在这里片刻停驻。看着河堤两岸灯火次第亮起或是明明灭灭时,梦依然疼痛。看着寂静的河水和天边相连,心依旧沉醉。唯有将一段痴情,搁浅千里之外,与那青石之上残碎流离,萧瑟了梦中的繁华如烟。
   心若千丝结,唯有文字知。指间年华指间沙,越是想要紧握,越是无声流失。一如那些美好的日子,瞬间即逝,回首,已是雁南归。盘点过往,所有信心与底气,在这一场水样流年中,沧桑,流漓,散落一地,无从拾起。
   在这个夏日的清晨,阳光是那么地明媚,河风是那么地轻柔,透过暖色窗帘,斑驳如琉璃,款款照我容颜,拂我眉间发丝,心柔得似烈日下的冰激凌,转瞬即化。柔情满长女儿心,试与夏花比高低,妩媚风情堪怜惜,怎忍花落容颜衰。却只是,一腔痴情付水流,素笺泪沾哀怨心,无言打点枕边衣,空叹韶华何忍去。
   紫陌红尘,似水流年,苍荆门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白了谁的岁月,炎凉了谁的幽梦,燃烧了谁的热情,盈缺了谁的记忆?一帘春梦惊,谁的寂寞可覆我华裳,谁的华裳可覆我肩膀?
   夜阑静,试问有谁与共鸣?夜阑静,已无人可共鸣。只道是梦落凡尘夜未央,一世情愁一世牵,依红尘,锁清秋,西风漫卷尘缘梦。
   仰望苍穹,那一轮被纷繁星辰围拱的孤月,显得分外清淡,尽管她那盈盈光华早已盖过了无际的夜空,却依然浓浓的隐透出不可抗拒的寂寥。这座清冷的广寒,寂寞千古的嫦娥,也只能独自盈亏。尘凡间渺微如你我,又怎么能不接受这千古忧伤千古寂寥千古盈缺千古相思千古尘缘梦。
   侧耳聆听,尘世辗转的潮落潮起,正委婉地吟唱着沉沉的歌谣。它逐起的层层涟漪,轻而易举地,便摇碎了那一轮江心明月,任凭你翻云覆雨手,也无法再敛聚如初。因潮儿也知,无法撼动明月高傲的魂,便只能轻叩明月飘摇的影。
   柔肠清心付山月,西风漫卷尘缘梦。
  

共 3297 字 1 页 首页长春治疗小儿癫痫哪家医院专业read?id=444385&pn2=1&pn=1">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