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夜雨梨花瘦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表白的话
陌上繁华,两岸春风轻柳絮,闺中寂寞,一窗夜雨瘦梨花。芳草归迟,青驹别易,多情成恋,薄命何嗟。要亦人各有心,非管女德善怨。——题记。
   [一]追忆
  
   天元二年,田间微风摇动着花儿跳起轻快的舞蹈,小河哗啦啦的流水,上面浮着洁白的柳絮,一切洋溢着春意盎然的气息。趁春踏青的伊人看着左乙拉西坦片能抗癫病吗这朦胧的春天,难免心中思念向往的男子。睹物思情,望花寄思,该是伊人最美的心态吧?
   小小的村庄里面,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来往者相携一同耕作,一副世外桃源之景。田间一书生遥望伊人已久,每欲上前搭话,又被心中中庸所牵制,心中尽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伊人徘徊间回望,望书生立于后,脸颊忽显现出难以名状的红晕。书生总算打下主意,上前轻声说道:“姑娘倩影令在下望而心生春之好景,可否与姑娘同赏春意盎然?”伊人背对书生含笑不语。书生上前与伊人并排而站,望河水而曰:“无端饮却相思水,不信相思想煞人。”伊人听后,低声吟道:“要做男子,须负刚肠;欲学故人,当坚苦志;若得芳心,须有大志。”书生听后一阵脸热忙连声道:“姑娘所言极是,我这就收拾包裹,奔赴科举之路,若无所成,绝不归乡与姑娘轻见。”姑娘拿出自己的随身白玉赠与书生,柔声道:“那忍重看娃鬓绿,终其一遇客衫黄。我会在期待、祝福中等待你的归来。”书生闻声高叹曰:“良缘容易合,红叶亦可为媒。知己难投,白璧未能获主。而今不求良辰美景,只求白璧能让我寻求到。”伊人微微点着头:“才子安心草舍者,足登玉堂。何况公子饱读诗书,才高八斗。”书生脸微热忙道:“姑娘过奖,佳人适意蓬门者,堪贮金屋。姑娘既能心甘情愿住在穷人家简陋的房屋中,又愿意等在下,我将来一定要建造金屋给姑娘住,以报相知知恩。”说着躬身下去。伊人忙扶起书生拜下去的上臂:“小女子何德何能,但当如此大礼,公子尽管放手一搏,小女子将永守公子归来。”书生看着伊人坚定不渝的眼神,良久,转身乃去。
   又一日,书生在武汉治疗癫痫病哪种医院好家,收拾好包裹。踏出奋斗十年的草堂,回身望了一眼,坚定的说道:“今日踏出草堂,若不为高中,必定不归还故里!”说着头也不回向京城的方向走去,那脚下踏出的脚步因雨水依旧淅沥不止的泥土路上,或深或浅,步步入目。伊人撑伞于村头柳树下看着书生坚定的脚步,心理轻声呼喊着:今日你为爱一去,我将终生等待你的归来,至死不渝。
  
   [二]旅途
  
   果真是秀才不出门不知天下事,书生一路走来,听到当政者的变法残害百姓之深,书生直骂当政者迂腐无知,不知变通。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把一切都说得那么明了。书生只好一路上,赏山阅水,行走山水之间,眠于天地之中。总算来到了传说中的京城,果然是雄伟浩瀚,车水马龙,一片繁荣浮华,行人满面朝气,与沿路看到的难民一比,呵,真是一天壤之别难以名状。秀才心中不禁默念道,此真乃天子脚下与魔鬼脚下最好的对称。
   秀才很快就考试结束,谤下之期也很利落。秀才终获榜眼。正是,莺歌燕舞欢乐时,杯酒觥筹交错刻,意气风发庆祝中举刹,意外却发生了。秀才在此刻毅然选择了自己的阵营,与当时威震天下的宰相做了对手,跟着自己的老师苏氏走在了反对变法的道路之上。秀才心知肚明,举手之棋瞬间就会被对手灰飞烟灭,但是他不后悔自己的行为,十年寒窗苦,今朝已得报,且叹朝廷污秽杂乱,怎堪百姓苦?怎堪天下亡?
   秀才每与老师言论即针针见血,揭示出对方致命的弱点,由老师出面各各击破,所到之处破如砍竹,快,狠。只教那心存歹念异心,贪污受贿之朝廷官员心寒胆颤,即使拿百姓两个蒜都得用乌纱偿还。不得不让百姓拍手称快。中国百姓的习惯,先期盼有位英明的君主,如尧舜。若无,即期望有几位廉洁正值,敢于与恶势力搏斗的清官。若再无,没关系,我们还可以依靠武侠小说,用自己的意念意杀社会污浊势力。岂不知,心动哪比得上行动?虽然你们很愿意他们定的帮助,可是贪着奸猾狡诈,岂是君子能防得了的?
   秀才举杯望月,思佳人,心乃切,与月诉情怀,月可知心事?如若月明了,可与柔光、明亮告之佳人,吾今甚好,虽得志,却不回,并非思之淡,实乃天下苍生重于儿女情长。望佳人,能深谅,待到天下清洁时,必辞呈,回乡间,与伊人谈笑山水间,行走自然中。
   秀才望月长叹,不禁引起愁绪万千,萦绕心头,久久不肯离去。夜已深,风吹凉,裹着随身伊人所赠衣物,继续思绪着。
  
   [三]遥望
  
   当初聚散,便唤作、无缘再逢伊面。近日来,不期而会重欢宴。向尊前、闲暇里,敛著眉儿长叹。惹起旧愁无限。——宋词《秋月夜》
   佳人久久看着这首词,愁思千丝万缕,萦绕心海,是遥望,是期盼,久久无音信,此情虽可待,但多就是头?
   千里之外,常有谣,言秀才,早已忘却红尘间,绫罗绸缎衣着身,却可曾记得妾亲手与你缝制的青衫?
   家中人,常催促,年以长,沉鱼落雁容,闭月羞花貌,如花似月的青春,怎可就与那人私了了终身?切莫盼念,人是高官富达时,行坐豪华场所间,流连风尘浪荡间,儿安要如此痴迷于等待?误了自己的青春?
   每遇闻,家人如此道,心纠结,如皎月,虽明亮,却阴寒。虽月下同诉彼此心间话,奈何却一去了无音讯?妾一人,怎顶得了这骇人听闻的谣言,怎能顶得住家中亲人的催促?明月啊,明月,若你得知郎安在,可与妾心传与郎,言,郎不回,妾死守,郎若会,乃敢与君合,否则妾宁死不从,好了了与你前世缘。今别无他念,告知月,只求郎早日回故里,务须明白,家中有人与你常挂念。
   往日情怀,铭记心间。而今方悟,聚散之时,是容易。可那邂逅之时,又在何方?漫漫时光,无以打发,拿起郎赠书,念之,念之,如郎在旁读伴矣。
   只害那思念,却如同,心中藏剑般,或是刺骨,或是优柔。难耐时,便于初识之地流连,当是时,相遇画面依旧清澈,相诉之语仍在徘徊,良久,良久。思愁方的消去,却不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遥望中,那远方,何时再能有你身影闪烁?
   泸州的月光,在我心上,如今的你,虽无当时摸样于眼前,但切莫忘妾。
  
   [四]逝去
  
   人生若流去之星,来匆匆,去匆匆。何时能把前世债还清?若不能还清,又何必,打翻那珍藏包箱,才惹得另一个人,凭栏独望?
   秀才正在家读书时,屋内忽被官兵围住。却不得何时?闹得如此动静?只闻一人言语,秀才,参与谋反,欲另立王室,今捉拿归案,待查实,处死。
   秀才闻后乃大笑,国之忠良,怎能逃得过一个“莫须有”?如此王室,又怎会常留人世?罢了,随你们去罢,死又何惧哉?不过是泥污短暂的欢快罢了。笑天下可笑之人,竟如此昏庸,乃不知,大难临头矣?
   秀才被当政者下狱,苏氏亦被流放。无奈,苏氏名气鹤立当时天下,当政者不敢对其怎样,却拿秀才做了出头鸟。秀才被判斩立决,罪乃莫须有的心里叛逆,欲构思推翻王室罪。此何等惹人嘲笑呢?苏氏想尽办法,却无力扭转乾坤。秀才与书信交与探望同僚曰:吾早知今日,奈何未除尽当世忤逆之徒,叹哉!此有书信一封,望公交与苏氏,与我家中娘子,教她忘却我这无情无义之徒,另寻一位好人家罢。说完转身不再言语。
   苏氏收到秀才的信,心中恨到,秀才是我无能,害的你如此下场。苍天呀,你的眼睛何时可以睁开?苏氏看着自己的惨淡与周围同僚的聚散,收拾行装,头也不回,走在去秀才故乡的路上。一路上,所做古今名篇无数,却无力扭转当时状态,且叹人世间,怎一个世态炎凉,奸臣当道了得?
  
   [五]云烟
  
   苏氏很快就到了秀才的家乡,打听出佳人的家门。家人引哈尔滨癫痫病十大医院其来到家中,伊人咋见苏氏,顿时茫然。心念,如此大人物来我处有何贵干?苏氏道明了来由,交与了书信,探身离去。伊人看着苏氏早已离去多时的方向,心中那最后一丝暖意不禁逝去。
   秀才书云,佳人,那日一别,却不知,终无缘得见。今作阴阳人,切莫多思念,吾无德无能可承受得起,你与我的情深意重。你且找个好人家嫁了,我与你来世再续前缘。忘了我这薄情寡义之人吧。
   佳人哭泣道,郎可知,你做如此大事,妾怎可言你薄情寡义乎?妾以有你这样的夫君而荣。君与妾,虽无夫妻之实,却早已是夫妻。妾怎敢苟且偷生,更别提另许他人!若君如此瞧不起妾,那还与妾说得那些情话为何?今妾就追君而去,与君做梁祝之蝶,做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妾生时你的人,死亦你的人。
   次日,佳人别自缢于闺房之中,桌上放着一纸言语,今追君而去,奈何天际无挡你我情,抛去时间尔虞我诈,笑看奸臣灰飞烟灭,甚兴至哉!家人得信,皆哭曰:儿,你安可如此痴傻?
  
   [六]厮守
  
   夜幕独剩明月,夜空被照耀的如此明亮。只见秀才握着伊人纤纤小手,笑曰:世界不过如此,自清者难以自清,忠厚者难得忠孝,看而今,王室走向衰败矣。但是国破又如何?新入主的王室又能兴盛几时乎?伊人笑曰,你已早不闻世事,又何必多次一言?世间凡尘由他们去吧,若不能远小人,重忠孝,那国破必然罢了。一切皆是党政者的抉择。而今能与你在这阴间厮守做一对鬼魂夫妻,岂不亦是一桩美事?秀才笑曰:善!
   忽天降祥云,乃天中一神,高声对夫妻俩说道:今,天庭念尔等经受中官场、红尘逆境之难,特赦尔等上天为天使,好了却你们前世因缘,尔等如何?
   夫妻俩随天神而去,伊人小声说,你看罢,天庭跟人间一样,若当政者不善,必与地下当政者雷同下场焉!秀才笑曰,我答应你,隐居山林,行与流水,说着拉着伊人反身而回。所谓天使,不过名头而已,心中清澈,即是天使。
  
   [七]后记
  
   儿时凿壁偷了谁家的光,
   宿昔不梳一苦十年寒窗。
   如今灯下闲读红袖添香,
   一生尔虞我诈只是虚妄,
   只有伊人陪伴乃最幸事。
   却愿天下之间那有情人,
   能够一丝情丝一生珍藏。
   更愿天下做官当政之士,
   皆以洁身自好可忠孝廉。

共 3758 字 1 页 首页1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更可靠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347997&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