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冬之梦征文】冬之雨(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表白的话

还有五天就是小雪了,想必遥远的北方已经下了不止一场大雪。南方到底矫情,现在还徘徊在十五摄氏度上下。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而这水也必然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雨吧?那么诗人就是喜欢下雨的,所以才有那么多的描写雨的诗句,成为绝唱。

杜甫的《春夜喜雨》,那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早春还带着丝丝的凉意,但是一场好雨还是由着它的性子发生了,润泽了万物,那是天赐的甘露,能不有个好长势么?

夏雨到是不曾多见于诗句中,《骆驼祥子》中到有那么一段描写落雨的片段:期初是土里微带着点雨气,后来雨大了,风雨土混在一起,连成一片,风过去了,只剩下直的雨道,此时此景,你想得到一个拉车夫正在雨里拉着一个客人,而他却没有得到客人的允许休息片刻躲躲雨。这就是夏天的雨,和那个祥子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是悲凉是无奈。

秋雨那就数不胜数的诗句,王维的《山居秋暝》就有“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如此空灵的诗境,一场雨将诗人的心境洗涤,却道天凉好个秋。

而今天我要谈的是冬雨,随着季节的更迭,春雨,夏雨,秋雨,冬雨,春雨与秋雨更相像,只是一个温和一个悲凉,而夏雨总那么来势汹汹带着太多的焦躁,而冬雨则更有一番情思,它是那般的寒彻筋骨,一下子可以凉到人的内心里。

冬雨,我喜欢,可能只有过人生失意的人才会对此别有钟情。

在我写此篇的时候,窗外的雨声,声声入耳,我的敏感神经又一次被挑拨起来。我扣起衣裳,双手抱臂借着屋内投射到窗外的光。此时的芭蕉长势很好足足有两三米之高,碧绿碧绿的硕大的叶片在风里扇动着,雨水顺着叶脉流淌下来,这是有了雨水滋润过的芭蕉叶,似有了玉的质感,然而随风飘动又带着那么点女子的妖娆之态。啪啪的雨点打湿了芭蕉叶,这雨声,很细腻。

这是荷塘月色社团的征文,从“春天的的故事”,“夏日风情”“秋之恋”到“冬之梦”以四季为题,别有一番情趣,前三次也写过,想来是求个圆满,所以就写了这一篇“冬之雨”。如何把雨和梦联系在一起呢?我想来还是写写才子佳人的俗事聊以自慰吧。

阁楼遗梦

低低的屋檐,伸手可触到天,冬天的脚步翩翩,

邻家庭院锁梧桐,落叶片片,卧听当夜梧桐雨,

安然入眠,春梦执手相见,梦遗一朝含羞颜。

我觉得在城市中是写不出雨的灵魂的,哪里太喧嚣太焦躁,而在农村在山野就不会,所以我的故事可以在古代可以在现代,但绝不会发生在落雨的城市。

若说雨,既说冬雨,那就一定要说些花花草草,这也不枉费这场冬雨的无私润泽。那么究竟是什么花有福分呢?北方花尚不了解,那南方呢,就数腊梅花了,我所了解的腊梅花是那种褐色树皮,直直的从根处生出枝干来的,数九过后,就顶着寒风,开出那三四瓣黄色花朵,在凛冽的寒风中散发着馨香。腊梅是个与世无争的花,因为他的遗世独立,才在寒冬里独放异彩,成为了冬季里的佼佼者。那么则和冬雨又有何关系呢?是的,只有冬雨滋润过的腊梅才会更娇艳可人,总有那么一点江南女子的味道,风骚而不腻味。

李义山的诗最喜欢那首“留的残荷听雨声”,你能够相见那大观园里的景,在亭台轩谢下那片已经枯败了的莲藕,这种萧瑟在诗人以及像林黛玉一般的女子会是另一番情趣,即使是残荷,那雨声听来也是有诗意的。大观园是没去过据说在上海就有复制红楼梦里大观园的景,我看见过冬季荷塘那般的景,池水枯竭淤泥外露莲藕的枯萎的茎折断在淤泥之上,很是萧条,倒是没见过在那处有人建个茅庐等下雨天来听雨的。这都是诗人的诗意罢了,现实中还是没有这样做的。

所以说,才子佳人的故事动人,也无外乎作者的杜撰和想象,梁山伯是一眼就可以识破祝英台女子的身份,就算那样,故事还是有的可讲的。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年年放年年看,直到后来才知道扮演许仙的是叶童而且还是一个女的,而此时我已经二十几岁,意思有被欺骗戏弄的感觉甚至还有点遗憾,因为许仙就应该是那样而不是卸了妆后的叶童。梁山伯可以一直称祝英台为祝兄,身份昭然若揭那就很尴尬,祝妹来祝妹去着实有点戏剧化。但是看客们就是奔着这噱头来的。不是吗

现代人是开放得很了,不过中性风随着李宇春在超级女声之后刮起了不小的流行风。不喜欢穿裙子,剪短短的碎发,衣服大大咧咧的模样,男孩子见到她称她妹子还是哥们呢?才子佳人的故事,在古代还吃得开,现在都很难安排。

所以呢,古代的才子佳人才更有社会基础。

蒲松龄今天骑着他的小毛驴如期来到街上买故事,花钱买故事你听说过吗很新鲜事的就有这样怪的人。我如果生活在古代我的故事也许就会发生类似的事。

其实,说漂亮的姑娘尤其是风尘女子都带有偏见,说是狐媚,那我要说了,正经八百的良家女子为何在为夫侍寝的前夜精通春宫图解呢,说那女子淫荡还是守妇道,想必后者要多于前者,那青楼接客的女子那就一定是个荡妇了吗,非也,都是金钱把性变得肮脏不堪,否则性也是很美好的东西。

我的主人公就要出场了,她叫妙妙,万花楼的艺妓,其实,她可以像杜十娘那般,可是老套的故事不是我想要的。那么,总归要有一个让她,放弃名利的人出现。是的他叫箫易风,一个江湖剑客。陆小凤是个有酒有女人和有闲事出现的人,这个剑客不为酒女人更不好管闲事,金钱从他的打扮就可以看得出,手工蜀锦的风衣,羊脂玉的玉佩,还有他手里錾刻精美的宝剑,很显然他不缺钱。人生在世无外乎名利二字,那他就图名了,是的,妙妙可以为他得到这些。

冬至,倾国倾城的万花楼名妓妙妙,一个“天下第一”匾额悬挂着,说谁可以取得蓬莱仙岛的长生不老药,谁就可以获得此匾额。天下名仕因此纷纷闻风而来。

还没等到那些人出海到蓬莱,那些人都被萧易风杀死。因为他不想让他们先他一步找到长生不老的药。数月后,萧易风回来了,他带着仙药回来。

妙妙让侍女先服下仙药,半刻后那侍女便暴毙了。

“为什么,你要我死?”妙妙说道。

“因为我要得到天下第一,你死了你就永恒了,永远不老。”

“你敢和我白头偕老吗?”

“你不是祈求长生不老吗?”

“其实我只是想找一个能够让我忘却名利的人,长生不老,只是我的一个幌子,天下第一只不过是我考验其对我的真心,只有天下第一的男子才配和我相爱相守到老。”

继发性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是什么成人癫痫患者做哪些护理工作福州癫痫专科医院有多少治疗癫痫病的主要的方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