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笔尖】迟到的醒悟(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创意美文

岁月如水,匆匆而过,不知不觉父亲去逝已经整整五年多了。在父亲这个忌日里,我知道,也许仍然是父亲对儿女们殷切的思念和一次次的望眼欲穿的期盼,而作为儿女的我们仍然在遥远的地方一个个年复一年地忙着自己的事情,也许会在这一天给父亲烧上几片纸钱,也许只是在心里一阵祈祷与思念......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我们深切的怀念----

每次想起父亲,我总感到非常的愧疚,总感到一种迟到的醒悟,有许多概括澎湃在心中,可是,话到嘴边仍然感觉没有什么话对父亲说,我想说的话反反复复的好像只有一句,就是作为儿女“我们是不孝之子”,只希望父亲能够原谅。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父母亲对儿女的爱是那样的全心全意,无私无畏,恩深似海,而作为儿女的我们对父母亲的恩情回报是那样的微小,那样的牵强得经常令自己感到脸红和不齿。

年轻的我们由于许多原因远离了家乡,并且一走就是许多年,父亲故土难舍,有这样那样充分的理由守在家里,守着那几间老屋,守着那几亩薄田,守着那他认为习以为常的根。就这样,我们天各一方,虽然是实实在在的骨肉至亲,也只有在思念的电话中的寥寥数语,只有在一次次焦躁不安中无奈的祝福。我们希望等我们的日子过得好一点的时间一定把父亲接来同住。可是,心中有爱,岁月无情,父亲最终没有等到和我们团聚的那一天就永远离开了我们。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痛苦,什么样的感想和思念,什么样的心情,但是,我明白,我就是有千万个理由也无法赎回自己没有尽到对父亲养老送终天职,犯下不可饶恕的罪。

父亲年老时,在最需要我们作为儿女的陪伴和照顾的时刻,我们并没有如愿以偿的陪伴在他跟前,甚至在他病重的时刻我们还在一无所知,没有为他端茶递水,没有为他祛除寂寞和痛苦,直到他去世的消息传来,我才匆匆忙忙的启程回家。因此,在心中,我只有对父亲一次次的忏悔,一次次的祈祷,一次次的请求他的原谅......可惜,这些说出来与没有说出来的原谅仿佛都是虚伪和多余的了,这样的话语只不过是作为儿女在心中的一份自我安慰与忏悔罢了。

生活中有很多的不幸,那就是你必须选择一些无奈,尽管你知道这样的选择不是一个很好的结果,确又有许多说不清楚的理由去选择分别。我的家乡是一个偏远落后的农村,那里只有几百户以农为生的乡亲,风光秀美,美丽如画。这个村的人也是我们一个家族里或叫大叫小的亲人。在改革开放后,作为一个有思想的年轻人选择到远方去追求更好地生活与梦想是很自然的事情,这样,就不能陪伴在父母亲的身边了。

在我们那个村子里,那个曾经繁荣过的地方,在进入80年代后渐渐地“门庭冷落”了。无论男男女女,长大或者毕业以后基本都选择了外出打工和工作,甚至在外地结婚成家,落地生根比比皆是。村子里留下的是一个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和一座座东倒西歪无人居住和维修的房子。古人说:忠孝不能两全。而我们选择的幸福与孝道好像是两条交叉着的平行线。

我的母亲早已经去逝了,我们姊妹九个,其中的七个一个个先后远走他乡,70多岁的父亲一个人在家的孤独寂寞是可想而知的,好在,家里还有两个哥哥在,让我们这些远走他乡的游子经常感到一种寄托。尽管我们一次次安排了父亲来远方和我们同居,可是,他一次次都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拒绝了远行。我们为了生活又不能放弃那些赖以生存的生活方式,丢下必须每天拼搏才能有一点所得的“事业”,所以,我们只好任由父亲一个人在家里了。

为了解决父亲遇到的一些生活中的难题,我们一边嘱咐两个哥哥及邻居或者其他亲戚帮助解决,一边定时或者不定时的寄回去一些钱,我的一个目的,宁可我们省吃俭用,也一定要让父亲在经济方面感到盈余。

父亲不识字,装电话不方便,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喜欢清静,耳朵不好使了,所以,我们只能给他一个电话号码,或者我们把电话打回去让邻居叫他。这样,在他想念的时间可以把电话打给我们,说说那些为数不多的心里话。这个是从小到大在我的记忆里就已经养成了这个不好的习惯。父亲对我们很严肃,我们基本每次见到父亲后,如果不是有特别的事情要说是很少和他说话的,更不要和他说开玩笑一类的话了。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过去了,一别就是十多年,我们的生活并没有象我们想象的那样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只能一天天在打工拼搏的路上徐徐前行,赖以生存。没有更多的时间回家,没有宽松的工资能够作为路费潇洒的回家。尽管我们一样无时无刻思念着父亲,每一天都担心着他的衣食住行的艰辛,可是,终究是天各一方,孝敬父亲的一切思想都是空想,能为他做的也只能给他多寄点钱作为一种精神寄托了。

父亲身体很好,一生勤劳,村子里无论哪一家有什么事情他总是积极的参与,或者被别人叫去帮忙。尽管岁月的沧桑使他高大的身体有一些驼了,他仍然默默地给大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总觉得对于一个年老人能够这样安享晚年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可是,实践证明,我这样的思想是俗不可耐的愚蠢。

有一天,邻居的一个老人归西了,他们请来了一个人称活神仙的算命先生,吃饭的时间,大家争先恐后的找算命先生给算前程,结果,活神仙的一言一行让大家心悦诚服,一件件事说到了这些人的心坎里,使在场的一个个更加钦佩起来。一生从来不信迷信的父亲也许感到年龄大了,也许是思念着我们这些远方的儿女的原因,他强烈要求神仙给测一卦,这个神仙给父亲说,可能在中秋节是一关,如果过了就好了,如果过不了就一定有灾难了。

于是,父亲就很快把这个所谓的坏消息告诉了我,说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回来看看。我说:行,我马上安排好这里的事情就回去。心想,距离中秋节还有几个月时间呢。

没有想到的是过了没有半个月时间,父亲又打来了电话催我回去,说病了,再不回去就见不到了。当时我还在戏言,神仙说的时间还没有到呢,怎么会见不到呢?

可是,父亲语气非常坚决的说:你再不听话就算了。

人吃五谷杂粮,谁没有个头痛脑热呀,可是,从父亲的口气里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给在家里的两位哥哥打电话,让他们把父亲送往医院去治疗,因为还有一个星期我的孩子就高考结束了,我想在这个时间立即回去看父亲。

两位哥哥在忙碌中把父亲送到了一个乡村医生那里,可是,父亲无论如何不配合,不输水,甚至把扎好的针管拔掉。

听了这些话我很生气,也再次感到问题严重,马上打电话给父亲,父亲也不接电话了。怎么办?我已经意识到问题不是平常想的那样简单,于是,我一边暗暗地准备回家的东西,一边安排这里的事情。到了晚上,我再次打电话回家,直到转来转去找到给父亲看病的村医,他介绍了情况,说问题不大,具体他也说不明白有生命危险不,只是说有炎症。相隔千山万水,我只有深深地自责。我只有在心里一次次的祈祷父亲能够平平安安,最基本等我回家见一面是没问题的。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一切来得那样的突然。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有亮的时间,一声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惊恐中我拿起电话,大哥简短的一句话让我泪流满面:父亲去了,快回来吧。

怎么会这样?这个可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就这样出现了。我半信半疑的问了有句:真的吗?大哥沉痛的告诉我,他们已经在准备后事了。此时此刻,我万分悲痛,又悔恨万分,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回去。

可是,一万多里的路程啊,怎么走也需要三天多到四天的时间,航空最快的只有下午的机票,为了赶时间,我不顾一切,背起包就到了客运站,踏上了这次难忘的旅程。

父亲的音容笑貌一次次不间断的在我眼前浮现,真希望今天这个消息是一个误会。

哥哥,嫂嫂,姐姐,妹妹们一个个打来电话说了自己不能回去的理由,我只感到头脑里嗡嗡的响得难受,面对他们这些充分的理由我只好安慰他们保重。在心里我深深地感到自己的内疚和已经犯下了不容置辩的过错。

在我十三岁的时间,父亲病了,恰逢天气干旱,家里十多口人吃水成了问题。于是,我拿起扁担,看着这个当时和我个子差不多高的担子,担起的是一担一百多斤的水,我和大人们一样翻山越岭到几公里远的地方担水,一个半天和大人一样四担水,天天如此。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也许不是这个原因,时间不长,我生了一场大病,记得父亲站在我的床头搓着手后悔万分,不应该让我那么小就去从事那么重的体力劳动,担心我以后的日子可能更加困难。

当时,我想,老百姓的孩子,有哪个会从小娇生惯养呢?我觉得这样很正常。

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让父亲耿耿于怀,每次我要远行或者身体有些不合适,父亲就会深深的自责。在我选择离开故乡的时刻,父亲不但没有拦我,并且还帮助做母亲的思想工作。可是,远行的脚步一但迈出去,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我觉得亲情和友情最美好的是奉献,是陪伴,无论酸甜苦辣咸都不离不弃才是幸福。

我且悲且痛,一路上风尘仆仆,昼夜行进,列车到了每小时近200公里我仍然觉得太慢太慢。第四天下午终于到了乡里,可是,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一个车子。我不得不徒步行进,脚上起了一个大血泡,走一步疼痛难忍,尽管呲牙咧嘴,我没有停一分钟,以最快的速度走到了家。看着躺在水晶馆里的父亲,我失声痛哭,面对生我养我的父亲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那里我不知道该对父亲说什么好。我多么希望父亲能象以往一样的在那里走来走去,笑眯眯的看着我啊。可是,他象熟睡了一样静静地躺在那里,那慈祥的音容笑貌只有静止在我记忆的脑海里了。

我后悔没有提前回家陪伴父亲,我遗憾没有想到这样不幸的一天会来的这样快......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就是父亲过了百岁我也不会假设他会有这一天。人必须面对现实,无论是什么样的身份,死亡都会在前进的路上不定期的等待。

因为是夏天,天气炎热,又是农忙季节,从父亲去世到我回家已经是第四天了。几位叫大叫小的叔叔哥哥们为了父亲已经累了几天了,他们把我叫到旁边,说父亲的后事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征求我的意见。面对这些亲如一家久未谋面的他们,为了父亲忙忙碌碌,无怨无悔,我只有点头,只有流泪,只有聆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愧悔的痛苦充满了我的内心世界,我象在空中飘浮一样失魂落魄的飘荡着。

父亲出殡的时间已经确定了,该准备的都已经基本就绪。天快黑的时间,我决定去看看葬父亲的地方,尽管那里是我们几代人的墓地,我觉得还是去看看才能放心。大哥因为农忙,又加上父亲的事情已经精疲力竭,看着我走出了很远,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听我的劝阻,跟着我前去了。我们兄弟一前一后,少言寡语。到了墓地,我面对那些躺在那里的亲人们,我只能一一向他们鞠躬。人生,无论怎么的惊天动地,归宿是早已经注定了的。

夜晚的饭吃过了,因为第二天还要起早,天气又多雨,已经割倒了的那些麦子还放在地里。因此,大家都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父亲的身边守着。面对安静得无以言表的父亲,我感到了做人的悲哀和许多的无奈。活着的时间这是你的,那舍不得,结果呢?一切都会被你抛得很远。

我清楚,今天,这个非同寻常的夜晚,是父亲在人世间停留的最后一个夜晚了,无论再苦再累,我一定陪在父亲身边,用我最简单的方式送父亲这最后一程,陪父亲这最后几个小时。

我们这个村子里生活的人已经非常有限,村子里静得让人难以想象。一阵风刮来,凉丝丝的,接着又一阵一阵的下雨。我坐在父亲身边,一会又走出去看看乌云密布的天空,一会围绕着父亲转上一转。我的泪水仿佛早已经干涸了,我一次次的看着父亲发呆。忍不住自言自语,人一生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即知今天,何必当初啊。我多么希望那些人有灵魂的传说在这里呈现,让我能和父亲进行一次简短的对话该多好呀。

非常遗憾,父亲还是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明白,我这点想和父亲对话可怜的愿望就要随着时间的流失永远成为泡影了。也许是我不珍惜亲情,早已经把属于我们的爱透支了,是苍天在惩罚我。

下午回来后二哥说:“现在先进了,接到你的电话我们就去租到了这个高级水晶馆,要不是这个现代化的东西,父亲可能放不了这么长时间。”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又不置可否。是啊,我万里迢迢奔丧,如果不是这些现代化的东西,可能连和父亲见这最后一面的机会也没有了。

我们家在村子里是一个大家庭,大大小小,兄弟姊妹九个,加上孩子几十口人,在那生活困难的时间,父母亲含辛茹苦,省吃俭用,经常忍饥挨饿把我们养大成人。现在一个个走上了工作岗位,一个个成家立业,分布在各自的世界里。父亲完成了任务,到老确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着,真应了那句:“一个老的能养大十个小的,十个小的不一定能温暖一个老人。”

成都治疗癫痫病医院癫痫病怎么治效果好沈阳治疗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黑龙江有哪些比较好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