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那年芳华(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美文

那一年,我师专毕业后,在家里等待分配。哥哥语重声长地劝我,最好找熟人跑跑关系,争取留在县城工作,这样生活和工作都方便,到时找对象也容易。

“在哪儿工作都一样,只要自己有本事,何愁进不了县城?”我不以为然地回答。

哥哥见我如此固执,摇摇头,无奈地叹息一声。

在毕业前夕,校方已对学生进行就业前的输导教育,号召我们到最艰苦的学校去锻炼,趁着年轻,努力奋斗,实现人生价值。

校方组织毕业生观看了励志电影《无悔的青春》,那部电影讲述一群师范毕业生在山区学校成长的感人故事。观完影片后,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心里做好了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任教的准备。

就这样,到了八月底,我等来了一份期盼已久的调令。我被分配到粤北马市镇教书,那儿离家二十公里。

比起那些分配在五六十公里外的山区学校任教的同学来说,我算幸运多了。

我背上行囊,骑上一部老旧的五羊牌自行车赶往小镇报到。马市镇,顾名思义,那是古时候进行马匹交易最为繁忙的集市。该镇的土地多以红色著称,适合种植黄烟,拥有数百年的种烟历史,素有“金叶之乡”的美誉。

每年四五月间,山坡上、田野里,到处披上了一层密密匝匝的黄烟。数十里的烟叶连成了一片,微风拂来,黄叶翻滚,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那个年代学校教师奇缺,学校有许多代课教师。学校有初中部和职业高中部,我身兼数职,除了担任班主任工作外,还分别担任初中和高中的英语教学工作,并兼任历史和音乐教学,我的日子因此过得忙碌而充实。

我的房子旁有一棵桃树,春天,桃花盛开,一缕缕醉人的花香,飘进了我的门窗;秋天,房子前一望无际的金黄稻田,不时送来阵阵的稻花香,令我沉醉不已。

在食堂工作的阿姨见我斯文诚实、宽厚待人,主动找上门来替我说媒。她热心地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镇政府大门左侧有间精品屋,那儿有位女老板长得俏又有钱,只是岁数大点。不过,这是好事呀!民间不是说,女大三,抱金砖嘛!”

见我沉默不答,阿姨又改口说:“要不,镇上的老街有间青青发廊,那是我家远房亲戚开的。她青青正当妙龄,脾性好得没法说,加上她美貌如花、手艺又巧。你见了她,包你十二分满意!”

我微微一笑,摇头婉拒了。

我离开家门时,父母、哥嫂、姐妹再三叮嘱我:“找对象要找一个吃国家粮的,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如果你找一位农村女孩,你日后的生活必定会窘困的。现实就这样,希望你认真考虑,切不可冲动草率!”

关于爱情,早在读高中时我就有过无限美好浪漫的想法。我憧憬着,在某时某刻,在江南的柳堤下,在细细的雨丝中,我行走在长长的青石路上,邂逅一位撑着油纸伞丁香般漂亮的女孩……

我做梦也没有料到,在学校里我很快就遇到了一位心仪的女孩。

女孩毕业于师范学校,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女孩年纪轻轻的,在课堂上却有一套灵活的教学方法,深受学生喜爱。说起来,女孩还是我的顶头上司,她担任我们英语科的教研组长。

我渐渐地发现,这个女孩纯真善良、富有爱心。

有时候我打篮球后路过女孩的房门口渴无比,就向女孩讨杯水喝。女孩拿起玻璃茶杯,为我倒下热茶,轻轻地端到嘴唇边,呷一口热茶,试了茶水的温度,然后才把茶递给我。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令我感到无比温暖。

我是一位快乐的单身汉,喜欢打篮球,经常误了学校食堂的就餐时间。有时,我跑到女孩那儿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央求女孩弄点吃的给我填饱肚子。女孩二话不说,麻利地给我煎个荷包蛋,再给我煮一碗热乎乎的面条,令我特别感动。

有一回,我跑到女孩的房门前借口说我的钱包被扒手偷了,伸手向女孩借几十元度过难关。女孩信以为真,立即递给我五十元。我坏笑地说:“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

又一次,轮到女孩夜晚坐班,女孩前来向我借书。我正在房间津津有味地读着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废都》,女孩央求我把手中的书借给她。我死活不肯,我郑重其事说:“这是一本男人才可以读的书!”女孩不依,缠着我不放。我被她缠得无法推脱,只好勉强答应,不情愿地把书递给了她。

没料到,第二天早读课前她便把书归还给了我,我觉得好生奇怪,如此一本厚厚的长篇小说,没有十天半月的时间,怎能阅读完呢?她仅花一个夜晚能读完小说吗?太不可思议了!我百思不得其解,便向她询问原因。

女孩莞尔一笑,“其实我不是真的想读小说,主要是想考考你是否豁达大方?”我听了女孩的话,傻眼了。

“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你是在我的再三央求下才勉强借给我的,我看你扭扭怩怩的,没有男子汉的风度,不够爽快,令我失望!”女孩狡谲一笑,回道。

每次考试后或测验完毕后,我都会诚心邀请女孩帮我评改试卷,女孩嘴上说“休想”,可她每次都如期而至,轻轻地叩响我的房门。

有一次,我在街上选购了一件黄色T恤,欢欢喜喜地把它穿在身上,可女孩见了,讥笑我说:“你怎么这样没有眼光,穿这样的T恤,多没品味呀!”

星期六我回到老家,便把那件T恤大大方方地送给了外甥。

过了一段时间,我跟女孩在办公室闲聊,她忽然好奇地问我:“你那件黄色T恤呢?我只见你穿过一次,怎么再也没见你穿过了?那件T恤多漂亮啊!”

我睁大眼睛盯着女孩说:“你上回不是说不好看吗?我把它送给我外甥了。”

“唉,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女孩听了我的话,连声叹息。

女孩的心思,真是难猜!

我楼上住着一位中年教师,姓郑。有一天夜里,他突然在房间自杀了,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天亮时,有关郑老师的死在校园里传得沸沸扬扬。

女孩听到我住的那栋楼的教师出了事,以为是我想不开寻了短见,吓得她一颗心扑扑地狂跳不停。自然,这些话是女孩事后告诉我的。

我听女孩说完,置之一笑说:“人生在世,最宝贵的就是生命。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和挫折,我们都不能轻易放弃生命!”

女孩是一位纯洁如水的女孩。我跟她聊天,惊讶地发现她竟然不知道镇委书记是什么样的官职,不知道他的权力有多大。我笑着说:“用英语来说,镇委书记就是乡镇的NO.1,他是全镇人民的父母官。论行政级别,他是科级领导,跟县级局长同级。”女孩听我如此说,若有所思地点头。

某天夜晚,吃过晚饭,我在房间里练书法,女孩又来找我借书,她穿了一件米黄色的无袖短衫和短裤,青春时尚。见我书桌上摆放着几张相片,好奇心起,随手拿起来瞧。我见状不妙,劈手从她手中抢了过来。

那几张相片是我大学毕业时女同学相赠的,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不想让她看到。女孩见我抢了她手中的相片,心中不舍,又动手跟我抢了起来。争抢之间,我们四臂相交。我的手臂触到了女孩柔软无比的玉臂,肌肤相接,犹如遭到电击一般。女孩惊得花容失色,手一松,相片悄然落地了。

一时之间,我们相视无语,房间里出奇的静。好一会儿,女孩缓过神来,强作镇定,弯腰捡起相片,放在我的桌面上,然后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仓皇逃离了我的房间。

我跟女孩坐在房间聊天,有时竟聊到凌晨两三点钟。连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这个平日沉默寡言的年轻人,每次跟女孩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那些话题就像山涧的溪流,汩汩而来,连绵不尽。

女孩坐在椅子上双手托着脸腮,聚精会神地听我讲小时候的故事。

当女孩听到我向小伙伴们弄恶作剧时,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当她听到我在河中游泳时差点被激河淹死时,神色紧张,竟吓得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女孩渐渐走进了我的内心世界。每次聊天之后,我心里渐渐有了不舍之意。

女孩有一位闺蜜,她们是初中要好的同学,叫S。S也是学校的一位英语女教师,正当妙龄,美貌如花,惊煞众人,可S的个性像凤凰一样高傲,不肯轻易栖落枝头。

S胆大泼辣,对待学生常常圆睁杏眼、柳眉倒竖,像《红楼梦》中的王熙凤,再淘气再顽劣的学生在她面前也变得服服贴贴的。

S的教学能力也很强,教学成绩突出。不过,S功利心太重,教学成绩总想拿第一,不容别的老师超过她。

为了拔高分数,她甚至不择手段,不惜撕毁差生的试卷。如此一来,差生的成绩便没法计入总分和平均分,她的教学成绩便稳占上风了。

S的家庭有背景,有的亲人是局长,有的是行长。S自恃美貌和家庭背景非比一般,眼光极高,颇为自负,公然在校园放出风声:“这辈子,我绝对不嫁教师!”

学校和镇里也有胆大不自量力的男人主动找上门来,想方设法亲近她。结果,一个个乘兴而来,却败兴而归,像一只只斗败的公鸡,自讨没趣,灰溜溜地退出了。

我见女孩整天与S厮混在一起,不禁暗自担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女孩跟如此势利的小人凑在一起,她会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吗?她会变得势利和蛮不讲理吗?

S的美貌四处传扬,惹来县城一位身份尊贵的男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某局长的大公子M。

令人惊奇的是,并非教师出身的M居然委身前来乡镇中学教书,这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M五短身材,长得猥琐。

据知内情的人透露,M前来乡镇教书,有两个目的:其一,其父替其弄了一个教师指标,M只要实习一年,即可转正;其二,M瞧上S的美貌,教书之名是假,前来亲近S是真。

M不愧是局长大人的公子,见多识广,一张嘴皮滔滔不绝,胆量极大,每天往S家钻。开始时,S瞧不起五短三粗的M公子,口中常讥讽他为“三寸钉”。

可M公子并不介意,依旧大大咧咧,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殷勤地往S家跑。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来二去,M跟S居然好上了,两人常常形影不离。

在这个时候,女孩依然跟S和M在一起。我觉得不可思议,暗想:S和M在热恋之中,你为何还要夹在他们之间来淌这趟浑水呢?难道也相中了他们家的权力?

我的猜想似乎没有错。没过多久,这种传闻便在校园里传得厉害,暑假一过,女孩便要跟S一起调到县城中学教书去了。

我心里五味杂陈,不是个滋味。我在校园碰见女孩,张口便说:“你房间的灯光好亮,照亮了别人,也照亮了自己!”

女孩听出我的弦外之音,妙目一瞪,怒视着我,不理睬我。从此,我跟女孩打起了冷仗,在任何场合,双方都不理会对方。

我心里多么希望早日打破这场僵局,跟女孩和好如初,可心中闪过女孩与S在一起的身影,自尊心极强的我又不肯低下头颅,不肯在女孩的面前轻易服输。

就这样,我们一直僵持着,我与女孩似乎越走越远了。我们的关系一度跌至低谷,甚至触到了谷底下冷嗖嗖的冰块。

学校有一群男教师,只要M公子有空便簇拥着他,听其差遣。我则敬而远之,独走进房间,关起房门,啃起一本本厚厚的小说,徜徉在书海中,留连忘返。

暑假将近,女孩与S、M决定在暑假时租用小学课室举办英语补习班。我们的校长明言,中学暑期禁止举办补习班,M便把场地选在小学。

那一晚,女孩来到我的房门口,把办班的宣传单递给我,请我帮忙发放到我所教的两个班的学生手中,我违心地接过宣传单。女孩前脚刚走,我便把宣传单丢到角落边的废纸堆里。

一周过后,不少学生陆续到他们那儿报名。他们发现,我所教的学生竟没有一人报名参加他们的补习班。他们觉得奇怪,派女孩前来探问究竟。

那晚,女孩来到我的房间,询问我到底有没有发放宣传资料。我见女孩总是甘做S与M的跑腿,听由他们的使唤差遣,心中腾地冒出了一股气,想也没想,立即张口回答:“我放火烧了宣传单!”

女孩听说我烧了宣传单,身子摇晃了一下,睁大一双大眼睛,疑惑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也要办补习班!”

“那你为何不说?”

“你肯听我说吗?”

女孩伤心极了,她的身体靠在墙壁上,喃喃自语:“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向他们回话?”

我听女孩这样说,心中更来气了,冷冷地摞下了一句狠话:“你干脆跟他们生活一辈子算了!”

“枉我这样信任你,想不到你竟这样残忍!这样寡情薄义!实话告诉你,你即使这样做,也绝对办不成补习班。M说,他跟小学校长打过招呼了,再也不会把课室租给别人。”女孩离开我的房间,绝望之中,回头冷冷地抛下一句话。

“话不要说得太绝!课室我是要定了!”女孩的话激起了我争强好胜之心,我回敬了她一句话。

第二天上午,我上完课,骑上单车去镇里找了一位关键人物。那人见了我,听我说明来意,立即操起了砖头般的大哥大,给小学校长打了一通电话,立即把我要的课室轻易地解决了。

云南癫痫病治疗医院成人产生继发性癫痫病因有哪些癫痫病手术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