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清西陵冬行(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美文

(一)

乙未年年初,北京的数九寒冬依旧是乍暖还寒。郊野之地,残留着淡淡的萧条气象。城区与远郊俨然如两重天。天气灰蒙蒙的,间或,有点小白云飘游。离开北京时,是新年的第二天,冬阳格外的温暖。远处的燕山山脉清晰可见,只有摇曳着的枯树映在千里之外。

到达易县时,中午已过,颇有点暖冬的寒意。对于这个慕名已久的县城,我是从清西陵开始得知的。我和朋友借着旅途的闲情逸趣先小逛了会易县县城,便匆匆忙忙地赶往了此行的目的地——清西陵。

清西陵,坐落在被誉为“千年古县”的易县。对于这个小县城,隐含着许许多多的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们乘坐开往清西陵的客车,像一位风尘仆仆的远方来客,把那仰慕已久的心停憩在了这里。离开易县县城时,是一望无际、无边无垠的平原地带。历经数小时,到达清西陵时,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转瞬间变成了一片片低矮的山峦。这给我的感受是,仿佛步入了两个世界。

我们清西陵的首行一站是——泰陵。这是清西陵陵墓群中的首陵,其墓主人是清朝的雍正皇帝。下了客车,远远望去,眼前是一处气势磅礴的古建筑群。见此状,登时,我和朋友便打消了夜宿县城的念头。原本以为游玩清西陵后,顺路再去燕下都遗址、易水河、云蒙山、狼牙山等景区游玩。可是,这么大的陵墓群,我心仪已久,怎么能走马观花而过了呢?最后,我们先在附近找了家农家院办理了住宿手续后,才正式向清西陵而去。

买了票,我们直沿着泰陵的中轴线神道走到隆恩门时,才进了泰陵。由隆恩门沿着神道直走是隆恩殿,隆恩殿的两侧,各附有一配殿,名曰:东配殿与西配殿。这处地方的主体殿还是隆恩殿,它由许许多多的金丝楠木组成,殿内挂着泰陵墓主人雍正皇帝的供像和生平事迹。隆恩殿高大无比,殿的建筑形式是典型的歇山顶式建筑,其风格完全是仿照当时紫禁城所成。这样的建筑气魄的确是气势恢宏,不得不为之惊羡。走出隆恩殿,沿着神道再行数十米,便是明楼。这是距安葬墓主人地下宫殿最近的地方了,明楼是由一圈整体的建筑而建。中央的最高处,是雍正皇帝的谥号和墓碑。明楼的下方是五供台,是用来祭祀时烧香和放置供品的地方。我们达到明楼时,夕阳正酡红如醉。清冷的气流从松林中飘浮而来,不得不让人感到有点寒意。我和朋友站立在明楼上遥望远天时,身旁的导游大姐正在善意地询问游客知不知道“燕下都遗址”在哪里?听到此话,我信口一言,“在北京房山区琉璃河了。”导游大姐用一种欣赏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微笑着向那游客说道:“对,是在琉璃河了。那个小伙子说的不错,肯定是学历史的。”听到此话,我有点受宠若惊。正当我要说个“不”字时,导游大姐又向我笑了一笑。朋友暗暗地向我说道:“看来你以后也能去当导游了。”我莞尔一笑,也随着导游大姐一同走向了同一个方向。

明楼的后面,就是宝顶了。正当我向宝顶移目时,残阳落照,远处低矮的山峦亮起了一层的皱影。紧接着导游大姐手指着前方的一座山峦,顺着她的指势,一座朦朦胧胧的山峦隐隐约约地看到。从模糊的眼帘中望见,那就是导游大姐口中所述的“元宝山”了。据她讲,只有站立在明楼的那个位置时,才能看得见元宝山的山顶了。循势望去,一座山峦出现在了眼帘之中。只是夜幕垂将,看的模棱两可。从明楼沿着楼梯下去,正中是“影壁墙”,这是面通往地宫的入口。当年曾被考古专家试掘过,出于对文物的保护,地宫还是被回填封闭。泰陵的宝顶大又高,周围都栽种了松树。我想,栽种松树的寓意是想万古长青了吧!走出宝顶,还是沿着神道中轴线。残阳中,泰陵里冷清了许多。这时候,参观的游客也纷纷缓缓而出。

在距离隆恩门的不远处时,我被一间古色古香的建筑吸引得停住了匆忙的脚步。宽大阴暗的屋子里,陈放着形形色色的“易水砚”。出于对书法的喜爱,我缓缓地把心放在了“易水砚”上。卖砚的老板跟随着我看着“易水砚”。口里喃喃道:“小伙子,买一块吧!成色很好的“易水砚”。”我只顾欣赏,并没有答话。转了几圈,我还是走出了屋子。这时的心情夹杂着对“易水砚”的牵念,正当我要快走出隆恩门时,我又折步返了回去。老板见我又返回来,赶过来道:“小伙子,我看你也诚心想要。我就便宜卖给你一块吧!”我蓦地嘴角泛起了一丝惊喜的笑,微微带着致谢的话道:“好吧!我也是心有不舍,这才又返回来。”随后,我选了一块雕刻着“梅兰竹菊”图案的易水砚,很欢快地走出了隆恩门。

残阳如血,浸染着云天。此时的清西陵,正缓缓陷入了一片静寂之中。泰陵的神道旁,一位银发苍苍的老者还在骑着三轮车,等待在残阳中。我顿时激起了一丝伤感之情。我和朋友并行走过去,望着残阳中的老者,我款款深情道:“老奶奶,天快黑了,你还不回家啊!”老者用她那干瘪的裂了缝的手揉了揉眼睛道:“来包酸枣吧!很便宜的。”随后,她便拉开了车上的棉布,提了两包出来。出于照顾老人,我很爽快地买了两包,放在了随行的背包中,辞别了老者向石像生走去。

泰陵的神道很长,我和朋友沿着神道到了石像生时,残阳已经完全西坠,微亮的月光隐隐地浮现了出来。这“石像生”,又名“翁仲”,是陵墓神道两侧石人和石兽的统称,是起镇墓和驱邪的作用。泰陵的石像生是由六队组成,由一对石望柱引领再加之文臣、武将、狮子、大象、骏马组成。即便是在昏暗的夜色下,但仍然掩不住它的雄伟,这一对对冰冷的石像生仿佛就是清西陵的守护神。看到这样大规模的陵墓群,我是从心底里感到感愧,这里凝聚着我们人类的伟大智慧。

石像生再往前是三路石孔桥,桥的通体都是有汉白玉雕砌而成。形状呈弧形,桥下是结着薄冰的易水。一路旅程,此时此刻了,才颇有点了饥饿之感。我和朋友站立在易水河畔将我们的随行食物给统统吃了个光。寒风吹拂而来,皎洁的月色下,我突然之间看到了易水悲歌之士的荆轲的那幕“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凄凉画面了,顿时,骤袭心头。那流逝了千年的易水,曾经的那位壮士,长歌一曲,辞别了你,一去不复返。易水之畔,为他饯行的舞者,也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曾经的时光,或许,早被岁月淹没。那弯弯曲曲的易水,也不再是昔日的易水了吧!

在易水之畔静立后,借着明朗的月色又继续沿着神道经过了谥号碑亭、七孔桥、圣德神功碑楼、大红门、三架石牌坊。最后到达五孔桥时,清西陵的首陵泰陵才完全走完。到了此时,明月如璧,辉光如流,把清西陵照射在一片幽光之中。

返回的路,还是沿着神道。夜幕里的古松林,透着丝丝缕缕的寒意。空气很新鲜,呼吸起来,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此时永宁山围傍着的清西陵,缥缈如仙境,好一派清西陵之静。

(二)

“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想起了这句诗词,我由衷的深深歆羡。从神道回到我们住宿的农家小院时,月色如水明亮。推开窗户,冷月缓缓侵出云霄。夜幕迟临,孤山掩映在漫漫长夜之中。隆冬的季节,寒风凛冽,这是种冰冷的美。夜宿到了清西陵,初雪纷飞窗外,远山披上了一层银白色,把清西陵银装素裹。这样的洁净,无声的美,是大自然对我们的一种恩赐。独倚小窗,望断眼帘尽处的雪花,一片片纷飞于天空中。这样的时刻,天是晴的,山是寂寞的冷。一幕幕风花雪月的往事袭上了心田。无声的世界,仿佛从来没有过人一样。

清西陵的夜,格外的静。尽管寒风瑟瑟,新雪甫将,但是充满着一种别样的心情。游完泰陵,心有不舍其他的陵。这才像护陵人一样,与清西陵共眠。我们夜宿在西陵旁,食宿一并。原本打算,晚饭过后,再借着月色夜游西陵一番,可被旅途的疲惫之意,催得老早就下了榻。漫漫长夜,也过得悄无声息。

第二日一大早,我们便离开泰陵向慕陵步行而去。旭日初升,照耀着万株松林。沿着指示牌,一路欣赏着清西陵的冬景信步而去。由泰陵去慕陵,须经过昌西陵。这昌西陵是夹杂在泰陵和慕陵的中间,它是以“回音壁”而著称的。陵墓的规模比起泰陵来说,显然是小了许多。到达昌西陵时,温热的冬阳已经驱散了寒气,身上渐渐暖和了起来。我和朋友买了两张通票径直朝着陵门而去。

我们走到大门口时,昌西陵的导游大姐向我们走来。笑意盈盈地向我说道:“请个导游吧!也不贵。这样你们能够了解的更多。”朋友微微地打断了导游大姐的话,挥了挥手看着我道:“不用了,他就是导游。”听到了此话,导游大姐随即也附和着笑了笑,便从屋子里走去。这昌西陵,陵门到宝顶的距离很近,只有几间破败的古建筑矗立在地。一条细小的神道,直直地通向了五供台前的宝顶。宝顶的正前方,铁栅栏围拢着几块大青砖。当我们站立在大青砖上说话时,宝顶周围的墙壁上就传来了阵阵的回音。但是,只要你离开那块大青砖说话,就不会听到回音,很是神奇。这里的回音壁,很明显与天坛的回音壁截然不同。

走出昌西陵回音壁,下一站是道光皇帝的陵墓慕陵。由于去慕陵交通不便,我们又是徒步前行。去慕陵的路上,长长的路,弯弯曲曲,一个人影也没有。寒风拂过苍苍茫茫的冀中平原,远山上的古松林在冬阳里渐渐郁郁葱葱。尽管是严寒的冬日,但这里却是山川秀美,景色怡人。远远望见,“云濛叠翠,华盖烟岚”,真是名不虚传的“西陵八景”。

到达慕陵时,村庄里的晨烟从树林间徐徐升上了天空,冰冷的路面上渐渐有了些行人的脚步声了。我们从五孔桥走向慕陵,这里是每个陵墓的进入之口。慕陵的格局,远远看去就比泰陵稍逊了几分。过了石牌坊、就直接是圣德神功碑楼了。朋友打趣地向我说道:“这么快就看到“王八驮石碑”了,还没有见到石像生了呢?”(王八驮石碑是指:神兽身上竖立着皇帝谥号的石碑,见到此石碑,文官下轿,武官下马,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我蓦地仰脖子一笑,道:“这慕陵没有泰陵大,格局所限吧!”朋友略微忖度了一会,不再言语。

慕陵同样是清朝皇帝的陵墓之一,但规模与建筑显然比起泰陵来小了一截。与泰陵相比,慕陵的组成部分就少了很多。它仅是以三孔石拱桥、谥号碑亭、隆恩门、隆恩殿、明楼、宝顶组成,其它的部分一概全无。

参观完慕陵,已近中午,我们徒步走回至昌西陵。这时候,去往易县县城的客车正缓缓驶来。售票员大姐探出了头向我们喊了几声道:“是回县城吗?上来吧!”我和朋友为了赶时间,便急急忙忙地上了回县城的车。在客车上,通过售票员的讲解,我们才知道了清西陵附近的村子原来都是护陵家族的后人。其中,大多都是满族旗人的后代。回城的路上,又远离了那片低矮的山峦了,清西陵也渐渐从我的视野里消失得无影无终,但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时间我定会再次前来拜访的。

不同人的癫痫的不同病因是哪些武汉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有名?刚出生的婴儿口吐白沫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