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因父亲而感怀(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言情

二月初,弟弟带着八十二岁高龄的父亲来银川看病。说是病,也是病,吃五谷杂粮,谁没有点小病?更何况是位古稀老人,能出门散步,能不辞辛劳看望子女,真是很不错了。也许父亲前几年坚持锻炼的结果,年纪虽大,但除过腿有风湿关节炎,走路有些蹒跚,神经性耳聋,听不见人说话外,其他方面还好,这让我和姐姐感到很是欣慰,感谢弟弟弟媳小俩口将父亲照顾这么好,弥补了我和姐姐因远而对父亲不能尽孝的遗憾。

这次来银川看病,主要是十年前配的助听器出了问题,音频调到最大,仍听不清说话,换了助听器电池仍然没有声音,没有办法,弟弟只好带着父亲来银川,在宁医附院重新验配了一副新的助听器,旧的留在宁医附院由院方联系厂商维修。一个星期之后,附院电话通知弟弟,说新验配的助听器来了,让弟弟带父亲去试新助听器的效果。

弟弟带父亲去了附院,试戴了新验配的助听器。由于以前父亲还有听觉功能,验配的是低频助听器,听起来没有什么障碍和困难。这几年,由于父亲年纪越来越大,听觉越来越差,低频助听器已经不适合他配戴。因此专家根据父亲现状,建议他验配高频,弟弟和父亲采纳了专家的建议。新助听器试戴后,父亲感觉效果好,和以前的低频助听器效果一样。其实,父亲不知道其中缘由。低频和高频是有本质区别的。以前他听觉还有功能,低频助听器戴上主要起助听功能。但现在,听觉不起作用了,听话全频助听器,把音频调大,以增强他听话效果。呵呵,父亲真的老了,脑子拐不过弯了。这要是在以前,以他的个性,他非向专家问过水落石出。要是谁说他有病,让他去医院检查检查,他肯定不高兴,不数落你能吃、能喝、能睡能有什么病才怪呢!但现在,他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子女说啥,他听啥,子女让他做啥,他就做啥,真有些人老不由己的感喟。

小妹去年因为她在银川上学儿子自理能力差,不会照顾自己,三天两头得病,影响了学习。小妹不得不放下生意,去银川照顾儿子,走之前看了父亲。也许当时因为耳背,没有听清小妹的话。更没理解此次女儿要在银川待一年,不能像以往那样每周看一次。时间长了,父亲不见小妹,追问他的小儿子:“你三姐哪去了,怎么一直没见她?”弟弟贴在他耳朵旁给他解释,说去银川了。父亲这才明白,不再追问了。弟弟看到父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他想小女儿了。尽管有二女儿,二儿子隔三差五去看他,小儿子也和他一起生活,两个小孙子与他形影不离,但还是看出他有些孤寂。弟弟看父亲这样,便乘着孩子放寒假机会,带父亲来银川,一来为了给父亲检查身体情况,查查父亲戴了十年的助听器近来声音越来越小的原因,二来让父亲见见他的小女儿,大女儿,三儿子,顺便看看银川近十年的变化。

我知道,像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出门次数随着年龄身体状况而越来越少。趁着还能走动,让他出来看看,很有益处。不能像母亲那样给我们留下无尽的遗憾。能走动的时候,儿女们刚走向社会,刚建立自己小巢,老人不愿给儿女增加负担。等儿女条件好了的时候,她却走了。

父亲来银川后,没有急着检查身体,没有检查他的助听器,而是去他小女儿的租住的房子看了他的小女儿,小外孙。看了他的大女儿,大外孙女,重外孙女。搭公交来吴忠看了我安在吴忠的新家,我利用休息带他游览吴忠的几个地方,带他看望了我的岳母。十年前来的时候带他看望我岳母的时候,岳父还健在。但十年后来看望的时候,岳父却也走了。要知道岳父才七十五岁,比父亲年龄小好几岁,且身体很好,可恶的脑瘤,半年时间,夺取一个善良老人的生命,真是生命无常。

父亲老了,腿脚不灵,行动不便。出门怕连累子女,影响子女的工作。因此,很少出门。母亲去世后,更不愿出门了,以往早晨出去舞剑,打太极拳。现在腿脚不方便,只在阳台活动活动筋骨。早点吃过后,送孙子上幼儿园。然后回来看看电视,其实他看不了多久,小孙子起床后,就剥夺了父亲看电视的权利。父亲面对小孙子的任性淘气顽皮,不但不恼,反而笑呵呵地看着小孙子拿着遥控器选台寻找动画节目。

在我心中,父亲形象是完美的。浓眉大眼,英俊魁梧,真可谓仪表堂堂。加之他是我们那个小县第一个大学生,更增添我对他的敬慕。他西北农林大学林业系毕业,本来分在了地处东北的伊春林业局,但为了我们一家老小,不得不调回银川。后来又从银川调回我们那个小县城,由乡党委书记,乡长,再到林业局科员,最后到科协主席科委主任等职位的位子上退下来,颐养天年。在他几十年的工作中,工作中坎坷,职位上的升降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提及过,他没有惊天动地般豪言壮语,也没有经天纬地地动人事迹,默默无闻,表里如一,深深影响了我的人生。

为了我们将来有出息,他毅然将我们由农村户口转为城镇户口。为了在春夏不让全家饿肚子,他赶着自家的骡子为我们在他工作的乡镇借来粮食。为了以防不测,将因得猪瘟而死亡的死猪硬是挖坑埋了,为此他还和母亲大吵一架。懵懂的我们知道,母亲是心疼养了一年的肥猪,因为一场瘟疫白白扔了,而父亲更多的是用一种特殊爱的爱捍卫着一个家长的威严。

在我们升学就业方面,父亲从来都是顺其自然。谁考上了,就倾力资助谁。谁没考上,就等着有招工指标了再解决,。没有招工指标了,就鼓励自谋职业。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有一官半职而为子女去求别人帮忙。为此母亲多次抱怨父亲,说父亲这辈子的官白做了。我知道父亲是秉承奉公的人,对于谋私利的权术他似乎永远学不来。我们也从没指望依靠父亲的肩膀去搭桥铺路,建功立业。因而,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坐办公室的,经商的,当工人的,教书的,打工的,务农的都有,全凭自己的能力创业生存,但从来没有抱怨过父亲。反而觉得生在这样的家庭,有这样深明大义的父亲而自豪与骄傲。

懵懂的记忆中,看着村子的伙伴的父母都在面朝黄土,背朝天寻求生存的出路,而自己的父亲骑着自行车,车上挂着公文包,驰骋在县城与乡下之间上下班路上,不用靠体力养家糊口,心里产生一种极大优越感满足感。

弟弟没给我们打任何招呼就把父亲带来银川,而且是做客车。我们嗔怪弟弟做事欠考虑的同时,也暗自高兴父亲这么大年纪了竟然坐车没有晕车,没有不适反应。

父亲在银川期间,抽空检查了身体,托老天的福,身体没多大毛病。重新验配了新的助听器,旧助听器由于声频坏,已没有维修的价值。

看我们各个都忙,弟弟带着父亲在银川又转了几天,散了散心。父亲也许出来时间长了,想在的两个小孙子了,说啥要回家,尽管我们再三挽留,但还是没有劝住,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坐车回到了家。

父亲来银川与我写下这篇博文的时间刚好间隔一个月。也正好是传统元宵佳节。我打电话给弟弟,询问父亲的近况,顺便问了弟弟今年回乡下给健在大舅母二舅二舅母拜年了没有?好奇地询问老家有社火没有,弟弟说老家大多数人家的门锁着,打工的没回来过年,有的在县城买了房,搬迁到了县城。乡下冷冷清清,那有什么社火。弟弟说他们拜完年就回县城。

弟弟说这两天老家下雪,雪很大,足有四五公分厚。今天天晴,红崖有马社火,县城还没有社火出现,弟弟说的是宁夏隆德县六盘人家红崖村老巷子历史文化名村。今天是传统佳节,以往这个时候,正是玩社火,唱秦腔,点灯盏年俗很浓的时候,现在却和我们这里一样,冷冷清清。我吩咐弟弟买点元宵吃吃,叮嘱弟弟照顾好父亲,就挂了电话。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敬重的父亲。

北京好的治疗小儿癫痫病是哪家合肥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效果比较好?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发作带给中老年患者的危害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