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不长毛的猴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古代文章
听着树上传来的知了的鸣叫声,虎子和小健被诱惑得有些走不动路了。
   虎子有些焦急地说道:“哥,要不咱们别往前走了,就在这儿抓知了算了。”
   我指着眼前那棵高大的榆树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么高的树,我们是不可能抓到树上那些知了的!”
   小健傻傻地一笑说道:“我可以学着动画片里一休的样子帮你们想想办法啊!”说着,小建就闭上了眼,双手合成一个圆放在胸前,嘴里还不停地叨念着。
   虎子见了,讽刺地一笑问小建:“怎么样,你这个聪明的一休想出什么好办法了吗?”
   小健一笑有些惭愧地摇着头说道:“暂时没想出办法来哦!”
   马上,小健又理直气壮地争辩说道:“人家一休在想问题的时候是盘腿坐着的,像我这么站着当然是不行了啊!”
   虎子用脚清理了一下地上的几块石头,指着脚下的那块空地儿说道:“来吧,聪明的一休,请你坐在这儿慢慢地想啊!”
   小健顺势一屁股就坐在了虎子为他清理的那片空地上,还没等小健的屁股坐实,就听小健嗷地叫了一声,整个身子也从地上弹了起来。虎子被小健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激灵,往地上一看,原来地上摆着一块四角八棱的石头子儿。噢,原来是那块石头咯了他的屁股。此时,小健也发现了那块欺负自己的石头,就见小健把眼一瞪,把牙一咬,抬腿就朝那块石头狠狠地踢了过去。也许是愤怒影响了他的脚法,小健的这一脚并没有踢到那块捉弄他的石头,而是贴着那石头的脑瓜皮儿飞了过去。由于踢空的这一脚用力过猛,使得小健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只见他一个老头钻被窝儿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我们几个被小健这精彩的表演逗得大笑不止,受到嘲笑的小健忍着疼痛得一骨碌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的小健不知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脸上流露出了一种似哭似笑的复杂表情。
   虎子在一边打趣地说:“躺着思考应该比坐着思考效率高多了吧?赶快把你想出来的高招儿给我们说说吧!”
   华子还嫌火候不够,在一边给添油加醋地说:“你这个跟头摔得太有水平了,你听,知了们为了欣赏你这个跟头都顾不上叫了。”
   还是虎子眼尖,一眼就发现了小健裤裆下面的异样,跑过去扯了一下小健的裤子,这时我们才发现,小健的裤子从前门到后屁股蛋子挒了一个一尺多长的大口子。望着小健那若隐若现的屁股蛋子,我们几个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虎子在痛快地笑过好一阵才半讽刺半开玩笑的对小建说道:“小健,你这挒裤子的智慧是刚才一休教你的吧?”
   小健望着裤裆下面这一尺多长的大口子,小脸儿红得把西边的云彩都映成了彩霞,在我们地嘲笑声中的确有些不自在了,于是我就给他解嘲道:“马上就黑天了,你就是露了屁股也没人看得见哦!”
   小健听完了我的解释,精神为之一振,胸脯立即挺得老高,小细脖儿一个劲儿地往后仰着,随后勇气十足地对虎子说:“你还笑话我,你前几天那裤子挒得比我这个大多了啊!”
   在说笑声中,我们继续往前走着。走了不大的一会儿,一片小树林就呈现在眼前了。这片树林的面积大概有五、六亩,树种主要为榆树。在当时,我们农场所种植的树木大都为榆树,所以这块地就是专门用来繁殖榆树苗的。由于疏于管理,致使这片树林长得不是十分整齐,有的地方密实一些,有的地方却很稀疏。一些五颜六色的小野花点缀在其间,远远望去就像在这片树林下面铺上了一张特大的花地毯。
   在树林旁边的一大块空地上,零星的长着几棵早已步入老年的毛桃树,其余的大部分地盘则被那些茂密的兔尾草和灌木丛占据着。望着眼前这大片的兔尾草,我的内心不由得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冲动,那冲动使得我真想冲进这片草地,挥起一把锋利的镰刀痛痛快快地割上它一阵子。母亲身上的那些爱干活的细胞真的被我继承了不少,使得我从小就痴迷上了干活。在我十岁的时候就跟着大人们春天去果园捡树枝,夏天去田间地头儿打青草,秋天去庄稼地里拾柴禾,冬天去水库割芦苇根。
   “元哥,你是不是又看中这片青草了,打算什么时候来打呀?”说话的是华子。
   我指着眼前这片茂密的兔尾草兴奋地说:“就咱眼前的这片草,即使晒干了也有千八百斤,卖上四、五十块钱应该没问题,这些钱相当于我爸爸一个月的工资。”华子边听边不住地点着头。“那咱明天就开始行动,先下手为强,免得被别人抢了先!”
   “哥,你不是说带我们去逮知了吗?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显然,虎子已经对逮知了已经期盼已久了。
   这片树林里的知了有不少都是趴在树干上的,高度对我们来说很合适徒手去抓。由于现在的天已经快黑了,只要我们慢慢地靠近它不发出大的响动,那些知了是不会飞的。我绘声绘色地给他们讲述着抓知了的技术要领,小哥俩就像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一样听得十分认真,最后纷纷表示保证完成任务。
   接下来我便让大家分头行动。空手抓知了的整套技术流程,都是由我总结的,无数次的实践运用,已使得这套技术被历练得相当成熟了。目前,我的任务不是和他们一起抓知了,而是负责纠正他们技术动作中所存在的各种缺陷,使之加以改正,让他们早日成为捕蝉高手。所以,在大多数的时间里,我都是背着手在旁边纠正他们的技术动作的。
   小健发现了一只趴在树干上的知了,那只知了并没有预感到危险的到来,还在那扯着嗓子一个劲傻乎乎叫着。此时小健猫下了腰,伸出了很专业的捂知了的手形手稳稳地锁住了目标,他高高地抬起了右腿,缓慢地向前迈了一步。突然,我发现了他的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他是从知了的侧面发起进攻的,这样那知了很快就会发现向它进攻的小健,继而很快就会飞走。果然,小健只迈了两步,那知了便有了觉察,叫声也嘎然而止,我在旁边小声地提醒道:“别从侧面过去,绕到知了的背后再去抓它。”
   还没等小建把身子撤回来,那知了便发现了小建,机敏地飞走了。
   小健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元哥,这只知了也太机灵了啊!”
   我噗嗤一笑说道:“不是那知了太机灵,而是你太笨了!知了的那两只眼睛长在头的两侧,不仅能看到前面的也能看见侧面的,你只有绕到它的背后才能抓到它!”
   小健听了我的高论之后顿感醒悟,在“噢”了一声之后,便转身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虎子比小健大三岁,心眼儿自然也比小健多着不少,他一上来就懂得抓知了从背后下手的道理。当他锁定了一个目标之后,便机警地绕到了知了的背后,伸出了我独创的徒手捂知了所特有的手型,猫下了腰,高抬腿轻挪足一步步地往前走着,三米,两米……当距目标仅剩一米的时候,只见虎子后腿一蹬,腰眼儿一使劲儿,整个身子就弹了出去,只听“啪嚓”一声响,他却意外地趴在了草丛里,那只死里逃生的知了在吱地叫了一声之后,留下了一泡尿便惊慌地逃了。我先是一愣,而后便是放声地大笑……
   华子和小健寻着我的笑声,也看见了趴在地上正在亲吻黑土地的虎子,那哥俩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虎子一骨碌身爬了起来,自我解嘲地说:“地上有一个坑,我一脚正好踩在了那坑里,所以才摔了个跟头。”
   在后面的“抓捕”行动中,虎子表现得非常出色,十七次出击命中率达到了57.9%。
   这时,小健又发现了新的目标,这回他接受了前者的教训,机警地绕到了知了的背后,高高地抬起了腿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我在一旁提醒道:“注意,一定要慢!”
   小健听了我的指点后,那高高抬起的腿一时不知该如何落下,也许是那条腿抬得时间太长了,只见他突然晃了两下,身体便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倒在了草丛里。华子在旁边看了个满眼,我们俩乐得前仰后合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虎子指着一棵较为高大的榆树说道:“小健,你听树上那群知了已经被你都笑掉大牙了啊!”
   小健听了之后气呼呼地跑到了那棵榆树底下,抬起脚狠狠地就在树干上踹了一脚。嘴里还十分解气地说道:“我让你笑话我!”小建的这一脚可不要紧,立刻惊得树上那些知了屁滚尿流四散奔逃,它们在飞走的时候都被吓出了一泡尿,这些尿劈头盖脸地洒了小健一脸一身,小健还不知是怎么回事,还惊讶地说:“这树上怎么还有水呀?”
   这回我们几个真是笑得不行了,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干脆就躺在地上接着笑。看着我们倒在地上那狼狈的样子,小健也笑话起我们来了。
   好半天我们才缓过这口气,我爬起来刚想说话又被一阵笑声所取代了,又过了一会儿,我使劲绷了绷脸说:“天马上就黑了,等天一黑知了就不好逮了,所以咱们得抓紧这段时间再多逮几个知了!”
   小健第三次河南外伤性癫痫能治愈吗又向着一个目标发起了进攻,在总结了前两次失败的教训之后,他的第三次进攻显得非常得成熟。当他距那知了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身子猛地向前一跃,伸出去的小手稳稳地把那只洋洋自得的知了抓在了手里。
   天在不知觉中黑了下来,虎子很是遗憾地说:“天要是不黑该多好呀,这下我们逮不成知了了!”
   我笑了笑说:“天黑有天黑的好处,天黑虽然逮不了知了,但知了猴确该出动了。”
   “知了猴是什么东西呀?”虎子满脸疑惑地问着我。
   “知了就是它们变的,你要是不认识就跟着我走。”
   没走几步,就见在一棵树的树干上有一个和知了大小相仿,没有翅膀的黄褐色的东西在慢慢地往高处爬着。
   我指着树上的那只知了猴对虎子说:“看见了吗,那个正在爬的东西就是知了猴你去抓吧”。
   虎子迟疑地望着那只陌生的知了猴并没有立刻过去,我明白他是弄不清知了猴的底细不敢冒然过去,于是我给他解释说:“你尽管去抓吧,那东西既不咬人也不扎人而且还不会飞,好抓极了!”
   虎子慢慢地走了过去,站在了距知了猴不足半米的地方回过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哥,这东西真的不咬人吗?”我点了点头极其肯定地说:“你就尽管抓吧,保证不咬人!”虎子伸出的手在空中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即便猛地朝那知了猴抓了过去……
   抓到知了猴的虎子,并没表现出太多的兴奋,他说这东西太傻了抓起来不刺激,他举着知了猴问道:“哥,这东西有什么用呀?”
   “这东西可以用来喂鸡。”
   “哥,你说这东西能变知了,它是怎么变得呀?”
   我一笑,给虎子解释说:“等到晚上安静的时候,它能把壳顶破,从里面钻出来的就是知了了。”
   “那咱们把它带到家里,它还能变成知了吗?”虎子继续问道。
   “没问题!”
   虎子把那知了猴放进了瓶子里说道:“那我就再去抓几个。”说完转身便朝前面走去。
   “元哥,快来呀!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这时,站在我不远处的小建兴奋地喊着,我过去一看,原来也是一个知了猴。
武汉擅长看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   “这东西就是知了猴,你可以抓它!”我给小健解释说。
   小健非常肯定地说:“这肯定不是猴,不但模样不像而且还没有毛!”
   看着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我想他肯定是把知了猴领会成浑身长毛在树上乱跳的老祖宗了,于是我解释说:“这东西虽然叫知了猴,但它和你想的浑身长毛的猴没有关系,它是用来变知了的。”
   小健“噢”了一声点了点头,看来是听懂了我的解释。“那这个猴咱抓不抓呀?”小健又问道。
   “当然要抓了!”我肯定地说。
   小健看了看那只既生疏又有些吓人的知了猴有些犹豫地说:“元哥,这东西咬人吗?”
   “你尽管放心去抓,这东西非常得老实,不咬人的!”
   小健略微迟疑了片刻,便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地朝着知了猴的身后绕了过去,站在一旁的我被逗得噗嗤一笑。我想他肯定是把这行动缓慢的知了猴当成一触及飞的知了去抓了。望着小建的可笑举动,我没有做声。这时,小健已经绕到了知了猴的身后,并高高地抬起了右腿,缓慢而谨慎地朝着知了猴一步一步地靠近着。就在小健的右手高高举起距成功只差一步的时候,小健伸出去的手浙江羊癫疯医院排名哪家最好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来,随后扭过身来说道:“元哥,还是你来抓吧,我还是有点儿害怕!”
   我快步地走了过去,极为潇洒地完成了这一整套的擒拿知了猴的动作,接着把知了猴递到小健面前说道:“这东西既不咬人也不扎人,更不会飞,连傻子都抓得到!”
   有了我的示范,小健这下心里有了底,从容得接过了我手中的知了猴,尽情地在自己的手掌中玩弄着。
   小健在玩弄了一番知了猴只后,胆量为之一振,指着旁边树上的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说道:“元哥,这只知了猴就让我来抓吧!”说着他就学着我的样子快步走上前去,潇洒地伸出了细得如同竹竿一样的胳膊,漂亮地完成了那套逮知了猴的动作,可遗憾的是,漂亮动作没有给他带来喜悦的果实,因为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只是树上的一块疤瘌。望着树上的那块逗人的疤瘌,我俩互相望了一眼忍不住都笑了。
   现在的天已越发得黑了下来,黑得已经让我们无法辨认哪是知了哪是树疤瘌了,看到这种情况,我决定收兵撤退。
   显然,虎子的兴致还很高涨,他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四下里观察着。突然,他发现旁边的一棵树枝上挂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虎子慢慢地走了过去,到了近前时那东西也没有任何反应,虎子快速地伸出手一把就抓了过去,把那东西抓到手以后,感觉有些软乎乎的不对劲,放在眼前看了半天也辨别不清,于是就拿过来让我辨认,我把那东西举了起来仔细端详了半天,猛地像是被烫了一样,一下子把那东西扔出了老远。嘴里后怕地说道:“我的妈呀,是马蜂窝啊!”随即便跑了出了树林,他们仨也随着我一溜烟似地跑了出来。
   回到家以后,我们把逮来的知了猴一个个地放在了纱窗上,等着它们变成知了。
   虎子和小健俩人眼珠儿盯着那几只知了猴,不时地还问:“元哥,这知了怎么还没变出来?”
   “你们俩总用眼盯着它,它当然不敢变了,你们到外面转一圈儿回来它就变了。”因为心里惦记着看到知了猴变成知了的过程,所以小哥俩也没心思在外面玩儿,不到五分钟就跑了回来,望着那几只无动于衷的知了猴焦急地问道:“元哥,我们出去了这么长时间它怎么还没变成知了呀?”
   “知了猴变知了,就像孙猴儿变猴儿那样麻利,你们俩就躺在炕上一边睡觉一边看着知了猴变知了,那不也是挺好吗?”
   虎子听了我的主意很是满意,于是就和小健一起躺了下来耐心地等待这个神奇美妙的变化过程。这小哥俩每隔一会儿就坐起来看看,然后又摇着头遗憾地再躺下来。在折腾了几次之后,小哥俩累得都睡着了……
   待到天光大亮的时候,纱窗上已是黑压压的一片了。那黄褐色的是知了皮,黑色的是刚刚变出来的知了,其中有一只知了居然是嫩黄色的,翅膀皱皱得还没来得及展平,显然这是一只刚出壳不久的知了。猛然间,我发现有一只知了猴在后背上鼓起了一个大包,就把它从纱窗上拿下来任凭我怎样呼唤它,可它还是老实巴交地一动不动,这个鲜活的生命,最终还是没能看到清晨的那缕灿烂的阳光……

共 557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