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我的老爸(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代文章

父亲,是我人生中的认识的第一个男人,他高大,不是因他的个子,有一米八多,而是胸怀,爱的广阔。小的时候家里很穷,从我记事起,爸爸就穿着补丁的裤子去教学,补的补丁还是妈妈用手针缝上的,家里穷的没有缝纫机,爸爸的裤子是浅蓝色的,可能一开始新时候也是深蓝的,经过常年的穿洗,变淡了。补的两个膝盖上的布是深蓝的,特别显眼,上衣蓝制服的两袖子上也各自补着补丁。爸爸上班,连一台自行车也没有,天天走六七里的路上下班。后来姥爷见爸爸天天上班太累了,卖了舍不得吃的鸡蛋,攒了点钱,给爸爸买了台没有货架子的破自行车,从那天起,爸爸就不用走着去学校了。爸爸是乡里出了名的,教学非常认真,讲课也非常细致的语文老师。他教出的学生有许多都脱离了农村,遍布在祖国各地。他曾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他的那些证书,我很小的时候就看见过。现在的老爸七十八岁了,但做事还是非常认真,他现在有了信仰,一个礼拜去几次教会聚会,教弟兄姐妹唱歌,为了让弟兄姐妹能把诗歌唱好,他还买了一台电子琴,天天弹,练到忘了吃饭,我得喊上几遍,上身边叫他,他才能停下来去吃饭。我真的开心,老妈离开我五年了,老爸还这么健康快乐,天天听他唱着赞美的歌。今天看见他蹒跚的脚步,我的心会酸,回想爸妈初来我家的情景,眨眼间十一年了,我说父爱的伟大就是老爸来我家里的这些年,我亲身体会的。年轻时的老爸忙于工作,家里的活,很少干。六十六岁的老爸和六十五岁的老妈,由于妈妈得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来到了我家养老,到了我家的老爸,首先给我收院子,他天天早早的起来,用砖把我家的院子铺上一条条的甬道,所有能走到的路上全铺上一层,我家的院子很大,有的还修上了台阶。自从老爸来了我家,他春天给我前后院的园子成垄,栽架所有的菜蔬,不用我干一下,秋天一天天的坐个小板凳在园子里扒玉米。他心疼我地多,老公养车没有多少闲空干活。爸爸真的为我做的太多太多了,从老爸来我家的头六七年,我一梱柴火没扛过,老爸不用说,看柴火没了,就会扛回来一大扛,象一座小山在墙外走,我又心疼又埋怨老爸,为什么不少扛,累坏了咋办,老爸会说,没事,老胳膊老腿的压不坏。随着年龄的增大,妈妈的离逝,爸爸忽然间老了许多,走路也慢了,脸上有了孤独,但他还是尽量帮我干他能干的,我不让他干,他总说,我干一点,你就少累一点。如今的老爸真的老了,记性不好了,有的东西放在哪记不住了,头两天的工资卡弄丢了,他急坏了,前屋后屋,床上床垫子底下的翻,我怕他着急,给了他一张一样的卡,他这才放下心。也许这就是老了的兆头,也许这时候的老爸才真的需要儿女的照顾,这时也许才是我回报老爸的时候,我真的希望老爸能够快乐,天天唱着他想唱的歌。

癫痫病的症状长春市的癫痫病医院石家庄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