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蒸“咬虫馍”的习俗(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文章

小时候过年,很开心,但作为小孩,更开心的是过十五。可以这样说,过年是所有人都高兴的节日,而正月十五却是孩子们更喜欢的节日。

过年的时候,讲究小孩给大人拜年,晚辈给长辈拜年,在我的家乡合阳,叫“小看大”;而正月十五,却是长辈看望小辈的节日,比如说,女儿出嫁了,到了正月十五前后,父母要去女儿家看望女儿和外孙,公公婆婆则要好好招待儿媳妇的父母,表示你们的女儿、外孙在我们家很好,叫对方放心,这叫做“大看小”。

“小看大”,晚辈给长辈拜年,要拿寿桃——用面蒸的花馍,比普通的馒头大一倍甚至更多,下面是馒头形状,上面要用一条和手指粗细的面盘成一个万字形的花,盘花的上面用拢子按出花纹,蒸熟后在上面点几个红点,希望长辈健康长寿;而“大看小”则讲究拿花馍,即专门让小孩在二月初二过惊蛰时吃的“咬虫馍”,据说小孩吃了“咬虫馍”,就会健康平安。

惊蛰,是万物复苏的日子,也是冬眠动物苏醒的日子。据老人说,这一天早上不能叫人起床,如果不小心叫了“起”,就把冬眠的虫子唤醒了。小时候的冬天,天寒地冻,早上醒来总是不情愿立即起床,总是想在被窝里多赖一会儿,可是大人总是说:“起来了,去拿麦秸,准备烧火做饭了。”那个时候,就幻想着要是天天都是惊蛰就好了,大人就不会催促着起床了!家乡习俗,这一天小孩要吃“咬虫馍”,把各种咬人的虫子咬掉吃了,以后就平平安安。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吃“咬虫馍”,那是记忆中非常有趣非常开心的事情。

“咬虫馍”,其实还是馒头。只是把馒头做成各种小动物的样子,如鸡鸭鸟鱼兔、猫狗猪牛羊、青蛙龙蛇老鼠,甚至小娃娃等;也可以做成麦垛、金元宝的样子,祈求丰收祈求生活富足。

麦垛是最容易做的,馒头上捏出一个的小圆顶,给上面放一颗红枣,按一下让红枣嵌进去一半,将小圆顶四周的面捏出一圈花边,然后用剪刀将下面剪出许多小刺形状,就大功告成了。但小孩子更喜欢做各种小动物或做小娃娃,感觉更有趣。

正月十二或十三,母亲就要半夜起来,发一大盆子白面,等到第二天吃过早饭,面就发好了。母亲开始揉面,把面搓成一大条,拽成大小均匀拳头一般的小块,我们小孩子就开始跟着母亲揉面,学着做花馍了。

如果要把花馍蒸的好看,面要反复揉搓,一直揉到白白的、均匀的、看起来没有小小的气孔时候,才把面做小动物的样子。那时我特别喜欢干这个活,犹如现在孩子玩橡皮泥一样,非常快乐。

起初,母亲先做几个,让我们照着样子做学。如果要做猫:先捏出猫的耳朵,用拢子在耳朵的前面按一下,猫耳朵上就有了竖条的细小的花纹,然后将耳朵尖再捏一下,让耳朵更尖一点;用顶针在眼睛部位使劲按一下,猫的眼圈就出来了;用剪刀在眼圈上面剪出一行细细的、弯弯的小刺状,猫的眉毛就有了;在眼睛中间,捏出一个突出的小鼻梁,在鼻梁下面用剪刀斜着向上斜着刺一两下,猫的两个鼻孔就成型了;之后拿黑豆摁在眼睛和嘴巴的位置,在嘴巴的两边,横向剪出两撇小胡子,再把嘴巴上的黑豆摁一下,两边胡子就翘起来了;最后,用小木拢子在猫身上点缀出扇形或者十字形花纹,让它变得更花俏、更可爱。如果是做鸡鸭,先得捏出头,捏一个尖尖的嘴巴,用剪刀剪出嘴巴舌头,最后还得做一个小尾巴。

有时候,母亲还准备一点红色、绿色的面(加了染料,蒸熟之后不能吃,把它掐掉)黄色的面(用鸡蛋黄和面,这个可以吃),此外红枣核桃也可以作为花馍点缀的东西,这样蒸出的花馍有更多的装饰和点缀,看起来更漂亮。

跟着母亲做花馍的时候,也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做自己想做的各种形状的花馍,有些尽管做的不好看,母亲也鼓励我,说没有关系,就是做着玩的,自己喜欢就好。如盘一条龙或者蛇都可以;捏各种姿势的小娃娃:盘腿坐着的,躺着的,胳膊垂下的,胳膊交叉在前面的;还可以做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

这一天做的花馒头,统称为“咬虫馍”。

叫做“咬虫馍”,因为这些花馍是过十五时,大人专门做给小孩子的。但是,这些花馍正月十五不吃,而是把它放在外面,有些人就把它放在专门放馒头的蓝子里;有些家里就把它用绳子穿起来,挂在空中;有些家里把它放在厨房墙上的架板上,让它晾着,自然风干。直到二月初二,也就是过惊蛰的那一天,把已经晾成半干、有几道裂开口的花馍放在灶堂里烤一下,等到馒头的表面变成金黄金黄的时候,拿出来分给小孩子吃,意思是把虫子吃掉,希望以后小孩子不会被虫子咬伤了。

小时候,吃“咬虫馍”的时候,喜欢到门前巷子里和小伙伴一起吃。有时候,还会拿各自的花馍比一下:谁的花馍样子好看,谁的花馍烤的更焦黄……吃着金黄金黄的、散发着浓浓的麦面香味的“咬虫馍”,脆脆的,香香的。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咬虫馍”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的零食。一边吃一边聊天,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所以,每年当“咬虫馍”晾在外面的那一段日子,天天都眼巴巴地望着它,希望惊蛰快点来到,盼望早点吃到香喷喷、脆脆的烤干馍。等到把晾好的花馍吃过之后,过年的气息彻底没有了。如果还想吃到香脆的烤干馍,那就要等待下一年了。

自从母亲生病以后,再也没有和母亲一起揉面蒸花馍,再也没有人给我蒸过“咬虫馍”了,当然,我再也没有吃到烤的焦黄香喷喷的“咬虫馍”了。只有那和母亲一起揉面、一起做花馍、和小朋友一起吃“咬虫馍”的时光,却长久地留在记忆里,非常快乐,特别温馨。

说到“咬虫馍”,还有一件事让我记忆犹深。

有一年,正月十五之前的一天,我和闺蜜要去同家庄玩,母亲知道了,她一定要让我路过外婆家,目的是让我带四个“咬虫馍”给舅舅的孩子——我的表哥表妹,我答应了母亲,可是我到外婆家时,外婆家没有人,但是大门开着,我就到外婆的房间,把带去的“咬虫馍”放在外婆的炕上。外婆和舅妈回来后奇怪,是谁放了几个“咬虫馍”在炕上,后来,母亲给我说这件事,还觉得很有意思。

近几年,我们自己蒸馒头吃,通常是简单地蒸几个馒头。有时候,想起了正月十五蒸的“咬虫馍”,就找几颗黑豆,蒸一两个,出锅以后,看着那发的圆乎乎的样子,觉得非常可爱。只是没有了那个时候的灶火,不能把它烤成金黄金黄的、外焦内软的“咬虫馍”了。

我不知道现在的家乡,每年正月十五的时候,父母是不是还给孩子蒸“咬虫馍”呢?二月初二过惊蛰龙抬头的日子,小孩还有没有“咬虫馍”吃?我想这种传统的习俗,还能不能一代一代地传承叫呢?

附:拢子(lǒngzi):有细密小齿的梳子。但是这种小梳子不是用来梳头,而是陕西人专用用来做花馍、麻食等面食的厨具。

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星期三

湖北看癫痫去哪个专业医院好?西安到哪里的医院医治癫痫较好?贵州省癫痫病能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