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憨子他娘(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的话

我的邻居憨子他娘,低矮瘦弱的身子,一双粗糙干裂长满了老茧的手,满头干枯灰白的头发荒草般在头上竖着,黝黑的脸庞上刻满了皱纹,唯独那双眼睛还透着几分光亮,睫毛长长的随着眼皮不断眨动,从她的眼睛上看得出憨子他娘年轻的时候定是个难得的漂亮美女。

憨子他娘生育了三个儿子,三十岁上丈夫遇难撒手离她而去。她一个人艰辛的拉扯着几个孩子长大成人。为了多劳动赚取娘几个的口粮,她给别人洗过衣服,像个男人一样扛过长工。每天早早给孩子们弄着吃完早饭,将孩子们留在家里,大的照看着小的,她就出门干活了。她像一头不知疲倦的陀螺一样旋转透支着身体,才勉强能够糊口,养活她的孩子们。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憨子他娘三岁的小儿子三儿跟在二哥的屁股后面去村外玩耍。几个大孩子们在地头追追打打,三儿太小被撞下了地畔,跌落至几人高的下一层田地。孩子跌下崖畔滚落在地,吓得哇哇大哭,几个大孩子忙追至下面抱起,发现孩子胳膊腿上并没摔伤,给他拍拍打打弄掉一身的土后背着他就回家了。小三儿睡到半夜不断的哭叫,憨子他娘以为是孩子他爹不放心又回来看小儿子了,她像以往一样,起身披衣去厨房拿来了一个空碗,盛了半碗水,抓一点面粉手指头搅搅,然后口里念念有词“他爹啊,三儿还小你别吓他,放心去吧,我会带好孩子们的。”一边念叨一边给碗里竖立几根筷子。往常孩子们有个哭闹她这么念叨一阵孩子们就会又踏实的睡去,可是这次不灵验了,她一连折腾了三次,小三儿非但没安静反倒越哭越厉害了。憨子他娘意识到孩子是真生病了,给孩子穿戴好,也不管半夜不半夜就抱着他敲响了村里赤脚医生的门。待医生了解情况并检查完孩子后,他建议憨子他娘别耽误一分钟带上赶紧去县城医院,孩子是头部受了内伤,迟了怕是孩子性命都会不保。

在医生的好心护送下,憨子他娘连夜背着孩子一路小跑赶到了二十里外的县城医院,几次下跪哭着哀求医生救救她的孩子。三儿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紧急救治后保住了性命,但他从此就傻了,只会呵呵呵的傻笑,谁也认不出来。憨子他娘最疼爱的小儿子傻了,吃饭不知道饥饱,拉屎拉尿自己也不知道,常常是拉一裤子逛一炕,抹的身上脸上都是便便。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因为自己的疏忽照管变成了这样,憨子他娘除了无限的悔恨和心疼外,也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现实。

自从憨子他娘的小三儿傻了后,憨子他娘的日子就更加辛苦了。除了照常的劳作外,她更是多了要不断的清洗被憨儿弄脏的被褥衣服,挖屎挖尿给他一天几次的清洗。憨子他娘这一洗就是整整三十年,夏天的衣服好清洗,干的也快。到了冬天那些棉衣棉裤难清洗,干得也慢。憨子他娘给憨儿的棉裤准备了十几条,弄脏一条,她涝池里砸破冰块去清洗,家里的铁丝上天天都挂满了憨子的棉裤和被褥。憨子长大后,饭量大,吃得多,也拉得多,一身的蛮力还常常会打得憨子他娘头破血流。村里人常见的景象就是,憨子拿根木棍或者砖头前面疯跑,她娘呼呼喘着粗气在后面紧紧地跟着追,一边追一边喊:“憨儿,慢点跑,别摔倒了。”憨子他娘的追喊声中透着凄哀,无奈,却又是那么真实的爱。

憨子的两个哥哥都成家后,哥嫂门不愿意跟着他娘和脏脏傻傻的他一起生活,就纷纷分家另过了,给他们娘俩留下一间昏暗窄小的屋子,每个月象征性的给他娘一点点钱粮,就不再过问这娘俩的生活。

在我能记事起,憨子就已经是十八九的大小伙子了,个头高大,整天都是憨憨傻笑着,总是一身黑衣黑裤,脏脏的手里拿块馒头不断地往嘴里硬塞。就是这么一个憨傻子,母亲却说他曾经救过我们四五个小孩的命,要我不能欺负他。在我们还很小的时候,年轻的父母要下地干活挣工分,像我一样几个没有爷爷奶奶的孩子无人照顾。母亲每晌临下地前就把我喂饱了,将我放在一种四方形的摇框里,用围巾一头绑在我的腰上,另一头固定在摇框上。母亲将我的摇框搬到门外避风的墙根下,底座上压上石块以防止摇框翻到,然后几块饼干,半块馒头就换来憨子无比忠诚的照管。我们常常是四五个孩子都放在一起,憨子就拿着手里的木棍条子替我们赶走要靠近的猪啊、狗啊、牛犊啊,直到我们的父母回家赏过他吃食他才会离开。几个孩子一个哭,另几个也跟着大声哭,我们的一副好嗓子大概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憨子不会哄孩子,就拿他的脏手在我们的脸上抹眼泪,等父母们回家的时候,我们的小脸上常常是被他抹了一脸的泥巴,一排排全成了小脏孩了。只要我们的安全有人照管,脏不脏的他们也还是会无奈的将我们再次交给憨子照管。

憨子自从照管了我们几个小孩,憨子他娘也乐得他不满村子乱跑,不用她再追着操不完的心,就一遍一遍地嘱咐他一定要看好孩子。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一条饿极了的大狗嗅到了孩子们拉在摇框下面的粑粑,急得就往孩子们身前去扑,一旁的憨憨看到举棍就打,谁知道这只饿极了的狗不管不顾,三番五次左突右闯往上扑。在跟狗的打斗中,憨子的腿上脚面被狗咬了几口,几个深深的狗牙窝,血直往外冒。憨子打退了那只狗后用手捂住不断流血的腿,弄了自己一身一脸的血不说,又用他的血手哄我们几个哭得没声的孩子,结果是我们几个也成了一身一脸的血孩子了。路过的邻居们不明就里,还以为是憨子打到我们一身一脸的血,挥着拳头不许憨子靠近我们,并派人紧急叫回了我们的父母。憨子娘闻讯出来看到我们几个大大小小的血人也吓晕了,在一阵检查后发现我们几个小孩并没受伤,再回头检查憨子,他的腿上正往外冒血,脚面上也被那饿狗撕下了一块皮。

父母们回家都是先赶紧清洗和检查自家孩子有没有事情,憨子娘也扶着憨子回屋包扎伤口去了。她既心疼儿子受了伤,又欣慰她的傻儿子关键时刻能够忠心护住几个孩子。在我们几家父母纷纷上门对憨子表达谢意的时候,憨子他娘很谦和的说:“几个孩子都没事就是万幸了,想想都让人感到后怕,你说要是娃娃有事了,我可咋给你们交代啊?”

经过这一个事件后,父母们再也没敢将我们留在家里,下地干活就将我们背在身上,跟着他们一起经受风吹日晒的洗礼。憨子没有了任务又满村子乱跑了,渐渐年迈跑不动的憨子他娘狠心给憨子的腰上锁了一条铁链子,将他锁在家里。他发脾气哭闹,他娘也就跟着难受:“儿啊,不是为娘狠心,你说你要再乱跑,摔到西沟下那可就是死啊。”憨子才听不懂他娘的话,不会明白娘的良苦用心,他只是一味地闹着要自由,趁他娘给他递饭的时候一甩手,那铁链子甩到他娘的脸上或者身上不是出血就是淤青一块。所以憨子他娘的身上常年都带着伤。

憨子的一身蛮力常常会弄断链子跑出去,这一跑好几天都找不到回家的路。憨儿出逃,婆婆在家揪心得呆不住,她的憨儿饭量大,在外面吃什么?晚上会在哪?身心疲惫的婆婆远远近近村里村外都找了,依然不见她憨儿的踪影。好在周围几个村里的人都认识他,碰到了就将他抓住送回来。

憨子不断地出逃又被遣送回来,他就在这种绑绑逃逃中度过了好多年,憨子他娘也跟着在这种寻寻觅觅不断找寻他的日子里渐渐老去。憨子他娘在最后重病的日子里,憨子因无人照管又一次出逃了。一连七天杳无音信,查无踪迹。躺在炕上已经动不得身子的婆婆因为思念挂牵着儿子,愈加的病势沉重起来,恍恍惚惚中耳边只听得丈夫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儿他娘啊,这么些年让你受苦了,我来接你和憨儿来了。”

一个多礼拜以后,憨子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他栽倒在一个小水沟里,浅浅的水居然就淹死了他。憨子被人抬回来以后,憨子他娘忍着悲痛挣扎着起身,最后一次为儿子将身体清洗干净,换上了干净的衣衫,颤抖的手一边擦洗儿子一边自言自语,说给已经听不到她话的儿子:“儿啊,娘给你洗干净了,我儿干干净净的去。来生投胎转世再做个干干净净的人。”憨子走在了他娘的前面,让憨子他娘心中再无牵念。憨子死后不到一个星期,她娘也随之去了,临走憨子他娘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怎样饮食对癫痫病患者好呢癫痫患者平均寿命是几年呢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时候有什么副作用老年癫痫患者怎么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