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笔墨】散落(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红色经典

近段晚上间隔着会下阵小雨,听到外面雨点淅淅沥沥的敲击声,便会放下手中的书,在窗台边站一会儿。入秋的夜,略有凉意,对面高楼有浅黄色的稀疏灯光,或明或暗;路灯也是昏黄昏黄的,静谧无声——早前妈妈在我这里时,她也总是站在我现在站着的位置,等着我下班回家。

夜色浓郁,朦胧苍茫。儿时的事,现在的人,回还重叠,时空交错,忽隐忽现地随着这模糊丛影氤氲开来。

那时我们结伴上学、放学。再见时,依稀有着少年的眉眼,包括一些骨子里的东西,仍然还在。

从前剪短发男孩子一样数学最棒的她,举手投足,直率大气、运筹帷幄、巾帼不让须眉,企业老总女汉子,最具大家风范;穿着超短裙、圆脸大眼喜欢美美的另一个小女孩,如今的事业,也是与美相关,她经营着自己的银饰店,每每在微信上看到她发的饰品,琳琅满目,漂亮极了;当年的学霸班长,操持班务勤力上进,现在相夫教子全心全意照顾家庭,生活的城市近海,享受海岛、沙滩,应是幸福而美满的。

而我,那个时候,家里最多是《少年文艺》、《儿童文学》、《小溪流》,她们找书看,从我这里拿,什么时候都有。从不曾刻意保留,及至年长养成了阅读习惯,和从前一样,办公室、家里、袋子里,不管哪个角角落落,到处都塞着书,忙着闲着累着不管哪种状态,我能想到的最自然的事,便是找书看。而且,本能地抗拒电子读物,在我看来,闻不到书墨香味,那还叫看书么,电子化普及的年代日新月异,这样看来,显得自己多么格格不入,完全落伍了!

端午节小聚,记得暮色刚临,夜色尚浅,微风吹动。女汉子穿过竹篱笆倚在栏杆边,穿一件棉质印花长裙,高而瘦。

从前她剪短发,我们曾勾肩搭背走在小镇的石子路上。少年的岁月,经年之后,记忆中的情景,仍然清晰如昨。

我们几个异口同声,对着她嚷嚷,你怎么可以穿裙子,你怎么可以穿裙子呀——在我们的概念里,她一直是那个着棉质T恤破洞牛仔裤的假小子啊!

倒是我,一直偏爱长裙,长及小腿或脚踝。行走的时候,裙角轻扬,拂擦肌肤,自在、舒适。若有风起,似乎连热浪也扫了一边去;偏爱明亮艳丽澄清的色彩,红、橙、雏菊那样的黄、海水那样的蓝。日子淡然地过,总以为用色彩来调和调和也不错。

她们便又戏谑我,从来不改原味,还是这般文艺情怀!

忍不住掩面狂笑,急急地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不能停下来,不能不记录,因为情怀与生活从不指向同一方向,它们总是背道而驰,各行其道,如果不记下来,它们将无影无踪,了无痕迹。我倾尽全力,继续保留这份与柴米油盐无关的思绪,干净而彻底,纯粹而澄明,以此纪念失去的所有,以此支撑未来的光阴。

海风一阵阵吹过来,风里夹着咸味,吹得头发有点零乱,我们坐在小店门前的石凳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拎着瓜果海味。停在水面的船只,静止不动。若是有张躺椅就更美妙了,摇啊摇,摇啊摇,一起睡着了,做个好梦......

记起来,我们的十八岁,多么多么贪婪,想要很多很多的东西,就是想要摘下天上满天星星的狂妄,偶尔也是有的。那时候,理所当然地认为天长地久最完美;再大些,觉得相濡以沫已属不易。现在,知道人事无常,回忆亦是美好。随着年岁继续增长,一句问候,一条短信,一个眼神,或者无言明了,也会温暧在心底,简简单单便满足了。

随着年长,越来越清晰地知道,可以把握的,越来越少。

开始没有缘由甚至放纵地惜人、惜物,好比一个劫后余生的人,突然间就明白了原来世事无常,喜怒哀乐不显于形,心里柔软得连抵御的墙也没有,直直穿透,只怕说话的声音高了一点点,就惊动了沉睡千年的梦。

旧有的事,大抵忘得差不多的时候,便无迹可寻了。然而难免有些害怕,现在所有,有一日终究也会陈旧,是不是也一样不由人控制的这般偱环。倘使真的那样,可以从蛛丝马迹中牵扯出丝丝条条的与此相关的线索么?我能够想到的办法,只有在记忆的图纸上,一笔一笔不停地加深,不停地涂改,不停地填补漏洞,直到犹如密封的网,无懈可击。

透过时光的断层,我看到灯火阑珊处曾经年少的我们,还是在那里,我们手牵着手,一路高歌,一路奔跑,须臾之间,片刻光阴,时光飞逝,青春已远走。

我从这些散落的碎片里,寻迹某种微光,如同一条珍珠链子,每一粒珠子,都散发出隐隐的光芒,这些微光,一层一层涂抹着寒瘦的岁月,渲染出一副淡淡的水墨图,于烟尘人流之中,惬意而空寂、恬淡而馨香。

就像现在的我们,笑着叫着,赤脚走在沙滩上,浪花一波一波卷过来——那些散落的不曾忘却的旧日时光啊,它一直停在我的生命里,从不曾离开,纠缠又纠缠,无比的快乐与欣喜!

于是,我从这些散落的时光里,一点一滴地拾取温暧,拾取情谊,拾取从我心底缓缓浸润着的柔软......

你看,大戏的帷幕拉开了,刀马旦、花旦、青衣,水袖;胡琴咿咿呀呀;鼓点咚咚锵锵;刀枪挥舞,衣袂飘飘,媚眼如风。

汤显祖《牡丹亭》第一场第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这是今生今世的写照,还是前生来世的轮回?

灯光渐暗了,渐暗了,乐音渐弱了,渐弱了,曲——终——人——散......

拉莫三嗪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哈尔滨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里合肥哪里看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