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怀旧】那些年,那段情(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好书推荐

【浓浓的亲情】

我是一个容易怀旧的人,常常会睹物思情。偶然间,在网店看到羽绒衣反季节清仓甩卖,不由得就想起28年前,那件流行的红色风雪衣。想起它就会忆起四姨一家的浓浓情意,让我再次回味起那段难忘的温暖时光。

七十年代中期,我还是懵懂的幼儿,不懂人情世故。那时,四姨在我村里读初中,吃住在我家里。她常常是一放学回家就抱着我到处去玩。儿时的往事一点都没留在记忆里,只是后来听父母说的。

八十年代初期,我经常在放假后到外婆家小住。四姨在乡卫生院上班。下班回家后,她经常到供销社给我们买糖吃,还带着我们到处玩耍,总是拉着我的手,姨姐跟在后面。我们一起去地里摘西葫芦、一起采野花。让我至今难忘的是,那时的糖果特别甜,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格外开心、快乐。在我十岁的那年,四姨结婚离开了家乡。

清楚地记得,她女儿满月的时候是初秋,外婆带着我到武乡县城去看她和孩子。那天一直下着雨,她家住在武乡县城的高处——敬老院后面的宿舍里。到她家需要爬上一道土坡,那时候,小巷里遇到下雨,道路泥泞不堪。四姨知道我们要来,就让姨夫早早地到汽车站去接。当快到家时,姨夫索性背起我,汗水从脸颊流下,他气喘吁吁艰难地爬上了那一道泥泞的大坡。等回到家,看着满头大汗的姨夫,我内心温暖的同时更多的是不好意思。都十一岁的大姑娘了还让姨夫背着……

还记得,在13岁那年,四姨在武乡县城花了24元钱给我买的一件漂亮的风雪衣。我有幸赶上潮流穿在了同龄人前面。那件风雪衣,它的外面是枣红色,里面是宝蓝色,中间絮着丝绵,轻便、暖和,而且是两面都能穿。当我穿着流行的风雪衣出现在同学面前时,她们簇拥着我,问长问短,这儿摸摸,哪儿拽一拽,一个个眼睛里流露出羡慕的表情。我当时真是自豪中还夹着洋洋得意的心情,多少个冬天我都被温暖包裹得严严实实,内心渗不进去一丝寒冷。被温暖一直覆盖的感觉真好!这件事至今还深深地留驻在我记忆里。

在那个年代,农村生活条件艰苦,一年四季孩子们穿的单衣都是母亲用缝纫机做的。冬天,我们穿的棉衣也是母亲用廉价的棉花或掺着旧棉絮一针一线缝制而成,虽然暖和,母亲针线活也出色,但心里总感觉不及买来的衣服流行、好看。这件风雪衣至今我还珍藏着,它带给我的是甜蜜和无尽的温暖。

九十年代初期,由于工作的调动,四姨一家到古交市落户了。我在榆次上学,假日里,姨夫开着车带着四姨和他的儿女从70多公里的古交市赶来看望我。临走时,还塞给我100元钱。在同窗羡慕的目光中,我把沉甸甸的情感寄存心灵深处,让感恩永不褪色。

时光飞逝,在工作和家务之间奔波的我,常常忘记一个电话的问候,一次旅途的探望。也难怪姥姥在一次相聚时,还曾半开玩笑地说我:“你可别忘了你四姨,她可是和你最亲的,不能没良心啊!”虽是一句玩笑话却让我深思半天……大恩不言谢,虽然我没有在言语上表达,但四姨一家的那份真情和点点滴滴的往事,我从没忘记过。

多少年过去了,愿信鸽传递着我感恩已久的心,给四姨全家带去一份真挚的祝福:愿快乐永存、温暖心扉的真情,永远留住!

【时尚的书包】

在娘家帮忙整理旧物时,发现外公给我买的帆布书包还留着。我拿起来看了又看,爱不释手。将近三十年过去了,浅灰色的书包已经变得破旧不堪。上面的搭扣已经锈迹斑斑,书包上面“向现代化进军”的红色字迹已经随岁月一起消逝,依稀可辨认出有一座高塔的轮廓。唯一不变的是它曾经陪伴过我的日子,冲破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涌现在眼前:

那是八十年代中期,我住在外公家跑校就读的日子。有一天,外公从武乡县城开会回来,给我和舅舅每人买来一个书包,舅舅的是墨绿色,我的是浅灰色。当接过外公手里的书包时,我迫不及待地把课本从布块缝制的书包里全倒出来,然后把课本装进新书包,背在身上就去隔壁的同学家炫耀了一番。当时,农村孩子最好的书包也就是一个绿帆布挎包。如果能拥有一个买来的新潮书包,那也是值得骄傲的一件大事。当我骑着自行车去上学,把书包斜挂在车座后面,同行的同学们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到了学校,同学们围上来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问长问短……

那时的帆布书包里面除了课本外,还经常装着外公给我买的小人书有《霍元甲》、《夜幕下的哈尔滨》、《岳飞》等。课后,这些小人书带给我的不仅仅是娱乐,更多的是让我懂得正义与邪恶,美与丑。我也常常被书中人物霍元甲师徒、岳飞、王一民等人的爱国情怀深深地感染着,和他们一起同喜同悲。那时,我暗下决心:要好好学习,做一个正直的人,用成绩回报外公给我的挚爱。

这个书包陪伴着我度过了充实的初中生活,留给我的是永恒的回忆。因为这个书包承载了外公给我的期盼、关爱,它伴着我一路温暖,可我最终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更愧对他点滴的真情。

现在,帆布书包早已淡出了我们的视野。但每当我看到它犹如见到宝贝一样,它带给我的是多年不变的温馨。如今,各式各样的书包摆满商店货架,在现在的孩子眼里早没有了新鲜感。当我拿着帆布书包让儿子看时,他说了一句难看死了,就笑着走开了。而我却久久地凝视着它,仿佛又回到了难忘的学生时代:我背着唯一的帆布书包,走在人群里,各式布块做的书包会显得黯然失色……

虽然,这个书包早已“退休”在衣柜里。我却一直不舍得丢弃。每当看到它、想到它,就会想起外公给我的教导:“读书和做人一样,不能浮躁马虎、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日日读书、天天苦学,才能有所收获……”外公的话时刻铭记在心,热爱读书也成了我一生不变的喜好。

【稀罕的玩具】

我们小时候的玩具特别少,如果过春节时能买上一个稀罕的溜溜咯嘣嘣吹,那可真是让孩子们羡慕的一件事!溜溜咯嘣嘣就曾经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它是一种薄玻璃制成的响器,咖啡色、头大、呈扁圆形、中间有细长管,用嘴吹极薄的玻璃在气流鼓动下发出咯嘣、咯嘣清脆的响声,深受儿童喜爱。因为这个玩具只有春节前才有卖的,所以显得特别珍贵。

记得,春节前我也缠着母亲给我们姐弟三人买了一个溜溜咯嘣嘣。谁知淘气的我迫不及待地抢在手里,学着唢呐艺人的姿势摇头晃脑地吹着:“咯嘣咯嘣”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四周。弟妹围在我身边,瞪大眼睛如痴如醉地看着。或许是得意忘形、或许是用力过猛力度掌握不好,溜溜咯嘣蹦底部一下子就破了一个小洞。看着心爱的玩具变成了“哑巴”,我着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弟妹急忙跑去叫来母亲,她呵斥我:“实在淘气,什么东西到你手里也能弄坏了……”我低头小声抽泣不敢言语,心里却在想:我还没吹够呢!可卖玩具的人已经走了,就算还在母亲也绝对不会再给买了。绝望之时,我忽然想到了邻居跃芬也买了一个。跃芬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她大我一岁凡事都像姐姐一样让着我,而且彼此关系十分要好。想到这些,我马上跑到她家。看见跃芬正拿着布子在擦她的玩具,之后就小心翼翼地放到桌子上。当她看见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玩具,跃芬似乎看出了我的来意,她毫不犹豫地从桌子上拿给我玩。接过玩具,我就一个人到了她家院子里,心里还一再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吹坏了可赔不起、买不下。或许是我太激动了,结果不到十分钟,我又吹坏了。看看四周无人,我偷偷地把玩具放在她家窗台上靠墙角的地方,招呼也没和跃芬打就飞奔回家躲到炕上假装生病。

一连好几天我不敢出门,生怕跃芬来找我赔她的玩具,更怕母亲知道后责骂。一日三餐我都吃得很少,总是不停地张望着大门,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就连晚上睡觉也总梦见跃芬带着伙伴们冲进我家里,叫喊着要她的玩具。更让我难过的是,平时和我玩耍的伙伴们这几天都没有一个人出现。难道跃芬把这事告诉他们了?这可怎么办?以后会不会没人搭理我?哎!我就是想赔也没地方去买呀!何况这事绝对不能让母亲知道。我度日如年,躺在炕上接受着心灵的惩罚。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几天后,跃芬和伙伴们又来找我玩耍,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我心里却一直不安。

直到去年,同学孩子生日我们聚在一起。闲谈中,跃芬开着玩笑旧事重提:你那时候太坏了!吹坏我的溜溜咯嘣嘣就偷偷地跑了。当我发现后哭着要去找你赔,我父亲不让,他还说:“你们是一起长大的好伙伴,不能什么事都计较,要学会原谅别人……”

我在一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跃芬又笑着数落我:“现在知道错了?你的坏事还不止这一件呢!你用汽车模型和我的小刀交换后,你给弄坏了又来和我调换……”同学们七嘴八舌地闲聊着、谈笑着。我在一边满口应承马上买来就赔,可是稀罕的溜溜咯嘣蹦去哪里才能买回来呢?

往事已过,岁月清扫干净了我的许多坏毛病。那些年,那段情在持续升温。亲情、友情显得愈加珍贵。感恩生活,感谢亲情;回味真情,友谊永固!

河北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癫痫病怎么样才能好患有癫痫病吃什么药好的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