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朋友,无论您……(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好书推荐

在“老八区”沅古坪小镇,有两个美丽的小山村。它们隶属于原红土坪乡,它们的名字分别叫栗子坪与红土坪。

虽然几经分合,两村仍然共山连水,相互依存。那滋滋沃沃的红土地,我亲切地称它们为“栗红村”。

栗红村是我的故乡,故乡是我永远永远的根。

如果您是从栗红村的正北角而来,千万不要被惊天的轰鸣震惊。那是比黄果树瀑布还要高的飞潭大瀑布,它在粗犷地张扬着它的个性。

它恢宏壮观、一泄千里;它飞珠溅玉,虎啸龙吟;它传奇万千、誉贯古今。贺胡子麾下的矫健身姿,一直口碑相传,将在历史的记忆中永恒。

当您从“穿岩壳”路过,感叹完“蛟龙锁象”的逼真,您千万不要在金龙洞前过多的停留,相传在里面隐藏着一个迷人的鲤鱼精。

仙女儿山就在不远处,仙女儿下棋的石桌、石凳犹存。

那遇害在无名洞口的小货郎,据说是红军的一位侦察兵。他到底死于谁人之手,老坝坎上游荡着一丝冤魂。

因了好奇心的驱使,您非要去垄桑溪大峡谷赏景。最好找一位像我一样的“土著人”,让他为您引路,他会为您讲述古代族斗的血腥。在岁月的尘埃中,败北者遗留在垄桑溪口的炉灶、火坑。

“黄麻军”后裔的墓碑,早在侧岩洞口五裂四分。

猪娘儿洞内的古井,古碓和硝田,似演绎着“长毛反”时的历史的风云。

那崖壁间的悬棺今何在?昔日,能见到许多在悬棺下扫蝙蝠屎的村民。据说,用蝙蝠屎种出来的七星椒,不仅产量高、红艳艳,而且还辣死个人。

位于挑儿岩残存的盐马古道,回旋着古老的吆喝声与驼铃。在其右侧的潭湾儿,素有“小飞潭”之美名

那飞花溅玉的山泉哟!莫非是瑶池之水被人翻倾?

当您沿雷公溪顺流而下,水中游鱼历历、两岸古柳青春。

许多碾屋、油坊的遗迹,犹如一个个历史的代码,回放着往昔的悠悠之声。

在马虎界的山麓,一座挺拔、凝重的古墓中,安息着一位受清皇册封的老人,他就是集文、武相公于一身的杨鹤鸣。

在庙儿湾遗迹的对岸,在神秘水洞儿的前沿,在坐镇千年的狮子岩下,您就能见到阡陌纵横,吊脚楼成群,您就能听到人语鸟喧,鸡犬相闻,您就能嗅到泥土芬芳,花香满襟……

在此,我要告诉您,那便是我的故乡――栗红村。

如果您是来自东方美丽的水坝村,千万要在马虎界、云盘岭停停。前者是故乡人心目中的圣山,后者也叫营盘岭――相传李自成的义军,曾在此地扎寨、安营。

构皮垭右侧的古寨子,依然在俯视着低矮的众山和滚滚红尘。

马虎界的古旱碾、古碓、古岩坎,有谁数得清?

马虎界的古田园、古庙、古绹马桩,有谁能说明?

马虎界古械厂、古烽火台、古战场遗址,是否真的牵扯着李自成?

世代相传的外地人唐生福,是否知道马虎界宝藏的前世今生?

虽然张二峪的小木楼不是很古老,但它是修建在马虎界的小南京。

在其后山上安息的龚治世,是一位令万世敬仰的农民――他植树造林、修桥补路、开田垦地、造福乡亲。他的长子龚睡庵,便是贺龙元帅的师爷(文书)、老庚。

当您攀爬上有飞机航标的豹鸡儿笼,别忘了鸟瞰别样的美景:老晴天,可见周边的山城、小镇;云雾日,可见苍茫一片、云海蒸腾。

葫芦包下的一排排无字碑,安放着哪些先人的灵魂?为什么不能镌刻亡者的姓名与碑文?是李自成的残兵担心官府的挖坟鞭尸、杀绝斩尽?

从野猪冲至庵堂湾,自轿顶岩抵达断脚桥时,居高临下,您就能俯视到一块平地,明白什么才叫“双溪绿水绕,四周山色青”。

在此,我要告诉您,这就是我的故乡――栗红村。

如果您是从沅陵县的洞溪镇而来,別忘了猪儿潭的那片原始森林,别忘了蒋介石的警卫营长,年过九旬的向道武老人:他曾是舍身取义的投诚老兵,他倥偬戎马半生,他有太多太多的故事说给您听……

人类的繁衍生息,从来都不是云淡而风轻。当李氏祖先治通公流落到庙湾口,香客的供品与庙火,才让他得以活命。

那是洪武十四年(1381年),某个冬季的黄昏……这块麻岩石的碓马臼,就是他曾经生生不息的见证。

庙湾洲的一片广袤的芦苇荡,开启了志通公的风雨人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从此,又一支李氏血脉,在老八区的土地上衍生。

庙湾口的名字,还依然坚守着一段历史,并非过眼烟云。

在下欧(后)溪的独架(榨)山脚下,在该地的灌木丛中,隐匿着一座十九岁丧夫的卢寡妈的古坟。

卢寡妈有多么惊艳的美貌,及令人尊敬的操行?曾令多少男人摧眉折腰、暗恋倾心?否则,在那个男尊女卑、立牌守节的年代,她死后,怎么会有那么多忠烈、凄美的传闻?她的古墓,为何可以与雷公溪畔杨鹤鸣的比拼?

当您还未翻过求书岗,不远处“求雨包”的大名,会让您如雷贯耳、浮想联生:在生产力极端低下,苍天久晴不雨,土地皲裂如鳞的恶劣环境下,百姓只好求助于“天神”。于是,峨冠长服的法师们,设坛施法,咿吚呀呀,以求天恩……

当您行至下殴(后)溪垭时,一块古老的指路碑上,深深地刻着“红督盆”。当您朝前放眼而去,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公路,如灰色的绸带穿绕着一个美丽的小山村。

在此,我要告诉您,那就是我美丽的故乡――栗红村。

如果您是从西南的张家溪逶迤而来,您可看到栗红村最古老的吊脚楼群。那就是曾经漫山红遍的桃树坡,那里居住着一方世代为农的李家人。

如果您到了桃树坡组,就会有人喊您逮饭、逮酒,就会有人质问“你急么卵?”除非您不是地球上的公民。

桃树坡,曾是老八区的最“卫生小组”。您看,这位耄耋老人的家有多么的洁净!

是不是让您找到了老家的感觉?勾起了您浓浓的乡愁,并思念起故乡的亲人?

在响水潭的里坎上,云浮着一栋故乡最高吊脚楼的身影。它的结构并不精美,可在建楼时,曾有一位天地汉子,站在翘角上轮锤斗榫(sun)。您想了解他的传奇人生吗?请去问问成功(陈公)坪的人。

陈公坪现已没有了姓陈的人家,谁知道哪里有陈公的儿孙?……

当您的脚步来到杨家垭,您就会看到栗红村的半爪一鳞,但是,您千万不要忘了杨家垭附近的古寨遗址,它几乎与寨垴山的古寨子齐名。然后,您就会看到前方的状如漏斗的“红斗坪”。

在此,我要告诉您,这就是我美丽的故乡――栗红村。

如果您是从西北角谢家垭的“难过(关)溪”而来,那儿山秀水美、一步一景。

在古代,明清皇帝都减免赋税的(水打)砖溪洲,如今已经是一个美丽的人间仙境。

在它的下游,雄险传奇的手板岩,就与难过(关)溪同脉相承。

那祖母绿般的故乡水哟!总是那样的清冽,你若掬一捧在口,是那样的甘甜和怡人。

手板岩侧旁的手板庵,它的传奇,将在岁月里永生;是殒命和尚的鲜血,制作了故乡的一张名片――红土坪。

可是,建庙时的功德碑,为何远在另一条母亲河的上游显形?孑然孤立的方丈古墓,可否掲示真相里的曾经?

如果您在路途碰到八旬以上的老人,他就会给您指点“显三红”老宅的旧址,并给您讲解:他的家业是如何的富甲天下,以及他又是如何的机智与侠骨柔情。那是一段感天动地的历史,那是一个非同凡响的传奇人生。

当您在一棵三百多年的古树旁合影时,您就会发现眼前豁然开朗,还有两座石拱桥遥相呼应。

在此,我要告诉您,这就是我美丽的故乡――栗红村。

如果您是自沅古坪小镇而来,就会经过“一棺镇红督,鸡犬皆失声”的文公岭。

那么,文公指的是谁呢?您一定听说过,清朝的湖南大才子李尧,文公岭就牵连着其舅父及他儿时的生平。

当您来到了栗红村的怀里,热情好客的土家人,会让您尝到“土味”十足的佳肴,浓厚纯美的米酒,会引导您去观看故乡的那片美的令人咋舌的柳林。

那柳林,有的如顶天立地,直逼苍穹,有的犹蛟龙探海,令人发愣,有的似翘首期盼,望断河水,有的若拂水依依,万分柔情……

还有,在洁净的村街道上,会让您看到激情似火的舞蹈与各种各样的花灯。

如果您是从春天里走来,您可以观赏到满山遍野的山樱花、野桃花,以及馥郁的金浪滚滚的油菜花,等等。

如果您是从夏天里走来,您可以在雷公河或白岩河中玩水:两岸,古柳依依,流水涓涓,游鱼历历,蟹虾尽情;沿途,或垂钓抓蟹,或激水游泳,或在榨坊里击杆取油,或守着水碾等米,或古柳下拍摄留影……

如果您是从秋天里走来,可用木排或轮胎筏子叉鱼,可去深山密林间摘野果、捡蘑菇,抑或过一把狩猎的瘾。

如果您是从冬天里走来,皑皑的白雪,当然是有的看了,最主要的是,让您体会到那浓浓的旧年味、旧年韵。

如果您是白天来,您可以徒步马虎界――怀着对李自成兵败后行踪的探索;您可以徒步鸳鸯塔和成功坪的深山腹地,喟叹先民们战天地、泣鬼神的求生精神。

如果您觉得那样太辛苦,您可以从飞潭至垄桑溪,穿栗红村小街绕独架(榨)山,过手板岩上难过(关)溪……沿途风景如屏。

当然,您也可以倒过来走;沿途古柳婆娑,鸟语花香,河鱼懂情;一路,或峡谷,或田园,或山村,几百年的石板路,铮亮、黛青。

如果您是晚上来,可以让您参与土家人的篝火晚会,烧烤,对山歌,或搭帐于莽莽柳林……

朋友,您来的时候,别忘了把外面的新风带过来,因为,栗红村过于原始和传统,栗红村人需要您的熏陶、启迪、牵引。

如果您想知道栗红村的前身,到底是红督坪(盆),红斗盆(坪),还是红土坪(盆)?有一位农民“写匠”,拙园守者是他的笔名,他可以告诉您少许,那只是少许哟。

不过,他正在深度挖掘,试图把祖宗留下来的所有遗产,无论巨细、好坏、悲喜,都于纸上行文……

总之,朋友,无论您从哪里来,无论您是什么时候来,栗红村随时都有善良的乡亲,可口的农家饭菜,四时的美景与古老的民俗风情等着您……

湖北治疗癫痫好的医院是哪家?常见的癫痫病发作原因都有什么导致癫痫的原因都是什么西安治疗癫痫病选择哪里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