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晓荷·遇见】秋之韵之旅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剧本要闻
无破坏:无 阅读:317发表时间:2018-06-05 16:04:26 摘要:和甄大哥参加一老年合唱团到龙安桥湿地公园秋游,蹬车、划船、野餐、看老年合唱团表演节目,一路高兴快乐、兴趣盎然,返程的路却迷途了,历尽坎坷才蹬车返回,差点没赶上回家的大客车    深秋的一天,甄大哥对我说:“兄弟,你不是喜欢唱歌吗?明天有一个老年合唱团去郊游,你能去吗?”“去什么地方啊?”我漫不经心地问。“说是去龙安桥湿地公园。”龙安桥湿地公园是本市今年新开辟的一个旅游景点,本市的报纸、电视一直在大力渲染宣传。没去过的地方应该去看看“行,有时间去看看。”甄大哥盛情邀请,我也不好意思推脱。   第二天早上,我和甄大哥着急忙荒地赶到文化宫,一辆大巴车早已等候在那里,一位老大姐在车下招呼着“快点儿、快点儿、就等你俩啦!再不来车就开啦!”“抱歉!来晚啦!马姐!”我和甄大哥跟头把势上了车,找到座位坐下后,甄大哥说:“马姐是合唱团的老师,这次是马姐找我来参加活动的,我已经好几年没和他们在一起啦。”大客车基本坐满啦,有三十人那样,男的多、岁数都在60岁以上,女的少、岁数在50多岁至60多岁。车上气氛很热烈,久别重逢,人们相互打着招呼,开着玩笑,亲密无间。大客车启动了,告别了喧嚣的城市,向龙安桥湿地进发。一路上欢歌笑语,合唱团的男女领唱和唱歌好手们互相起着头、拉着歌、此起彼伏、歌声嘹亮。“大海航行靠舵手”“打靶归来”“过雪山草地”大客车载着一路欢歌,拉着我们来到了龙安桥湿地公园。   龙安桥湿地公园到了,遍地芦苇水草,两处木板房子建在一米以上的栈桥上。导游和龙安桥一方见面联系完,工作人员招呼我们到停车场,上百辆自行车、双人车、三四人车、电动车停放在那里黑的、白的、黄的、绿的、紫的五彩缤纷。人们兴高采烈地选着单车、双车、三四人车,电动车不让动,我问甄大哥“咱俩选啥车骑?”“选单车!”“宽轱辘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窄轱辘?”我说。“看宽轱辘好看,来宽的吧!”我和甄大哥各选了个黄色和粉色宽轱辘单车上了道。合唱团的同伴们各取所需,俩人好的选两人一辆车的、三四人好的选三四人车的、兴致勃勃开始了骑行路。   所谓的路就是芦苇湿地上建造的栈桥,木桩子钉在芦苇湿地里,桩子间钉上原木,原木上钉上厚厚的木板,木桩高出木板半米,用绳索牵连,算是护栏。栈道宽约1、5米,蜿蜒崎岖,延伸向远方。我们骑行的终点是野鸭湖,正常骑行时间半个小时,这是工作人员告诉的,可惜我和甄大哥没听到。深秋天气阳光灿烂、龙安桥湿地景色怡人、骑着车子、你追我赶、哼着小调、开着玩笑、心情舒畅。十分钟左右我感觉气力不足、两腿酸软、车胎越来越沉,赶紧在栈桥宽敞处停下歇息,“累了、兄弟!”甄大哥关切地询问,我笑着点着头,十多年不骑车子了,乍一骑体力还真跟不上。不光我不行,掉链子的还真不少呢。那同行的两人好的骑一辆车的、刚骑上挺新鲜、没几分钟便东倒西歪,无奈、乖乖推回去换单车再上路。那三四人好的骑三四人车的,方向盘总跑偏、三四个人使劲登着车也上不来速度、几个人互相埋怨、相互调换着位置、车子趔趔佝佝前行着,像喝醉酒的醉汉。好在路途并不远,我们仨仨俩俩、陆陆续续地赶到了野鸭湖边。   湖水很深,水的颜色呈黑绿色。人们纷纷上船游湖,甄大哥招呼我“咱俩也上船玩会!”船很紧张,一忙活,我和甄大哥被分开了,各自上了一条船。船是带蓬的机动船,只有四个座位,那三个是退休老大哥,他们都熟悉,我们都穿着黄色的救生衣。我是年轻人,我负责开船,船很好开,一个方向盘,一个前进后退挡,往前推前进,往后推到船。天公不作美,船游了不到两圈,雨下来了,“下雨啦,赶紧上岸吧!”一个退休老大哥喊着,我安全地把船靠到岸边,大家上岸。   聚餐就在野鸭湖旁的亭阁中进行,正中是一座三层雕梁画栋飞檐的亭阁,四周是四四方方的长亭环绕其间,地面上种植着各色花草,几条甬道将中央亭阁和四面长亭连接起来。人们开始三三两两、三五成群地选景照相,甄大哥一直陪着我,有时也被熟人拉去照相,唯有我形单影只,显得孤单。四面长亭下的景观很别致,简言之这四面长亭不是步行长亭,而是就餐长亭,每个餐桌即是灶台,用砖石砌成锅灶,坐上八印以上大铁锅,灶沿放大即是桌面,未就餐前每个大铁锅翻扣在灶台上,放眼望去四面长亭几十口大铁锅翻扣在那里,犹如进入地雷阵,蔚为壮观。   我们一行人员围坐在四个大铁锅前,服务人员将木绊子架好点着,先将底料和调料加入锅中,放一个小铁奁子,加入汤汁,然后将白菜、土豆、豆腐、下入锅中,茄子和小鲫鱼一起下的,小鲫鱼不多,盖上锅盖闷了一会,服务人员又端来一盆和好的苞米面,把锅盖打开,把苞米面团成一团向锅沿糊去,盖上锅盖开焖,又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又一次把锅盖打开,一锅铁锅炖鱼炖菜,上面贴着焦黄的大饼子热气腾腾的展现在我们这些食客面前,“开餐啦!”有人大声喊了起来。餐厅又上了几个小菜,盐炒花生米、炝干豆腐、老虎菜、抄笨鸡蛋,组委会成员把自带的西瓜、梨、大小柿子也都摆在桌子上,很丰盛的场面。有人拿着一大塑料桶白酒挨桌倒酒,嘴里喊着“敞开喝、随便喝、酒有的是!”不喝白酒的,给上的是铁听啤酒,不喝酒的,给上的是饮料,服务得热情周到。   就餐刚开始,一位组委会成员站起来致辞,旁边的一位老哥说他原来是一个单位的领导,现在是这个合唱团的团长,这个团长很有气质,大个、背头、裤腰也就二尺左右,身穿黑衣、黑裤、黑鞋,团长总结了合唱团成长的历程、取得的成绩、肯定了这次活动、展望了合唱团的未来。之后说,合唱团成员准备了文艺节目,请大家边吃边喝边欣赏,表演开始,节十堰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比较好目有女声独唱、男女声二同唱、女声小合唱,团长即兴表演了一个独舞、还有的成员表演了男女双人舞,大家唱着、跳着、喝着、闹着,把欢快热闹气氛推向高潮。   聚会完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也早已停了,导游告诉我们,大家骑车回到来时的取车处集合,再领大家去看温泉。我和甄大哥轻手利脚,什么也没拿,第一个回到野鸭湖车辆停放处,我刚要去取来时的宽轱辘自行车,甄大哥说,“兄弟!宽轱辘车骑着太累,咱俩骑窄轱辘车回去!”“也对,反正这些车子也没主,谁骑是谁的,来时骑宽轱辘车是挺累的!”我心想。我和甄大哥一人骑一辆窄轱辘自行车就走,我骑着车刚要顺来路回去,“兄弟!”甄大哥又说话了“来时听他们说这道是环路,既然怎么都能回去,咱们顺这面道回去,顺便看看这面风景!”“好!就从这面走!再看看景!”我和甄大哥骑着车顺着来时相反的路下去了。   我和甄大哥轻松地骑着车子,哼着小调,志得意满走着。走着走着,道上不见一个人,也没有一丝生气,骑了半个小时了,甄大哥说“这道挺扛骑呀?能不能骑到啊?”我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再说都走半个小时了,顺原道回去咱还得骑一个小时!往前走吧!”我们鼓足气力,继续蹬车。又骑了二十多分钟,路到头了。原来栈桥没有铺完,远远望去远处有一段栈桥和我们所在的栈桥没有连接上,距离有五百米那样。“怎么办?”“下去!推车子到那段栈桥再骑!不能回去啦!”“是没有回头路啦!”   我和甄大哥把车子从栈桥上放到草地上,好在这块地上没有水,但也骑不了车子,草地上坑坑包包,很泥泞,间或还有牛蹄印和马蹄印,远处还能看到几匹放牧的牛马。我俩费劲巴力把两台自行车弄到那几百米栈桥上,我感到浑身像散了架子。坐在栈桥上休息了一会,甄大哥背篼里有水和饮料,我俩喝了一些,继续上路。   又骑行了十多分钟,栈桥到头了,眼前是不平坦的草原,二三百米外是一处建筑工地,有两处保温房立在那里,两辆翻斗运输车在工作。我和甄大哥好像看见了救命稻草,连骑带推地赶到那里,两辆翻斗车正在推土路,我们向跟前的一位司机问路,“哎!你们怎么把我们集团的旅行车骑出来了?”我和甄大哥说,我们是来旅游的游客,骑车迷路了走到这里,让他给我们指路,如方便的话他开车把我们拉出去更好。“我可没有功夫拉你们出去,我这活还干不完呢!”“再骑半个小时就能到公园啦!我得向集团报告你们把车子骑出来了!”   我和甄大哥无可奈何地把车子推出工地,一条弯弯曲曲的土道呈现在眼前,我俩继续骑行,感觉一条小道通向一个村子,正疑惑间,一个放羊的老头赶着十几只羊迎面过来,“大爷!去湿地公园怎么走?”“哎呀!前面是个挺大的建筑工地,道封死了,过不去。”“你们最好从村子穿过去,好走!”我俩掉头向村子骑去,四点钟左右光景,村子里也贵州癫痫病医院比较好的是哪家看不到什么人,好在村子不大,碰到一个开农用三轮车的,我们又开始问路,那人告诉我们“出村子一条道直接走,就到公园!”我们俩把甄大哥背包里剩余的水和饮料喝完,“累坏了吧!”甄大哥说,“这辈子也没骑过这么长时间的车子!”我感慨地说。   出了村子,又骑行了十多分钟,一辆摩托车迎面驶来,“哎!你们是来旅游的吧!”“你们真行!还能把车子骑出来!”“还说北京哪个医院癫痫病最好我们!你们那道连个禁行标志都没有!”“好啦!我来接你们的,前面就是公园啦!”   我们的大客车已经启动,公园临时安排一台车载着我俩赶上大客车,我和甄大哥还好没有掉队,但是我们错过了去温泉和农产品采摘园。   共 349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