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多年以后,我就成了你(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周末在家休息,突然接到你的电话,说约了几个要好的朋友聚一聚,时间定在了当日下午五点。半个月前,你打电话告诉我,已从北京回到金昌,来照顾在小镇上独居的八十六岁老母亲,抽空会到市区来看我。看来,今天的你,一定安排好了母亲的饮食起居。

去往酒店的路上,先生埋怨我在衣柜前左挑右选耽误了时间,而你的电话却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催促,原来,你已到达酒店。走进包厢,放眼望去,那是一张张久未见面的老面孔,而我,只想一眼找寻一年未见的你……

你比去年见面时气色好了许多,拥抱中我能感觉到你臂膀的力度,那是欣慰中的激动。自从四年前你做了心脏换瓣膜手术,我的心莫名地会在你生病或不舒服的日子纠结,即使你完全肯定已经痊愈,我亦不能确信。因为记忆中的你,总是过分强大了自己,从不让人为你操心。

三十年了,从我认识你的那天起,从来,你都是如此……

1990年的秋天,卫校毕业后在机关打杂了一年的我,因为单位的业务即将开展,先期去你所在医院的检验科进修。彼时的你,负责检验科的工作,科里六七个人,年龄都不大,你每天带着这些稚嫩的年轻人,在瓶瓶罐罐的实践操作中提升技能,以便他们能尽快独当一面。

那个年代,从消毒试剂的隔三差五配比,到静脉采血的每份标本留取;从肝肾功生化的每一步酶促反应,到“两对半”滴度的倍比稀释;从显微镜下的细胞分类计数,到细菌培养的每一个平皿制作;以及所有玻璃试管、器皿的反复清洗和重复使用,皆为雷打不动的手工操作。而你,除了管理科室,还必须不停地带教这些二十出头,院校毕业不久,缺乏实操技能的新人。

我呢,偏在这忙乱纷杂的季节,来此凑热闹。美其名曰——进修血库相关知识,重点来学习献血员的血液采集,以及血液储存技术。尽管那个时候,还停留在有偿卖血的时代。每每有患者需要输血,只得安排科室的小伙子去邮局发送电报,给一个卖血村的“血头”进行预约。待到献血员到来,你会亲自为我讲解如何消毒,如何选择静脉血管穿刺,如何为采集量正常的玻璃瓶排除空气,如何防止献血员发生空气栓塞等不良反应。

那是记忆中关于采供血业务,慌乱而憧憬的最初印象。

多年以后,当我和如今的同事叙说玻璃瓶采血的有偿献血历史时,仿佛隔着时空,隔着久远的岁月。于她们,已无法想象,旧日血库中那段尘封的往事,似乎只在教科书的章节中出现。只是,青春勃发的我,那时,每天沉浸在忙碌的进修生活中,有你带教的日子,劲头十足,亦动力无限。

半年的时光,转瞬即到,直到临走,我才知道,其实,业务娴熟的你,只比我大了十岁而已。

那时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你竟懂得如此之多?技术操作的如此收放自如?后来才明白,你从16岁下乡到参加工作,从最基础的检验学徒做起,三年后,勤奋好学的你,考入一所中专学校学习检验,之后,再回到先前的医院继续干老本行。所谓“术业有专攻”,被我仰慕的你,竟有着与大多数人不一样的从业之路,先有实践操作,再有专业理论“充电”,之后,便有了我眼中勤奋敬业,精益求精的多面手形象。

其实,正是你那半年的带教,才使我将职业规划的方向,从最初对一个人的才干仰慕,转变为后续自发努力的真实。但你,竟浑然不觉。

未曾想,一年后,你和我成了同事,成了血站的临时负责人。只是,单位依然没有开展业务。我俩一同又被局里借去整理历年的行政档案。每天,我像个小跟班一样紧随你后,抄抄写写,入档归档,装订成册,待到一年工作结束,你的成绩和对我的呵护,大家有目共睹,亦有口皆碑。

次年,我俩重回单位。时隔不久,便是我的生日。

那是记忆中尤其印象深刻的一天,那日下午,你没来上班,快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你让我带着闺蜜一同到家里吃晚饭。其实,直到进入你家餐厅,看见六寸的生日蛋糕;看见一桌子美味菜肴;听见你上小学的女儿用稚嫩的童声祝福我生日快乐时,我才知道,那天是我23岁的生日。感动的暖流,在那一刻,在异乡,在远离家人的地方,从心底涌起,泪眼婆娑中,思绪万千。而你,忙碌的身影仍在厨窗玻璃上反复映衬。倏忽中发现,之前的22年,因为不知道确切的生日日期,自己貌似从未有过生日的庆贺之说。想必,你定是从单位的花名册中找到的相关信息。虽然,那不是我的真实生日,但我依然感激涕零。

生日后的第二周,你和我做了一次长谈,说单位一直未开展业务,希望年轻的我不要荒废青春,问我有何打算?建议我参加当年的成人高考,继续深造。你说我有良好的学习潜质和一颗进取上进的心,应当在学业上有所提升。听了你的话,我开始备考。随后的两个多月,你不仅包揽了属于我份内的所有工作,还托人找来了各种复习资料,以及历年的模拟试卷。吃住在单位的我,在潜心苦读中未负你的厚望,以良好的成绩考入西北师大生物系在职学习。

九年后,当我成为同批分配至卫生系统的中专生中,第一个参加“以考代评”中级职称晋升且一次性顺利通过的人时,我由衷地感激你当年的先见之明和对我的一次次鞭策。

也就是在那一年的春天,我与谈了三个月的男朋友分手了。那时,我的失恋仿佛你的失恋。你担心我难过,托自己的亲朋好友为我张罗对象,每一个不入你法眼和所谓“标准”的小伙子,断没有和我见面的机会。如今的丈夫,便是24岁那年,你感觉不错,挑中后由家人陪同相亲成功的结果。

又一年过去,单位来了一个新调入的领导,感觉像她抢了你的位置。为什么人品和技术如此之好的你,不被肯定?我想不通。那段时间,心存芥蒂,年轻气盛加上直来直去,自然不被领导看重。

四月下旬,局团委准备在“五四青年节”之际,举办一次卫生系统“青春事业家庭”为主题的演讲比赛。许是单位只有两个团员的缘故,团委书记没有给血站分配参赛名额。离比赛不到十天的时候,领导去局里办事,风闻此事,争取了一个名额。回站后,不由分说直接将此任务砸在我头上。我极不乐意,以小人之心猜度她在报复,想出我的洋相,便打定主意拒不参加。

是你,一次又一次专程到局里,了解各单位的报名情况;一回又一回利用自己的人脉,打听各选手的演讲实力。你语重心长地劝我参赛,告诉我要学会把压力变为动力,把机遇变成挑战,你相信我的实力。

在你的鼓励下,丈夫从单位借了二十本《演讲与口才》的合订本,领导给我放了一周的假,让我准备。在你的指点下,我从入职的迷茫开始写起,写自己不知所措的青春;写自己身怀八个月身孕在省城求学的艰难;写女儿出生后身体羸弱到处求医时的无奈……情到深处,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你,后来又感动了评委,掌声喝彩中,我分明看到坐在台下前排的你,双眼中闪着激动的泪花。

出乎意料,那天,我获得了一等奖。

我知道,这意外的幸运,不仅仅来自于九名选手中,只有两名选手是脱稿演讲,而我是从头至尾没有“卡壳”的选手;也不仅仅来自于我那夹杂着乡音,并不十分标准的普通话。

只是,那一次的演讲,开启了我从此敢在众人面前激扬说话的勇气;更奠定了我此后一次又一次登上市级演讲台的基础。每每感慨于自己的点滴进步,便想起当日你的情谊和慰勉。

前些年,遭遇婚变的你,身体状况陡然下降,高大挺拔的你,一下瘦了十几斤,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却无计可施。你的坚强,在面临婚姻解体的无奈中,早已消磨殆尽。在你孤立无助的日子里,我甚至未曾给过你一个深深的拥抱。对于爱的表达方式,我们都一样,裸露在外的,一向是直白的关爱和外表的貌似强大,内心依然遵从着传统的家教,含蓄而说不出口。

好在,你有一个孝顺出息的女儿,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北京,身体欠佳的你,此后不久办理了病退,开始休养身体。女儿结婚后,你顺理成章地长住北京。小外孙女的出生,让你一如当年照顾女儿时的耐心,重新有了乐此不疲的精气神。虽然累,但你脸上的笑容在与我通话的情景描述中,一幕幕浮现。我发现,多年以前,那个初次相识的你又回来了。那个上下学接送孩子的你;那个台灯下辅导宝贝写作业的你;那个书房里帮助女儿做手工的你;只是此时的孩子已从女儿变成了外孙女。你的满足与幸福全写在了外孙女的欢声笑语里,写在了对晚辈抚育的悉心呵护中。

曾几何时?当有人感叹于我有所收获时,我告诉她,每个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或为导师,或为智者。她们对于一个人的启迪,有时会影响那个人一生的走向。尤其在初入职场时,耳濡目染中,引领者的稀缺品质和人品标签影响最为深远,犹如一张白纸,或成为涂鸦之作,或成为画中精品?带教者的功劳不言而喻。

我很庆幸,自己在进入专业领域的第一程,遇见了你。遇到了不遗余力把所学知识授之于人的你;遇到了以身作则把单位工作当成自己事做的你;遇到了“吹毛求疵”把检验技术把控到极致的你;遇到了再苦再累也要把工作完美收官的你。

没有人知道,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在那个特定的手工年代,在我职业素养形成的最初阶段,是怎样奠定了自己工作的基础模式?是怎样养成了自我修炼的职业习惯?期年以后,这些渗入骨血的工作本能,犹如“强迫症”一般,早已不自觉地受益于我的每一份业务工作。只是,我从未向你说起。

今天,再次见到你,我突然有这样的冲动,想告诉大我十岁的你,这些年,你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一直是我做事的骄傲;一直是我仰慕的标杆。值得欣慰的是,兜兜转转中,我离你越来越近。先生曾多次笑说我,已然成了曾经的你,那些简单而曲折的经历;那些对于“赢”的不解和追逐;那些加加减减患得患失的挣扎;每每于忐忑中,却不敢承认。你的坚毅,你的执着,你的豁达,于我,仅仅只是皮毛而已。

三十年来,那些你典藏于书卷和特立独行之中,充满人性的魅力;那些温暖我生日和学业的温馨画面,一直萦绕在心头;那些鞭策我进步和演讲的励志话语,不时提醒于脑海。那是你,我的同事,我的朋友——一个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乔姐!

如今,当我回首往事,我方发现,作为别人眼中的普通人,自己一直想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更想成为一个与你一样的人。那首《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歌曲,便是我向往“大我十岁的你”,追逐你身影和脚步的缩影;是人到中年的我,在寻回领悟的过程中,最直接、最真切的感受。

河北癫痫病正规医院安徽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重庆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强癫痫病人的治疗费用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