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留香】五月,途经旧时光(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句子大全

1

五月,雨总在不期而至。细密的雨丝,寒凉的空气,高原的五月远不如江南的温婉诗意。

在去往父母家的路上,途经那片梨树林,虽然已是五月,许多花都已落去,但这一树树纯白还在静默地等待。那些洁白的花瓣,随风飘落,融入泥土的气息,心灵却依然纯洁而恬静。雨落在花瓣上,像一颗颗晶莹的泪滴,不知是谁悲伤的眼泪,亦或是一份无尽守望的心酸。而那些被雨水打落的花瓣,更似一些无言的心事,在静静地凋零。

这是一片记载着我童年时光的梨树林,虽然在这个小区重新修建时,许多梨树已被移植,但这终是一片我熟悉的地域。甚至当我站在这片小天地时,还能清晰地触摸到曾经那些欢乐的时光。那时的梨树栽种得很细密,树与树的间隔很小,或许正因为如此,那些梨树每年秋天,结得果子也总是很小。而且也是有我们这些顽皮的孩子,那些梨根本等不到成熟,大多就已被我们这群孩子浪费了。这些一树纯白花朵的梨树,结得果子却并不相同。有的梨个头虽然小,但味道酸甜适中,而且水份极大,我们都喜欢这种梨,有时候爬在树上边吃边扔,看似很惬意。有的梨个头虽然稍大一些,但味道生涩,而且水份极少,食之无味,这种梨大多都被我们从树上摇下,然后丢进了土里。

每年的暑假,基本都是在这梨树林里度过的。梨树林一侧有几张石桌和石凳,那就是我们学习的场所,几个人围着石桌写着假期作业,然后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属于孩子的趣事,会有清脆地欢笑声,也有计算数学时小声的数数声。学习累时,爬树便是一种放松方式,那时个头小,但身体似乎很灵活,在稍大一点小伙伴的帮助下,总能如愿爬到自己期望中的位置,然后寻一个舒服的姿势,做休息的状态。

七月,梨花早已落去,而梨子的果实还小,于是只能静静观望着那一树树的梨。但孩子的世界,总能寻找到更有趣的游戏方式。比如这样的时段,我们便会缠着家中的大人,给我们用一根很粗的绳,在树距相对适宜的位置,绑一个结实的秋千。于是那一根绳的秋千,便是暑假的新乐趣。几个人,却总会为谁先玩而争执不休,为了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我们会将数学或语文书放在那根绳上,然后自己满足地坐在上面轻轻荡着。

玩累了,也会坐在树下歇息。树下是一片片未经修剪的草坪,还有无名的野花绽放着属于自己清淡的美。那是一片无人管理的草坪,似乎是自己长出来的,冬天时自己枯萎,春天时却又一片绿意,没人修剪过,但长短却相差无几。有时还会躺在上面,草儿淡淡的清香在身边萦绕,偶尔还有蝴蝶从眼前飞过,落在那无名的野花上,白色的蝴蝶或者彩色的蝴蝶,在夏天飞舞时,都是那样美。

于是一骨碌从草坪上爬起,开始追逐那停落的蝴蝶,轻轻地靠近,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出声会吓飞那只蝶,但就在离那只蝶一步的时候,蝶飞了。可还是不死心,追着蝶跑,还挥舞着手中的小外套,似乎想将蝶击落。但蝴蝶似乎在故意逗你,时高时低,让你觉得触手可及,却与你保持着距离,于是只得遗憾地放弃追逐,继续回到树下的草坪上休息。

有时捕到了蝶,却将它装进小瓶子,然后封住口,看着蝴蝶在里面挣扎飞舞,甚至还会揪掉蝴蝶一只翅膀,然后将它扔向高空,看它是否还能继续飞翔。有时捕到了蝶,却也会心疼,于是会在同伴不在意时,悄悄放飞,让它继续在广阔的天空飞翔,而每每这时,便总能听到同伴的责怪,显然是为我没看住那些飞走的蝶。

2

许多记忆,看似在时光里早已远行,甚至在逐渐淡出你的生命,但是某个不经意的回眸中,你会发现一切从来都未远去,它只是静静地停落在你的心灵深处。

就如我一直以为那个童年的自己,早已淡出视线。现在的我,习惯了静默中的独自行走,那份淡然的心性不再为世俗的琐碎而牵绊,甚至连回忆,都少了熟悉温暖的味道。但途经这片梨树林时,关于童年的纯真与美好,却在心底逐渐复苏。原来,曾经还有那样阳光、洒脱的时光,那些在我记忆中模糊的名字,此刻年少的模样却依然清晰浮现在我脑海。忽然觉得,我,终不是一个薄凉之人,原来我还有一颗温暖的心。

雨停的时候,我静静地靠近这片梨树林,我的脚步很轻,似乎怕惊扰了梨花静谧的梦境。草丛里,还有落雨的痕迹,一些未干的小水珠,静静停落于草尖。一条水泥路将曾经的梨树林分成了两部分,而这条水泥路一直从花园处延伸到住院部。

我沿着这条水泥路一直前行,贪婪地吮吸着雨后梨花的清香,那些被雨水打落的梨花,终是这个季节无法拾捡的心事,就这样我静静地望着这些白色的花朵,回想着驻足心底的情愫,我想终有些事物,需要我用更温和的心态来释怀。

这些梨树,比童年记忆里高大粗壮了许多,这应该也是岁月的印记。我在一棵花朵茂密的梨树前停落,轻轻仰起头,将这一树纯白全部收入眼底,虽然此刻我的目光早已失去童年时的清澈,但与梨白安静对峙时,我的心却已醉在这片纯白。正当我沉醒于这份自己的惬意时,一个身影从我身边经过,在超越我几步后,却又回过身,向我靠近。

“宁子”。一个并不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畔。

我从梨花上收回自己的目光,却见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男子站在我的对面,一身合体的军装常服,显得利落而威武。只是这目光我似乎有些熟悉,但忽然想不起何时见过。但既然唤我,就应该是我所认识的。于是开始搜索自己的记忆,然后我笑了,我该想到,能唤我这个名字的,肯定与我年少的时光有关。

显然,他明白了我的茫然,只是一直看着我,等待着我的答案。我想起来了,半年前单位组织体检,我的楼道与这个身影擦肩,当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心间掠过。但只因忙着与同事找体验科室的位置,并未多想。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如小时候一样,没事喜欢发呆啊,对着一棵树想什么呢?”这种说话方式,简单而直接,是我熟悉的模式,我想我可以确定对方是谁。

“佳宇哥,很多年了,你也一点没变,说话还是这么直接。”于是,俩人站在梨树林笑了,那种笑声爽朗而清脆,亦如童年在梨树下玩乐的模样。算起来我们应该有20多年没见了,初中毕业时,佳宇哥的父母都选择了结束军旅生涯,全家迁居到了内地,然后就断了联系。

其实,这些年断断续续听父亲说起过他们的消息,但因为隔得太久,没有细细问过。只知道佳宇哥高中毕业考上了四医大,然后考了研,毕业后分到了内地一种有名的军队医院。佳宇哥结婚时,他的父母还给我父亲打过电话,毕竟是曾经的战友,孩子的婚事还是要通知一声。父亲汇了五百块钱,而我却一直没将此放在心上,大概年轻的时候,只顾着困在自己的小情绪里。

问佳宇哥为什么选择回来,他在内地应该干得不错。他说想多一些对高原病因的了解与掌握,所以申请回来边调研边工作,现在是某科室的主任。看着一身戎装的佳宇哥,我笑了,我说他是继续了父母的意志。佳宇哥的父母就是这所部队医院的医生,后来转业回了内地,不想佳宇哥也学了医,而且依然选择了部队,最终还来到了父母工作的地方。

“刚从科室出来,想回宿舍休息一会,昨晚为了一个急诊忙到半夜。结果走到这片梨树林,看有人在雨后还对着梨树发呆,好奇心的驱使下多看了两眼,没想到是你这个小丫头。”很多年前,他就这样叫我,其实他只比我大两岁。

“这片小树林,我有很久没来过了。今天路过,所以特意停下来看看,想起了许多从前的记忆,更没想到还能遇见你。”我微笑着告诉他。

“其实我知道早晚都能遇到你,因为我一回来就去看望过你父亲,所以你的情况我基本清楚。还不错,小丫头生活工作都挺好,我也就不急着见你了,想着给你一个不经意的相遇,谁让你从小就喜欢浪漫。”

看着眼前这个成熟的男子,谁能想到儿时他的顽皮,揪我的小辫,藏我的发卡,揪掉蝴蝶的翅膀扔向空中。我爬上树后,开始使劲摇那棵树,想让树上的我掉下来,看我狼狈的样子……

就这样我们聊着童年的往事,慢慢走出梨树林,那些久远的记忆,在此时的话语里,却依然散发着熟悉的韵味。我知道,终有些时光,从未远行。走出梨树林时,那些白色的花儿依然无声地绽放着,我们却同时回头,用手机拍下了那片记载着童年快乐时光的梨树林。

五月的雨,时断时续,像一些无言的心绪,不肯轻轻落去;五月的心情,如雨后的阳光,清新而温暖;五月的相遇,牵起儿时的记忆,那一树树的梨花,那些单纯而美好的时光,那些阳光的笑容,还有顽皮的模样,依然在我脑海清晰浮现……

西安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权威儿童治疗癫痫需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