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底层”男人(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科幻小说

因为工作关系,要去一趟温州,接送我的驾驶员叫郑方云。

他住在离县城40公里的一个村里,开车过来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吧。我们约好早上六点出发,还差十分钟的时候,小郑给我来电话:“您好,我快到了,您在哪?”

告诉他我的方位,然后我问他:“你吃早饭了吗?”

他有点不好意思:“早起,还没吃呢!”

不一会儿车子停在我傍边,一个男子探头向我打招呼:“姐姐,您好。”我打量了一下这个从车上下来的男人,个头不高,身体健壮,眼睛炯炯有神,让人感觉是一个做事干练的人。

吃了早饭,我们就正式出发,一个昏昏欲睡的早晨,我以为一定是一个无聊的旅途。其实,在我们这些单位工作人员心里,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灰暗心理,觉得单位的司机,只不过是开车、为我们这些人服务的,虽然称呼其为“书记”,但顶多是一个“车夫”,所以打心眼里没把他们看成是同一位置的人,一般情况很少与之交流。

上了高速公路,小郑就跟我介绍起自己的情况,他原来在部队服役,复员自谋职业,先在杭州打工,后来跟着老婆来本地安家,曾经在某局开车,现在在私人企业打工,今天老板让他兼职给我开车。

我说:“你在某局干临时工,一个月就一千多元工资,真是亏了。”

他说:“没亏,起码认识了许多人,积累了许多为人处事的经验。”他笑声朗朗,说话自信,没有那种人和人初次交往的小心翼翼。

他说自己生长在安徽寿县一个边远小山村,那里位置极其偏远,村里连电都不通,晚上靠煤油灯照亮。父母共生育了三个儿女,他是老二,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个弟弟。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普遍都穷,他家里尤甚,父母辛勤劳作,省吃俭用,供他们上学。

小郑说,小时候,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常年都是穿着姐姐穿旧了的裤子,有一次,父亲看他吃饭时噎得直翻白眼,就忍不住训斥说:“看你那个笨样,就不知道喝点水?”他也忍不住嘤嘤地哭泣,说:“喝了水就要撒尿,去了厕所就有同学笑话我穿女孩子的裤子。”

父亲听了,收回要敲他脑袋的筷子,用沉重的语气说:“记着,穿女孩子裤子不丢人,学习不好才丢人。”他牢记着父亲的话,学习一直很刻苦,后来考上了镇上的重点初中。

在中学读书的时候,他住宿在学校,从家里带上一些咸菜和梅干菜,最奢侈的生活是梅干菜里拌些炒豆,下课时,他会忍不住跑回寝室,找几颗炒豆吃。中午吃饭是他最难受的时候,镇上的孩子都敲着饭盆高高兴兴地去食堂打饭,他只能和几个家庭条件同样不太好的同学躲在教室一角,啃玉米面饼子,就着咸菜。镇上的孩子吃饭时故意嚼出声响,偶尔见他们其中的某一个也到食堂打次等饭,就大惊小怪地嚷:“呀,难道不想过日子了吗?”

初中快毕业那年,他鼓起勇气,回家跟父亲商量说:“我不上学行吗?”父亲惊讶地问:“怎么了,感觉学习吃力?”

他摇头,说:“不是的,我要出去打工,让姐姐和弟弟安心读书。”父亲抽了半天旱烟,闷着头考虑了好久,最后拍拍他的脑袋说:“记着,你其实样样都不比别人差,但我们家确实窘迫,没办法,你自己看着办吧。”

1995年秋,小郑初中毕业后,考上了县城高中,但由于家里太穷,拿不出钱来同时供三个孩子上学,就主动退学来到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挣钱资助姐姐和弟弟上学读书。

打工的第三年,父亲来信,县里开始征兵了,他就回家报名参了军。他们的部队驻扎在素有“东海鱼仓”之称的浙江舟山群岛,小郑成了边防派出所的缉毒警察。在部队服役8年,做过卧底,守过边防,曾经也被毒贩追杀,两次差点丢了小命。

小郑说,第一次卧底,是在部队服役的第三年。通过“关系”的介绍,得以和毒贩建立联系。

那天,在海边一个渔村,他乔装成一个老板前去接货。

“棚户区的小平房,里面呆了三四个吸毒人员,都虎视眈眈地看着我。”小郑告诉我,对方热情地过来拍打他的腰,说着“老板身体还不错”的时候,其实是试探他有没有带武器。

毒贩让他吸一口,验验货,他巧妙回应“自己吸了还赚什么钱”。接着对方又让他先交钱,再拿货,这下麻烦了,怀里裹着几万块钱,可要是这些家伙拿着“公款”玩失踪,那就把事给办砸了。周旋间,毒贩起疑。在小郑起身准备离开时,几人上前拳脚相加。在“关系”的劝解下,两方又坐回桌前。在周围同事的配合下,毒贩落网归案。

还有一次,他刚刚在上厕所,线报发来信息,毒贩知道他的藏身处,马上要来追杀他了,他急中生智,从厕所的气窗翻越而出,才逃过了一劫。

在一次执行缉毒任务时,由于预想不到的疏漏,同行的一位战友牺牲了,因此他也只得复员。当我为他得不到提拔而不平时,他却说:“和牺牲的战友相比,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还活着。”

车子在飞驰,凝视车窗外,远山如黛,云雾缭绕,河水欢快地流淌,树叶迎风摇曳,春天的早晨真的是美妙呀。我说“那你为什么来这个地方?”

他的眼里即刻充满自豪,说:“我老婆在这里呀。”

我很惊讶:“你是安徽人,又在部队,怎么认识我们这里的姑娘?”

他说:“我和老婆是在网上认识的。”

他说,那年,朋友给他申请了一个QQ号,部队营房门口有一个超市,休息天,他偶尔溜出去上网,他的QQ第一个加的就是老婆。那时他穿着军装,帅小伙一个,视频一看,姑娘就喜欢,经过几个月的聊天,两人感觉情投意合,后来部队派他去杭州学习电脑,于是就在杭州见了面,然后就确定了恋爱关系,但准丈母娘是坚决不同意的。

对一个出身贫穷家庭,又在部队服役的年轻人来说,娶一个浙江还算富裕地区的女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小郑说他自己很明白,等复员了,他的姑娘也一定飞了。所以无论如何要在复员前定了婚。于是他果断地请了假,来到千里之外的小县城。

小郑来到小县城的时候,正是柑橘丰收的时节,漫山遍野橘花飘香,黄橙橙的柑橘挂满枝头。但是,盛产的柑橘不好卖,这事倘若换作其他人来说,人生地不熟的,可能也只有望洋兴叹,没办法了。

可准丈母娘都快六十岁了,自从老伴去世后,她一直独个侍弄着那片土地,每年竟要收1000多公斤的柑橘,实属不易。在电力公司上班的小舅子,成家生崽后,就飞城里去了。大概是嫌那1000多公斤的柑橘总价值不高吧,又加之邀请母亲进城帮忙带小孩没商量成功,他才懒得搭理这事呢。

对于小郑,这是一个表现自己的绝佳机会。于是他决定去跑跑门路,能卖出多少是多少,以尽量弥补老人家过去一年的辛勤付出。其实,从未经过商的小郑,又能到哪里去找门路呢?但是,这次,他怎么也得挣一下表现,下定决心要把准丈母娘家的柑橘卖出去。

他跑了几天周边的水果市场,打听到时下的柑橘行情的确不太好。转而又向部队的战友们求助,可战友说:“柑橘不能当饭吃,拿一二十斤来倒行,多了谁也消受不了。”细细想来的确如此,又何需为难战友四处去欠人情呢?痛定思痛,他和女朋友商量着,先把柑橘托运出来,租了一个地方储藏,对准丈母娘却宣称已全部售罄,并把“卖”出的钱向她如数兑现。他们则每天早上就在批发市场候着,等待时机把柑橘销售掉,经过十几天的努力,终于把柑橘全部脱手。老人家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脸。

接着,小郑每天跟着老人上山下地干农活,把田间地头种的粮食、蔬菜除草了,把自留地的菜籽下种了;在家里烧菜做饭,洗衣扫院……总之,把自己的聪明能干、勤劳刻苦表现得淋漓尽致。

小郑说,在缉毒生涯的日子里,毒贩们会千方百计向他送礼、送钱,假如想发财,也不是没机会,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你可以做不到胸怀天下,但至少要有一份正直,举重若轻,大道而行;你可以做不到志在千里,但至少要有一种信念,光明磊落,正道而行。他拒绝一切诱惑,自己辛辛苦苦积攒了一些钱,但是为了心爱的女人,他却心甘情愿地花一万多元,买了烟酒等大大小小的礼品,把姑娘家的大大小小亲戚全收买,最后,亲戚全站在他一边,准丈母娘对他也改变了看法,点头默许了这门亲事,最终取得了胜利。

结婚、生子,然后在浙江的小县城欢欢喜喜地安了家。为了能和爱人相濡以沫,他辞去杭州年薪十几万的工作,回到这个小城打工、当驾驶员。工作之余,烧饭、做菜、干家务,只要老婆高兴,干什么都开心,因为他感到拥有这个家是如此的幸福、温馨……

看着小郑满脸幸福的样子,我从心底里为他高兴。我说:“你来我们这个小县城当上门女婿,并且过上了满意的日子,我由衷地祝贺你。但是,你总不甘心就这么打工过日子吧,今后有什么打算?”

说到今后的打算,小郑显得胸有成竹。他说:“我的心中有一个电子商务的梦想,并且这个梦想一定会走进现实。”

是呀,我知道,2014年,我们县的小城市培育试点新三年行动开始,小郑所在的村是全国首批14个淘宝村之一、丽水市第一批农村电子商务示范村,是户外用品的特色村。目前,全村电子商务从业人员470多人,开设网店260家,其中皇冠店近30家,形成了一条成熟的产业链模式。我说:“这是一个顶好的商机。”

小郑说,自己打算用在部队所学到的电脑知识,借助政府这个大平台,和村民们一起参与到电商行业中。把我们这里的农特产、特色产品销售到全国甚至世界各地……

努力就会有未来,此时的小郑不禁感慨:“16岁的时候,我放弃学业去企业打工,后来在部队服役多年,终究没有干出自己的一番事业,但是我没有后悔。现在,我的心里有自己的梦想,虽然这个梦想延迟了10年,等我40岁时也许会真正做出一些成绩。但是,青春是不能荒废的,只要积极地去奋斗,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只要路走对了,坚持下去,就肯定会有收获。”

关于生活,关于工作,关于事业,小郑的话题还在继续……

我的心灵在震撼着,一点一滴的感动在胸口涌动。看着这个34岁,在企业打工的男人,我想,现在的富二代、官二代,到这个年龄可能还在父母的庇护下生活呢。可是他,辍学、打工、参军、缉毒、被追杀、结婚、安家、养家糊口,经历了多少的坎坷和挫折。他爽朗的笑声里,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干练,也有一种许多年轻人不曾有的豁达开朗。我不禁感慨,生活真是造就人呀……

岁月是一个很精彩,很漫长的故事。听着小郑讲述昨天和今天的故事,畅想明天和后天的精彩,我从心底里为他鼓掌。这样一个不高不帅,家境清贫,事业平淡,被人们视作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他的品性,他的坚强,就如一米阳光,一抹彩云,一片绿叶,一块瓦片,同样的令人鼓舞。这颗温暖的心,同样的栩栩如生,同样的色彩斑斓,同样的美伦美幻,同样的绿满庭芳!

日照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长春哪里治疗癫痫好呢西安治疗癫痫医院哪些效果更明显哈尔滨哪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