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丹枫】老工人村二三事(诗歌)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科幻小说

从小一起长大的老同学相聚甚欢,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同学们谈起许多老铁西,老工人村过去的往事,谈过去的老有轨电车的起始点摩电头:谈铁西劳动公园啥时建的围墙:劳动公园最粗的一棵树:还有大戏台……

小时候就听父母讲,建国初期,政府投资建了好多苏式结构的房子,让大批产业工人有了真正意义的家,当时是全沈阳最好的住房。我们家从一九五四年,就住在了工人村一座苏式建筑的楼房,这一住就是近三十年,三十年基本都没有什么变化,变化的是父母渐渐变老和我们姐弟慢慢长大。直到八十年代初,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父亲单位分给我们家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我们家才搬出工人村……

一、老杨树

我还记得,劳动公园的小花园路边有一颗粗壮的杨树,那是一颗小叶杨树,小叶杨具耐寒、耐旱、耐盐碱,抗病虫害,生长快的特性,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棵两个成年人手臂加在一起都合不拢的老杨树,四十多年前,长得异常的茂盛。树下有自来水池,我和同龄的小伙伴玩累了口渴,喝上几口解渴,有的小伙伴还用水浇头,这样的做法,我一般不会做,天生体弱怕感冒。小叶杨树下,还有一个小报栏,玻璃下面有报纸,报纸上报道伟大领袖毛主席会见外国来宾的照片和新闻报道,那时我已上小学,字还是认识一点的,看完后便有一种无限崇敬的心情由然而生,无限的幸福感!前几年老杨树还在,被善男善女用绚丽的红布条打扮得多姿多彩,可这棵老杨树还是老了,为了延续它的寿命,园林工人锯掉了它干枯的枝干,这样勉强让它多活了几年,可它还是枯死了,如今那里是自行车的停车位。每当我走过那里,我还会想起那棵给我那么多回忆的老杨树,和它当年英姿勃发的模样……

二、摩电车

说起有轨电车那时是沈阳站通往工人村的两趟车之一,另一趟四路汽车,其形状如同特大瓢虫,后面拖着一个车斗。这趟车从工人村出发,经过铁西工业区终点是沈阳站。记得小的时候,每当周日去父亲所在的化学厂洗澡,坐的就是这趟车,其实,当时就是几分钱的车票,但也舍不得花钱坐车;周日去父亲所在的化学厂洗澡,往往是会几个小伙伴走去,省下的钱买糖块吃,后来发现生姜片也挺好吃,夏天炎热,喝瓶凉汽水也够爽的,那是攒够足够零花钱才敢想敢做的事,还生怕回家挨父母说,但却其乐无穷……

另一趟工人村通往沈阳站直到中街的就是有轨电车,是我童年寄予希望的有轨电车,我们小伙伴习惯叫它摩电车。

通往说起摩电头,我真的再熟悉不过了,那里几乎都是一片片低矮的趴趴房,菜地,冬天有成群的乌鸦。摩电车车票好像是五分钱,从头到尾就是五分钱,一直通到城里的中街,摩电车噪音大,老远就能听到它“咣当,咣当”的声音,那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可这种声音,让儿时的我感到亲切,兴奋!感到希望!因为家住在工人村,有轨电车下一站就是终点站十四站,也叫摩电头。

有轨电车路的两旁有许多高大的杨树,还记得,一个秋天,我和大德子、小五子几位小伙伴沿着有轨电车路边去捡大一点的杨树叶,回家做勒狗子,大德子在做勒狗做得到位,散发着捂过的臭味……

为什么十四路站往后挪,是为了照顾盲人大院的盲人乘车方便,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但那时的政府都是为人民着想,当干部也没有什么不同,也没什么了不起,都住在一个屋檐下。那时我的外祖母还健在,每当姐姐哥哥们放暑假,我们都会乘着有轨电车去沈阳站再做火车去辽北的铁岭去外祖母所住的乡下,那是,我儿时最美好的记忆……有时到秋天的时候外祖母大包小裹装满农村才有东西到咱家来,葵花籽、地瓜干、一炒就崩出花的小粒苞米……最后外祖母拿出了我最爱吃的芝麻酱,一边唸道:“这芝麻酱可不比从前了,是芝麻榨完油后做的!”外祖母的眼里似乎含着泪花……

后来,无轨电车代替了有轨电车,汽车又代替了有轨电车,现在又有了地铁……

三、大戏台

说起大戏台,其实戏台也不算大,大戏台,在那个年代却也是精美的建筑了,儿时觉得特别好玩,会上几个小伙伴去大戏台去玩,蹦上蹦下的,嘴里还唱一首叫亚克西的新疆的民歌,或哼唱几句现代样板戏,但是,一个人我是不敢去,心怯!那时公园不但有戏台,还有许多动物。

期盼节日,特别是每当五一,十一这两个节日都会上演节目,那个年代大都是样板戏,电影也都是《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几部老电影,偶尔几段新颖的节目是令人欢欣鼓舞,后来改革开放,公园为了增加效益每天晚上开始放映电影,也成了年轻人好去处,当时的一部香港电影《生死搏斗》,另一部日本电影叫做《望乡》,《望乡》这部电影当时还引起了整个社会的轰动……

这次同学在一起又谈论起来大戏台的往事,我才知道我的孤陋寡闻,听老同学姚君讲:“原来劳动公园的大戏台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捐资所建,并在此为老百姓演了两年的京戏,然后,把这个大戏台的产权交给了国家!”姚君侃侃而谈,但是,我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其实有些东西没有听说,不一定就不存在。后来,在九十年代,那座精美的戏台也不知为什么被拆掉,建了个不伦不类园林,那些老槐树还在,也未见长了多粗,五月末依旧开出洁白的花来,这让我感到有一点欣慰!

其实,一切美好的东西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我又想起了大戏台,想起了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先生,我更加敬重这位德高望重老艺术家了……

时代变迁了,翻天覆地,其实,现在的生活比以前不知好了多少倍,但那时的人情味还是蛮浓的,人实诚!那些伴随着我们一起长大,一些看似很平常事,也成了美好地回忆了……

西安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癫痫病怎么治才可以治好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