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情】曾经那个情人节(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科幻游戏

写下“情人”这个词,心中仍觉有一些羞涩。是的,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心地纯澄不谙世事二十几岁的青年,那时,与一个叫若若的女孩有一搭没一搭的相处。

是一年前,单位一个同事介绍与她相识,记得见面那天是个傍晚,我眼神又不好,也没看出长得怎么样,只是觉得她个子不高。第二天,还没等我这个木讷的人做出反应,人家倒是痛快,打来电话,和我说,“我们只做普通朋友吧。”

没有喜悦,也没有愁苦,只是感觉怪怪的。

数日后的一个清晨,我骑着自己车,在最繁闹的农贸大厅街头,就遇到了她,正在望着我的方向。“是你,上班啊?”我不得已打声招呼,波澜不惊地擦肩而过。

几日后的一个傍晚,我正在办公室里埋头写一篇稿子,忽然听到敲门声。打开门,来的人竟会是她。“有事?”我诧异。她没有进屋,只是将怀中抱着的一本书交给我。“知道你爱看,给你买的。”说罢,转身离去。我听到自己的心在异样地跳动,那是一本厚厚的《宋词》,将书翻开,扉页上赫然两行清秀的字迹,“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不久,那个叫若若的女孩又一次不请自来,她坐在了我的对面。“我不喜欢那种世俗化的程序。”她浅浅一笑,明眸中有一丝狡黠。

那晚,我推着自行车,与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天上,已现一弯清月,脚下,是清脆的雪声。她忽然问,“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什么日子?”我当时真的不知玄机。她笑着说,“你太聪明了。”很快,她转换了话题。

能有月余吧,一日闲暇,翻来日历瞧看,就看到了若若所说的那个日子——情人节。

时光似水,岁月飘飞,仿佛转瞬,已是一年时光。这一年里同若若,时聚时散,时好时坏,竟是太多。

若若,就像一块石中之玉,不经时光雕琢,你觉察不到它的绝世之姿。所以,开始时我对她并未在意,她与我想像中的梦之城主,还有太远的距离。只想,此人若成知己,是为最好。待慢慢觉出她的好,若若已不再是我掌心上的蝴蝶,那美翅,已多次利刃般划过我的心园。

还记,她曾让我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写一首诗,如白居易的《长恨歌》。那晚,我独伴寒灯,却难落笔,和衣而卧心心念念,夜半,灵感匆至,起身写尽那前尘旧盟来世今生。还记,那日午后,我在约定的地方等她,天空突然阴郁,黑云直压,凉风习习,我却不为所动,只想让苍天见证,我对她良苦用情。

曾与她,去看水,去看花,去看天际那灿灿云霞,而这份情如何维系却已无法。

不过,当七夕,这个如神仙仙姐姐一样的日子再次翩然而至的时候,我没有忘却。

那天,我早早去了花店。让那漂亮的卖花女孩给我挑选了一束鲜花,并且告诉她,我要送给一位心仪已久的恋人。

下午,在我的办公室里,当我将那束花捧给若若时,她很是欣喜。然而,当傍晚到达她的家门口时,她竟将那束花送还给我,说不能拿到家里去。我没有去接,只是任那花儿轻轻飘落。她的眼神里有几多哀怨。

那一晚,我走遍旧日相约的每个角落,任往日情节梨花样在眼前漫天飘摇。那一夜,我不知自己是睡着还是醒着,我听到心底有青瓷一样碎裂的声响。我知道,一段情,已经走到山穷水尽,就如同一次争吵后,她亲手撕碎的那本《宋词》,尽管事后,我曾小心翼翼地缝合,可是毕竟,曾经散落。

然而,她的名字还含在我的唇边,每一次呼吸都会将她碰触;她的身影还在我的梦境,每一个闪念,都会见她衣袂飘飘。终是魂不守舍,心心念念。

数月后,打电话给她,她单位的人说她已去县里培训学习。我忙乘坐上开往县城的客车,哪怕从此天涯陌路,我也要再次追问,因为不舍。车行两个小时,终于抵达。

傍晚时分,我找到了县财政局招待所,正在走廊里与人打听她的名字,她一袭紫色羊绒大衣,从楼上款款而来。

在一家小饭店,若若要来饭菜,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我直至吃饱。之后,又帮我找了住宿的旅店。之后,我们第一次在这异乡的街头漫步,她仍不做任何解释。解释又有何用,如果心已离开。

送她回去时,天色已晚。在财政局前,有数丛丁香花,月色里,花正芬芳。可我却分明感到,心中已满是那苦涩花魂。

她说,“沐风,你走吧,我看着。”我想给她留下一个坚强的背影,一个人大踏步穿过街道,又沿着那长街走了近百米,之后拐过一个楼角,我知道,她已望不到我。我停下脚步,黯然伫立,抬头看,满目清辉,却是满心离愁。

良久,以为她已离去,我又原路折回,说不清为了什么。谁料,丁香花下,她竟仍在。

“若若”,我唤着她的名字,眼中已是泪如雨下。“沐风”,她亦动情地扑入我的怀中。轻轻地将她抱起,似水月华中,仿佛一对旋舞的蝶儿。尽管一段情我们都曾那样看重,可是情深缘浅,丁香花下终别离。

十年以后,我第一次打电话给若若,请她来我的QQ空间,因为那天是她的生日,我在QQ农场栽种的玫瑰已全部盛开,想要送她,只是祝福,与爱无关。

风雨流年里,曾经那个情人节,虽仍在梦境里亦真亦幻。然而,我们都知,那份情,早已是春雪香泥,天涯陌路。如今,只轻轻地道一声,珍重!

沈阳哪里的癫痫医院更专业西安市到哪家看癫痫好河北哪里癫痫病医院好抗癫痫药物托吡酯长期服用会出现哪些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