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大雨带我去逃亡(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界小说

整个六月,大家都沉浸在世界杯中,而我,依旧沉迷在我的书中和文字里。

似乎很久了,没有碰触爱情这个美好的词汇了,哪怕是文字里我也尽力不接触。

和一个信仰佛教的朋友去做蛋糕,折一些装蛋糕用的盒子,我弄摆了几下,一直弄不好,最后没有耐心就放下不再用心思做了。朋友说,你真笨,除了写文字,还会干嘛?

我确信我是很笨很傻很疯很痴的人,所以我无言相对。

温暖的阳光,四季如春的春城。在朋友的蛋糕房避开了时光隧道,让我忘记了时间。

那个下午,我陪伴佛教的朋友做蛋糕,听了几首音乐,吃了软软热乎乎的蛋糕。听了最多的一句话是,你真笨,你除了写字还能做什么呢?

我微微一笑。学佛教的朋友似乎总纠结。

这个世界偶遇太多。坐反了公交车我能遇到十年未见的同学。睡过头,匆匆上班途中,能遇到在这个城市相识十年的朋友,再见面时,没有泪两行,剩下全是岁月沧桑,寒暄几句连电话都没有留就分别。

我回头时,朋友的背影让我觉得很陌生。我想,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的人,就是这样,不需要理由,走着走着我们就散了,既不是熟悉的陌生人,也不是仇人,只是回忆夹层中的插曲。

这个城市里,我漂泊的太久。突然发现,城市的改变很快,亦如那抹匆忙的背影。伸手刹那,空空如已,那么多年,除了眉间褶皱,剩下的还有什么呢?

如今的聊天软件多的我自己都数不过来。而我用过的也就两三个。无论是附近的人还是摇一摇,都遇到了不同奇葩之人。但是更多都是男人,而且是一些参差不齐的人。什么约炮的,找媳妇的,推广的,直销的,暧昧的,喝酒打牌骗人的,死去活来诉苦的等等。都能让你笑翻到恶心,然后直接有那种卸载软件的冲动。

逃亡,这个可笑的词汇。听起来是那么的变态和恐惧。似乎世间显的那么苍白凋零。全身毛骨会发毛一样。但我总会联想到爱情。似乎是死亡的爱情会在逃亡后的生根发芽,燃烧出火花。给予人酣畅淋漓痛快之感。

认识松,纯属无意。他说,陪伴我旅行。让我将旅程预留一个空位,等着他。

我说好。我想都没想。我知道,如果真的能有一个人陪伴我旅行,陪伴我写作,而后我们一起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可以忘记世间繁琐,忘记时间的空白,那么还有什么遗憾呢?

不过往往都是失落的,这个世界上的没有人和我有相同的想法。

松说,他不会抽烟,不会喝酒。

我说,你真的是好伙子。如此纯粹。纯粹到我都不忍心继续交谈。我觉得我是一个背负了太多罪孽的人,灵魂和思想及身体都严重出轨,也不是一个正常世界的人,怎么忍心伤害的。

我说,松,我会喝酒,会抽烟。

松说,只要适量,烟不能抽的太风尘。

看到这句话时,我就想到了大上海那些胡同里面抽烟的女子,那个是优雅还是风尘呢?我真的不懂风尘这两个如何理解。之前我看了一篇关于青衣女子的理解,我很是赞同的。文章里说:“男人看青衣,看的是风月。女人看青衣,能看清楚一辈子的忧伤。”我想女人抽烟和男人抽烟是根本不同的两个概念。

大雨带我去逃亡,我喜欢这样义无反顾的感觉。即便是天塌下来了,身边也会有那么一个人轻轻滴拍着我的肩膀说:“不怕,有我在呢?不行我们就到海角天涯逃亡吧。”如此干脆,简单,即便是风餐露宿,也是美好的。

想起远方那个叫松的男子,无数次勾勒起他的轮廓,但是难以去拼凑。我是一个感性容易被一些话语打动的人,或许这样是对我这样的宅女一个安慰或者是意淫的机会。人生难得几回醉,即便是隔空相望,凭空遥想也不错。很多事情,我知道或许只是过眼云烟。

生命就是这样,在不断的轮回离别中成长。今夜,我一直在想着那个叫松的男子,似乎是真的在黑夜里守候着那个期许文字的承若。

人生太多意外,认识松亦是一个天大的意外。生命里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刻骨铭心,不是一辈子,或许就是那么一段故事而已,但是不论如何,都生动地存在过,而且深深滴打动了我的心。我想即便我们会渐远渐行,将来的某一天里,我也会想起今时今日。人生相识不易,何种姿态相处,我都只想说且行且珍惜。

大雨带着我去逃亡。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愿意奔赴远方。如若你准备好了,我们就一起出发吧。松,今夜昆明没有风,亦没有雨,只是我住的地方离高速太近很吵。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总是不安静,此刻已经是午夜一点三十分了,我为什么还那么的清醒,而窗外也是如此。其实我的梦想是想做一名教师,而且是乡村教师,可惜事与愿违,我做了意想不到的职业。但是内心很安然,很安静。因为我庆幸我今天活着,还对明天抱有希望。

大雨带着我去逃亡流浪,如若你愿意,我们说走就走。世间的一切都不需要任何理由,如果非要加个牵强的理由,我想只有说,上帝故意安排。所以,松,无论我是不是路过你的生命,都请微笑。因为即便是路过也是唯一的一次。

大雨带我去逃亡,我愿意在大雨中牵着你,等待着彩虹和阳光灿烂。今夜的昆明,确实很吵,或许是因为明天是周六,大家都玩的忘记了自己。而我,没有喝茶,喝了柠檬水,言许久许久不抽了。其他时间就是和你聊天了。松,那个我未曾见面的男子。一个普通而又善良的人民教师。

大雨带我去逃亡。此时无风无雨无你,但我的灵魂似乎已经开始奔跑了。你呢?是否梦一场呢?时光清晰,今天是二零十四年六月二十一,就在五个小时之前,一位醉醺醺的男子骑着电动车载着自己的妈妈乱串,结果摔倒,我帮忙扶住却被谩骂,而后多人劝阻不要再骑车,男子一意孤行,非要载着自己的妈妈扬长而去,我一直担忧着。我想每一个故事的开始都不是无凭无据的。昨夜到现在,已经是黎明,你的存在就是证据。

大雨带着我去逃亡。你会在路口等我吗?还是终点站呢?

癫痫病怎么样才能治愈武汉哪里有专门治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的早期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