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幽谷待月(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美文欣赏

我朝着钭阳走去,身后的影儿系着妻挽着儿,还有女。那楞楞的青山从眼前拂来,深深如绵的水,轻轻似月上云。黝青的、壘叠着的卵石,在千百年的岁月里水蚀风化,古灵而斑驳,夹缝间偶尔摇拽着纤秀的影,入目便是款款的绿了。只没脚脊的溪那头裸露的石窟,一汪泉水滋润着匆匆而往的山人。依溪的古枫,时不时落下一片或二片残叶,化做春泥,逝成流水。

“歇歇吧,还早呢。”妻子放下了锅碗勺盆,用竹桶盛满了泉水提将过来。这时儿子与大女儿搀着小女也蹚到了石窟边。“你们一家人要做么地?”说话的是一位荷薪的老人,柴刀在刀夹里发出“嘎哒嘎哒”的响声,宽瘦且板结的身躯夹着山风而来。小女抹一把粘在额头的湿淋淋的刘海,说:“我们去守野猪!”老人匐身故作惊讶面对着小女:“是吗?不怕野猪咬人吗?”“不怕!有爸爸妈妈。”孩子们都这么说,老人乐了:“今年你家的禾好,要是被吃了那可太可惜了!”

初来惑于郁郁林木,似乎已到尽头,不然也。但踏过转蓬桥步入一段峡道,再穿溪流便是老鸦山了。这里溪沟狭长且淤浅,山洪年年淹了这里的禾田。看,蔽于丛林间的石崖上的一涓细流。你可寻源而上,绕过几道弯壁,那里有你意想不到的惊讶:那是一个世外桃源,有田有地,也曾有过人家。而我们要去的是梅树岗。

梅树岗没有太多的梅树,至少是现在。我想这里曾经生活着的人们是因为躲避战乱,不得已而没身山林,也许那时有很多梅树。

可能是巧合,我家田头就有一棵。梅树边便是刚刚泄出山涧潺潺的细流。

“到了!”我听见的是妻子的声音,看见的是她时时都穿高跟鞋的脚,到都到了,反见跛了。儿子已是没了力气躺在了草地上,大女儿一路牵着或背着小女儿,也已是气喘吁吁。

我是不能歇息了,筑好了土灶又去搭睡棚:插上柱子,绑上竹条,盖上簿膜,覆上茅草;挖好了避水沟,压实了边墙。待到把里面铺上了厚厚的稻草、被子,山谷已没有了阳光。

灶堂火生起来了,一缕青烟斜斜地上了树梢。干涸的溪床上孩子们似乎在翻动着什么。我好奇地走了过去。只见被孩子翻开的石头下面总有一只或二只螃蟹慌张地爬了出来。喔!我认为这是孩子们的一种创造性的发明。看看盆里的螃蟹还真不少。山色渐暗,灶旁已亮起了灯光。一只山兔窜到妻子脚下,惊乱了我们。“抓住它,抓住它!”妻子大叫。山兔已在我们的重重包围之中,乃是无路可逃。今日的晚歺也算是意外的丰盛了:山蟹确实比河蟹鲜美多了,更何况它是氤氲了山谷里的精气而生呢?山兔味儿更鲜嫩,滋美。我们吃着、品着,更绕有兴趣地谈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脸上露出欢快的笑容,已然不知寂寂的山谷,月儿悄悄地爬上了东边的山头。

孩子们安然地躺在柔软的稻草被上,注视着夜空,似有所想,似在吟唱:月光光,照四方,照到姐姐洗衣裳,洗又洗得白,晒又晒得黄……

夜色确实很美,更何况在这静静的谷中。月上是幽蓝的,梦一样深沉。几丝几缕的云儿,像是轻弹着的琴弦,醉柔了山风,迷朦了树影。月下是清朗的,如轻纱一般。叶影轻摇,秋虫低吟。如痴、如醉。月儿如玉,洗蚀了几千几万年,淡了月中的画,如写意一般。

这时,东坡传来悉悉窣窣的声响。借着夜光看去,晃动的树叶上,星星片片的光在跳动;嘈杂的低吼声,由远而近。“野猪来了!”妻子也意识到了。气氛显得有些紧张。“嘘,轻点。”我嘱咐着妻子,然后拿起了炮仗又交待说:“你等炮仗一响,就敲铁桶,死劲敲。”妻子会意,我向野猪群摸去。心想今晚来得太及时了,不然我这两田稻子全完了。想起被野猪残害的稻田,几乎是颗粒无收,气愤已到极点。“去你的!”我手臂一挥,炮仗带着流光飞向猪群:“砰!”“乓乓乓…”妻子那头也打响了。“哦呵!哦呵!哦呵!”我接着又甩去几颗炮仗。再看野猪咦地一声,去得比来时还快!孩子也吆喝着。小女学着大人样窜得老高,双手拍过头顶:“哦呵!哦呵!哦呵!”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月儿慢慢地悬在了半空。夜色更深沉。绵柔的夜风,轻轻地来又缓缓地去,像酣睡中美人的一呼又一吸;湿朦的树叶,随着风幻着月的莹辉徐徐地摇,细细地摆,如梦河里的水一涟又一漪。妻儿亦已熟睡,而我今宵不眠。

我总觉得少点什么或者在这无边的夜色里。就象春天应有纷花,夏日应有烟柳;或一幅水草画,画上几条魚才显得有灵气,或一首江南诗,有雨有巷,还应有像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月亮粘着一缕云儿,拽得老长,老长。“你今夜怎么了,显得如此地健忘,你往日的琴声呢?”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声音,也似乎在心底。是呀!我何不奏上几曲,和着这甜甜的夜呢?

于是呼,舌尖轻舔着琴沿,轻轻地发自肺腑也来自心中的淡淡的气流掠过琴孔,随风儿晃悠出丝丝缕缕的音儿。不用压心儿思,只随情儿去。如是的夜色里,处处是夜的曲子。悠扬、轻灵的曲儿,在静谧的夜里,不知传出多远?

韩城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沈阳市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北京癫痫病动手术有什么不好啊安徽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