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看点】俺的公公和婆婆(散文)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俺公公今年七十三岁,俺婆婆七十岁。俺婆婆说她十六岁时就嫁给了俺公公,结婚五十四年了,已经步入“金婚”。在欧州,“金婚”就意味着夫妻俩携手走过了人生的一大段路,感情不断地升级,有了金子般的价值和光芒,犹如金锭般坚固。

然而,俺公公、婆婆的“金婚”,则是夫妻俩打打闹闹地走过了五十四年。最初,每一次吵架,都请来家族中有威望的长辈,或者跑到村委会找村支书何伯评理。俩夫妻总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吵得不可开交。光离婚,都在村委闹了三次。为了使俺的公公婆婆能够好好过日子,为使四个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而不至于落得少娘缺老子的,村支书何伯可谓操碎了心,他搜肠刮肚找出所有说词打消俺公公和俺婆婆一次又一次离婚念头。

如此这般吵吵闹闹走过了二十年,眼看着俺的大姑姐已经嫁了人,俺家那口子和他的弟弟妹妹都相继上了中学,俺公公和婆婆还是三天两头吵闹。一吵就找人评理。慢慢地,家族中那些有威望的长辈及村委做支书的何伯,一看到俺婆婆哭哭啼啼地找上门来,就如同看到了债主一般,一溜烟儿躲得无影无踪了……

俺公公、婆婆一看再没有人愿意听他们两夫妻之间的事事非非、家长理短。于是转变了“作战”方案,每次吵架,不再对外张扬,包括子女。从此,每每吵架时,他们就关起门来,能和解更好,和解不了,开始冷战。俺公公和俺婆婆的冷战,着实让俺佩服,两个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互不理会,陌路人似的,少则几个月,多则长达两年之久。

那一年,俺和俺家那口子是正月初八订的婚。四月的一天,俺的准公公来信说,五月端午节要去俺家给俺追节,让俺到时,提前给单位的领导告个假,回去跟他一起去俺家。

农历五月四日上午十点多钟,俺如约准时到达。一进大门,俺就听到俺的准公公吆喝牲口般的吼声,吓得俺在原地杵了好久,才怯生生地往屋子走去。

走近屋门前,俺的准公公发现是他未过门的儿媳妇回来了,阴云笼罩的脸上旋即绽开了灿烂的笑容:“回来了?莹。快进去。”他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大门口走去。

走进屋里,只见俺的准婆婆躺在炕上,痛苦地呻吟着。案板前站着一位四十几岁的妇女,正在揉搓着一大块面团。准婆婆呻吟着拉俺坐到她旁边的炕沿上,指着揉面的女人说:“这是你六奶奶。俺病得起不来,叫你六奶奶来帮忙蒸馒头。”

“六奶奶好!”俺礼貌地问候了六奶奶。转向俺的准婆婆,“您咋了?姨。”

“唉!俺被鬼追了么,还能咋地了。”

“鬼追了?”俺瞪着大大的眼珠子,看着那个即将成为俺婆婆的女人。

“唉!你给娃说这,作甚?”六奶奶警觉地看着俺的准婆婆。俺的准婆婆再未作声……

俺进门二十年来,俺公公和婆婆经常一吵架就半年或者两年不说话,陌路人似的。究其原因,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俺婆婆说,俺公公动不动就闷不作声,耷拉着一张脸,问都问不应,仿佛她欠了他几斗麦子似的。俺婆婆还说,俺就是犯了罪,法庭要给俺定罪也得给俺个定罪的理由不是?他动不动就给俺甩脸子看,让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俺看够了!年轻时,见人家脸色不好时,老会在心里犯嘀咕:俺这哪里又做的不对了,惹俺家那口子又不开心了?现如今,儿大了、女嫁了,俺无所谓了。他就是把脸拉到脚面上,俺都不看了,也不知道。

俺公公说俺婆婆,老不收拾家务,家中到处脏兮兮的,换洗衣服,从不会随换随洗,总要堆得没衣服穿时才洗。又喜欢赶集,总不着家。

俺劝公公:“俺婆婆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您好好跟她说,让她改掉就是了。何必闹得跟仇人似的?”

“没用,说多少次了,还是那样子,犟得很。”俺公公气愤填膺地说。

按常理,年轻夫妻不懂事,老吵架。做父母的为了让小夫妻能够好好过日子,总是想方设法劝其和好。可是,俺们家完全倒过来了。俺们姐弟四人,每一对小夫妻都相亲相爱,日子过得和谐美满。唯独俺公公和婆婆成年累月地吵架、冷战。人常说:“小时夫妻,老来伴。”可他俩是:小时冤家,老时仇敌。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的一天,俺公公突然来到俺家,说他跟俺婆婆过不下去了。他从此,住在俺家再不回去了,让那个死老太婆,一个人死在家里算了。但是,作为子女,爹娘都是一样的亲,俺们怎能厚此薄彼?让爹在这里享福,让娘却孤单一个人在家生闷气。

俺家那口子问俺公公:“您跟俺娘吵架了,到底因为什么事嘛?是不是没钱用了?没钱了您说一声就是了。老是吵吵闹闹的,这样两个人都生气,生气就会伤身体,你们身体健康了,就是俺们做儿女的福气。”

俺公公说不是因为钱的事吵架,他说他们从不差钱。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一些小事吵闹。

二零一五年元旦,俺们两口子带孩子给俺婆婆打电话,祝俺婆婆新年快乐。并且叫俺婆婆来深圳和俺们一起过春节。俺婆婆因为和俺公公闹别扭,坚决不过来。为使一家人能够一起过个快乐祥和的幸福年,为了俺公公和俺婆婆能够尽快和好,俺和俺家那口子,劝了俺公公整整一个多小时,俺公公才同意打电话叫俺婆婆来俺家。

难得俺公公放低姿态给俺婆婆打了个电话,俺婆婆才欢天喜地地随回家接她的儿子一同来到俺家。俺婆婆进门就和俺公公和好了。每天,看到二老出双入对、喜笑颜开时,俺和俺家那口子,定会欣喜地对视一笑。俺的大姑姐、小姑子和小叔子听到爹娘和好,也开心地犹如捡到了人民币。

自从俺公公和俺婆婆来俺家后,俺家可热闹了。九岁的儿子,天天喊着要和爷爷杀一盘,尽管他的棋艺臭得不值一提。常常因为爷爷的“炮”打了他的“車”,或者爷爷的“马”踩了他的“相”而吵得不可开交。他说爷爷太赖了,不言不传地就把他的“相”踩了,“車”收了。说什么也要悔一步,重来。可俺公公无论如何都不让悔棋,他说下棋最大的忌讳就是悔棋,如果老悔棋就没意思了。可俺儿子哪管它有意思没意思的,一门心思地想着赢爷爷。吵着吵着,俺公公说没意思不下了。俺儿子赶紧拉俺公公坐下,承认悔棋是他的不对,诚恳地向俺公公道歉,求俺公公原谅。和解后,又进入下一轮争吵……

俺婆婆隔三差五会给俺们做一些家乡风味的小吃,吃得俺家那口子常常喜滋滋地闭起双眼回味儿时的快乐……

过完春节,俺两口子利用休假时间陪俺公公和俺婆婆到深圳各大景点逛了逛。

日子仿佛流水一样在光与影的切割里,悄然流逝。转眼间,已是六月。一天下午,吃过晚饭,因为太热,俺们没有出门,一家人躲在空调房里,边看电视,边聊天。突然,俺公公说想回老家了,让俺家那口子送他们回老家。俺不解地看向俺公公,“住得好好的,怎么又要回去?是俺们哪里做的不好,让您二老心里不舒服了?”

“没有。”俺公公和俺婆婆异口同声地回道。

“俺和你爹来你们这住了半年,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你看俺这胳膊都粗了一大圈,腿上的裤子腰都有些紧了,俺这几个月起码能胖十斤。这还不好,还要怎样?好吃的吃了,好玩的地方也玩了。衣服、鞋子买了两大包。这不,马上要割麦子了。俺和你爹主要操心咱家那五亩麦子。虽然俺们老了干不动了,但俺回去能在家里做顿饭,你爹也可以晒麦子么。”

俺家那口子对俺公公和俺婆婆说:“现在割麦子简单得很,就咱家那几亩麦子,俺弟弟叫个收割机不到两小时就搞定了,还用得着您二老操心。您二老就安心住在这里,把你们的身体照顾好就行了,甭操那份闲心了。”

俺们俩口子苦口婆心劝了半天,可俺公公和婆婆说什么都要回去,挡不住。他们说深圳太热了,想回去到老家凉爽凉爽。没办法,俺那口子只好请假送俺公公和婆婆回了老家。

回家后,四个月不到,俺弟媳在微信中说俺公公和俺婆婆又闹别扭了。两夫妻各居一室,互不理睬,形同陌路。她说为了让俺公公、婆婆和好,她们俩口子和俺的大姑姐、小姑子轮番上阵,费尽了口舌,都无济于事。

二零一六年春节,俺们一家人回老家过春节。六年都不曾在老家过春节了,原以为俺的公公婆婆看在俺们一家人大老远回家过年的份上,一定会和好如初的。最起码能让俺们过一个快乐和睦的幸福年。谁料从进门到离开,俺公公和婆婆还是继续冷战,谁也不向谁服轻软。

年初二晚上,俺们做小辈的劝了俺公公和婆婆好久,倔强的二老,各说各有理,谁也不想向谁低头。俺和弟媳跟俺公公说:“您是男人,就该高姿态一点,应该主动求和。老夫老妻了,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何必搞得如此老死不相往来,这样让俺们做儿女的好难做呀!”

俺儿子把俺公公的枕头塞在俺公公怀里,艰难地将俺公公推进俺婆婆的屋里,俺公公又出来走向他的屋子,如此这般推了三次。最终,俺的公公婆婆还是各居一屋。对于这二位,在乡邻眼里还算能人的公婆,常常去给别人家说家务事。然而,却一辈子都不曾处理好自己两夫妻之间的关系。若说没感情,怎么能一起携手五十四年?若说有感情,为何屡屡吵闹冷战?真是让人费解。

去年正月,可怜的大姑姐,不幸患病,左腿外侧生了一颗大大的瘤子,经医生确诊是恶性肿瘤,必须截掉那条腿,才可以保住性命。

高位截肢的大姑姐,整整在病床上躺了三个多月。四月的一天,大姑姐拄着拐杖,一条腿一蹦一跳地来到俺家,看望父母。当发现他们还在冷战时,大姑姐泪流满面,她歇斯底里地对着俺的公公婆婆哭喊:“你们咋就不能像人家的父母一样,和和气气的,让人省点心哩?三天两头闹不和,真服了你们了。你们看,俺都剩一条腿了,你们还这个样子,互不服软。不敢奢望你们给子女操心。只要处理好你们之间的关系,别再让俺这个废人为你们操心,俺就烧高香了。你们都七十岁的人了,还能再活七十岁吗。为什么一个一个都这样强势哩?”俺公公和婆婆低着头不哼声,宛如做错事的两个孩子静静地听着。过后,照样冷战。

本以为俺的大姑姐,舍掉了一条腿,命总算保住了。哪知,今年年初,她又突然咳嗽不停,去医院检查时,却发现肺部又长了一颗瘤子。医生说因为身体及各种原因,没法做手术了。只能吃化疗药延续生命。为避免俺公公和婆婆知道了伤心,俺们姐弟几人都没有告诉公婆俺大姑姐的病情。可俺公公不知从哪里得知了大姑姐的病。

或许,是俺公公知道俺的大姑姐命不久矣,想通了好些事情;或许是他自感他的身体健康出现了问题。

一天中午,俺婆婆打电话给俺,说俺公公不知今天哪根筋搭错了。早晨出门时,竟然出乎意料地给她打了声招呼。

俺惊奇地问俺婆婆:“是吗?俺公公给您说什么了?”

“就说他感觉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病。让俺一个人看好家。”

“那您看,俺公公病的严重吗?他一个人去医院可以吗?”

“不严重,俺看好好的。这么多年了,老是这了那了的。依俺看,就是装病!怕干活。”

“看您说的,哪有身体健康而装病的人?”挂断电话。俺急忙给俺家那口子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俺公公的情况,让他赶紧打个电话问问。

不大一会儿,俺家那口子回电话给俺说:“咱爹说了,没事,让咱不用操心。”

今年五月,俺和俺家那口子回家探望俺的公公和婆婆。难得公公婆婆不再冷战。走进家门,一种久违了的温馨气氛,扑面而来:随着俺儿子的一声呼喊,俺公公和婆婆满面春风地迎出来,欢声笑语旋即充满了整个院落。俺不由得心生感叹:这,才是家的温暖!

第二天,俺发现俺公公时不时用手按着胸部,俺问公公,“爹,您胸部不舒服吗?俺看您老按着那里。”

“是,最近老觉得胸部憋闷得不行。”

“正好,俺们在家。走,上医院,去瞧瞧。没病最好,有病了,得及早治疗。”俺和俺家那口子催促俺公公去医院看病。可俺公公就是不去,他一旦犟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动,没办法,只好作罢。

七月的一天,俺公公病重,胸闷得几乎喘不上气来。俺家那口子请假回家带俺公公去西安唐都医院做检查。不幸,俺公公最终被专家确诊患了胸腺癌晚期,没法做手术,只能化疗。可俺公公无论如何都不去做化疗,他说他的身体太差了,并且有高血压、脑动脉硬化,做化疗,他承受不了……

俺公公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初疼痛时,吃几片止痛药还管用。慢慢地,一天得吃几次止痛药,才可安睡一会。最后一段时间,吃止痛药都不管用了。只好打吗啡针剂止痛。

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看到自己至亲的人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自己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受苦,而不能替他分担分毫。

九月二十一日清晨,俺公公永远闭上了他的双眼。

临终前俺公公握着俺婆婆的手说:“老婆子,俺这段时间生病,辛苦你了。俺们结婚几十年,总是吵吵闹闹地生闲气,是俺不好,对不住了,俺给你陪不是。”说着,俺公公艰难地抬起两只手,等了个作揖的动作。

俺婆婆泣不成声地将俺公公的手放进被窝里说:“现在还说这些做啥?你觉得做错了,等你病好了,对我好点不就得了。”

“唉!这辈子是没机会了,下辈子吧。”俺公公的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

九月二十四日,俺那重病在床的大姑姐听说俺公公去逝的消息后,说什么也要俺大姐夫开车送她去俺家见俺公公的最后一面,俺的大姐夫,怕病重的大姑姐到俺家一哭,哭得上不来气,可咋整?思来想去,还是不敢让俺的大姑姐去俺家。

俺的大姑姐想着自己的亲爹去逝了,自己都不能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如今躺在床上,只有吃止痛药等死的份。想着想着,大姑姐嚎啕大哭起来。第二天,也就是俺公公下葬的那天中午,俺的大姑姐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人世,时年五十二岁。

仅仅五天,俺们家就病故了两位至亲。真可谓愁云蔽室,恸哭连连。俺婆婆因为伤心过度,几度晕厥……

俺公公下葬后的第三天早晨,俺去婆婆房间叫婆婆吃早饭,走进屋里,俺见婆婆看着手里的一条金项链流眼泪,俺坐在俺婆婆的身边轻声问:“娘,这是谁给您买的项链?好漂亮!”

“你爹买的。”听到问话,婆婆急忙擦去脸上的泪水,朝我转过身来:“吵吵闹闹了一辈子,如今不在了,才想起他的好……”

是啊!人都不在了,想起他的好,又能怎样呢?俺看着后悔不已的婆婆,无语地陷入了沉思……

老年羊癫疯应该怎么治疗银川看癫痫病哪家正规西安市最专业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