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我家那个老太太(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我家那个老太太,用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来形容,实在是太恰当不过了。我实在不知道母亲哪来的那么大的热情,还真有那么一股子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劲。不信,听我慢慢道来。

这几年,因为老家翻盖一新的原因,父母亲就像候鸟迁徙一样,冬天在城里住,到了天气转暖后,就又回到老家生活半年。前些年,因为父母年纪都大了,担心他们太累,所以老家的地都租给别人种了。可是,这两年,勤劳、节俭惯了的父母实在是不能容忍收入的巨大反差,硬是把老家的地收了回来,宁肯雇人也要自己亲自打理。为此,我们兄弟姐妹不知道召开了多少次家庭会议,还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在母亲的一再坚持下,同意二位老人自己种地,前提是无论干什么都必须雇人,不能自己干。唉,没办法,我们兄弟姐妹虽然四个,可都不在老家,各忙各的,何况也都不是那干活的料,即使节假日回家,也实在帮不了什么忙。这倒好,这两年下来,母亲喜滋滋的,每年都在和我们炫耀她的收入,看到哪家有急用,就赶紧贴补,毫不迟疑。

入春以来,母亲又坚持要种地。父亲由于这十多年脑动脉硬化和颈椎病的原因,一直头晕、耳鸣,虽然这两年由于不断寻医问药好多了,可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右胳膊又开始发麻,抬不起来,所以也反对种地。两位老人谁也说服不了谁,一个回了老家张罗种地,一个留在城里治病。听说育苗很能挣钱,母亲就开始给我们兄弟姐妹轮流着打电话,让帮她买树苗、做网围栏。唉,这个老太太,还真是一根筋,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经不住母亲的几次电话轰炸,我只好给林业局的同学打电话,拜托人家帮忙购置了树苗并送回家中,自己也请假和弟弟回去看看情况。父亲本来还以为自己不回去,母亲会打退堂鼓,可是没想到母亲竟然一个人忙活起来。见母亲已经张罗下一大摊子,父亲也实在不放心留母亲一个人在家里,所以也放弃了治疗,随同我们一起回去。

我们是下午两点左右回家,母亲不在家,打电话才知道她在村南面的地理浇地。走出村口,远远地看到萧索的荒地里,母亲孤零零的身影特别的显眼,眼见她弯着腰,吃力地挥动着铁锹,我的眼泪一下子蒙上了双眼。这个老太太,让我说什么好呢,说好让她雇人,怎么就不听话呢?看到我们走近,母亲慌忙停下手中的活迎了上来,却不料一只脚深深地陷进了泥里。只见母亲花白的头发被风刮得乱糟糟的,脸上满是尘土,衣服上面也不是泥就是土,那只刚从泥里拔出来的右脚满是泥,裤脚陷进时捋了起来了,也是沾满了泥和水……眼泪再次涌了上来,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心里刺痛着,满肚子埋怨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

母亲说,我来地里看看就当锻炼身体了,这不比在城里和那些老太太们跳舞强吗?我年轻时穷,没条件,现在有你们了,就让我好好折腾折腾吧。哎,这个倔强的老太太,让我说什么好呢,我知道您还是不想给我们增添更多的负担,可是,您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对于我们姐弟几个来说,您二老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啊。

我不想把文章写得太悲戚,所以我不想用更多煽情的句子来渲染我的文章。可是,我的老母亲,我那个六十八岁的老母亲,那个马上就到古稀之年的老母亲,她的执着、她的热情却时时在鞭笞着我,让我的心滴着血。我亲爱的妈妈,您什么时候才能安心的颐养天年呢?

癫痫的治疗过程中注意的事项都有那些?那里治疗癫痫病最好治疗继发性癫痫大约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