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作家专栏】背后的眼睛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人生感悟
   1   朱昆跳下车,哼着歌儿,很逍遥地进入一条巷子,悄悄回头看看,没有人跟踪。他得意地一笑,加快步子,闪电般窜入一条更逼仄的巷子,拐了一会儿,从另一条巷子口窜出,手一招,拦辆出租车钻进去,不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的家。   关上门,刚刚放下背包,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手机突然响起来,他出其不意地一惊,忙拿起手机打开,是个不认识的号码,连忙问道:“是谁?你打错了吧?”   对方咯咯一笑,是个女人的声音,沙哑着嗓门儿告诉他,自己没有打错,找的就是他。朱昆愣了愣,随即问道:“找我?什么事?”对方说,自己有件非常隐秘的事,想找个私人侦探去查查,左思右想,最终想到了他,就打了电话过来。朱昆听了哼了一声,心想,简直是乱弹琴,找私家侦探,也不提前打听一下自己是不是,抓个号码就打,神经病啊,于是没好气地道:“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什么私家侦探。”   那人并不吃惊,显然也没觉得自己打错电话,笑着告诉他,自己知道他不是私家侦探,可是,却从心里希望他能够出面,帮自己查清一件事。朱昆心里很着急,想看看自己今天的收获,懒得和她叨叨,就反问道:“你就那么肯定我会替你侦查吗?”   对方嗯了一声,很肯定地道:“你会的,绝对会的。”   朱昆火了,声音大了一倍,大声吼道:“神经病啊,凭什么?”   对方“嘘”了一声,挡住他的吼叫,告诉他轻声点,他们谈的绝对是秘密,一旦让外人知道,情况就大大不妙了。说到这儿,对方突然变换话题,很关心地问道:“怎么啦,今天生意不错啊,怎么还生那么大的火?”   朱昆不说话了,瞪大了眼,愣了好一会儿,果然放低声音道:“你……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对方轻轻一笑,慢声细气地告诉他,如果自己猜得不错的话,朱昆今天出去,在公交车上跟踪一个人,一个长着小胡子的人,收获很大,满载而归。如果自己再猜得不错的话,这个小胡子身上装着两万块钱,现在已经全部丢失,都移形换位转到了朱昆包中。   朱昆听到这儿,彻底傻了眼,回到家后,由于这个电话的打搅,自己至今还没打开包,因此,今天究竟收入多少,对于他而言,截至目前仍是个未知数。听了对方的话,他顾不得多说什么,连忙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个黑色小包,拉开拉链,掏出两摞钱来,颤抖着手一数,再次大惊失色:包中钱不多不少,正如对方所言,恰好是两万元。   朱昆头上出汗了,压低声音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   对方笑笑,不慌不忙地道:“怎么,害怕了?而且,我还知道你是谁……”说到这儿,顿住口不往下说了,好像在吊朱昆的胃口似的。朱昆脸上肌肉动了动,终于忍不住了,轻声问道:“我是谁?”   “神偷‘蜈蚣’。”对方一字一顿,声音虽轻,却无异于一串炸弹,在朱昆头顶炸响,轰隆隆的,让他感到一阵阵发蒙。   蜈蚣,是小城最近出现的著名神偷,来无踪去无影,偷技高超,犹如长有无数只手一般,所以人们送其外号“蜈蚣”,出门时甚至赌咒:“小心出门遇见蜈蚣。”为此,警察布下天罗地网,四处抓捕,甚至下发通缉令,有知情者如能加以举报,将给予重额嘉奖。可是时至今日,蜈蚣仍逍遥法外,不知所踪。   朱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隐藏得这么深,做得这么隐蔽,仍被人轻易发现了,甚至跟踪上了。他脸上一片煞白,过了一会儿,猛地醒悟过来,狠狠道:“诬陷,真正的诬陷,你这样诬陷别人是违法的,知道吗?”   那人笑着,回了一声:“是吗,可能冤枉了吧,你看看这个。”   说到这儿,朱昆的手机“唧唧”一响,他忙翻开一看,竟然是段视频,视频里记录着他刚才作案的经过。只见他背着背包,面带笑容,若无其事地跟着一个小胡子跳上车。车一动,他“哎哟”一声,一个踉跄撞在小胡子身上,一边连忙道歉着,一边站直身子,一只手却趁这个空档神 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小胡子的背包,掏出一个钱包,一眨眼间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这视频是什么时候拍下的,又是怎么拍的,他竟全然没有注意到。   他沉默许久,再次轻声道:“你这样做究竟为了什么?”   对方浅浅一笑,仍不愠不火地告诉他,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大名鼎鼎的“蜈蚣”听从安排,做自己的私家侦探。当然,让“蜈蚣”癫痫病对人体有哪些危害呢给自己出力,不动点脑子是不行的,所以自己就设计了这么个小小的陷阱,让他心甘情愿地钻了进去。   朱昆张口结舌道:“那个小胡子是诱饵?”对方说当然,小胡子故意在人多地方数钱,故意将钱包装入身后背包中,都是给“蜈蚣”下的诱饵,目的无外乎一个,让他下手,以便于拍摄他的作案经过,拿到一手证据。说到这儿,对方绵里藏针步步紧逼:“怎么样,神偷蜈蚣,答应我的要求吗?”   朱昆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这些证据就会送到警察手里,自己就会进入监狱,就会为过去的所作所为把牢底坐穿,就会和自己的恋人周眉彻底拜拜。无奈之下,他语气和缓了,但仍满是疑惑地问道:“那么多私家侦探你不去请,为什么费尽心机找上了我?”   对方解释,他久经江湖,历练广泛,从未翻船,这说明他的反侦察能力特别高。一个反侦察能力高的人,侦察能力也一定相应很高,这样的人做起私家侦探来,比那些蹩脚的三流私家侦探强多了,所以自己选定了他,也相信他一定不会辜负自己的期望,完成自己的要求。   为了消除朱昆的顾虑,女人接着道:“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干的,你偷去的那两万元钱,就做为预支费用,一旦成功,再追加二十万。”   朱昆再次二乎了,二十二万,怎么可能?于是他试探着道:“你让我干什么事?告诉你,我可是快要结婚的人了,决不出手杀人的。”   女人说自己明白,不会让他杀人,那是违法的事怎么能做呢。然后告诉他,自己想请他帮自己探查一下自己老公的情况。接着,通过手机发过自己老公的照片。朱昆看了,照片上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正眯着眼睛,对着自己色色地微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女人在电话那边道,这家伙最近总说有武汉癫痫医院有几家业务,不太回家,就是回家吧,也是匆匆而来忙忙而去,屁股后面夹个火把似的。自己想请他看看,这家伙究竟去了哪儿,在干些什么。   朱昆问具体查哪个方面的事情,请说清楚一点儿。   女人说,私生活,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了花花肠子,在外面养着小三。   任务交代好,女人发誓,一旦事情查清,自己马上销毁视频,兑现另外的二十万,过去的事情等于没有发生。朱昆无可奈何地答应了,关了手机,跑出屋子,拦辆出租去了移动公司,刚才的手机号码是移动号码,本城移动公司里有自己的一个朋友,他必须查查,这个人究竟是谁,别被人卖了,自己还帮着数钱。到了移动公司,找到朋友,他报出那个号码,朋友查了后,白了他一眼,不高兴地说:“开什么玩笑,自己登记的号码,竟然自己来查。”   朱昆以为朋友开玩笑,等到看了打出来的信息,再次目瞪口呆,这个号码果然是以自己的名义上的,而且所有的信息都是以自己的身份填写的,一字不差。看见朋友望着他,他连忙笑着道歉,告诉朋友,请人上了一个号码,又怕那人没上,所以来查了一下。朋友不满地说:“真小气。”一边将朱昆送了出来。   朱昆回到家刚刚坐下,手机又响起来,打开一看,仍是那个电话。电话里,对方笑着问道:“怎么,不相信我,还特意去查查?”朱昆听了,顿时感到背上冒着丝丝冷气,他觉得这个女人实在不简单,自己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监视之下,甚至自己所想所做,都没逃出她的眼睛。他不由得问道:“你为什么要以用我的名义上那个号码?”   对方告诉他,这只是自己的一个警告,告诉他,他的一切情况自己都了如指掌,希望不要有其他想法,赶快给自己侦察情况。否则,最后后悔的会是朱昆。   朱昆彻底慑服了,他知道,自己心眼虽好使,可绝不是对方的对手,还是按照要求来。至于对方是谁也不用问了,查出胖子,他老婆是谁,也就不言而明。   2   照片上的胖子,朱昆很容易就打听到了,这家伙非常有名,在丰市几乎家喻户晓无人不知。他的名字叫张松,是本市一个著名的房地产大亨,财大气粗,身价亿万。他的老婆。就是他公司的一个主任,名字叫秦桔。   朱昆再次打电话过去,说出自己所查的情况,并且随口道:“你是秦桔?”对方听了,微笑着承认了自己身份,并对朱昆的工作效率大加赞叹,然后问他,发现张松最近有什么动作没有,说给自己听听。   朱昆告诉她,目前还在准备阶段,放心,不久就会有好消息的。女人想了想,告诉他,一切尽快,任务完成,自己决不食言的。   朱昆答应了,立马关了手机。他心里彻底安定了,暗暗想,难怪那女人出手就是二十多万,有这样的家底,当然就会有大把的钱了。他甚至庆幸,这几十万的侦探费得手的也太容易了,几乎是举手之劳。于是决定,马上行动,开始跟踪。   这天,看见张松走出公司,低着头急匆匆上车离开,朱昆也急忙从旁边冲出来,挥手拦了辆车,让紧跟其后,咬住不放。张松的车子跑了一会儿,突然停住了,张松下了车,回过头向后面望了一眼,脸上带着一丝讥讽的笑,显然是有所警觉。朱昆一惊,忙让司机把车子停在旁边的绿荫边,假装观看街道两边的景色。   张松站在那儿,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手臂高高一挥,上车走了。车子不再行驶在大路上,而是突然一拐,进入一条胡同里,既而七拐八拐的,拐得人头晕眼花。   朱昆忙吩咐司机,跟紧一点儿,咬住对方,看来这家伙想要甩掉自己,千万不要跟丢了。   司机答应一声,聚精会神,咬住张松的车子紧追不放。   张松的车子进了一条仄仄的小巷,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嘎”的一声突然停下。朱昆坐着的车子高速追赶,一见情况不对,司机忙一踩油门,车子“嘎”的一声停下,可仍上演了一曲追尾事件,不过不严重,仅仅是两车相挨而已:朱昆吓出了一身冷汗。此时的张松已经下了车,一手叉腰站在巷子中间,瞪着眼睛指着车里的朱昆和司机吼叫道:“丟那妈,给老子滚下来。”   司机一脸煞白,知道得罪了这个全市鼎鼎大名的张老板大事不妙,嘴唇颤抖着,话都说不出来了。   朱昆以为这家伙这样做,是想讹诈他们,忙出主意道,别理对方,赶快倒车,逃离现场再说,不然的话,自己跟踪的事就会露陷。司机听了,醒悟过来,打着方向盘准备倒车,回头一看,却大吃一惊,不知什么时候,后路已经被并排而来的两辆车子拦住,难以逃脱。那两辆车子停住,车门“哐”一声打开,几个人气势汹汹地走下来,手里拿着棍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棒,瞪着眼一步步慢慢逼上来,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朱昆看到对方人多,个个膀圆身阔,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和司机躲在车里,吓得浑身发软,一动也不敢动。张松一努嘴,一个汉子走过来,几脚踹开车门。司机战战兢兢指着朱昆推脱道:“对……对不起,不管我的事,是他包我的车。”   张松又努努嘴,一言不发,斜着眼站在一边。那汉子得到暗示,哼哼一声,一把薅住朱昆的衣领,学着张松的口气吼道:“丟那妈的,滚出来。”一扯一拽,朱昆一个踉跄给扯得跌了出来,踉踉跄跄倒在地上。张松呵呵一笑,趾高气扬地晃了一下胖胖的指头,对着那个出租车司机瞪大眼睛吼道:“没你的事了,滚蛋吧。”   司机哎哎地连声答应着,看看身后,两辆车已经让开,他飞快地倒过车来,扔下倒在地上的朱昆,车钱也顾不得要,屁滚尿流地跑了,一会儿就不见影子了。   张松回过头,凶巴巴地望着朱昆,瞪着眼睛不说话,过了许久问,扬扬下颌道:“丟那妈,干什么的?”   朱昆知道,对方人多势众,稍不注意,就会残疾,甚至丢掉生命。于是忙摇着头谦恭地笑着,说没干什么,准备回家,只是经过这里而已。张松冷笑一声:“回家?经过这里?分明是跟踪老子。”说完,又一次一挥那根胖胖的食指,几个汉子一见,狼一样冲了上去,脚踢拳打,棍棒齐下,打得朱昆嗷嗷直叫,连喊饶命,说自己真的没有什么目的,请饶了自己。张松带着轻蔑的微笑,点了一根烟,吸一口后又缓缓吐出来,看打得差不多了,叫声停止。那几个家伙一起停下手,后退开来,张松迈着步子缓缓走过去,用胖胖的食指点着朱昆的鼻子狠狠教训道:“丟那妈,老子知道你为什么跟着我,呵呵,跟着老子你狗日的能咋的?白生气,呸!”说完,告诉朱昆,要跟,就光明正大地跟着,如果再偷偷摸摸的老鼠一样躲躲闪闪的,自己见一回,就让人打一回,打死拉倒。 共 28859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