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老“古今”新故事(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随笔散文

【一】

深秋时分,天气正好。一路跋涉,饿极了。在一家饭店吃野味火锅,据说是这小城最具特色、最滋补的美味。屋外热气腾腾,屋内腾腾热气,真好吃,大家大朵快颐,吃得头上直冒汗。有人忽然说,今早从老家赶回前,在山上埋了一只狼。

我们一起停了筷子,抬起头来。

埋狼?!

当然是真的。他是个实诚人,从来不撒谎。

和狼直接间接的记忆就冒了出来。童年时听老人们讲“古今”,除了跑土匪,毛野人,还有很多关于狼的奇闻异事。比如叼走谁家娃娃,咬伤谁家母猪,钻进羊圈咬死很多羊,怎么聪明狡猾,记仇报复心强。讲故事人为追求效果,故意夸大其词,听得一屋人毛骨悚然。每当我们哭闹要这要那时,大人们只说,不听话,让狼吃了去。孩子们顿时静悄悄,闭口不言。

小学时同学吵架,不知谁骂一句,狼啃下的。教室角落里另一孩马上变脸,疯了似滚上前,撕扯不已,真有狼架势。放学后,其他同学神秘兮兮传言,XXX出生没有几天,被狼叼走,不知为什么,半路又放下,脸被啃了一口,半边皱皱巴巴,没有了一只耳朵,奇丑无比。晚上,褐色如狗、尖牙利齿、大尾巴毛茸茸的东西在梦中出现几率就较高。传言是真是假至今不知,但那时我的确只闻狼名,从未见狼身。

十年前在西安动物园,第一次亲见,很失望。记得带孩子从蛇馆出来,被那些巨大细小的、地上卧枝上缠的爬行动物彻底打败,我除了恐慌惊惧,不忍卒看,还心悸虚汗,呕吐不止。正怨声载“园”,恨恨不已,老公忽然说,快看快看,狼。连忙爬起来拼命挤,见叫做狼的动物平卧在地,灰毛尖脸,耳朵端立,尾巴茸茸,在笼子里懒洋洋躺着。游人抛进去香蕉橘子,它眼睛一抬,冷眼一看,低头不理,落架的野狼不如狗。

我在别人家墙上还见过一块狼骨,黑乎乎,脏兮兮。头戴瓜皮帽满脸皱纹老人,提起来刮下一丝丝看不清颜色的干肉,泡在水里递过来,满含关切,狼肉是酸的,可以治百病,尤其是胃病,一小块就可疗治老寒胃,胃也不泛酸。可惜我不懂事,假装看屋外野花,端出去顺手倒在墙根下,然后悄悄进门,斜坐在凳子上,听人们闲话。他们说狼皮褥子可以防潮,是山里人家最值钱的东西,来了贵客晚上才铺;狼有情有义,有礼有节,人不惹它们,它们一般也看不上搭理人。其时才看过电影《暮光之城》,狼人高大凶狠,但正义感十足;恰值《狼图腾》火遍神州,读完后,对狼的印象变化了很多。

人们议论纷纷,边吃边说,为本地出现狼而兴奋。雨水多山上才有草木,草木葳蕤才有野物,有狼活动说明生态多么和谐。狼该是撵山清水秀来的吧。那些年,连连大旱,到处光秃秃,不见狼影子;干山苦岭,黄土飞扬,有只狼也早都饿死了。

那你遇见的这只狼是怎么死的,难道被人打死的?

才不是呢。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谁敢打?现在人懒,满山野鸡嫌抓起来麻烦,图省事到处撒拌过农药的粮食,野鸡吃了被毒死了,狼吃了毒死的野鸡,也死了。

狼被埋了,那野鸡呢?

野鸡被人收拾在一起,卖进城里了。据说煮熟后农药味不显,吃起来还有股特别的味道。

我们面面相觑,纷纷搁下筷子……

【二】

“半夜里,女人悄悄和毛野人妈换了位置,然后假装睡熟了。月亮上了山头,毛野人提刀进了门,在炕边站站,一刀砍下去,提起头到月亮底下,一看是它妈,放声大哭……”

冬天夜里,寒风飞雪,热烘烘土炕上,一豆灯光下,母亲姨妈们凑近了做鞋缝补衣服,外婆架不住趴在被窝里的孙子们央求,继续讲“古今”。据说那是她奶奶的奶奶流传下来,又传给我们听。说到关键处,总要插一句,哪个娃娃要是不学好,让大人赶出去的话,毛野人就在大门口等着呢。窗外黑乌乌一片,间或有雪渣打在窗纸上,沙沙作响,一群碎娃娃忙将头埋进被子,在毛野人咔嚓咔嚓嚼手指的情节里瑟瑟发抖,大气也不敢出。一会又抑制不住好奇,竖起耳朵认真听,恐惧敬畏如细尘,弥散在空气中。

关于毛野人的传说,从小听到大,情节曲折跌宕,内容大同小异,常见的故事梗概是:毛野人在地上一滚,变成娘家兄弟,牵一头毛驴,请某女去趟娘家,女人上了当受了骗。路上,被吃了孩子,又被带回“家”,但她聪慧睿智,躲过种种将被吃掉的险情,和后院捉来的女人们一起,最终战胜了动物。斗智斗勇的情节虽各有版本,兼有虚夸,但结果总会人定胜“毛”,皆大欢喜。

传说中这种灵长类动物,身高丈许,红毛绿眼,口阔膀圆,力量超大,喜爱收藏东西,喜爱吃女人(呵呵,好像嫌弃瘦子,先捡胖得吃),喜爱笑(还有笑死的),但它们又憨厚有余、精明不足、率真性直、缺根筋。那些人人皆知的故事,在没有电灯电话、信息完全闭塞的年代,无疑是很重要的调味品,闲谈趣话也好,惊惧梦魇也罢,给单调的乡村童年生活增添了诸多乐趣,也伴随我们走过无数个充满想象的黑夜。

后读史书,才知道古籍中关于“野人”早有记载。《周书·王会篇》里,便载有人捉到“红毛野人”向周成王进贡之事,《海内经》中更多;战国时屈原,在《离骚》中有一篇叫做《山鬼》的诗,就是以“野人”为题材抒发忧愤之情的。清代,多处记载新疆一带有野人活动,只不过好像个子很低,如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卷三《滦阳消夏录》中记录:“在乌鲁木齐周边山中,每当红柳长大时,有名红柳孩者,长仅一二尺许,结柳叶为冠,赤身跳踯山谷间,捉获之,则不食以死,盖亦猩猿之属,特不常见耳”。

还有一个版本为毛野人变为老奶奶哄骗弱小无知孩子,最后露出破绽自取灭亡。惯用象征手法,强调小孩识别坏人阴谋、提高警惕的重要性,和欧洲《小红帽和狼外婆》、台湾《虎姑婆》有异曲同工之妙。后读《增广虞初新志?卷十九》,见到黄之雋的《虎媪传》及郑振铎先生《老虎婆婆》,恍然大悟。这些故事居然有惊人巧合,可见不同地区的人在幼年时期是有共同故事作伴的。

细细想来,毛野人传说背后,是人类对远古时期的简单记忆,也是人与自然斗争抗争的一个符号。人嘛,总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是自然主宰者,所以塑造出一个最有灵性的动物来进行对比衬托,在故事里多用嘲讽挖苦,诡辩装傻,偷换概念等方式,渲染人的聪敏精灵、足智多谋以及终不可战胜。

“刚藏好,毛野人就进洞了,四处闻闻,嚷嚷说:‘生人味,生人味,今天家里来了什么人?’”,多年后,我给小外甥女讲这故事,她倒是一点也没有害怕。想了半天,只说,“姨妈,毛野人就是陌生人吧。我老师说,世界上最可怕的是陌生人”。

童语无假。

【三】

“儿子撵走了老娘后,浑身轻松,和媳妇边喝酒吃肉边思谋连夜挖。夜深人定,月亮明晃晃,他们掀开石磨,挖开一层层土。忽然,头碰到缸沿上,火星四冒,两口子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抛下铁锹用手使劲刨,最后刨出来一个大缸。结果大吃一惊,缸口印封还在,缸里却空空的,一个银锞子也没有,只有一只癞蛤蟆在里面呱呱叫”……奶奶讲完这段,仿佛很轻松,端坐在炕边,气定神闲。

“银子、银子呢”?我们着急追问。

“银子走了”。

大家一点也不相信,“银子又没长腿,还会走”?

“咋不会走?财贝有份限。后辈不孝顺不节俭,不积善不积德,银子就走了。世上人只以为自己能攒住钱财守住钱财,没想到财贝也选人呢”。她慢悠悠绕着针线疙瘩,肯定地说。

我第一次听“财贝有份限”这句话时,年少无知,总不解其意,分先?奉贤?奉先?奉献?份限?问了很多人,查了字典,也不知道那两个字怎么写。起先觉得讲人命乃天定,那么便为“份限”。后来自己倒越发觉得是“奉贤”二字了,何故?“人有德,财亦不弃”之意吧,当然只为个见。

还听过几个不同版本,有前辈好容易积攒下财富、后辈挥霍无度或无德无能守不住的,也有命中注定贫争不来富变不穷的。离奇的结尾很多,有人说某人挖开后,白花花银子马上变为一缸水。还有人说,夜里听见银子走时顺便嘀咕,“这家人不怎么样,咱走吧走吧”,随后一道银光,便飞走了,只剩下栓银子的红头绳躺在地上。故事神秘莫测,但幼小的心里还是埋下了干了坏事遭天谴不说,连金银都守不住的概念,朴素的价值观金钱观道德观在短小的“古今”里得以充分渗透,再以口传亲授的方式一代代传承下来。

长大后,看武侠,记住了古龙先生一句话:“世界上最可爱的东西莫过于一块银子”,也知晓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故事,再后来,莎士比亚洋洋洒说了句“钱是一根伟大的魔棍,随随便便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模样”,惊觉做个富翁也真不易。近读《初刻拍案惊奇》,在开篇第一回“转运汉遇巧洞庭红波斯胡指破鼍龙壳”里,终找到“古今”之影,大喜。宋有一金老头,做了一辈子生意,从初期艰难拮据到后来“家事挣得从容”,想得一方法,攒够百两便熔一大锭,一生共积攒八锭大银即八百两,用红绳系着,天天抚摩。大寿时宣称要分给四个儿子做“镇宅之宝”。可银子成了精呀,分开前夜不但叛逃,且留言“我等与诸郎君辈原无前缘,故此先来告别,往某县某村王姓某者投托。后缘未尽,还可一面”。

将这些故事告诉给学生,他们颇感兴趣,嬉笑不止,“老师多虑了,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赚得来银子,买个最好的保险柜一锁,保证它们飞不了”。

剩下我瞠目结舌……

黑龙江那个医院擅长看癫痫专业的癫痫病治疗方法武汉治疗癫痫医院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