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风恋】村庄记忆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诗歌词曲
破坏: 阅读:2334发表时间:2018-01-22 15:48:52


   得知大仓爷爷去世的消息,是在滴水成冰的寒冬。
   和往常一样,打通母亲电话,还没唠两句,母亲就有些感伤地告诉我:“村里你大仓爷爷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的心不由“咯噔”地疼痛起来。关于大仓爷爷的种种往事,也风撕雪花般开始在心头纷纷扬扬。
   儿时记忆里,大仓爷爷在村里可算是个不折不扣的能人。那时的他,五十出头的年纪,高而微驼的背,瘦长脸,那花白的头发,衬得额前的皱纹格外地纵横交错。
石家庄治疗癫痫的效果比较明显吗?>   农村人都是劳碌命,大仓爷爷也不例外。田野里,不管是种在坡里的苞谷,还是栽在田中的稻谷,总会被他舞弄成村里最标致的庄稼。因闲不住,他常把别人看不上种的地畔坎角拾掇起来,用铁镐挖平理顺,肩挑背扛地施上农家肥。因舍得出力气,那些别人瞧不上眼的小地块,经过大仓爷爷的深耕浅耙后,不但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收成竟也会比别人家肥地收得还多。因了这脚踏实地的苦干,大仓爷爷家的日子,在我记时起就已是很红火。为了利索地耕种更多的土地,他养了头大水牛。养过牛的人都知道,水牛虽力气比黄牛大,可食量也是要比黄牛大得多。在六十多户人家的小村里,大仓爷爷是唯一养水牛的人家。养水牛,虽说使唤起来能得心应手,可有空就得镰不离手篓不离背地割牛草。到了初冬,更是得备上几垛干稻草给牛过冬。那时的大人们常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养头水牛,就等于家里多了个草囤子。
   大仓爷爷夫妻俩,靠着自己的勤劳,不只把地里的庄稼种得生机勃发,还把水牛养得体壮膘肥。他们不只种地、养水牛,还买了当时挺惹人合肥癫痫病的医院哪里稀罕的压面机,在门前栽了令人羡慕的樱桃树。每到农闲时,母亲常爱带我去大仓爷爷家压面。若是遇到樱桃开花或樱桃成熟时,树上那白灿灿的樱桃花和枝头红玛瑙似的樱桃,常让我垂涎得移不开目光。那时的我曾幼稚地想,若能成为大仓爷爷家的孩子该多好。那样的话,就可以爬上樱桃树尽情地吃个够。而那时他们家的几个子女,早已都初中毕业了。特别是他家的小儿子,因成绩优秀考入县三中,成了当时村中为数不多的高中生。他家那面贴满奖状的墙壁,多年后依然让我记忆犹新。
   此时的大仓爷爷,因了自己吃苦肯干,家里的光景越来越好。日子过好了,在村里的威信自然也水涨船高。每逢村里谁家有红白喜事,都会请大仓爷爷去做总管。这个工作虽说是义务的,但在村人眼里,无疑是体面和风光的。而每次,大仓爷爷都能挥洒自如地将事情处理圆满。时间一长,大仓爷爷便成了村人心中“总管”的不二人选。所谓的“总管”,就是乡村人婚嫁葬娶做流水席时,对事主家帮忙人员安排活路的人。要想做好“总管”湖北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不只需有好的口才,活泛的头脑,还得在人们心中有一定的威信。不然,就很难“调兵遣将”。“总管”可根据每人的特长及秉性,安排适当的事情给他们。这样一来,不只让“英雄”有了用武之地,还大大提升了办事效率。临走时,除了主人家满脸的感激外,还有以烟酒和毛巾做答谢的物品。
   大仓爷爷家门前那一溜排樱桃树,每到花开时节,成了村里一道美丽风景。刚开始,村里人栽樱桃树的极少,他家的那几株就显得格外珍贵。因大仓爷爷家地处村口,每到樱桃花开时,那白灿灿的樱桃花,飞雪般堆积在碧绿枝叶间,为村庄增添了不少娇媚。两三月过后,樱桃成熟时,那珍珠般缀在枝头的红果子,让儿时的我们恨不能生出翅膀化做鸟雀,飞上枝头去一亲芳泽。而大仓爷爷也常会在阳光明媚的清晨,摘下鲜嫩欲滴的樱桃,放进竹篮洒上少许水,盖上几片樱桃叶后,骑自行车去县城兜售。虽说樱桃价格前后波动大,若能赶上好时机,卖点零花钱是不成问题的。有时从树下路过,恰巧碰到大仓爷爷摘樱桃,他常会让大仓奶奶把一捧捧红得透亮的樱桃,装进我衣兜。
   许是看到樱桃树可以带来经济收益,不少人便去大仓爷爷家讨树枝回家栽植。其实樱桃树并不难栽,挖好坑在坑底加些稀泥,把树枝插进去盖上泥土踩实,不出三两个月枝头准能冒出新芽。不过栽樱桃要选时间,最好是在树还未发芽的寒冬腊月。从那以后,村里的樱桃树渐渐多了起来。我和妹妹也去大仓爷爷家折了樱桃枝,竟全栽活了。多年后的今日,每株樱桃树都还在开花挂果。尽管后来,因为山体滑坡,老村庄不得不整齐搬迁到离公路近的地方。可村里人爱种樱桃树的习惯,却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也因了这个爱好,每到樱桃花开时,常感念起儿时大仓爷爷家门前的樱桃树。
   大仓爷爷家的四个孩子,一个女儿和三个儿子已相继成家。按常理来说,此时的大仓爷爷夫妻俩也该安享晚年了,可事实并非如此。大仓爷爷在儿女都成家后,依然舍不得放下劳作了大半生的土地。子女们相继出去打工后,家里的土地全被他们揽来继续耕种。刚开始几年,身体还勉强吃得消。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地里的活也越来越吃力。特别是大仓奶奶,因常年劳累,曾经笔直的背已驼得非常历害。随着身体状态的每况愈下,大仓爷爷不得不忍痛放下手中农具。
   年纪越来越大后,两位老人的赡养问题也成了当务之急。儿子们却没人愿意让老人住自己家。无奈之下,大仓奶奶被接到女儿家里,大仓爷爷无奈之下住到了二儿子家的柴房内。即便这样,几个儿子还常因为老人的事争吵不断。最后,大仓奶奶不得不请村干部和家族里的长辈做调解。大仓奶奶找人调解的那个傍晚,我刚好从远方回老家看望母亲。我亲眼看着驼背的大仓奶奶来到院子,和母亲说了几句话后,又匆忙地走向另一家。当时的我不忍回望,怕看到老人眼底的无助。可不知为何,她暮色里的孤独背影,却让我心头无端生出几许苍凉。
   经调解后,大仓爷爷夫妇俩的赡养问题总算有了眉目。听母亲说,经过协调后,大仓爷爷被分给二儿子赡养,大仓奶奶被分给大儿子赡养。至于小儿子,每月只可象征性地付点生活费。听到这些后,我不由得替两位老人舒了口气。我天真地认为,劳累一生的他们总算可以安享晚年了。只是,怎么也未料到,大仓爷爷去二儿子家的新楼房里还未住上半年,就因中风卧床不起。没过几天,便悄无声息地离世了。
   大仓爷爷走了,他带走了村庄的温暖记忆,也带走了生活挟裹给他的无限辛酸。只将弯腰驼背的大仓奶奶,孤零零地留在了村庄。这个为儿女操劳大半生的老十堰治癫痫病有偏方吗人,就这样悄然走失在光阴长河里。
   一抔黄土,送走了大仓爷爷。无数细雨,飄洒着我的怀念。大仓爷爷走后,村庄不再是昨日模样。没有了大仓爷爷的村庄,开始有了荒芜。若再回到村庄,只想到大仓爷爷的坟前上柱香。轻轻告诉他雨水的稠密,庄稼的长势,时光流转里村庄的兴衰。
   待到来年清明,大仓爷爷的坟前,也该有纸灰盘旋吧?其实这些,都已不再重要。唯愿他,能在另一个世界里安详。
  
  

共 258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