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平桥大道上的峥嵘岁月_5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歌词曲
无破坏:无 阅读:1247发表时间:2017-02-22 12:04:35 武汉看小孩癫痫哪家好    一   我在“人民网”一遍又一遍点开“习近平文艺座谈会”的视频,一遍又一遍阅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学习习近平在文艺在工作会上的谈话。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我把习近平说到心坎上的话都记录在笔记本上。感慨之余,写篇《我的作家梦》,用听了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讲话的感慨做全文总结。   《我的作家梦》投稿江山文学网,山水神韵社团,以《梦想》为主题的征文。社团评委以春华秋实社长为首,共十多人。他们经过对每位作者的参赛作品进行筛选,评委成员用了半个月时间,对参赛文章从思想性、艺术性等方面进行鉴赏、评判,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对每篇参赛征文进行客观、公正裁定和打分,确定了征文最终奖项。   揭晓出来了,《我的作家梦》五千四百七十一羊角风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字,在三十八篇《梦想》征文里荣幸获得三等奖。我激动得笑着哭了。没想到《我的作家梦》这颗遗落在乡间泥土里的贫贱种子,竟然江山文学网山水神韵社团被春天点化成洋溢清香的小草。我了解小草的理想;我懂得小草的追求;我欣赏小草的美色;我和小草一样把春天写在脸上,微笑着展望未来!   打心底里感谢江山文学网山水神韵社团成就《我的作家梦》,感谢那段苦难岁月铸就了《我的作家梦》。后来,在北京一个笔会上遇着江山文学网山水神韵社团的编辑朱皓(笔名九井居士)老师,直接向他道谢,他道:“不用谢我,文学之路已经充满了荆棘,每个作者都很不容易,那是我们山水社团每个评委对待参赛作品坚持公平公正评出来的。写作辛苦,尤其是那些底层草根,他们没有社会资源,几乎没有竞争的资本,能坚持写下去,就是英雄……”朱老师说得我心里发酸,没想到他如此了解底层草根。   朱老师站在编辑的立场上说了句大实话,似乎在给我鼓励。因此,我热爱上江山文学网,很想尽快拼出十五个精华帖,能早日成为江山文学网的签约作者。   我把散文《梦魇》投稿江山文学网里,这是江山文学网编辑陈戈给《梦魇》写的编按:“提起交公粮,农村里年纪稍大一些的人应该都还记得,在那种背景下,那种场面从侧面反映出我们国家曾经经过了一个怎么样的发展阶段,才走进了一个全新时代。如今,我们国家已经取消了那项政策,减轻了人民的负担,可再回忆起那种情景,那种可怕的经历又如同梦魇浮现在脑际。历史在进步,时代在发展,农民们的生活水平也一天天地在提高,汲取历史教训,杜绝伤害农民感情的事情不再发生,造福百姓,功在千秋。好文拜读了,推荐共赏!”   我对陈戈写的编按无所谓,可他不应该在《梦魇》结尾添加了这样一句:“也让而今的幸福和自由撒开脚丫子奔跑,奔向更加美好的明天。”我实在难以接受,很生气,便留言道:“陈戈编辑老师好,你这个句子虽优美,放在我文章里很不合适,一句不多,促使这篇文章跑题了,还是你留着自己用吧,请你尽快商丘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把我文章还原,恳求你。”   陈戈回复道:“这篇文章读起来很亲切啊!交公粮啊,我也干过,不过我们那的工作人员挺好的。拜读了,问好!”他根本不搭理我要求删除他在我文章后面添加的那句话。我再回发飞笺请求他,没回音。好不容易等到了,他却回道:“当父亲的骂孩子“你妈,”交粮的骂催粮的“狗日的,”看来作者怨气不小啊!公粮到底该不该交?收粮官该不该严格要求?我们不得而知之。只是隐约知道在那个年代,相当一部分有些岁数的人对交公粮并没那么排斥——他们从黑暗的旧社会而来,对于一穷二白的国家是感恩戴德,因而对个别工作人员的苛刻即便是心有不悦,也没有那样咬牙切齿的恨,这样的情结是好多生在福窝中的年轻人永远弄不明白的。”他依然不肯删除添加在我文章结尾的那句话,开始挑毛病,要挑毛病在写编按时直接写出来也行,编辑写编按有这个特权,他是因为强加在我文章结尾那句话起了争执才说出来,感觉这个编辑很不地道。   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读过这样一段话:“在不同人眼中,会看出不同的是非曲直。这是为什么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每个人看待事物都不可能站在绝对客观公正的立场上,而是或多或少戴上有色眼镜,用自己的经验好恶和道德标准来进行评判……”不愿再和陈戈争辩探粮杆子和老百姓交公粮态度,只想他把那句促使我文章跑题的句子尽快删除。尽管可生气,还是用平和的语气回道:“陈戈编辑老师好,发现你在我文章结尾添了一句话,一句话不多,促使我文章跑题了。我拿这篇文章参赛《散文世界》了,还获得了二等奖,虽说是个小奖,那也是人家评出来的,所以很焦急,连续给你发飞笺,再回请求你把我文章还原。”   陈戈回道:“呵呵,理解,理解。我已经按照你要求删除了那一句,而你跟帖中那么惹眼的措辞却还留着。既然编辑应该尊重作者,那么你是不是也应该弱弱地尊重一下我这个编辑,拿掉还是你留着自己用吧,请你尽快把我文章还原,恳求你之类的不敬之词。我想,您应该会操作了吧?”我想:“一个良好的编辑会要文章尽量完美,而不是去丑化它。古人为求一个字捻断三根须,他不跟我商量,就在文章末尾添加一个句子。曾经读过一条言论是强者不会把弱者放倒,而是把弱者举起来——这是强者越来越强的原因。”将握住鼠标准备把和陈戈争执的留言删除,又想:“他浪费我一天的业余时间,反而说我这个作者不尊敬他,既然咱今儿杠了,是非曲直留那儿当纪念吧。”晓得这样跟他犟,对于一个想在江山文学网签约作者并没啥好处。其实,我想过要责己之短,要豁达大度宽容他人之过,小鸡肚肠的我说服不了自己。   编辑阳媚也留言道:“这是一篇令人感叹的文字,字里行间有着农民的辛酸苦辣,有着底层小人物的滴滴汗水。可以说行文泼辣,展示出国家检验人员严把质量关,但,也揭示了深一层含义:农民交公粮要自己扛包,白条满天飞。伤了谁的责任?没有人负责。老百姓只能自认倒霉。这是作者也是诸多农民的痛,虽然已经过去,但,依然难以忘怀。”   “友友,陈编的编按写的很好。有些不同意见可以飞笺告知,最好不要跟在帖子后面,那样会遗漏。另,看到陈编的话也有一些道理。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但,要高于生活。有些语言可以以艺术形式出现,来展示文学的魅力,这样的文章会更耐读。友友,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呢?”   陈戈和阳媚这两人给予《梦魇》的剖析,相比之下,阳媚剖析的好些。打心里感谢阳媚能理解我们每个不同生活环境里面的人,表现的生活状态都不一样,你瞧着似乎荒谬,实则就是我生活常态。尽管江山给予《梦魇》定为精品,我还是郁闷了好几天。在平桥大道上奔忙半辈子,碌碌无为,好不容易遇着文字给我带来片刻的快乐,无奈郁闷也不少。   《梦魇》是我在病中写的,那些日子可害怕天黑。夜晚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做梦,梦中瞧着的亲人好多都不在世上了,每回从梦里惊醒都是大汗淋漓。我请兰兰陪我睡,好几回她都没答应。我病倒了,她带我上中医院,那个老医生问我是不是受过惊吓、失眠、多梦?我说夜黑睡着了感觉好像被个毛猴压着,想跑咋也跑不了。有时好像是掉水沟里了,咋也爬不上来,喊不出来,有时把自己喊醒来,吓得再也不敢睡了。老中医说你那是梦魇住了,身体太虚弱了——这就是《梦魇》这篇散文名字的来历。   好不容易拼够了江山签约条件,对江山的热爱又变得冷淡,没了签约心情,还是默默埋头写吧,想在媒体纸介争取发表的心情也淡了许多。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持平和心态,偶尔也会停歇下来想:“没准哪天有伯乐打马路过我这片庄园,会放慢脚步欣赏呢!”我把希望寄托在不老的流年里。      二   有些日子没写日记了,我用心记着创卫的人不再进发型屋叨扰,日子变得轻松平静。来个理发的老顾客说我比原来长胖了,还有个顾客说在大街上瞧着我挺着大肚子走路一扭一扭的像孕妇。这都是药物的功效,我也晓得肚子凸起来了,干着急没办法。   我每天除了搞活挣钱,就是喝中药,上菜场杀鸽子回来煲汤,喝好吃饱倒头睡。每天都睡得很踏实,不再像从前闭上眼不是梦回湾里,就是瞧着平桥大道上来来往往各型各色的脸、各型各态的眼。现在那种幻觉没了,总想睡,我怀疑那药里有镇静剂,不然瞌睡咋总也睡不醒呢?给顾客刮脸修面时困得抬不起头,睁不开眼,瞌睡来了若不躺下浑身酸疼。我为了瞌睡不给新来的顾客理发,给老顾客理发还涨价,时间都留着吃饱继续睡。   不晓得哪天离我发型屋不远处开了一家新理发店,和一家新火锅店,一天到晚用高音播放着摇滚乐,巨大的广告条幅拉扯到慢车道上。来一大群城管执法人把广告条幅拆掉了。平桥大道上自从有了火锅店,更热闹了,多远的吃客都驾车朝大道跑来,从上午到晚上,大道两边停车带上停着各种各样的小轿车。   来理发的老顾客道:“黄老板最近生意不错吧?每回从平桥大道上路过,见你门口停满小车。”我笑道:“小车是停满了,就是不见人。其实,可不想让人家把车堵车我发型屋门,又怕人家说我小气。创卫创得只剩下嫖客了,要不是你们这些忠实的老顾客,我该喝西北风了,旁边那家北京治疗癫痫医院理发店为了争抢生意收费比我低,平桥大道是大家的,同行能和平公处就好。”顾客一本正经道:“喝西北风确实是咱河南信阳经历过的历史,不会重蹈覆辙了,这年头,这社会好的没话说,只要肯下力气就能赚钱,农民工的工资都论天,包吃包住,一天下来能斗几百块,你说喜欢人不?习近平厉害,大的小的他都搞,搞的钉是钉铆是铆。没谁敢拖欠农民工资……”十分认同他这番话,我大表妹夫就是农民工,他来理发时就会说起工地里那些事。   突然觉着没顾客了很无聊,用尺子量梧桐树腰,发现去年邻居在梧桐树上按的钢钉留着挂拖把,都已经长进肉里头去了,只留下隐约可见的钉痕,念着林语堂先生《京华烟云》里的一段文字:“树木也有情,我们若折断一个树枝子,树木会觉得受到伤害……”越念越觉得这段文字有深度。对着我门口有个梧桐树身姿挺拔,枝杈较少,有松的味道。秋来,它叶落得早,来年发芽儿也最早,它总是让我瞧着人间最早的春秋。   想上网写心情日记时,趴桌上好一会儿,一个字也没写出来。无意瞧着学友在申城传播网友交流群里留言道:“兄弟妹妹们,俺屁事比较多,有什么不明白不清楚不了解的直接找梅芯,他是我兄弟,他的话就可以代表我。”我读完这句话很感动。还有豫快报的网址,好奇地点开瞧瞧,是一篇题为:“信阳平桥查山禁烧不利,秸秆焚烧狼烟四起”的新闻。内容大意是“在通往张岗村一条乡村公路的两侧,大片农田里都有秸秆焚烧后残留的黑斑。附近村民介绍,这田里秸秆烧了有好些天了。随后,一路上小编发现在乡路对面远处有两个地方浓烟滚滚。在路边不远处一处焚烧秸秆的火点,但是规模很小……”   读完全文,想着儿时在田野烧秋;想着湾里人家顿顿都得烧柴火锅,我有点儿气愤,忍不住在群里留言道:“好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难道你们只有对付破草帽的本事?有本事管住信阳平桥华豫电厂那冒出遮天蔽日的浓烟不?他那一股浓烟,就足以让平桥黑半拉天。破草帽烧了几天的柴禾,才烧出今天的雾霾,容易不?学友是从破茅草房子里走出来的,竟然发这文,不够意思。”就因为我们是兄弟,我说话才敢如此大胆,好在说的是大实话,也就无所畏惧,若是换了别人,我定然不敢。   群友出来道:“为你点赞!小心不服被群主踢,人家也得响应党嘛。”还有群友道:“咱们先把这样的群主踢了……”平心而论雾霾是破草帽烧秋造成的吗?请不要跟破草帽过意不去,权力不应该用来捏弱小者。同时,为自己难过,在官方面前没有发言权,只有在自己的方寸之地为破草帽鸣不平。   夜晚,读到信阳散文学会群里的文友们聊天记录,遇上安然把张老师写成张老“实”了。张绍金道:“安然喊人要礼貌。”安然道:“打错字了,都是梅芯害的(梅芯是我网名)。”张绍金道:“梅芯优点你不学。”安然道:“学不会,忙,没时间学,博客都好几天没更新了。”张绍金道:“借口,你要学怎学不会?”   读完聊天记录,觉得安然好像是故意的。我曾经在山花烂漫群里是这样错过,但那是无意的,还给张老师道歉了。我气得心咚咚跳,墨子说过“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的话,在心里狠噘道:“群里恁多文人,这个浪女人咋可以这样说我呢?世间如染缸,若把安然放在这平桥大道上与妓女为邻,她会染上啥颜色?”我不得不抑制住舌头和手指,在群里留言道:“瞧着安然把我曾经粗心大意的过错发出来,有种犯罪感。张老师宽容,善良得像一尊佛。”张绍金追问道:“真的粗心大意?”安然道:“不怨我,都是受梅芯影响的,我其实很尊重张老师。”我不能再做任何解释了,脑门上直冒汗,如芒刺在背,在心里发誓:“从现在起,我会努力克服错别字,不再让这个浪女人当众羞我。”很多字不是我不会,是我太粗心大意,我头上好像真的长了秃子,不然,安然的话咋能令我恼羞成怒呢? 共 22142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