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夏日征文】走进凉水岸(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诗歌词曲

延河入黄口的凉水岸村,是一个历史悠久、民风淳朴、风景秀丽的村子,在过去是个重要的渡口,名为“平渡关”。曾一度繁华,历经战火,演绎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一)

初夏,槐花盛开、杨絮飘飞的时候,我们走进凉水岸村。

村子坐落在一个山坳里,黄河水从村旁缓缓流过。一条潺潺的山泉,流淌在村中的山坳间。泉水甘甜清凉,滋养着世代村民。古朴的土窑洞,干净宽敞的院落,错落有致,整齐排列。一只喜鹊静静地停落在对面山头的老槐树上,时而发出清脆的叫声。几个农妇坐在一家院落大门的树下纳凉聊天,几位貌若天仙的少女,坐在泉水旁将脚伸进水里,一边在石板上搓洗衣服,一边唱着动听的信天游。一位饱经沧桑、满脸皱纹的老人,坐在村旁的碾盘上,沐浴着初夏的阳光。河畔住着一家农户,一位老婆婆站在电视机接收器旁,拿着手机一边和远方的亲人通话,一边望着亘古不变的黄河……

在老艄公王天才带领下,我们沿着坎坷不平的山路,来到河滩地。河滩地大约有2000多亩,长满了花椒树、枣树、杏树,郁郁葱葱。老王说:“每逢秋季,这里红彤彤一片,缀满了大大小小的果实,常有很多人来此观光采摘。”

沿着河滩地,我向延河入黄口走去。那原本湍急的延河水,在这里突然变得平缓起来,就像一位远行的游子一样,静静地、无声地投进了母亲的怀抱。著名诗人光未然这样赞美黄河:“啊!黄河!你一泻万丈,浩浩荡荡,向南北两岸,伸出千万条铁的臂膀。”不必释疑,这千万条铁的臂膀,就是指像延河汇入黄河这样的支流,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支流才汇聚了黄河的宽广与博大。河水带来的泥沙,经沉淀后在延河对岸形成一个平坦的河岸,岸上长满了绿草,成群的牛羊在草丛中追逐、吃草,牧羊人挥动着鞭子吆喝着。

抬头望去,几朵白云悠闲地游动在上空。河湾对面的山崖像一条巨龙一样伸出长长的臂弯,大有独占鳌头之势。老王说:“河对岸是罗子山乡天尽头村。”说到天尽头,让人不得不产生疑惑,会不会是《西游记》中孙悟空和如来佛打赌一个跟头翻了十万八千里的天尽头?当然不是,但值得一提的是凉水岸、天尽头虽然遥遥相对,都位于黄河岸边延河入黄处,可天尽头自是不能和凉水岸相比的。“天尽头”的寓意和我们所了解海南的“天涯海角”是相同的,按照民间的说法,大有事业走到尽头之说,所以有好多人是可望而不敢及,而凉水岸在名字上就占据了得天独有之势。

(二)

沿着黄河岸,我们跟着老王向下游走去。岸边五彩斑斓、各式各样的黄河石,让人爱不释手,大家一边走,一边低头像找寻宝物一样寻觅着,总有人发出惊喜的叫声,引起大家围观、赞叹。老王讲,前年就有人在黄河边捡到了一块奇石。石头表面有天然形成“山川”字样,真真切切,吸引了好多人前去观看。当地电视台、报刊为此事专门进行了报道,还听说有人竟然以15万元的价格去买这块奇石,但被拒绝。

老王还给我们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说黄河附近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个叫刘三的人,平时喜欢和村民抬杠,尤其喜欢玄谎。有一年麦收的时候,大家都在场里打麦子,刘三拉着驴路过,村民起哄道:“刘三,给大家玄一个谎吧。”刘三一本正经地说:“还顾上跟你们玄谎,听说黄河里发了大水,推下来很多东西,我还要捞去。”说着拉着驴急急忙忙地走了。大家一听没顾上多想,放下手里的活计,吆喝着拿着捞具结伴来到黄河边一看,河水平静如常,没有一点发大水迹象。这时大家才回过神来说:“又被这家伙谎了,真是防不胜防啊!”

故事归故事,但1976年的洪水千年罕见、百年不遇,老王一生都不会忘记。那时,天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顷刻之间,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片刻,雨越下越大,用老百姓最夸张的说法:三点一马勺。院子里、山坡上立即汇集成水潭、溪流。大雨连下了几天几夜,大雨过后,好多道路、农田被冲毁。就在那个时候,河道中传来了雷鸣般的吼声,每过片刻就会传来撕裂、碰撞的声音,让人心惊肉跳。听到声音,村民们急忙跑出门,站在硷畔,远远地观看。只见在延河里的水汹涌澎湃,携带着杂草木棍冲向黄河。在汇聚处,河水高于黄河水位,阻挡了黄河流水,导致黄河水位逐渐升高。但延河水是永远不能和黄河抗衡的。一会儿黄河洪水也冲了下来,将延河水中冲下来的杂物冲向靠近凉水岸村子的岸边。水中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木材不计其数。木材中夹杂着棉包、油桶等杂物,五花八门,各式各样,几乎应有尽有。

那时的村民都很穷,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好东西,潮水一般奔向岸边,像分田一样各家占领一块地方,冒着危险,捞取财物。洪水过后,仅河岸边2000多亩的田里光冲留下的木材就有1米多厚。各家各户的院子里放满了捞来的东西。在打捞过程中,村民们不知捞了有多少只鞋,一堆堆像一座座小山似的堆放在院畔边。但在所有鞋中,村民们没有拼凑成一双鞋。

那次洪水的确让村民们发了不小财,但不久之后,村里就来了很多公家人,收取了村民捞上来的财物,组织了五支木匠队伍,为当地乡政府修办公桌椅、盖学校。没有被收取的木材,好多村民也为自己修了一些家具,至今一些村民家中还保存着。

祸福相依,有幸运的,就有遭难的。延安城及下游的县城、乡村确惨遭洪水的袭击,损失惨重,触目惊心。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有好多人在那些洪水中丧失了生命。河道中漂浮着很多面目全非,赤条条的尸体,在强大的水流冲击下,向下游漂去,只有一少部分尸体留了下来。由于长期没有人来辨认,尸体无法保存。洪水过后,被黄河两岸的村民通过焚烧、掩埋等方式处理了。

在洪水抢险中,有一位是延安军区指导员光荣地牺牲了。延安军区组织人员,运用直升飞机,从延安一直找到凉水岸村,历尽艰难,最终在村子黄河对岸的水潭杂草中找到了尸体,通过一颗镶嵌的牙齿由其妻子才辨认出来。由于尸体已经腐烂,只好往尸体上浇上汽油烧成骨灰才带了回去。那火、那烟、那哭泣声,老王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三)

在漫谈中我们来到古渡口旁,一只破旧的木船放在岸边,船体破烂不堪,似乎在诉说着昔日的风情。老王感触地抚摸着船说,他在黄河上搬了四十年的船,从木船到铁船,换了无数条船。几年前,为了安全他的铁船被交通局收没了,还有一条木船被延安革命纪念馆当作文物买走了。坐在渡口的石墩上,我们将脚伸进河水里,一边享受黄河母亲的洗浴,一边倾听老王的摆渡故事。老王在这里是一个远近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老王摆渡过过往赶集的村民,摆渡过赶会的商人,摆渡过人民解放军,摆渡过一颗红心向党的红卫兵,摆渡的人不计其数,从最初的几毛钱到后来的几块钱,但大多的时候,老王是不收钱的,尤其对于本村人和附近村子的人。有时从对岸坐船过来的山西人,晚上没处歇息,老王就把他们领到自己的家里,好吃好喝招待,这样的事对于老王来说,早已习惯了,但老王乐此不疲。

也正是老王热情好客的方式,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有一年老王去山西,在一家酒店里被酒店老板认了出来。原来酒店老板曾经免费坐过老王的船,为感激老王,免费为老王提供了食宿。后一路被很多人认识,老王风风光光,都被热情招待。提起此事,我从老王沧桑的脸庞上看到一幅很自豪的样子。

如今老王已经是一个72岁的老人,但老王精神矍铄、体格健壮,仍不服老,他很自信地说:“不是吹,我现在游过黄河都没问题。”一旁陪同的村支书说:“老王去年就游过。”支书的话不由地让我再一次打量老王:多年的黄河浪水搏击,使年已古稀的他拥有了黄河水一般的皮肤、健康强壮的体魄、黄河一样的胸怀。宽大的脸庞上布满了饱经沧桑的皱纹。花白的寸发,花白的胡子,深邃的眼神,强壮的胳膊,粗壮腰围,宽大裤管像船帆一样随风鼓起,勾勒出厚实的腿肚,当年勇历艰险的风采依旧不减。

当我们问及有关在战争年代里发生的故事时,老王说据老一辈人讲,当时村里有一个叫王战胜的人,身强力壮,英勇无比,但嗜赌如命,眼看着一窑的家当被输光了,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其父准备把他交给地下党,要求处决,王战胜得知后,趁着夜色摸入对面敌人的岗哨,一连偷了七支枪,并连夜返回交给了地下党,地下党对其进行了劝说教育,王战胜从此改邪归正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在抗战时期,日军隔着黄河这一天然屏障,从黄河对岸炮击凉水岸,使村中不少群众受害。我军于是警备团调了一个营驻守凉水岸村,把守黄河渡口。临近寒冬的一天,300多名日军在凉水岸强渡黄河,当日军渡至河心的时候,我军发起发起猛烈射击,击毙200多人,残敌调转船头东逃。我军乘胜追击,直追至山西大宁县,收缴了大量武器及装备。抗战胜利后,阎锡山的部队隔河打伤农民的经常发生,两军在此交战过,洒下了不少鲜血,留下了不少故事。

往事如昨,昔日樯帆林立、商贾云集、硝烟弥漫的景象不再现。但那滔滔不绝的黄河水、悠久的古渡口、绵长的河岸将永远是一首经唱不衰的史诗,永远回响在人们的心间……

哈尔滨专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合肥癫痫治疗哪家好南昌看癫痫病的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