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你离开,再未归来(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诗歌词曲

2014年10月27日,农历闰九月初四,周一,雨细细斜斜地飘着,微凉。上午九时二十分,你在医院的病床上闭上了眼睛。此时,三哥刚刚去给你买早餐回来,小灵刚离开医院去上班,母亲还在家里收拾准备来医院,姐正在学校上课,妹在成都上班,而我正从医院的楼梯跑上病房。

走进病房的时候,三哥茫然无措,我看到床头的心电监控仪上的线是直的,数字是静止的,你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脚却露在了外面。你闭着眼嘴微张着,很安详的样子,就像睡着了一样。我伏下身子在你的耳边轻轻地叫着,三哥在一边大声地叫着,并且使劲摇晃着你,可是你就是不睁眼,就是不醒来,我知道你真的已经走了。我拉过被子给你盖上了脚,我怕你凉了,把你的手也塞进了被子里,那只手昨天还想拔掉针管,昨天还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今天却是这样的冰凉,可我的手上明明还有你的余温……

昨天和三哥一起陪着母亲在医院守着你,静静地看着你蜷缩在病床上,曾经那么高大魁伟的你,被肿瘤已经折磨得皮包骨头,显得那样的瘦小,那么的无助。你闭着眼,疼痛让你大汗淋漓,看到你痛得厉害,我哭着去问医生能不能想想办法减少你的疼痛,可医生说肿瘤在脑部,不能打针,没有办法。我和三哥只能轮流着替你轻轻按捏额头,用热帕子替你擦汗。你不止一次想拔掉输液的针头,我知道你痛得真的不想活了。我紧紧抓住你的手,三哥仔细调整着输液的剂量。眼泪在我脸上肆意地流着,我扭过头不愿意让你看到,你那样的疼痛,我却无能为力,但每次病房外有人走过的时候,你总会睁眼看一看,眼中有一种期盼,我知道你肯定是在盼五妹,那个周末五妹因为工作没有来看你。我知道你最不放心最挂念的就是五妹了。虽然从入院开始医生就告诉我们你可能随时都会走,也可能会拖上几个月,我们自然希望是后者。

那天晚上你胃口特别好,晚饭吃了好多东西,我们都以为你的病情开始好转了,很是欣慰。那晚我们几个守到了十点多,留下三哥和小灵在医院继续陪着,我们就要各自回家去了,离开之前姐姐站在病床边亲切地对你说:“爸爸,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下班就来看你。”你轻微地点了点头。我刚要和你告别,你疼痛地闭上了眼,把脸扭向了一边,我看到你眼角泛起的泪水,我有一种无比恐慌的感觉。你自从9月住院以来已经很少说话了,偶尔会向母亲发脾气,母亲当面陪着笑脸,背后抱怨说你不跟她说话。后来医生说肿瘤转移到了大脑,压迫了神经,说不了什么话了。我并不能真正了解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疼却不能喊出来,想说话却什么也不能说。

当我们泪流满面地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的眼却不再睁开了,你一个转身,猝然离去了,留下我们心如刀绞嚎哭着,看着你远去……

母亲没有按照最初的约定将你火化,而是执意地要送你回老家土葬,在母亲的心里,落叶归根是对你最真的爱。母亲也没有按“在外面去世的人只能把灵堂摆在外面”的农村风俗,母亲说房子是你修的,辛苦漂泊了大半辈子,必须停放在堂屋里。你静静地躺在堂屋里,你的遗像稳稳地在门口一边摆着。我站在堂屋里,你躺在黑色的棺材里,穿着我与小姑给你订制的中式灵服,脸色铁青……

那个初秋的早晨,农历闰九月初六,下了大雨,天气很凉,七点,我们送你上山,路上都是湿湿的,空气也是冷凉冷凉的。棺材盖上钉上了,山门封上了,阴阳先生还在说着唱着。我知道这次你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们父女一场,真的要离别了,自此便各自天涯,不再相见了……

转眼间你走了快三年了。三年了,母亲时常念叨你,说想不到你会走得那么快,时常念叨说以前煮咸蛋的时候每次没有多煮一个。她说那时候每次给你一颗咸蛋,你总要分点给狗狗和猫猫,要是多煮一个该多好。母亲说起的时候,总有说不出的遗憾,眼眶总是有些湿润。你与母亲一辈子吵吵闹闹的,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一直母亲对你抱怨居多,可是你走后母亲是孤独寂寞的,只有你留给她的记忆,陪着她走完余生……

母亲说三周年是最后一次为你祭奠送别,以后就只能清明、月半、春节给你烧点纸了。我知道这次回去,一定会去你坟前的!

三年了,你离开了,再未归来,也不会再归来,我们终究不会再相见了。阴阳一线隔离的是两界,再也不能相见了!

亲爱的父亲,你在那边保重!

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北京到哪治癫痫最好云南癫痫医院那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