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春秋】五叔(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诗歌词曲

五叔是出生在东北的日本人,原本姓荒木,日本名里有一个武字,在家行三,小时又长得胖,小名就叫“大武三”。

五叔家和他的叔叔家是日本占领东北后移民过来的,原本不是军属,只能算是战争移民。因为姓荒木,大家就叫五叔家大荒木,叫他叔叔家小荒木。荒木家在日本就生活在农村,出身都是地道的农民,家境也不太富裕。移民东北仍旧定居农村以耕种为生,因此还是农民。荒木家背井离乡来到中国,一定不是出于自愿,所以,也是战争的受害者。

可是后来荒木家的性质发生了质的变化,原因当然是战争。抗日战争后期,日本的兵力不足,就在移民中征兵,五叔的父亲和叔叔都应征入了伍,成了名符其实的日本兵,五叔父亲在战争中被流弹炸死;他的叔叔命大活了下来,日本战败前,当局知道大势已去,把他叔叔所在的部队直接从战场调回了日本,家人都没见上一面。

日本侵略者投降前夕,中国军队在佳木斯东郊包围了一支日本守军,机关枪爆豆般响个不停,手榴弹成捆地扔向敌营,小鬼子被炸得血肉横飞,死的死伤的伤,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仗从中午一直打到天黑,敌军还击的枪声停止了,我军开始打扫战场。就在这时有七个没死的鬼子趁着夜幕突围成功,逃出包围圈后一直往东跑,跑到一个叫“七间房”的地方,他们的家人都迎了出来。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死里逃生的战争狂人却对自己的亲人大开杀戒。他们把家属居住的房子浇上汽油,在外边点着火拿着战刀堵在门口,不管是亲娘老子,还是妻子儿女,出来一个砍死一个,顿时,“七间房”成了屠宰场。疯狂的嚎叫和绝望哀求声不绝于耳,有的妻子跪求丈夫留下孩子,有的孩子跪求父亲留下母亲,可是已经人性泯灭的他们眼里哪还有亲人,手起刀落,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轰然倒地,一时间“七间房”火光冲天,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五叔家不住“七间房”,但消息象瘟疫一样迅速传遍日军眷属所在的东北村庄,眷属们害怕也被火烧刀砍,绝望中纷纷自寻短见,悬梁的、投井的、抹脖子的比比皆是。五叔的母亲、哥哥、妹妹,还有婶子一家都是这时候死于非命的。五叔投井迟了一步,井里人满为患,投进去仅湿了半截身,只能站在井下高一声低一声地哭。正巧爷爷打井边路过,听见哭声一猫腰把五叔提了上来,看五叔哭得可怜,不假思索地把他领回家,从此五叔成了我们家的一员。

五叔随我们家姓,认爷爷奶奶做父母,还正式进入了父辈的排行,父亲老大,还有三个姑姑一个叔叔,五叔排行第五,大家都叫他老五。

爷爷奶奶天生善良,虽然日本投降前受过日本人的奴役,还是真心善待五叔。五叔一进家门,爷爷就郑重地告诫父辈们:“鬼子是鬼子,老五是老五,谁也不准慢待他”。爷爷的话就是圣旨,谁违背了谁倒霉。一回老姑因为锁事骂了五叔一句“小日本鬼子”,五叔就不吃饭,爷爷知道后,冲着老姑吼道“外边站着去”,老姑连鞋也没敢穿就在雪地里站了半个多小时。

日本投降前,东北是日本人的天下,虽然五叔家也是农民,自然与当地农民大不相同。他们雇长工种良田,还免交各种苛捐杂税,经济上当然比当地农民好得多,政治上也多有优越感。据父亲讲,当时的日本移民表面上与当地农民和睦相处,较少有行为上的冲突,但骨子里歧视中国人。

大荒木家养着好几只大狼狗,平日里拴在院子里,对过路行人虎视耽耽。一次五叔与当地的小伙伴打架吃了亏,回家就放出狼狗,追得小伙伴差点掉到井里,多亏村人搭救。从此,村里的孩子们见了他,老远地就慌忙逃走,生怕再被浪狗追赶。可见小时候的五叔性格也挺暴戾。

“七间房”事件后,五叔更名改姓地生活在普通中国农民家庭,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他少言寡语,言听计从,极少有违背大人意愿的时候。爷爷奶奶知道他是被“七间房”事件吓坏了,又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就特别地呵护他,叔叔姑姑们谁也不招惹他,慢慢地他又活泼起来。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又差点吓破了他的胆。

国民党伪警察里有一个姓季的警官,是一名退伍老兵,兵当到中士,大家都叫他季中士。一次他到村子里巡查,身上挎着一把日本战刀,说是从战场上缴获来的。中午时分,季中士给大家讲古,周围围上来一大群村民。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那把战刀,季中士说,我用这把战刀砍死过好些个日本鬼子,这刀杀人不沾血。大家不信,纷纷说,刀还有不沾血的,吹牛呗。季中士急了,就说,现在没有日本鬼子了,如果有我砍给你们看看。这时就有人说,老梁家的“大武三”不是日本人吗,把他砍了试试。本来是句玩笑话,哪知季中士当真了,他马上提着战刀站起来说,也好,我就砍给你们看看,留着他也是祸害!说着领着一大帮人就往爷爷家的方向走。恰巧父亲就在人群里,感到大事不好,拼命往家跑,还没等进屋就上气不接下气地高喊,不好了,要出人命了。奶奶吓得脸都白了,一把搂过五叔,爷爷蹭一下站了起来,说了句“他敢”!就大步跨出屋只身堵在门口。

爷爷一米八七的个子,日伪时期被抓过劳工,因不堪忍受日本工头的虐待,当众打过日本人,在十里八村享有威望。这时季中士已经杀气腾腾地赶到了,身后跟着半个村子的人,他看到爷爷铁青着脸站在那里先就一楞。爷爷指着他大声说道:季中士,“大武三”现在姓梁,就是我们梁家人,你要砍他,先砍了我再说。季中士被爷爷的气势镇住了,马上改口道,不能,不能,我跟大伙闹笑话呢。爷爷正色道:有拿杀人闹笑话的吗?我告诉你,今天这一出是你引起来的,今后这孩子出了什么事,我就找你!季中士忙答到:不能,不能,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事发当时五叔吓坏了,他在奶奶怀里瑟瑟发抖,眼神直勾勾的,双手拉着奶奶的衣襟不放。之后的很长时间他都惊魂未定,听到狗叫就发抖,梦里常常惊出一身冷汗,根本不敢独自出门。奶奶也更加不放心,不敢把他一个人放在家,有事出门都带着他。可是,很长时间以后还是有一回,他同小伙伴钻山玩走散了,一家人找了二天二夜,第三天早上才在山那边的一棵树叉上发现了他。奶奶因此挨了爷爷一顿老拳,从此再不敢放五叔胡乱跑了。

五叔因为生在东北,有一定的汉语基础,只在着急时才不由自主地哇啦哇啦说几句大家都听不懂的日语,每当这时姑姑们就窃窃地耻笑他,爷爷也铁青着脸。五叔极聪明,知道大家恨日本鬼子,不喜欢听日本话,也就尽量控制着不说,慢慢地竟把日本话全忘了,成了地地道道的东北人。

五叔同父辈们一样慢慢地长大,只是个子始终没超过一米六。他性格内向,不爱说话,问一句答一句,不问不说话,为人却很忠厚,干活肯下死力,从来不偷懒。因为这些,参加劳动后总能得到生产队长的器重,后来一直让他在队部做更官。

五叔到我家后没读过书,不知何时学会写字画画的。一回我去队部看他,他见我手里拿着粉笔,要过去几笔就在墙上画出一匹奔跑状的马,还在旁边写上"大马向南方奔跑",记忆中好象那马画得很飘逸,字也写得挺漂亮,让我着实惊讶了一阵子。

爷爷在五叔二十岁那年给他娶了媳妇,是邻村庄户人家的姑娘,他们一结婚就找了房子搬出去住了。后来,五婶给他生了一男四女,日子过得同普通东北人没什么分别。

五叔成家立业后,过着默默无闻的普通人生活。由于家里人口多,粮食不够吃,他贪黑起早地在山坡上开荒种地,常常饭不吃水不喝,过度劳累营养跟不上,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后来就得了肝炎。由于太贫困,一直没有条件到大医院好好治一治,简单地用偏方应付着,就是这样,他一天也没耽误出工,还是一个好劳力。

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国家帮五叔联系上了家人,有一年还给五叔寄来了一张彩色的合家欢。但五叔似乎没什么反映,极不愿别人提起他日本的家人。也有人建议爷爷向五叔的家人要抚养费,被爷爷严辞拒绝,再就没谁敢提这件事了。

那一年,中日友好协会为五叔办好了回日本省亲的手续,不巧的是,五叔的病情恶化到出现了黄胆。爷爷觉得让他这样回日本难以向他亲戚交代,就让父亲出面找民政部门,民政出面联系到佳木斯市一所医院,免费为五叔治病。黄胆性肝炎本来不是不治之症,住院一段时间病情明显好转。可有一天医院竟然没有了葡萄糖注射液,家人急忙从一家县医院买了一箱送来。哪知这箱注射液变了质,值班的医生又没认真检查,用后没多久病情迅速恶化,一边抢救一边看着五叔的肚子越鼓越大,大夫说已经肝浮水了。结果为五叔治病功败垂成。

在处理五叔后事时,爷爷总是念叨一句话:“该着老五不做日本人。”

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郑州癫痫病治疗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黑龙江什么医院能治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