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我的芳华(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歌词曲

2017年第一场大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就在2018年新年的钟声敲响前几个小时,盼望已久的大雪带着希望与祝福终于铺天盖地地降落下了。满天的雪花像白云压城一样密密匝匝地倾泻着。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天朦胧雾朦胧,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分外妖娆。

下午七点多钟,天已经很暗了,我炒了一荤一素两个菜,正准备再烧一个紫菜汤,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是我一个闺蜜打来的,她告诉我:“你的前任公公百年了。”我的心里一阵酸楚,收起手机,烧汤的感觉悄然消失。坐到沙发上,头感觉有点沉,站了起来,在客厅里徘徊着,思绪万千。我想哭,心像刀绞一样一阵疼痛。用手摁住胸口,很憋屈,眼前一片白茫茫。走到窗前,把窗户打开一道缝隙,让飘浮的寒意夹着雪花飘落进来。一股股凉爽袭来,身上的烦躁变得冰冷了许多,但藏在血脉中的情愫却久久不能释放。我伸出手接住飘进来的雪花,雪片很大特别好看,先落入手中的是一个五角星的雪花,它的每一个角都绒绒的,晶莹剔透,凉丝丝的。她感触到我的温暖,不一会功夫就开始从五个角融化,渐渐地收缩成一滴水,像水晶一样惹人喜欢。我用舌尖轻轻地吻着她,她像一个多情少女一样温柔,又像一个含情脉脉的少妇一样多情善感。也接受了我的无理,一不小心把她吻破了,就像吻破了一个珍珠,一股暖绒绒的水洒在我的手掌之间,湿润润的,顺着指间慢慢地融化在我的血脉里。

往事绝不会像烟云一样悄然消失,她永远烙在我的心中。

1975年9月我踏上了知青之路,来到了素有“沙海半岛”之称的149团值班二连。我的命运就从这一天开始改变着。身怀一腔热血的我决心在广阔天地里大展身手,在我的心里充满了对生活的美好憧憬,我想用我勤劳的双手来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用自己的智慧来敢教日月换新天,可每一天繁重的劳动让我的理想渐渐地演变成幻想。我们青年排长得非常诱人,就像那个时候的偶像李秀明一样风韵质朴。她泼辣能干,说话有韵,走路带风。第一年下到连队,第一次参加劳动就把我搞得很狼狈。连队的土地都是按照编号叫的,每一块地都有上百亩,站在地的这头望不到地的那头。那天,我去劳动的地叫42条田,排长分配劳动之前先说了一下干活的要领,是给平展的地里扶毛渠。这是浇地的最后一道渠。渠要扶直,高度不得低于三十公分,低洼的地方要加高。她在每一个毛渠口给我们示范了一下,还交代我们,如果毛渠修不好浇水班的小伙子会骂娘的。我那会儿还抱着一种天真的想法,天山之水它从遥远的天山来,千转百回最后流进我挖掘的毛渠里浇灌了良田,来年长出绿油油的庄稼,到秋收季节,站在黄灿灿的地头,穿一件褪了色的军装,挎着一杆钢枪,抱着自己种植出来的丰收果实,满脸的微笑,留下一张倩影,寄给父母,留给同学,那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呀!就像做了一个梦,一瞬间的想法随着铁锨第一声挖地而化着永恒。我使劲用脚蹬铁锨,只能把浮在地面松软的土搂到毛渠边上,要想把毛渠加高一点,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土地的坚硬,我每一次只能挖出一点点红胶土来,手已经磨起泡。望着红日高照,大汗淋漓,我开始恨自己怎么就没有力量呢?这时,已经挖好毛渠的老知青杨智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说我:“你挖的不行呀!”说完,就帮我干了起来,他很有力气。不一会儿,就把毛渠扶的有模有样,然后站在毛渠口上看了一眼,说中间地方是个洼塘还有加高点。后来,排长表扬了我,我脸一下子红到脖根,心中由衷地感谢杨智。我那个时候特别清纯,特别的傻,相信这就是革命的友谊。

渐渐地我也熟悉了连队劳动的程序,每一天的早出晚归都是一次汗水与意志的洗礼,每一次踏着泥土勤劳耕作都是献给青春的礼物,每一次田间地头的载歌载舞都是青春的绽放,每一次端着一碗红薯玉米稀饭吃一块玉米面发糕就觉得无上荣光。在寒冬腊月里我们在旷野里燃起篝火参加拉沙大会战,在冰冻三尺的日子里我们戴着手套抢摘棉花桃,在春暖花开里我们三天三夜不下火线完成春灌任务,在麦收季节我们站在康麦茵收割机上尽情地享受着丰收带给我的喜悦。棉花地里恰是一片茫茫的银海腰间系着装满丰收的果实,肩上扛着一箩筐白花花的棉花,迎着灿烂的晚霞就是一幅绝美棉海晚歌。冬去春来,四季轮回。练兵场上能看到我英姿飒爽的身影,射击站式、半蹲式、一百米卧姿有依托精度射击五发打了四十九分。戴上大红花,挎着冲锋枪,激情在瞬间定格。优秀射手的荣誉让我彻夜难眠,偷偷地在被窝里流着欣慰的泪水,那一刻就像绽放的玫瑰一样百感交集。满脸的笑容让我融化了大田劳作时的伤疼,抚平了心中不可名状的苦楚,一夜之间,我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地面对自己的付出。

心总有寂寞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就有一个影子跳出来,他很帅、很健壮,像电影里的明星,在田间地头、欢歌笑语,他似乎就是我的影子,每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元旦晚会我们排练的《洗衣歌》他是班长,我是那个崴着脚的小姑娘,演得非常出色,得到了观众热浪般的鼓掌。那一幕似乎就在眼前时,我茫然了,脸似乎被什么掴了一下热乎乎的,也许这就是我最初的牵挂。我学会了织毛线,回城过年时,我织了一件米色的围巾,准备送给他。回到连队我不敢拿出来。让大家知道我织了一条围巾还要送人的秘密,多害臊。我把他约到宿舍前一块绿树成荫的地方,把围巾塞到他手里,就像做贼一样撒腿跑回宿舍,脸上火辣辣的。

以后,我们的情在生活的水流里悄悄地飘远了,我还得进行新的生活。

一天,我们排长叫我到她家吃饺子。那天一块到排长家吃饺子的还有我的前夫。曾经谋过一面,印象不错。当时,我的母亲病了住院,要我回城。为了请假,我到过他家,让他父亲在假条上签字,他就在家,还帮我说了几句话,他还说早上班车走的早,不行我开车送你一下,我答应了。第二天一早天还黑乎乎的,他开着拖拉机在宿舍门前接我来了。说真的,当时,我连一句谢谢的话都没有说。平静下来后觉得自己挺没有礼貌的。接触时间虽短,给我印象深刻。人长得不错,很幽默。我们一边包着饺子,一边说着身边的故事,天南地北,国事家长,人文地理,三皇五帝,像一桶万精油一样什么都懂一点,什么都会做一点。那天,排长就把话挑明了,她给我俩做红娘,穿针引线。我们谁都没有提反对意见,相处了半年后,都觉得对方不错,我接受了我们的爱情,接受了我们的婚姻。我很快被调到营部做干事,那个时候我的公公是营教导员,在团里说话有分量。他一个招呼,我就当上了工农兵学员,学习财务管理。后来,我们的女儿出生了,我也当了会计,我前夫去了银行当了职员。我们的日子就像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

我老公家有六个兄妹,三男三女,最水灵会体贴人的是二妹。二妹的头发自来卷,一米六五的个头瘦条条的,一双会说话的眸子和典型的瓜子脸倾倒多少追逐的眼睛。她的嗓音像百灵一样清轻歌曼舞余音袅袅。高中没有上完就被团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招去当演员。她没有住在单位而是住在我家,说是为了清静,一方面还帮着照看侄女,她特别有耐心,不论侄女怎样闹腾,她都逗的侄女心花怒放。她教她学唐诗,三岁时就能背百十首古诗,讲起故事来一套一套的,全归二妹的功劳。

二妹开始躲闪我的眼光了,那是一种藏着甜蜜的目光。她恋爱了,男朋友赵志強。她就像一只小鸟一样依在他宽阔的肩头,他像一把伞遮住了炽热,又像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挡住了狂风暴雨,更像一艘船把爱情驶向幸福的彼岸。

经过春夏秋冬的锤练,沐浴山誓海盟的洗礼,迎来沙枣花开的芬香,婚姻的礼花在金烂烂的九月如一道彩虹腾空而起。没有郑重的迎亲车队,几辆自行车,赵志强就把二妹接走了,又沒有隆重的典礼仪式,却终身难忘。中午,在连部办公室.举行了一个简单婚礼,请领导做证婚人,两家父母做了短暂发言,分撒了喜糖,瓜子,花生,红枣。并请豫剧团唱《朝阳沟》,晚上团电影队放了一部电影巜李二嫂改嫁》。生活中就有许多雷同。

生活就像一个魔棒,有时侯会把你搅得走火如魔,如痴如醉。女儿五岁的时侯我返城,在一家工厂当会计,当时工厂效益比较好,我分到了一厅二室的福利房,本想把女儿接过来上学,公婆说什么都不愿意,说我刚到一个新单位要努力工作,一个人上班带孩子不容易,等孩子再大点。他们也正在积极找关系把我老公调到我身边来。每当休息天我就买上一大包东西回团场,分享久别如新婚的快乐和阖家欢乐的幸福。看到女儿乖模样我都想放弃城里工作回到家人身边,守望着属于自已的田野。有次,妹夫送我回城,他把我送到楼门口告诉我,他也调到城里在供销社任职,二妹不久也进了城。有时休息,二妹会叫我到他家吃饭,一次我们喝酒,有点晕。我突然间看到一个失魂落魄的眼神,像一把犀利的毒剑刺向我的心脏而不能自拔,又像一炬躲闪不掉的火焰要把自已化为灰尘。这难道是爱的罂粟花在散发迷人的芬芳?我们却在里面不能自拔。

人怕什么就什么越要粘着你,撵都撵不走。我们的第一次就发生在酒后。久旱逢甘露,如同洞房花烛夜,翻云覆雨。仿佛笫一次领略了爱与被爱的真谛,真正的春风得意让我们如痴如醉。

那一夜我深深地失眠了。脑海里总有一个影子在作怪,总有一种温馨在体内运动,还有一种罪恶感在惩戒自已,一种犯罪感弥漫了我整个心灵,我不敢再往下想,并发毒誓再也不想见到他。

情的闸口被叩开便像汹涌澎湃的潮水一样无法阻挡,当情感被肌肤所征服后便是赤裸裸的欲望,人似乎在这一刻变得脆弱,变得束手无策,变得原始如初。当烈焰间熄时那种无耻可悲又开始折磨着我,回团场看女儿,再与老公有床笫之欢,就像动物一样索性无味。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很快就知道了我出轨的事,把我们堵在了床上。那一刻妹夫变得很坦然,被打得鼻責睑肿肚子疼,还在说,我爱她。那一次我真正被惩罚了。惩罚让我俩很快住到一起。公公出面劝我俩,我们丢不起这个人。面对公公的宽客,我就像一头发情的疯狗,不撞南墙不回头。结果可想而知,我就像一块烂透了的萍果被扫出家门,成全我们的好事。不久,我们各自办了离婚,又办了结婚证,低调地生活在一起。

我们的婚姻是以失去女儿扶养权为代价的。有时侯夜静人深时会反思自已的婚姻。在表面上我风光无限,在别人眼里我能混到坐办公室,经营财务全托前夫的福,前夫虽说不是我理想中的人,但他勤奋,会体贴人,会嘘寒问暖,会爰孩子,这就是爱,我却沒有感觉出来。当自己一无所有时才惑觉到他的可贵。婚后,为了躲开众人的视线,在开发区买了高层一百五十平米三居室,为了给女儿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我与前夫商议抚养权,他很犟,给了一句话,抚养权不得商量!在我一再要求下,前任公公帮了我一句,最终以女儿可以到你家住,但抚养权不变。我只能这样走一步看一步。真的要接女儿到城里来时却被女儿谢绝了,给了我一句话:我不认识你。

女儿很优秀,初中毕业后,被市一中录取到实验一班。我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消磨我们之间的隔阂,绞尽脑汁讨好她,不论狂风酷暑,还是冰玉雪舞,既使自己病魔缠身,都会在第一时间见到她。相信时间的力量,铁树就能开花。终于盼来了她叫一声妈的激动一刻。那一刻,我们都哭了,哭得惊天地泣鬼神,哭得泪花泉涌,我们有了一个美好的祝愿。后来,她考入军医大,毕业后去了西藏。

岁月蹉跎,改变了我们许多,当生活重新回到衣食住行,粮油米柴时又平淡了下来。尽管有许多的记忆,那也是刻骨铭心的。我犹豫着回想着前任公公的模样,一定很坦然详和,一定很慈祥,一定在梦里。

我们是去送一程呢?还是默默地为他祈祷……

小儿阵发性癫痫治疗方法治疗癫痫能用拉莫三嗪吗治疗癫痫病大概需要多少钱湖北哪的医院医治癫痫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