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西湖,曾照惊鸿艳影来(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歌词曲

一、重到西湖

仲夏六月,我又一次来到了西湖。当我进入西湖的时候正是早上时分,那时游人还不多,西湖里面一片宁静,像是刚睡醒的美女,清丽而柔美。走在苏堤上,两边是浩瀚的湖水,刚升起的太阳照在湖面上,整个西湖像是镀上一层金色,微风吹过,波光潋滟,熠熠生辉。远处山色空蒙,青黛含翠,使人感觉仿佛进入了美丽而宁静的世外桃源。

我正陶醉在这美丽的景色中,忽然远处传来一阵缥缈的歌声“雨还在下,落满一湖烟。断桥绢伞,黑白了思念。谁在船上,写我的从前,一笔誓言,满纸离散……我的告别,从没有间断。西子湖上,一遍一遍。白色翅膀,分飞了流年。长叹一声,天上人间。”

哦,是张靓颖的《印象西湖》里的主题歌《印象西湖雨》,天籁般的声音把我的思绪带到很远很远,西湖的印象以及和西湖有关的人物,像洪水一般漫过我记忆的堤岸。

二、西湖,曾照惊鸿艳影来。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西湖物阜民丰,人杰地灵,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其中不乏贤君名相、骚人墨客、英雄豪杰、红颜美女,世世代代,辈出不穷。他们不仅给后世留下巨大的精神财富,为西湖留有数不尽的遗踪胜迹,而且也丰富了西湖的历史内涵和文化底蕴。

美丽的西子湖畔有着很多美丽的故事,感人至深。且不说许仙在在西子湖畔遇到了美若天仙的白娘子,断桥印证了他们那一段感动天地的爱情;也不说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窗三年,万松书院见证了西他们相知相爱的痴缠;就说美丽的西湖,千百年来总是有美女相伴----她们或容颜美丽,或多才多艺,或执着痴情,或忠贞不二,或侠肝义胆,她们为西湖留下了可歌可泣的动人传说,她们为西湖增添了鲜艳明亮的美丽色彩。

西湖曾聆听过她们的低吟浅唱,西湖曾聆听过她们的欢歌笑语,西湖也曾听过她们生离死别时的长歌当哭;西湖曾照见过她们貌若天仙的姿容,曾照见过她们翩翩起舞的倩影,曾照见过她们爱恨情愁的喜怒哀乐。正所谓:西湖山水年年在,曾照惊鸿艳影来。

1、苏小小----西泠桥边遗长恨

南齐时代,西湖西泠桥边。苏小小虽然出生在商贾之家,却沿袭了祖上书香门第的遗风。她娇小玲珑,容貌艳丽,才艺俱全,却为生活所迫沦为歌妓。在桃红柳绿的春天,她从车上瞥见英俊潇洒的公子阮郁,他们一见钟情,如漆似胶,形影不离,每天不是在画舫中诗文唱和,浏览西湖的绮丽风光,就是一个乘油壁车,一个骑青骢马,同去远近山峦观赏怡人胜景。但好景不长,她为治母病而参加了选美大赛,却落入刺史孟颢的圈套和掌握之中。阮郁在京城做官的父亲得知此事,将儿子召回。由于孟颢得不到苏小小,便怀恨在心,从中作梗,使阮郁和苏小小不得相见,后来导致阮郁一病不起,最后还逼苏小小写下“自供状”,说是自己害死了阮郁。这场爱情遭遇留给苏小小的是无尽的伤痛和绝望。西湖如画的风景,处处都有她美好的回忆。金桂飘香的季节,她又乘油壁车去赏桂花,对上京赶考的穷书生鲍仁解囊相助。后来,鲍仁应试及第,官任镇江刺史,专程来向苏小小道谢,不料却获悉小小的死讯。遵照苏小小“埋骨西冷”的遗愿,他出资在西岸桥畔择地造墓,墓前立一石碑,上题“钱唐苏小小之墓”。后人又在墓上建亭,亭名“慕才亭”。如今,游人来到西泠桥边,一般都要到慕才亭前停留。凭吊这个心地纯洁、热爱湖山的才女,缅怀这个追求真爱的、在人世间才活了区区十九年的南齐奇女子。难怪杭州刺史白居易会留下“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的感叹。

2、朱淑真----曲院风荷没芳踪

朱淑真是南宋时与李清照齐名的才女。其父曾在浙西做官,家境优裕。叔父是著名的理学大师朱熹。她自幼颖慧,博通经史,能文善画,精晓音律,尤工诗词。因父母作主,朱淑真下嫁给市井民家,郁郁不得意,后来偶遇昔日的恋人欧西云,相约元宵节见面,两人相见后,依恋缠绵,此后他们不时相会杭州。西子湖畔,留下他们手牵手逛灯市的身影,留下了他们在荷花中嬉戏赋诗的情景。后来他们的恋情被她的丈夫发现,她主动提出离婚。离婚后,她和爱好诗歌的姐妹们在西湖边的诗社里吟诗作对,过得很快活。后来欧西云在妻子死后又找到朱淑真,他们搬到桃村,想两人长相厮守。但却为朱淑真娘家所不容,她的哥嫂带着家丁找到桃村来,把朱淑真强行拉回家里。相爱的人不能再一起,离了婚的女人还是得不到自由,朱淑真绝望了。

那是个秋天,西湖的曲院风荷正是一番残荷衰败的景象,叶黄,花枯,只有零星的几朵瘦小、羸弱、娇怜的荷花,为肃瑟的秋景装点一些灿烂。

朱淑真宴请了娘家的尊长,逐一向他们敬茶,赔罪,以此挽回朱家的颜面,众人笑逐颜开。她提出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大家同意了。她走着走着,来到曲院风荷时,突然纵身往湖里一跳,落水巨大的“扑通”声,惊呆了所有人。众人惊慌失措,乱坐一团,喊叫着快去救人,但满湖残荷,哪里找到淑真的踪影?肃杀的湖面,平静如初。就算搅碎了荷叶,捣烂了荷花,片刻间,湖面又回复了平静。荷花无语,西湖无语。

在曲院风荷,我仿佛看到一个忧郁而美丽的女子----那个率真、痴情,与情人相约会面,情不自禁吟诵出“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多情才女;那个不满自己的婚姻,第一个敢于说要休了丈夫的不羁女子;那个在离婚后,与情人双栖桃村,默默厮守的温婉女子;那个大胆追求爱情,以死抗争叔父朱熹“灭人欲,存天理”封建理学的刚烈女子----她站在迂回的小径上,她边走边吟诵着不久前写的词“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低低彻彻的声音,表达了她的寂寞和思念。她凝神注视湖里的荷花,似乎要把自己的满腹的幽情托付给荷花,然后她纵身跳进湖里,于是,一缕芳魂寻香而去。

3、柳如是----忠贞豪侠感夫君

柳如是,明末江苏苏州人,本姓杨,十三岁便进了青楼,她不仅色艺双绝,琴棋书画,诗词曲赋,无一不精。而且性格豪放,萍踪浪迹。十五岁被当时的宰相周道登收为侍妾。可惜好景不长,周道登病死后被赶出家门,后主动结识当时的复社巨子陈子龙,自称为女弟,两人诗唱曲和,好不风流。也是此时,柳如是见辛弃疾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而改名柳如是。后因迫于家庭的压力,陈子龙和柳如是分了手(陈子龙后来从事抗清运动直至被俘而死)。

柳如是重回青楼,此时在江南已颇有名气,倾慕结交者甚众,但柳如是只是诗文会友。直到东林领袖钱谦益出现。

一次她到杭州访友,一下子被美丽的西湖山水迷住了,以致流连忘返。于是,平湖秋月时常会响起她那清丽婉约的歌声,西泠桥畔留下了她香艳华丽的词章。不久,江左才子钱谦益路过杭州,见了她写的一首小诗,大为赞赏,在朋友的安排下,他们在西湖的一艘画舫里见了面。钱谦益是明末请初的文坛大家,诗文和史学都为一时宗师。钱谦益爱上了柳如是,后即纳她为妾。当时钱谦益已年近六旬,而柳如是不过二十出头。柳如是常着男装,与朋友聚会玩乐,纵酒恣意,颇有太白遗风。两人往来书信,诗词答和俱是卿卿我我,文彩飞扬。而钱谦益对柳如是也是百般宠爱,专门为之盖绛云堂,藏书数万。

1644年,李自成破北京,崇祯帝自缢,满清入关,第二年是农历乙酉年,清军下江南。

当时,钱谦益正在南京的弘光南明朝廷任职。清军到南京城外,几十万明军早已随弘光帝逃的干干净净。柳如是对钱说:你殉国,我殉夫。共约投水,但钱谦益试了一下水后说“水太冷,不能下”,柳如是要自投水,被钱抱住不放。之后,钱谦益与在南京的高官冒雨跪迎清军入城,被柳如是所鄙视。后钱谦益被召去北京为官,柳如是没有跟随。送别时,柳如是朱衣立与道旁,以示不忘国耻。不到半年,钱谦益被柳如是坚贞的气节所感动,即托病辞官南归。

钱谦益两次因案件牵连下狱,多亏柳如是出头,多方奔走营救,幸免于难。后两人虽隐于苏州,但实际暗中扶助反清复明,庇护志士,联络义军,资助财物,筹划夺取江南。柳如是还多次亲身慰劳义军,豪侠之气一点不让须眉。

钱谦益死后,其族人前来分家产,苦苦相逼,柳如是在女婿赵管的帮助下,演了一出投湖自尽的戏,然后趁机逃走,逃到了杭州----在这个地方,让她遇到了钱谦益,也是在这地方,她经历了亡国之痛和夫妻分离的煎熬。后来钱家的族人探听到她在杭州,正赶来把她抓回去,还说要以族规处置,此时,柳如是的心已死,她又做了她生前的最后一次壮举,她将众人请进院内,说去后堂取财物,入屋后,令下人急送事先写好的书信于衙门,而她就在这西子湖畔,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一生,陷来分家产的族人于逼死主母的罪名,保住了家产,也免受了羞辱。

西湖是她人生的最后驿站,西湖见证了她不同凡响而又苦难的一生。

西湖为这女子对明朝的忠贞不二而骄傲,西湖为这女子的豪侠仗义而自豪。

4、陈瑞生----薄命才女《再生缘》

大清乾隆35年秋,杭州西湖柳浪闻莺对面的的句山樵舍,素衣素服的陈瑞生坐在园中的池塘前,望着被风吹皱的一池碧水,美丽的双眸充满了哀伤。这一年,她20岁,正在家为亡母守孝。此时她已经是闻名遐迩的才女。她18岁开始写的长篇弹词《再生缘》,前16回,已在民间广为流传。

句山樵舍留下的是陈瑞生前半生快乐的光景:童年时代的无拘无束,少女时代的天真浪漫;灯下读书时的掩卷沉思,下笔写书时的行云流水,《再生缘》被流传时的欢欣雀跃……

这些可以从《再生缘》前16回的创作中找到蛛丝马迹。《再生缘》,是写孟丽君和皇甫少华的故事。前16卷,写孟丽君女扮男装,做宰相,除奸党,敢于挣脱某些封建礼教束缚的思想,为妇女扬眉吐气,充满了乐观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情调。

二十三岁那年,陈端生嫁给会稽名家范秋塘为妻,夫妻生活美满。二十九岁那年,范秋塘应试,竟以请人代笔获罪,结果发配伊犁,给种地的士兵当奴才。这一发配就是十七年!

她挑起支撑全家的担子,侍候公公婆婆,悉心照顾一双儿女,生活的凄苦和孤独她独自承受。后来女儿病死,她欲要自杀,被家人发现救了下来。此后呕心沥血续写《再生缘》17卷,之后几年,她辗转病榻,想继续写完《再生缘》,可惜力不从心,在无限的忧伤和思念中,未等到丈夫归来,这位才华绝代的女子,便走完了她苦难的一生,时年四十六岁。她和丈夫范秋塘只能来世再续再生缘了。

一代才女就这样终此一生!怎不叫人痛感惋惜?

5、吴藻-----缕梅魂伴湖山

大清道光元年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杭州万松岭上那所传说祝英台女扮男装在这里求学的万松书院里,一大群学生或在练字作画,或三五成群在场院里辩论着,场院西面的太湖石后,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年青人在那里看得痴痴迷迷,突然被学院首席教授、著名理学大师方闳达抓住----以为他是那里混进来的无知青年,原来“他”是女扮男装的才女、富甲一方的丝绸商吴老板的女儿吴藻。吴藻后来她结识了龚自珍,成为龚自珍的知己。她不拘留礼节,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她和诗友吟诗场唱和,不落俗套;她爱读《病梅馆记》,仰慕龚自珍的才华,更仰慕他崇尚自然,不拘一格、铮铮铁骨的个性,她在南湖灵峰上南坡种上了梅花。她被龚自珍喻为“一株不病的梅”。

为了救歌妓灵箫,她女扮男装,出入妓院,并一掷千金,赎出了灵箫;为了帮助好友龚自珍,不遗余力;她把歌妓灵箫送给他,作为续弦,并叮嘱灵箫照顾好龚自珍。在龚自珍去世后,按照龚自珍的遗愿,她把丹阳病梅馆的三百株梅,移到灵峰山下。

虽然她和做生意的丈夫没有爱情,丈夫对她很爱护,她也忠实于丈夫。在他丈夫死后,她也写下了《南乡子》“门外水粼粼,春色三分已二分;旧雨不来同听雨,黄昏,剪烛西窗少个人。小病自温存,薄暮飞来一朵云;若问湖山消领未,琴样樽,不上兰舟只待君。”对丈夫的思念之情,自然朴实,真挚感人。

之后,她独自一人“梅夫诗子”,到1862年,63岁的她颤巍巍地爬上灵峰山,看到杭州城里狼烟奔突,烈焰冲天,她想起前几天樵夫说,“长毛”正在攻城,想必,城已破,“长毛”已经攻陷杭州,她看到,烈火已经吞没了有她房产的那条街。她又一次晕到,之后没再也没有醒来。然而,灵峰山上的梅花,开了一年又一年,人们说,她没有死,她的魂跟她的梅,长伴着这西湖山水。

伴随美丽西湖的女子还有很多,像冯小青、马秋菊、沈慧芝、秋瑾等等,她们都在西湖留下了婀娜的身影,在西子湖畔留下了美丽的足迹……

三、西湖印象

我站在西湖边,凝视着微波荡漾的湖水,只见西湖的水,纯静清澈,平静如镜,她映照着远处的高山、古塔,映照着近处的桃红柳绿、亭台楼阁,湖光山色,美丽如画;

西湖的水,湖水连天,一望无际。细细的波纹,偶尔泛起层层波浪,似是在向人们诉说着一个个流传千古的传说。

当我驻足在西子湖畔,心中一遍遍的揣摩着这些故事,为故事的主人公的曲折经历所羡慕、所敬仰、所同情、所叹息的时候,心里不禁产生疑问:是世世代代伤心女子晶莹的眼泪造就了西湖的浩瀚纯净,抑或是浩瀚的西湖收藏了世世代代伤心女子的眼泪才如此纯净晶莹?为什么如此多的故事,都发生在这小小的西子湖畔?西湖的魅力何在?

此刻,我明白了。

西湖,她宽容,不择细流,所以才成其浩瀚;她温厚,吸收和净化尘土,所以才成其纯洁;

西湖,她广博、深沉,她蕴藏着各个朝代许许多多的记忆,蕴藏着人世间许许多多的诗情画意,蕴藏着人世间许许多多的悲欢离合;西湖,她含蓄、包容,人间的刀光剑影,爱恨情仇,她都包容了,化成了这一湖晶莹的水,静若处子,波澜不惊。

西湖,正因为她的美丽、纯净、温厚,所以才如此的吸引人,让人百看不厌;正因为她的含蓄、深沉、博大、包容,所以才让人顿生爱意,流连忘返;也正因为生活在西湖故事里的人物多种多样,经历丰富,多姿多彩,所以才让人心生遐想,回味无穷。

西湖因人物而美丽,人物因西湖而光彩。

日行苏堤千百步,不辞长作杭州人。

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再游一次西湖。

2010年6月21日初稿

2014年6月27日修改

哈尔滨治癫痫的医院好吗癫痫病哪里能治疗好小儿癫痫长大会好吗老年人得癫痫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