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第七朵桃花(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随笔

有一棵桃树是这样开花的:枝条上蜷缩的嫩黄的芽次第展开,渐渐变大、变绿,有蕾朵儿生了,浅色的小可爱。一天,一朵花就绽放了,第二天,又一朵,第三天,再一朵……第七天,这棵小小的桃树开了第七朵桃花。

小院谈不上小院,旧式老楼下挤在围墙转角处的一小片空地,住一楼的矮,却矮得别致,别人家是阳台的地方,在这里却是一道小门,外面就有了这两米见方的实在有些羞涩的不似小院的小院,楼脚一侧接了围墙转角,三面封堵,独成就了这人家一片清静地儿。

风是挡不住的,特别是春的风。年节没有过完,这不似小院的小院里桃花就在风里开,一朵,两朵,三朵……数着日子,第七天竟开了第七朵桃花。

屋子里简洁整齐,女主人也是个简洁整齐的人儿,做了一桌简洁整齐的饭菜,喊丈夫,喊女儿,喊着喊着,就把自己也喊到了这不似小院的小院里。七朵桃花开的妖娆,女人的心就发软,女儿指给她看,说:“妈妈,第七朵,开了,第七朵!”丈夫指给她看,说:“开了,开了,第七朵!”女人的心就愈发软,软成一汪泪水的模样……

吃饭的时候,女人想问:“明天会有第八朵桃花开吗?”终是选择了默然,女儿说:“遥远的南方,我们的校园里没有桃树,春天里没有桃花开。”女人点点头,心里是不相信的,丈夫说:“大山里铁路旁边的斜坡上桃花开得盛,巡道的时候我也摘过一朵闻,可没有咱们小院的香!”女人点点头,心里是不相信的。女人的心里实际是存了些苦的,她不说,却把脸笑开,如院子里那第七朵桃花盛开的模样。上大学的女儿大了,有了桃花般的心思,过完节该回学校了,今天就要走。走多久,女人不敢想,一想就觉得像黑夜里延伸的梦一样久,丈夫今天也要走,假期到了,那条翻山越岭的铁路始终牵拌着这个男人的心。女人去过,那里的小河泛起鱼儿活泼的游影时,而这古城的冰雪尚留着沉默的残痕,远不远?女人不说。

女人觉得自己是个作娘的女人,女人觉得自己是个作妻的女人,更觉得自己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就掩饰了苦的心,把脸笑开成自家不似院子的院子里第七朵桃花盛开的样子,夹菜给女儿,倒酒给男人……

女儿走的时候,不让女人和男人送,说是爸爸晚上的火车也要走,就多陪一会儿妈妈吧。一个青年来接,是女儿家也在古城的同学,亲密的样子,背了简单的行李厮伴了要走。女人要摘那朵第七绽天开的桃花髻在女儿乌黑的头发上,女儿不让,说:“别摘啊,让它如我为妈妈开着吧。”走出小区古旧的大门,女儿的影子闪进人群里,女人的泪也闪下来了……

回到屋子里,透过连接不似小院的小院门进来一缕阳光,那是初春日的阳光。这温暖而妩媚的光,送七朵桃花的影入眼,夭夭之美。女人毕竟是女人,斜倚在男人怀里坐在门边的床上看桃花,就有了一点绯红桃花的心思开始弥漫着。少了女儿的屋子变得幽深起来,女人也变得大胆了,问男人:“明天会有第八朵桃花开吗?”男人的心压弯过许多桥梁和钢轨,但现在却柔软起来,是一层细细的绒毛裹浮在春水里游,男人说:“会的,会的!不光第八朵,还有第九朵、第十朵……”

女人要拉窗帘,男人不让,吻了吻女人的脸颊,缓缓地抱住了女人,说是要在春天的阳光里好好疼她,她是他永远的爱人,女人就随了他,随了这个即将远走于山水之间属于铁路的男人……

女人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细腻的白光,乳房依然坚挺着,两颗桃蕾在上面开放着。男人就生了许多愧疚,女人四十,不老也不年轻,下了班回到屋里孤零零的样子,男人不敢想,想一想,压得心就铅般沉重。男人知道女人是个明亮的女人,同他的女儿一样,这给了他信心和力量,走在那条遥远的铁道线上,即使冬日雪天,温暖也时刻包围着他。他的爱,寄托在这个开了第七朵桃花的家里……

女人想说那第八朵、第九朵、第十朵……桃花一定开得会很寂寞的,但在男人抚摸的温暖里,女人的话语融变春天的河,流成了一声幽长的叹息了。

我的同事,就是一个平日里极其沉默的人,述说他和他的妻子、女儿羊年春节的故事,我就仿佛听见那简陋的不似小院的小院里花香流动的声音。他的小院里第七朵桃花灿烂地开着,第八朵、第九朵……依次开放,过夏到秋,接着是果儿生,结满树的盼归……

站在秦岭深处,看着那条气势恢宏的铁路在春天渐浓的青黛色间若隐若现,平行的钢轨被枕木装饰着,仿佛一架极高的云梯,我和这个故事里的男人攀援着,寻找一个劳动者平凡的梦。一列列火车走过,几声鸣笛报着平安,平原和高原,荒漠与海滨,就在这桃花盛放里拥抱了……

在这桃花盛放的季节,我想敬一杯酒,给所有的铁路劳动者,也给他们身后那些默默奉献的亲人们!

郑州哪家看癫痫哈尔滨市最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辽宁癫痫病医院的治疗时间多长呢哈尔滨著名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