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花 雪 灯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TXT小说
摘要:那是晨风中摇曳绽放的春色,那是书香里翰墨不干的沉吟,那是古津边千年不老的传说,那是西窗前缠绵不绝的情思。那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女,那是一片娇羞烂漫的红霞。 (一)三月桃花   那是晨风中摇曳绽放的春色,那是书香里翰墨不干的沉吟,那是古津边千年不老的传说,那是西窗前缠绵不绝的情思。那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女,那是一片娇羞烂漫的红霞。   我在三月温暖的阳光中看到你如约而至的灼华,我在三月和煦的春风里闻到你历久弥香的芬芳。“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清代诗人袁枚以此来描绘春天里盛开的桃花。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个具有四千年栽植历史的桃树,一个民间传说中流传的仙果,在文人墨客的笔下,怎么会缺少诗情和画意?熙宁1073年,时任杭州通判的宋代文豪苏东坡前往新城、富阳等地视察农事。当时雨过天晴,桃红柳绿,一派心旷神怡的田园风光。诗人观景生情,遂成一首《新城道中》:“东风知我欲山行,吹断檐间积雨声。岭山晴云披絮帽,树头初日挂铜钲。野桃含笑竹篱短,柳溪自摇沙水清,西崦人家应最乐,煮葵烧笋饷春耕”。   南朝宋武帝永初二年(公元421年),已隐居山林十余载,时年57岁的田园派诗人陶渊明完成了留给后人颇具传奇色彩和无尽遐思《桃花源记》,“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一方桃林,尽掩仙境洞口,引后世人为此苦苦追寻却不得其果,“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见一年春。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如此中来”。千年桃花,不仅是早春的使者,更是山寺的胜景。   古人咏桃,或喜其胭脂般鲜艳,“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映浅红”;或哀其飘零似乱雨,“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可惜狂风吹落后,殷红片片点莓苔”;或借抒别绪离愁,“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或感其随波逐流,“肠断春江欲尽头,杖立徐步立芳洲。癫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情由感发,感由心生,是三月的桃花惹醉了诗人,使其感悟万千,还是诗人的才情折服了桃花,引得她万枝丹彩?   一夜春风,吹绿山川大地,吹开姹紫嫣红。三月桃花,染红三江水,三月桃花,开满南北岸。“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何当结作千年实,将示人间造化工。”春风中的艳丽盛开只是一个开始,经历日月精华,桃李满园的季节将不再是一个遥远的期待了!   (二)春雪   温暖的晨曦在东方的天空隐藏了身影的时候,春雪却以她独有的方式降临在春天的夜晚。远处起伏的山峦、路边挺立的树木,就连车来车往的街面上竟也落满了厚厚的雪花。   春花秋月,冬雪夏雨,似乎是大自然赐给人们永久不变的记忆,更何况是在这个地处西北的小城,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气候类型,冬天里的一场雪似乎应该是再平常不过了。然而,现实却地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在经历了无数次希望和失望之后,终究在过去这个冬天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降雪。或许对时光中走远的这个季节有太多遗憾、太多期待,浮躁的空气竟也感染了人们的心情,心灵的绿地似乎早已接近了干枯的边缘。如同这龟裂的大地一样,在焦急地等待雨露的降临。我不难想象,一个没有雪的冬天会给人们带来多少失望!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这一切终于在一场又一场不期而至的春雪中消失地无影无踪了。人们沉积了一季的惊喜顿时化作片片飞舞的雪花欢快地飘落下来。于是,人们可以尽情地享受这迟到的快乐,让漫天飞舞的雪花化解心中的浮躁和怨恨,在惬意的步履中感受沐浴的清新和释然。   毕竟是春分时节,纷纷扬扬的雪花并没有如冬季里堆积起来,用厚实的雪衣裹覆起大地万物。除却树梢、屋顶、草地和人迹不至的角落之外,大半的落雪还是在春天融融的气息里消融在柔软的泥土中。“千门万户雪花浮,点点无声落瓦沟。全似玉尘消更积,半成冰片结还流。光含晓色清天苑,轻逐微风绕御楼。平地已沾盈尺润,年丰须荷富人侯。”同是唐代诗人的朱湾,他在《长安喜雪》中将一场春雪描绘得出神入化。   一场春雪,丰润大地。一场春雪,涤荡尘埃。一场春雪,蕴育生机。一场春雪,尽显春色。   “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绝几回开。”属地无梅,自然不能躬身体味踏雪寻梅的情趣,属地有雪,尚可感悟得之不易的辛劳。   飞雪无声落,路人自在行。琼枝亭边树,玉塔园里松。围炉酌新酒,品茗读诗文。何愁孤月冷,天晓自是春。权且以此陋句,作为今春雪天的纪念吧!   (三)城市的灯   大凡人们对熟悉的东西都是没有探求的欲望的。就像是如今居住在城市的人,对于城市的灯光是再熟悉不过了。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这阑珊的灯火始终伴随着我们每一天的生活,但是人们并没有刻意留心它的存在。   灯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人类自身文明的产生,自从我们的祖先学会钻木取火的时候,那燃烧的火焰就成为最早的灯光。《尔雅*释器》:“木豆谓之豆,竹豆谓之笾,瓦豆谓之登。”现代语义的灯,是由陶豆演变而来的。陶豆是新石器时代早期一种简单的陶器,当陶豆中残存有动物脂肪,恰好又有一条作为灯芯的物体存在时,就可能被点燃而照明。在公元前2600年左右新石器时代的晚期,这种豆灯便出现了当瓦豆真正演变为灯时,“登”便成了“灯”。   从刀耕火种年代的火把到油灯,从工业革命时代的汽灯到19世纪末爱迪生发明了电灯,人类照明的历史从火光到使用电灯,足足经过了100万年的时间!在漫长的岁月里,这盏燃烧的灯火一直延续着人类发展的历史,也照亮了人类文明的进程。   从我记事的时候,接触的第一盏灯就是用一个废弃的墨水瓶做成的煤油灯。玻璃瓶的外面沾满了厚厚的油渍,用铁片制成的灯座中间是一个细细地铁皮卷筒,里面穿着一支用棉线捻成的灯芯。大凡农家,每户都有这种模样相似的油灯。在那个物质并不富裕的年代,这若隐若现的油灯就是乡村黑夜的眼睛,不论相隔多远,你总是能够感觉到它的温暖和存在。   十年前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已经放弃了油灯和蜡烛,习惯了在电灯下生活的日月。再也不会为煤油灯的昏暗和黑黑的煤烟而感到烦恼。都市多彩的霓虹将城市的每个夜晚都装扮的流光溢彩,硕大的城市就是在明亮的灯火中展现出它的繁荣和喧嚣。   就是在这样一个华灯初上的夜晚,我看着一盏盏点亮的灯光,思绪随之而至,如果一个城市没有了灯光,那将是怎样的一种景象?黑夜将会以怎样的姿态疯狂地吞噬昔日的繁华?人们又将在怎样的情绪中度过这难挨的漫漫长夜呢?在这个时候,你就会感到黑暗的可怕;在这个时候,你就会倍感光明的珍贵;在这个时候,你就会感叹失去的遗憾……一个失去灯火的城市,如同一个人丢掉了灵魂,是孤寂和颓废的。   就是这百年变幻的灯光,见证和展示了城市的繁荣和进步。不论是星星点点的油灯,还是色彩多姿的霓虹,他们所照亮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一座城市,而是人类自身的文明!   城市有她生存的肌体,城市有她流动的血脉,城市有她跌宕的情感,城市有她成长的起伏,这城市的灯,就是她明亮的眼睛,经历世事沧桑,见证繁荣衰败。不管岁月如何变幻,这绵延的灯火,就是我们永远的家,就是城市不眠的眼,就是人类不灭的希望!   哈尔滨癫痫医院可信女性癫痫患者该如何治疗长期服用苯巴比妥武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