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暖】遥远的水碓声(散文征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TXT小说

仲秋的早晨,雾气迷濛,弥漫着整个山谷。我们沿着溪谷边幽深的蹊径,在繁茂芜杂的树丛中间穿行。山路两边是高大的松杉树林,其中偶尔夹杂几棵蓊郁的香樟树,在柔曼地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走进幽谷林樾的深处,清新的空气越发显得自然纯净,仿佛用筛子过滤了的一般,透过鼻息充盈着整个肺腑,让人感受到泉水流过溪涧一般的清爽。

我们一行六七个人,正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梁野山的缓冲地带,朝着长安岽山顶的方向攀援,前往考察重点水源地的保护情况。环顾山野秋天清晨的景象,大山里的雾气显得特别浓厚,虽然临近上午的九点,这里却如同晨曦乍现的拂晓,被严密地围裏在空濛的雾霭当中。远边的奇峰秀峦之间,浮动着轻盈飘忽的山岚,悠然地簇拥着天光云影,随着浸润的晨风冉冉飘舞。山坳间逶迤旷阔的田畴里,水稻正在吐穗灌浆,豆菽长满鼓胀的豆荚,百香果散发诱人的芳香,柑橘树缀满金黄色的果实,展现秋天物候丰盈的景象。

山野间的道路两旁,簇拥着茂密的莜草,每一片嫩绿的叶片上都缀满玲珑剔透的露珠,在闪耀着晶莹透彻的光亮。在峭拔险峻的山崖上,长满参差披拂的藤萝,如同翡翠织缀的缨络,披挂在葳蕤的青冈树杪,在山风吹拂下悠闲自在地摇曳。进入高山林壑的腹地,丛林中的光线变得越加幽暗,给人以些许阴冷森然的感觉。透过浓密的树隙向外望去,一边是陡峭险峻的石壁,一边是扶茵摇翠的竹林,中间潺湲地流淌着一条蜿蜒的溪水。在溟蒙缥缈的雾帘之中,传来清越啘啭的鸟鸣,一听就是画眉鸟悦耳的叫声,在丛林间悠然自得地传送,耳边响彻流泉般清新流畅的歌韵。

我们恣情地欣赏山野间秋日的美景,被眼前绮丽的风光和迷人的情境所陶醉。正在神思遨游之间,只听得从空山幽谷的深处,隐约地传来“嘭、嘭”的声响,流动着舒缓的节奏,飘荡着空灵的韵律,时隐时现,亦真亦幻,穿越浓重的雾幔,间或地传入我们的耳鼓。那种浑厚悠长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天籁,深沉而幽远,灵动而飘逸,在荒僻空寥的山谷之间回荡,夹杂着悠扬的清风鸟韵,渐次地传入我们的耳中,使人感到有些飘忽不定,显得迷离而虚幻。

我的内心感到些须的讶异,惊奇在这深山幽谷之中,何以有如此空灵美妙的声音?我带着满脑子的疑问,且行且观察,以期发现其中隐藏的秘密。当我们走过僻静的山隈,跨过湍激的溪涧,转过突兀的山崖。猛然间,发现前面豁然开朗,好一幅明媚秀美的山水图景,鲜活灵动地映入我们的眼帘,让人为之发出内心的赞叹。抬头往远处看去,在碧黛翠绿的峰峦之间,一帘飞瀑冲崖而下,仿佛整匹的白练从天而降,悬挂在苍莽的半山腰上。在飞流悬空的瀑布的下面,置身在灵山秀水的情境当中,原来是一个小小的村落,散落地住着十几户人家,小桥流水,田园阡陌,竹篱农舍,鸡犬相闻,沉浸在逍遥如梦幻的意境,恍若现实中的世外桃源。

这时候,我才发现刚才浑厚旷远的声音,已经变得异常的清晰,就来自面前的村落之中。只见从大瀑布的底下,奔涌着一条清澈湍急的溪流,溪水从巉岩乱石之间跳跃而下,形成自然高低的落差。在溪流的中间地段,人们用粗砺的山石和松木树桩,构筑成简陋湫獈的围堰,湍激的溪水被人为地拦截下来,引入一条几十米长的沟渠,流向一排低矮的小木屋。那“嘭、嘭”的富有节奏的声响,正是从这些小木屋中隐约地传出来。噢!我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一排水碓发出悠远的声响,在寥廓而深邃的大山之中回荡,以其辽远而空灵的意境,激起了我内心深处震荡魂灵的回应。

我循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水碓声,沿着一条光滑整洁的石砌路,转过一大片参差错落的田畴,闻着稻花沁人肺腑的清香,来到村子中间的溪涧旁边。我在溪流的激越和水碓的浑厚相互交响的声音里,迈上溪涧边错落有致的石磴,在被飞溅的水沬湿透的山石上面,跨过狭窄曲折的小木桥,走近了那一排小木屋,走进了嘈杂喧闹的水碓房。

我站在水碓房的门边,审视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只见这一排古朴沧桑的水碓房,掩映在高大荫翳的枫树丛间,上头闪烁着色彩斑斓的枫叶,正如火一般地燃烧。周围是一大片的小果蔷薇和金樱子藤,结满了缤纷的果实。水碓房依山而建,临崖而筑,上部殷实,下部虚空,前头高耸,后头倾垂,全部由木料构筑而成,是两层的纯木结构敞开式廊舍。它沐浴着轻淡的轻雾,融和着金色的光影,置身于清风荡漾山岚拂动的氛围之中,显得环境清雅,空气纯净,风景秀丽。

屋子上下的屋架和房檩,用于支撑的梁柱,还有棚架上铺设的楼板,皆用粗大的杉木搭建而成。屋顶上则覆盖着粗陋的陶制瓦片,缝隙间依稀生长着几蔸白茅。屋子的四边用木板简单地围裏起来,四面透风,光线充足,通明而敞亮。虽然屋子里的设施显得有些粗糙,一看就知道是当地的木工做的粗活。但是,看起来却十分扎实牢固,经久耐用。屋子里如同一个敞开的廊轩,凌架于激湍的溪涧之上,弥漫在一片氤氲的水汽之中,使人感觉特别的荫凉和清爽。

木屋临近溪涧的一边,间隔二、三丈的距离,从上到下,参差错落,可以看到三个浑圆的双层松木转轮。转轮中间的隔板都是倾斜的,便于阻挡水流的冲击形成动力,其直径看上去足有两个人的高度。松木转轮的中间套着一个轮轴,一边镶嵌在石隙里,一边连结在搭起的木架上。在轮轴经常转动的两端,已经被摩擦得闪光锃亮。松木转轮的正上方,正对着长长的引水槽,在槽口倾泻而下的流水冲击下,松木转轮匀速地滚动起来,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飞溅起一簇簇晶莹的水花。安置在轮轴上的两个木桩,随着轮轴的每一圈转动,轮番地压低下面的一根木杵,利用杠杆原理,使另一端装配碓锥的木杵高翘起来。然后,包箍着铁齿的碓锥,就会依凭其自身的重量,不偏不倚地砸落到下方的石臼之中,完成其加工谷物等方面的使命。如此一轮一轮地起落,循环往复,日夜不停,按照人们预先设定的频率,将粮食、香粉、饲料之类的原材料,一遍一遍地进行加工捣碎。

在清幽的山溪边,在这个简陋的水碓房里,依照流水的高低落差,分级装配着三个水碓。湍急的溪流奔涌而下,激越地冲击着松木转轮,使其一刻不停地转动。松木转轮每转动一圈,便会嗑碰一下沉重的木杵,带动碓杵和碓锥的连贯运动。通过如此不断地亲密接触,带动水碓一刻不停地工作。水碓房里三个碓锥轮番起落,像是三只公鸡在争相啄食,鸡啄米似地捣落到相对应的石臼里,显得紧张而忙碌。它们就像三个尽心尽责的兄弟,互相瞩目,各司其职,信守彼此之间的约定,履行自己忠贞的承诺。在偏僻的山野村落之中,在山溪流水的伴奏下,共同唱着一首亘古不变的歌谣。

我被眼前灵动奇异的景象所吸引,被周围情景交融的氛围所感动,被这种带有沧桑印迹的原始风韵所震撼。从自己的内心深处,领略到一种古朴的情怀,一种自然的风味,一种山水的流韵。它蕴含着梦幻一般的色彩,挟带着缥缈神奇的力量,正在穿越遥远的时空,从这大山深处偏僻的角落,在这片古老的水碓房里,在自己伫足的身边逐渐弥漫开来,在山野丛林之间升腾飞逸,悠然地飘向遥远的天际。

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水碓房,是南方山区的人们司空见惯的加工作坊。所谓的水碓,就是依靠水力带动的加工机械,一般都是用上好的坚硬红木做成水轮和碓杵,再加上硬木制作的碓锥和青麻石挖凿的石臼所组成。它们虽然平凡而普通,甚至看起来有些粗陋,却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关系密切,是每一户人家都必须经常光顾的地方,实际上就是村里的农副产品加工厂。在以往落后的农耕时代,因为没有电力和电动机械,要进行极为普遍和简单的粮食加工,最为节省人力的方法,就算使用这些搭建在溪涧边的水碓了。凡是家庭里需要完成的砻谷舂米、榨油磨粉等粮食加工、制造土纸需要捣碎竹麻做成纸浆、制作烧香用的立香需要加工香粉等许多粗重零碎的活计,都要到村边的水碓房来完成。

在以往漫长的岁月里,无论春夏秋冬,阴晴雨雪,水碓房总是在周而复始地工作着。湍急的溪流被引进沟渠,注入到水槽,对着木轮倾泻而下。在强大的水流冲击下,硕大的木轮在日夜不知疲倦地转动,牵引着灵巧的水碓,上下起落,此起彼伏,发出沉闷而空旷的声音。霎时间,碓寮里响声欸乃,气韵悠然,浮尘飘逸,香风缭绕,显得特别地忙碌和热闹。尤其是每年的春节期间,水碓房里更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一家接着一家,一户挨着一户,每一户人家都会来这里加工做煎粄的米粉、打糯米糍粑、捣糖糕之类的过年货,空气里飘散着浓郁的甜香味儿。

在我们的家乡,曾经长久地回荡着水碓的声响。在很久以前,客家先民为了躲避战乱和灾荒,从遥远的北方迁徙而来,停留在山高水远的南方山区。他们在这里居家安顿下来,开始休养生息,繁衍后代。经过漫长的岁月,他们以超乎寻常的适应能力,战胜了瘴疠、虐疾、虫虺、猛兽的侵袭。在这片丰饶的土地上,拓荒垦殖,刀耕火种;筚路蓝缕,以启山林,逐渐成为这块土地上当之无愧的主人。

为了减轻繁重的体力劳动,尽量降低劳动的强度,减少劳作的艰辛和付出,更好地适应生存发展的需要。他们以主人翁的精神,运用自己智慧的头脑,总结与自然界长期抗争的经验,提炼对于生产活动规律性的认识,激发创新的思维,发挥创造的能量。经过无数次的探索和尝试,终于研究发明了许多适应农耕社会的生产工具,诸如水碓、风车、犁铧、辘轴、龙骨车、砻、磨、桴等农机具,有效促进了客家群体的文明与进步,展现了客家人勇于开拓、不懈追求的风范。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想象,他们体验过成功的喜悦,领略过失败的沮丧,以适者生成、志在必得的勇气,兼容并蓄、实事求是的态度,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谱写了客家文明的灿烂篇章,值得我们永久地铭记和感怀。

在广大的客家山区,当你走过村落旁边,跨过湍流激越的溪涧,只要水流落差比较大的所谓 “石礤”边,随处可以看到水碓房的遗迹。它们曾经走过自己的鼎盛时期,折射着乡村生活的缩影,见证了农耕文明由盛而衰的发展历程。如今,它们大部分早已被毀弃,逐渐荒芜,变成一片坍塌的废墟,显得十分颓败和荒凉。甚至只剩下断垣残壁,颓墙片瓦,或者零落成一抔黄土,一堆瓦砾,一片荒丘,被蓬勃生长的芭芒和芜箕所覆盖,再也难以寻觅到它的踪迹。

随着农村电力事业的发展,现代工业文明的逐渐兴起,农村的加工业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古老传统的加工作坊,已经明显落后于现实形势,不再适应于社会的发展需要。许多原始的加工方法,传统的加工工艺逐渐消失,被现代的动力机械和加工技术所取代,再也没有它们出场表演的舞台,丧失了生存发展的机会。是啊,利用风车、砻、碓等加工出来的糙米,蒸煮成粗糙的红米饭,虽然非常的清香爽口,而且因为营养素没有流失,更具有营养价值。但是,毕竟口感比较粗涩,其入口的第一感觉,绝对没有电力加工的白米饭那样松软可口,需要花费许多咀嚼的功夫。因此,适应现代人贪图安逸的生活需求,各种全新的生产工具应运而生,自然取代了原始的加工作坊,抛弃了原始的生产工具。所以,原来被祖辈们视为神器尤物的水碓,被现代的人们弃之如敝帚,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华,沦落成为山野间的毀弃之物。

然而,我面前的这个水碓房,却依然充满着生机和活力,显露着自然质朴的风华,以其苍凉朴实的形象,证明了其自身存在的价值,在山野之间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我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如同膜拜圣灵一样,浏览着这座古老的水碓房,以及其中简陋粗放的陈设。我从自己的内心深处,发出由衷的赞叹!感叹我们的客家先人们,具有顺天应人的适应能力,精细奇巧的设计构想,天工开物的造化之功。在当时的自然环境条件下,先人们能够充分利用各种自然的要素,借助当地的资源优势,创造出极具实用价值的水碓,为子孙后代造福,可以说是厥功至伟,实在令人钦慕。

这时候,我看见一位老者,约摸已经有七十岁的年纪,正从对面的山道上缓步过来。他挑着一担精致的竹箩,压得扁担颤悠悠地晃动,里面满当当地装着制作立香的猴胶铁。只见他走过一片田畴,绕过山脚边的土路,走上蜿蜒的石砌路,来到了水碓房的前面。看上去虽然显得比较艰难,有些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但是却依然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神情自若。我连忙伸出手来,想要扶持一下他,好让他借助我的帮助,顺利地迈上石磴,进入水碓房。

然而,老人家对我笑了笑,轻轻摇了一下头,谢绝了我的好意。只见他灵巧地迈动双腿,三步并作两步,一步一个石磴,挑着六七十斤重的担子,走进了水碓房。等到他将这担“猴胶铁”(又名“牛胶铁”,有药用价值。其根粉质,捣碎后极有粘性,可用来加工香粉。)全部倒入石臼,刚直起腰出来,走到大门口纳凉的时候,我和他攀谈了起来。

初期癫痫怎么治疗杭州哪能治癫痫病新疆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