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酒家】岁月如水,守一窗静美(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小说

润如酥的细雨霏霏,随着微风潜来,落地无声。捧一卷诗书,静立窗前,赭红的重峦叠嶂上,还没有“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意境。

然而,这场雨,注定是一场好雨。后天,即是二十四节气中的雨水。故而,这雨,也算是一场及时雨,很应景。

窗外,有一株夹竹桃,簇生成一大丛,苍翠的叶片间,藏着一小枝玫红的花儿;又有一株棉花,墨绿的叶片点缀着铁锈红的斑痕,裂开的棉桃里探出雪白的脑袋,丝丝缕缕在风中招展;还有几株石榴树,新萌出的嫩红的叶芽,稀稀落落。

时光静美。

有风拂过。回到桌前,放下诗书,捧起茶罐呷一口“大红袍”,顿时唇齿生香。

细微的鼾声从里屋传来。那是先生在午休。先生原来并不打鼾,什么时候开始鼾声一片,真不记得。也曾极端讨厌他的鼾声,心烦时捏他的鼻子,或是用胳膊肘撞他几下,他倒也能止住,不过,也就片刻而已。

今天,听着这鼾声,反倒有说不出的踏实,心安。

上九日刚过,先生即被部队催着归队。订机票的时候,我开了句玩笑,说要跟着他到部队玩。他竟然信以为真,有些兴奋地说好,正好可以赶在他们搬到永久性营地前玩一阵子。说罢,他就给我也订了机票。原以为他订的十一的票,没想到却是十五,更没想到的是,除了机票不好订以外,他还有别的心思。

元宵那天,我们围在一起陪爸妈打纸牌。先生跟妹夫两个大男人没有丝毫动静,在妹妹的一番引导和埋怨里,妹夫也只是呵呵傻笑,并没有买玫瑰、巧克力等的意思。我望着先生无言,他立马表白,“哎,又订了房,起码三年之内你哪儿也别想去玩哪。”心里明白硬着头皮订了两套房,真是身无分文了,不敢再有什么奢望,但还是觉着不爽。先生又补了一句,“嗨,我不是浪漫了哈嘛,晚上带你去看最大最亮的月亮。”——无语,飞机晚上十点起飞。

取登机牌的时候,先生特意挑了左侧靠弦窗的座位,说按方位那是赏月的最佳位置。从开始起飞他就一直嘟嚷着月亮在哪儿,等到了几千米的高空,坐在隔弦窗一个座位的他侧身观望,依然没有见到月亮,不免失望。紧挨弦窗的我其实知道月亮在哪儿,就悬在飞机的上方,要紧贴着弦窗把身子缩下来才能看得到。看他那样儿,不免好笑,告诉他应该怎样才能看到月亮。他赶紧解了安全带,凑过来贴着弦窗蹲下来看,“呀,真在那里呀!”那神情就像一个顽童,估摸着要不是在高空中,他准得手舞足蹈。我也贴紧弦窗往上看,又大又亮的月亮,正在灰蓝的高空含情脉脉地俯视着我。清冷的光辉直泄下来,抚摸着我的手臂,心中顿生莫名的情愫,不由发呆:真是今生中最大最亮的一轮圆月啊!

倒是事后揣测,一旁的乘客是不是在心里暗笑:瞧那两个傻蛋儿!

其实,先生骨子里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当年在大学里见他第一眼,他满脸堆着笑,小眼睛眯缝着,我自认为那是老实巴交的笑,并给他罩上“老好人”的帽子。亲眼目睹他对女友的体贴入微,更是印证了我的判断。

及至后来,阴差阳错的,我们成了男女朋友。他知道我骨子里是个小资女,开始学着解风情,学着讲情调。曾经,晚上常规学习后从驻地坐车偷跑到我单位,手捧着一束玫瑰在医院门口傻等,只为看我一眼;曾经,穿着军装在“爱慕”内衣专卖店外徘徊,只为给我挑选一款生日礼物;曾经,深夜陪我看完电影,在广场上相拥着坐到天明,只为与我多待一会儿多说一会儿话;曾经,把一起看过的电影票,一起玩过的景区门票,都注上时间并珍藏起来;曾经,买洗衣机专选“松下爱妻号”;甚至曾经在情人节抛下儿子和父母,到家附近的大宾馆开房……

更让我铭记的是,先生不仅知道我们爱好上的差距,还想方设法缩小这种差距。我爱旅行,他总是挤出时间来迎合我,事先还做好功课,总能让我们既玩得痛快,又不花冤枉钱。2006年春节,我在重庆进修,他过去看我,带我去了金佛山;2009年,他在丹东,带儿子过去探亲时,他带我们去了虎山长城,又在我们回来之前带我们到大连玩了一周;2011年春节,我们去了凤凰古城;2012年春节,在厦门待了一周,玩了鼓浪屿、永定土楼;同年暑假,去溪洛渡探亲归来前,他陪我们去蜀南竹海、兴文石海、自贡恐龙博物馆逛了几天;2013年春节,去的地方近点,是邻省的张家界;同年暑假,昆明滇池、民族村、石林,大理,丽江,香格里拉,泸沽湖,一路走下来花了十余天……关于这些,先生总说,“当初你想旅行结婚,结果没能如你愿。呵呵,又不能再结一次,就只能这样补偿你啦。”

我爱看书、码字。前一阵子,明空姐姐推荐给我看赛珍珠的“大地三部曲”,并发来了部分电子版。看第一部《大地》,刚开头就陷了进去。跟先生诉说看电子版的辛苦,想要纸质版。他在千里之外的彩云之南、金沙江畔,上网帮我搜寻,最后无奈地告诉我只有英文版。后来电子版的第二部不全,又找他,他一边调戏说我“搜商”太低,一边给我相关链接,并发给我一个阅览器的地址。就在我就着电脑看得眼冒金星的时候,他告诉我一个好消息,说是在网上找到一家卖中文版的,只不过是原版复印的,问我要不要。没过几天,我就收到了厚厚的两大本《大地》,一本是给我的,一本是应我的要求送给好朋友雨雁的。

就在昨天,给他收拾抽屉时发现了一套《史记》,惊奇地问他干嘛,他淡淡一笑说,“买来看撒,不是怕你说我不爱看书不爱学习嘛。”

一时静默。脑子里又现出那轮又大又亮的圆月!

凌晨一时,于长水机场落地。候行李,搭大巴前往部队宾馆。

我正在想着“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同时惊异自己每次踏上彩云之南的红土地,为什么总有那种强烈的归属感,是前世还是来生的缘?打完电话的先生满是歉意地告诉我,部队宾馆没有房间了(登机前电话咨询有房,但不接受预订)。拖着行李,我们总算是就近找到一家旅店,条件一般。先生又是满脸歉意,问我住不住。

就待几个小时,有什么不能住的呢?把自己摔到床上,还在奇怪自己的心平气和。

我本是一个倔强、好强、性气高的女人。结婚这么多年来,与先生之间自然少不了争吵,少不了磕磕碰碰。好脾气的先生总是让着我,有时气得不行了,“啪”的挂了我的电话,可每次都还是他低声下气地“认错”。曾经,他抱怨说,“你对病人和病人家属那么好那么有耐心,就不能像对他们一样对待我?”我说,“这不一样,你是我老公,我不在你面前撒气在谁面前撒气?”最后他给出的总结是,“我看,你就是不崇拜我。”

他言下之意,是说我没有像他爱我那样爱他。我觉着委屈,可也作不来解释,始终觉得爱情这个东西,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更何况,我是一个寡言的人。

话虽如此,先生待我依然如故。我是典型的享乐派,整天面对生死病痛多了,便走了极端,奉行“及时享乐”。除了好旅行,还好买书,好穿衣,好吃,不过不懒做。工资上到卡上还幸运点,发到手的现金总是花得精光。先生也嗔怪我乱花钱不知道节约,“那些钱不是钱?你花了不心痛?”我总是狡辩“钱挣来就是花的,谁知道自己哪天就伸腿了呢”。嗔怪归嗔怪,他并没有因此克扣我的花销,家里的衣柜几乎都被我的衣服塞满了。厦门之行那次,买到手的单反相机用了还不到半个月,就被一时迷糊的我给弄丢了。当时我是又气又急,跺着脚在那儿诅咒可恶的三只手,同时也担心先生骂我。他不但没有骂我,还当即带我去买了一款同样的相机,并说,“丢了就丢了,钱没了还可以挣,只要人平安,就好!”

医生的工作干得时间长了,心生厌倦,萌生了辞职的念头。先生是第一个支持我的,“不干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养你。你干得这样辛苦,我心疼。”2012年3月,我终于办完了辞职手续,每天照顾儿子,看书,写字,网上编辑文章,有时出去走走,拍拍照片,日子过得波澜不惊。

去年2月,我出现了腿疼的毛病,做了很长时间的理疗,疼痛部位和性质反倒发生了变化。去市医院拍片,结果提示“双侧髋关节积液,股骨头坏死可能”。拿到结果的一刹那,我觉得天都塌了,第一个就是给先生打电话。一向坚强的我边说边流泪,全然不顾旁人异样的目光。先生一边安慰,一边说,“只是说可能,去做个磁共振确诊一下。放心,就算是股骨头坏死,大不了换股骨头嘛,现在的医学水平高着呢。再退一步说,大不了我一辈子背着你。”也是在那一刻,我才清楚地感觉到,矮小的先生,对我来说就是一座高大的山!

后来进一步检查,说是“双侧髋关节炎”,没有股骨头坏死。虽然长期治疗,而且再不能参加“驴子们”的户外,我的生活还是过得有滋有味,风生水起。父亲却不这样想。我有严重的颈椎椎间盘突出,右侧椎动脉只有正常的三分之一粗细,却又得了髋关节炎,治疗效果又不好,加上没了稳定的收入高的工作,父亲担心我以后的生活是自然而然的,他虽没有明说,我却明白。

就在春节后的一天,先生回老家给姑子姐过四十岁生日不在家,与父亲闲聊,父亲突然说,经过他一年多的观察,先生还是稳重可靠的,他放心。

如此,我也安心。

先生原来的打算是我跟来住到他们搬新宿舍。先生是后来到这个项目部的,差不多是一个人住着一个小院,他想着既安静,又方便。可等休假回来,我们一下车,就傻眼了。项目部新调来两个中队,小院里增加了百把号人,每个房间都挤满了,还搭有帐篷。

其时,接近晚餐时间,清一色的愣头小伙子三三两两地站在宿舍楼前,或是场院里,唰唰唰的目光像刀子,像烙铁,我拎着包低着头,几乎是小碎步逃进了先生的宿舍。

这样的目光,我还记忆犹新。2001年七夕节后,我应先生之邀去他部队玩。当时我们还只是好朋友,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的。我记得自己穿着一条齐膝纱裙,鹅黄的底上散落着大朵的明黄的向日葵。当我随着他走进他们院子时,一群身着国防绿的小伙子整齐地靠墙立着,火辣辣的目光唰唰唰地甩过来,一声接一声的“嫂子好”此起彼伏,把我给羞得脸都红过了天边的彩霞。

还在回味中没有醒转,先生发话了,“哎呀,怎么办?哪想到两个中队会住进来,女卫生间和女浴室全被占了。这可如何是好?”我一听,也懵了,“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要不,我回家得了。”我知道先生部队刚转型不久,又并到了新的总队,项目部领导也有变动,而且工期紧,他作为负责的总工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所以不想给他增添任何烦心事。何况支队长正在项目部检查工作,不想让他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不容易来了,回去干嘛。住宾馆去。春节来探亲的家属都是住的宾馆。”就这样,我住进了吉祥宾馆。早上睡到自然醒,洗漱过后走上几分钟,到先生宿舍吃早餐,然后看书,上网,或是到处晃荡;午餐和晚餐他给提回来,他要是有事也会安排人送到宿舍;晚上他再送回宾馆。

昨天早上洗漱完毕,正准备出门,电话来了短信提示,打开一看,“早餐我放在宿舍桌上。”其实这些头天晚上他都已经交待我了,没想到还会发短信来。出门没走几步,前面来了越野车,我低着头避让,司机按了喇叭,我抬头才注意到车窗摇了下来,露出先生的脸,问我要不要跟着去工地玩。我摇头说不去。车走了,我继续前行。没走几步,身后又来了车。还是先生坐的车,他打开车门叫我上车,说送我到宿舍。从宾馆到宿舍也就几分钟的路,用得着掉转车送我么?我不想给他惹麻烦,拒绝了他的好意,后来又跟他说这样不好,他反倒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你是我老婆,我该对你好!”

“茶杯里有勺,左边柜子里有筷子。”

“要不要上厕所?要的话就跟我说,我从办公室下来给你站岗。”

“饭盒提到食堂没?我来拿。”

“我有事,午餐让勤务兵给你送下来。”

“晚上可能要陪领导吃饭,他们不叫我的话我就下来陪你吃。”

“脏衣服放在盆里。迷彩服我自己洗,你拎不动。”

……

一会儿一个短信,QQ上一会儿闪出一个对话框。我都调侃他有没有好好工作。调侃归调侃,我了解他,是个对工作,对家人,对朋友,极度负责的人。

今天早上,醒来时窗外沙沙作响,拉开窗帘一看,下雨了。心想着没伞要怎么去先生宿舍,正在犹豫是用披肩裹着头走上去,还是干脆在宾馆待着得了,敲门声响了,打开一看,是先生来了,“起来了?下雨了,我来给你送伞。”又问我,“洗完了没?我等你一起上去。”

当头心里一暖。

窗外,花是花,树是树,草是草,山峦是山峦。

寂静无声。

两点的闹钟响了,先生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边穿迷彩服边问我,“要上厕所不?我陪你去了再到办公室去。”

我跟着他出了门。院子里空无人影,只有冰凉的雨丝在调皮地嬉戏玩耍。

望着先生并不高大的背影,从来没有这么强烈地,我对这个一起生活了十二年的男人,有了藤缠树般的依恋,还有他所说的崇拜。

岁月如水。

我暗自自语:我愿与你,一生守候这一窗静美。

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预防癫痫发作?齐齐哈尔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靠谱天津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