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守望绿色(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txt下载

前几日,拜读了贤武先生的文章《为了那一抹绿色》,深为杨玉萍团队的事迹所感动。故事简单,一个没有工作的普通女人,联合几个人,硬是自己掏钱把金昌的“垃圾台”——影响城市市容的一块“癣”给剔了,“杨玉萍团队从2019年春季开始,雇佣了大批机械和人工,采用开沟填土的办法,开垦出三四百亩土地,从外地购来各种苗木近万株,一边栽种一边浇水,树苗成活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现在,昔日的‘牛皮癣’变成了一大片生机盎然的绿色园林,周边的环境大为改观。”以个人之力,在数百亩垃圾场改造的地上种植数万株树木这是壮举。

树是我们的可视世界中最具有色彩活力的植物。不只是给我们阻挡风沙,提供阴凉或是果实,更多时候是和人们共同守护着生活的希望。

说起树来,金昌最有名气的树,当属县城北海子公园门口的那两颗杨树,有名有姓还有故事,积淀了这个塞外小城的厚重和沧桑。再就是那些国道两侧的“左公柳”,曾如一条碧绿的游龙,在上千公里的“河西走廊”风光无限经年,至于那些掩埋在大山深处的千年老树和流传不广诸如“九颗树”之类的传说,因为少有人识,倒是让人孤陋寡闻了。由此也可见在少水干旱的西北,树木生存的难度。

记忆中有印象的树,是老家村北的那五颗杏树,那是我们村子当时唯一的大树,据说是解放前主人靠一袋杏子才举家迁来时,把杏核埋下生出的。年幼时,那树已有小腿粗细,树的躯干和树冠无一例外的向北倾斜着,老人说那是被“山风”掠头的缘故。老家正对河谷,有一年四季的定向河谷风。每年夏天,那树下不只是我们这些顽劣小儿的去处,也是村人们纳凉的所在。从树上有指头大小的“毛杏”开始,到夏天杏黄止,孩子们总是想办法摘些酸不可耐的杏子来,至于能不能吃是次要的,主要是有了玩的乐趣。树是有主人的,但是,那须发皆白的主人,除了不允许我们爬树折枝,并不阻拦我们,只是说现在不能吃,等黄了再摘,可总是在他不注意的时候,会有猴子一样的我们在树叶中翻找,杏黄的季节却是一个也不见了。就是这难得的几颗杏树,后来也不见了,据说是后来的主人家为了少生闲气而砍了。

震撼心灵的是那有“千年不倒,千年不枯”的胡杨。当兵时就在弱水河边,第一次看见这些树时,就被那粗糙无比的表皮和高大笔直的躯干震惊了!两三个人合抱不住的大树,只有顶段最高处才有和躯干不成比例的小小的树冠,远远看去,如一个巨柄大伞。后来才知道,这些千年不倒的大树,只所以有小小的树冠,是需要最大可能的减少水分的蒸发和流失。再后来,每年秋天部队都要打柴,其实就是去戈壁滩中拣那些早已倒卧干枯的胡杨,即使埋在沙漠中,那伸展在外的树枝,也能让你想象出这些树们历经的沧桑。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关键是先栽了树才有凉可乘的。如公园、如东西湖,如城乡各个绿树成荫的地方。事实上,种树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传统,也是当下国家的基本国策,“植树节”就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然而,说起种树,在我们这个缺水少雨的内陆城市,植树实属不易。

印象最深的是刚上小学的第一个春天。我们是那个学校的第一批学生,只有三个年级。校长兼班主任说:“一年级每人四个树坑、二年级每人八个,三年级每人十二个,我们要把我们的校园种的绿树成荫。”我则有些特殊,实际上春季去插班的我还不足六岁,上学的原因是在家过于顽劣,于是母亲就把我交给了大我三岁的姐姐,上学就是找了个不要钱的托儿所。别的同学都可用铁锨来挖树坑了,而我只能用碗口大小的一个小圆铲来挖,好在学校准备充分,那地早已用水洇过且没有沙石,整整一个上午,我才挖出一个水缸粗细、和自己高矮差不大的坑来,看着灰头土脸的我,校长说:“你这个坑挖的标准,你就挖这一个。”实质上是看我年龄太小的原因。挖好坑,校长找人拉来树苗,学生们栽进去,然后从“涝池”中抬来水浇灌,几年后,果然如校长所说,那里已是一片树林。

还有一次是单位刚来市上那年,一个机关只有20多人的单位,却非要按职工总数近200人来分配植树任务(分散性企业,站点多在境内城乡)。这样的于经营业务无关的工作当然属于我们办公室来处理。现场去一看,就有些头皮发麻,六米宽200多米的植树带北面是刚刚修好的马路,南面是还没有竣工的家属区,上面是一米多高的建筑垃圾,下面是干硬无比的荒滩,这样的工作量,别说是机关的20个人全体出动,就是全单位的人来,没有十天半月是干不好的。于是左右周旋,上下协调,内外沟通,最终找了劳力充裕的副业队来干,整整一个礼拜,我守候在工地,等活干完,不只是一个“土人”,而是真切的感受了“植树”的不易。那干硬的戈壁,镐头刨上去,只能挖出碗口大小的一小块来。建筑垃圾要拉走,还要把植树区按“标高”整理好,再挖出一米见方的树坑来,把好土填进去,然后才能植树。这些说起来简单的过程却是需要人工用时间、耐力、毅力来一点点完成的,这次植树也成为留在我记忆中不多的艰苦劳动过程之一。

而这样的经历对于生活在我们这个戈壁小城的人们来说,都该有深切的体会。几十年间,每年春季,近乎于全市男女老幼一起出动的植树大军都会蜂拥而出,各显其能。于是,我们这个城市的绿色在人们前赴后继的努力中,一棵棵长大,一片片成荫。如今的金昌,即使盛夏的中午走在马路上,也有了连续不断的树荫,近年来的种草种树,还为我们这个戈壁城市赢得了“紫金花城”的美誉。

杨玉萍团队的行为不只是一个壮举,以个人之力,把环境改造、绿化家园结合在一起,这样的行为,是我们这个城市持续改造生态环境的缩影,守望绿色的延续,美化家园的善举。

闲来无事,抽空去这个昔日的“垃圾台”转了转。虽已是初秋,一行行的小树依旧生机盎然。对于树们来说,只要是有水,就会生长。但是,对于用树来种植希望的人,不只是坚持,还要更多的有心人来关注。我相信,绿色之梦,永远是我们这个城市不变的色调。我也相信,不远的将来,那一抹绿色,就会成为我们这个城市最美的一处风景。

注:甘肃金昌是一个只有近四十年历史的新兴工业城市,眼下是全国文明城市,有紫金花城之誉。

北京癫痫专业医院评价怎样癫痫发作对人体有什么危害癫痫发作症状怎么救治才好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