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冰心】姥姥的寿诞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外国文学
破坏: 阅读:875发表时间:2018-02-25 10:43:14

【冰心】姥姥的寿诞(散文)
   昨天是姥姥八十寿诞,其实早在大年初一那天,母亲就跟我说了,不然的话,我还真就记不住呢。为此,在大年初一那天,我可是毕恭毕敬、低声下气地忍受了母亲将近十分钟的责备,责备的主题就一句话,“你姥姥每年都这个时候过生日,你难道记不住吗?”
   老实说,我还真就记不住呢,我也把我的心里话一五一十地跟母亲讲个通透,“我说老太太啊,你应该很清楚我才对,我对数字一向忘性大,除了我自己的生日我能记住,其他人的生日,特别是中国人的生日,又是阳历又是阴历的,一个人弄出俩生日来,阳历的日子不好就过阴历的,阴历的日子不好就过阳历的,谁能记得住啊。”
   闻听此言,母亲也不好再责备我什么了。其实她心里面比谁都清楚,她的生日我尚且记不住呢,就更别说姥姥的生日了。可是呢,问题就出在这儿了,在母亲心里,自己的生日孩子可以忘,但母亲的生日,孩子本不应该忘。然而,我却偏偏给忘了,或者更确切地说,不是忘,而是压根就没记过。
   我之所以能够记住自己的生日,倒不是因为我自私,而是我的生日很好记,阳历的88826,阴历的中元节,也就是俗称的鬼节。就连我自己都不禁时常莞尔,可能正是鬼门关放鬼的时候,把我给放出来了吧。难怪我跟正常人不太一样呢,不是讲鬼话,就是怀着鬼思想。
  
   二
   讲心里话,我有想过回老家看看的,既是给姥姥过寿,同时也跟亲人们一起过个年。可无奈的是,这边已经回家三个同事了,还剩下三个,我若再走,这班可就不好安排了。所以呢,我也把我这边的情况跟母亲说了。
   母亲倒也看得开,主要是她非常了解我,她知道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那就是安静和孤独。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两样东西可以说没人愿意要。怎奈我并不普通,以至于我哈尔滨看羊羔疯好的医院特别喜欢与它们哥俩相伴,安静地写文章,安静地锻炼身体,孤独地沉思,孤独地冥想。
   “你呢,还是踏踏实实、安安心心呆在北京吧。一来,那种生活能够激发你的潜能,省着你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无所事事的。二来嘛,我也都看到了,你写的文章,以及你发过来的自拍照。文章我不是很懂,但给我的感觉比以前强多了,主要是以前的东西没什么实质性,可能是经历太单一了吧,现在你每天的生活多丰富啊。再有,你比以前瘦了很多,少说瘦了能有十五斤,这个很好,说明你能坚持。可你一旦回到家,恐怕就坚持不住喽。”
   “说了一大堆,听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在夸我。”我冷淡地回了句。
   “哈哈,那是因为你是我儿子,你只要在我身边,我就会劝你别太累着,还会每天给你做一大堆好吃的。现在好了,你在那边当你的苦行僧,我在这边呢,既自由,又开心,没事跟朋友们玩玩,还能省下不少钱嘞。”
   “不是,你的意思是说我在家光知道败霍呗?你是这个意思不?算了,我啥也不想说了,跟你这么一聊,顿时没了心情。”
   母亲的话,有时候就是这么直接,甚至比我所讲之言还要直接,我晓得那是善意的挖苦,毕竟母亲十分清楚,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聊天方式了。
  
   三
   从大年初一到大年初八,八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我在这期间想了很多,有关于母亲曾几何时跟我讲过的姥姥这一辈的艰辛与痛苦,谁让姥爷竟是那般强势呢。以至于属于姥姥的幸福,直到上个世纪九七年姥爷仙逝之后,这才姗姗来迟。
   关于姥爷之强势,不仅姥姥有发言权,作为儿女的大舅、母亲、二姨、老姨,同样具有发言权,动辄破口大骂,时常拳打脚踢的姥爷,给予儿女们身心上的双重影响自是无比巨大的。
   这种影响甚至贯穿了他们的一生,恰如母亲所言,当初之所以会选择父亲,就是因为害怕成为下一代的姥姥,备受欺压。母亲如此,老姨亦如此,以至于她们在家中的地位确实很高,但却也不得不禁受来自于清贫和对丈夫那软弱、胆小、胸无大志的甘守与哀叹。
   人嘛,有时候就是这样,不知餍足。
   就是这样的姥爷,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给家人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威慑,也让我在幼小童年时期体会到了什么叫作不怒自威,什么叫作以眼杀人。长相似凶神恶煞,体魄若铜铸铁浇的姥爷,绝对是当之无愧的一家之主。
   不过有一说一,姥爷在社会上却混得风生水起,身怀高超技术,游历五湖四海,广交天下朋友,像极了武侠小说中的侠之大者。然于家庭,仅此而已。
  
   四
   除了回忆曾经,我很想为姥姥赋诗一首,聊表自己的感念愧疚之情。无奈,我素不习惯于写这类满篇好话,赞美讴歌的东西,即使是为姥姥着笔,亦是不能,不是不能写,而是怕写不好。思来想去,也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昨天下午两点左右,我给母亲打去电话,因为我是在来北京之前刚换的手机,姥姥的电话号码不知怎么着就没了,找了好半天也没找到。我只想通过母亲的手机,送上远在北京,无法回家为姥姥过寿的属于我的祝福。
   怎奈,母亲并没有接听我的电话,只是让我听了将近半分钟我不喜欢的音乐。我又打了一遍,听到的仍然只是音乐,并无母亲的声音。
   这令我好不奇怪,却也无法,只能给母亲发微信了。
   可直到晚上七点多,母亲这才回复我,先是些许地表达了一番对我的歉意,而后则说道:“从下午一直忙活到现在。”
   “净忙啥了?”我问。
   “下午忙家里的麻将社,三点多钟,人都走了,收拾收拾,我和你爸就去你姥家了。”
   “玩纸牌了?”
   “啊,大伙儿陪你姥玩了会儿纸牌,这不晚上了嘛,就一大家子来饭店吃饭了。”
   “你可真行,生活可是够充实,够滋润的。”
   母亲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给我发了一段一分来钟的短视频。
   我看了看,感慨颇多。那是把手机横放在转盘上拍的,挪动转盘,绕着桌子拍了一圈。从母亲开始,每一个人都拍进去了,他们的笑,他们的甜,他们的坐姿,他们的举杯,他们的吃相。一大家子,好不温馨,好不幸福。
   我呢,无论心情如何,一贯臻于揶揄挖苦,便笑谑地回复了母亲一句,“一张张不忍直视的丑陋吃相。”
   母亲没有再回复我,想必,不是在与家人高谈阔论,就是在自顾自地大快朵颐吧。
  
   五
   良久,我见自己反倒成了阻碍他们共享寿诞聚会的陌生人,也便不再言语了,而是跑到健身专区的跑步机上慢跑。
   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直到四十分钟,昨天晚上的表现也是我的极限了。
   从跑步机上下来,除了满身臭汗,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腿肚子瑟瑟颤抖,我知道这种颤抖是超负荷剧烈运动后的正常反应,或许也是增加肌肉的佐证吧。
   一身疲态的我,倒在按摩椅上,并未按摩,只是在用手机听歌。
   突然,听到手机上猛地一声脆响,间接性地打断了歌曲。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我也能察觉到,疲惫,并未令我浑然沉迷。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敢情是表哥给我发来了一张全家福。姥姥坐在正中间,头上戴着买生日蛋糕时附赠的纸质生日帽,儿孙们则或站或立于左右,四世同堂的一家人,除了幼小的重孙和重孙女表情略显茫然,其他人无不尽展笑颜。
   我呢,只能有感而发,回给荆门看羊羔疯哪家医院最好表哥十个字——共庆生日宴,独缺我一人。

共 2654 字 1 页 首页1
佳木斯癫痫病形成的原因" value="829700" />转到
上一篇:【军警】搬家_1
下一篇:【海蓝】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