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八一】迟开的花(散文·家园)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外国文学

二零一九年,河南信阳干旱,幸好有河流水库,农家照样迎来秋实硕果,遗憾的是中秋佳节,因为缺少雨水,空气里没了沁人心脾的芳香。

九月十六日,信阳天气突变,微风细雨连续下两天两夜,也是习大大来河南信阳红城和光山考察的日子。十八日,天气晴朗,桂花怒放,黄的似金,红的似火,无比热烈,香飘云天。我折一枝金桂,插花瓶,它在我心里既是秋的标签,也是女人的榜样。

平西路上,秋风似春风浩荡,草木盎然,含苞已久的月季盛开了。虽然没了春季时牡丹般的雍容华贵,还是很像皇宫里的格格,阳光灿烂,芬芳诱人,呈现大自然的美好与奇妙。

我揣着贼胆站月季花树旁,想那些古代的女子,她们幽住深宅内院,拥有玲珑小巧的后花园,闲暇时,浏览园中风景,赏花思春,吟诗作画。我可想掐一朵花戴,路上的行人车辆越来越多。

过路的大姐识破我心思,她满脸严肃道:“你想嘎子?我跟你说哈,今年春上,有几个老婆成把的掐这月季花。被管理人员从监控调出来,证据确凿,每个老婆都得接受批评,罚款五百……”老文人也对我说过这件事,依依不舍离开平西路。

但愿有一天,五颜六色的月季开遍全城,我相信那时,无人当窃花贼。

走到平桥大道发型屋,门口的指甲草花更兴盛,艳丽夺目,招来蜂蝶,还有不少过路女人的赞美!

这不,三个比我年长的女人走来,站在指甲草花旁瞅瞅又瞅瞅。长头发女人朝我招手,微笑道:“妹儿,你出来一下。这指甲草长的像棵小树,你用牛眼睛大的花盆栽,可惜了!应该换个大花盆。这花朵有大有小,胭脂红,多喜欢人哟!咋没结籽儿呢?籽儿给我们几颗呗?”我丢下写了半截儿的日记,走出发型屋,笑道:“不是我下的籽儿,是它自己冒的。”长头发女人撇撇嘴,好像不相信我,她和胖女人一起勾头欣赏指甲草花。

我想着夏天,瞧人家指甲草花开敗结籽儿了,这棵指甲草还没打花苞。后院的袁叔道:“黄妮,这棵指甲草棵子特大,搞不好是公的,不会开花,趁早拔它,撂垃圾桶里。”邻居阿姨道:“有那不会生孩子的女人,就有这不会开花的花树,你要它嘎子?”我道:“袁叔和阿姨是一对奇葩,就算指甲草不开花,瞧这绿叶也很美!”其实,我在心里已经放弃指甲草,任它干得蔫头耷脑,好几个大枝桠耷拉水泥地上,叶子卷缩着,也不浇水。

晚上,小二胎辰宇和朵儿放学回来,一个拿着喷水壶,一个拿着飙水枪,他们一边浇指甲草,一边朝我翻着白眼儿,异口同声道:“黄阿姨是个大懒虫,这棵小树渴死了,还不浇水。” 两个小人儿的话,让我惊讶!

早起,指甲草又复活了,耷拉水泥地上的大枝桠也挺起来了,就连叶子也焕发生机。我继续给它浇水,期待繁花满枝。

立秋后,指甲草打可多紧鼓鼓的小花苞儿,却迟迟不开。一场秋雨过后,开恁多红花。有句歌词是“如果没有天上的雨水,海棠花儿不会自己开。”岂止是海棠,大地上有可多花都需要天上的雨水。

胖女人抬起头,朝我笑道:“想找你要几朵花,不好意思张嘴,害怕掉地下,多丢面子。”我心想:“倘若指甲草花能助你们感情之水泛起涟漪,我愿作成人之美!”便道:“你们掐吧,指甲草花好像专为女人而生。”胖女人和长头发女人掐了十五朵。

超短发女人笑道:“当姑娘时,闺蜜说我手比我脸还好看,不戴钻戒可惜了。老公把钻戒给我戴上了,闺蜜又说我手涂指甲油会更漂亮。我用邻居种的指甲草花染了指甲,晚上去广场跳交谊舞,不管是男舞伴,还是女舞伴,都说我手漂亮。后来,我和邻居从那个大院搬走了,住楼房不放便,也没种花。闲着没事干,想用这花染指甲,无害无毒……”她的语言说明生活是平庸的,也是美丽精彩的。

颇受女人青睐的指甲草花,让我感悟生命,敬佩它诚然是脆弱的,也是顽强坚韧的,不亚于人 !

这棵指甲草确实来历不明,怀疑它和发型屋顶楼沤肥种菜养花的刘莺有关,她让我深刻体会“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以为春”的含意。

我们这一拉门面房,年年都有人搬来搬去,我最好捡他们丢下的小花盆,和空酒瓶。酒瓶当花瓶,有花插花,无花插根狗尾巴草,摆在书桌上很美。塑料花盆搁发型屋门外闲着,它样子丑,没人捡。

那年,我写信阳《平桥纪事》,好站发型屋门口,一个大塑料盆砸头上,细碎的土垃从头顶领口灌全身。我把身上的土垃抖下,捧进那些空花盆。

刘莺打发型屋门口路过时,板着脸,皱着眉头道:“我说我的盆咋找不到,你啥时候拿我盆?”她说话让我可生气,便道:“正愁找不着盆主,原来是你,好得这是塑料盆,好得我脑瓜结实。以后,别让粪水白蛆顺流而下,积点儿德吧!”她盆没拿,走了。

每回下大雨,将开始顺发型屋门头淌下的来的粪水恶臭。如果雨水大,恶臭很快消失,水也变得清亮。有一回,邻居女人拿桶接水洗拖把,我瞧着她桶里飘着枯死的太阳花,还有空心菜叶子。

雨停了,我嘟囔着,要上楼找刘莺讲道理。邻居阿姨拉住我,轻声道:“你可别找刘莺吵架,她有可多种病,发病的样子吓人。刘莺要是我妞儿,我说她,那是人家妈养的,说不得呀……”晓得阿姨是为我好,便道:“阿姨放心,我会心平气和找她讲道理。”我总共找刘莺说过两回,没用。

春天回来了,花盆里有好些破土而出的幼芽儿,野人参,南瓜秧,空心菜,太阳花等。唯独白色的小花盆连续三年冒出令我意想不到的花草,它们打哪儿来呢?我总想。

朵儿的奶奶笑道:“十年前,现代路桥的李会计给我几颗指甲花籽儿,也是这种颜色,不过,没你这花朵大,也没你这花朵红。平桥大道梧桐树多,雀子也多,八成儿是它叨来的籽儿。也有可能是顶楼上刘莺种花,掉下来的花籽儿……”袁叔走来哈哈笑道:“我早就让你把指甲草拔撂它,你不听话。你要拔撂了,我捡起来抱着跑回家,把它栽那大瓦盆,保险花开的比这还兴些。”

我笑,您来了,花开了!迟开的花一样鲜艳 诗意翩翩。我要学花,含饴笑眉展,写人间有爱,好文章!

(信阳平桥区黄国燕字于2019年秋)

哈尔滨什么治疗医院比较靠谱?西宁哪家治癫痫专业小孩儿得了癫痫病江西癫痫病医院能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