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秀色可餐(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鲜肤一何潤,秀色若可餐。”这是陆机《日出东南隅行》里的句子,于是就有了“秀色可餐”这个专用来形容女子姿色的成语。

这是个充满旖旎情调的成语,我总觉得它不那么庄重,极容易诱发人想入非非。你想啊,面对一个漂亮秀丽而且颇具韵味的女子,那眉,那眼,那鼻,那唇,无一不恰到好处,流波闪处,摄魂动魄,你是不是越看越觉得移不开眼睛,品味起来没个够?餐,就是吃;可餐,不是狼吞虎咽,而是细嚼慢咽,品味;用眼睛。

已经过了风流倜傥动辄在心里背诵“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的年龄,还是把这个词回归它的字面意思吧:秀丽的颜色可以吃。秀丽的颜色指的是花,花是可以吃的;用嘴巴。

还记得小时候街上小贩的吆喝声:“香蕉的桔子的,菠萝蜜的桂花的,甜唻!”那是卖糖的。忍不住诱惑,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满把攥住的最小单位的纸币,换来一块或者两块指头顶大小的彩色糖块,小伙伴们你舔一口我舔一口,哪里舍得卡蹦卡蹦地嚼!

各色糖果都喜欢,最香的是桂花,没入口鼻子就知道了。

桂花飘香是在八月,你没见月亮里那棵树吗?那就是桂花树。吴刚的斧子一下一下地砍在树干上,但那斧子刚一抬起,桂树干上的斧痕便也立即消失,而桂花却愈见其馥郁了,嫦娥舒广袖,她感到寂寞。“嫦娥应悔偷灵月,碧海青天夜夜心”,她想家了。所以八月十五是团圆节,游子回家的日子。

中学时代是在胶东一所很有名的学校度过的,学校操场旁边的松墙里就有一棵桂花树。飘逸的枝,碧绿的叶,金黄的花;每到仲秋时节,操场上的热汗总掩盖不住那馥郁的香气。据说桂花的聚居地是南方,学校那一棵是我在北方所仅见。

桂花是可以吃的,除了把它的芳香加入糖果,还可以做糕点,叫做桂花糕;还可以酿酒,叫做桂花酿,也就是那首著名的“我失娇杨君失柳”的诗里提到过的“桂花酒”。

采摘桂花必定是个细活,那采摘的手必定是轻柔的,“玉手弄花暗香盈袖”是个挺传神的句子,在哪里见过,不妨借来一用。其情其境,想一下都醉人。

迎风俏摆笑轻盈,装点闲坡漫自生。

不羡紫盆雕画案,岩蛩相伴赋秋声。

过了仲秋就是暮秋,满山遍野的山菊开得一片金黄,摇曳着秋风;庭院里的盆栽贡菊那就更见其绚烂。

菊花历来受词人墨客的青睐,诗里、画里,风霜雨露之后愈发精神。那可真的是秀色可餐!采摘下来后,晾干,每次取三五朵放进茶杯,开水冲泡,展眼间便清香袅袅,朵朵在杯里起起落落,徐徐缓缓舒展开来,使你不由得遐思万千,或许你会想到人生的飘忽变幻,世事无常,进而想到种豆南山下的陶令,于是诱发了一番息争出尘之想。菊花,无论是观赏还是茶饮,给人的感觉总是闲适。

菊花糕点、菊花晶、菊花银耳羹、菊花粥、腊肉菊花饼、菊花鱼丸、菊花肉丸、菊花排骨汤那是将菊花直接入口了,其味清而不腻,微带药香。屈原说,“朝饮木兰之堕露兮,夕餐残菊之落英。”我不知这老先生是怎样吃法,是不是捡起那落地的残瓣一片一片直接放进嘴里?那必是秀色穿肠过,余香舌边留。听医生说,菊花有散风清热、清肝明目和解毒消炎的功效,这大概就是俗语所说的清火。怪不得她可以迎风霜而傲立,原来她孤标亮节,生性偏寒;她秀而不媚,艳而不骄,不像牡丹那样热情似火。

牡丹是富贵花,那色不是一个秀字可以了的,那是仪态万千雍容华贵国色天香!历代描写她的诗词画志谱连篇累牍,不胜枚举。牡丹是花中之王。用牡丹比美人,那也不可以随便往一起拉,历史上大概只有杨玉环堪与比拟,另外就是西施、王昭君、貂蝉了。且看看用来形容牡丹的词语吧,除了前边用过的三个,还有富丽端庄、倾国倾城、艳冠群芳、红露凝香、瑰姿艳逸……。

洛阳牡丹甲天下,没到过洛阳,但去过菏泽,那是第二个洛阳。展眼牡丹园地,怎么说呢?只觉得已经身处富贵乡,世上没了一切苦难忧愁污秽!那才是美的海洋。红、白、粉、黄、紫、蓝、绿,还有墨,何止五彩!导游介绍名称,姚黄、魏紫是听说过的,还有那,什么潜溪绯、寿安红、鹤翎红、胭脂红、玉天仙、雪夫人、粉香奴……新奇而旖旎;无不各具特色,美不胜收。面对这万紫千红,我分明感到词汇的贫乏,心底转来转去只有一个美字。

如此超尘绝俗得不应人间有的花,你可知道,竟然可以用油来炸了吃?美食大家东坡居士就干过,有诗为证:“未忍污泥沙,牛酥煎落蕊。”这是他在雨中赏牡丹时说的。据考究,“煎”,也就是炸,把花瓣一片一片撕下来,炸一片吃一片。除此以外,还有一道名菜,就叫油炸野牡丹。野牡丹也是牡丹,尽管它还有别的名字。其烹调工艺如下(这是从网上菜谱抄来的——声明在先,莫谓剽窃!):花朵20朵、面粉2大匙、鸡蛋一个、蠔仔半斤、沙拉油适量。调味料有:盐、番茄酱、糖。这个菜的做法是:先将花洗净,晾干备用。将蠔仔洗干净脱水,将面粉加水,加蛋液,加盐,加糖,调成糊状。然后用汤匙勺适量蠔仔,花朵裹上调好的面糊放入油中炸。用小火炸至金黄色即可,吃的时候可以淋上番茄汁,或沾蒜末。这道菜可谓山、海、田同盘,高贵的公主下嫁渔农。

牡丹是有骨气的,要不也不会被贬到洛阳。当年武皇这一贬,反倒成全了洛阳人,洛阳藉牡丹发展起了地方产业,旅游以外,那林林种种的牡丹糕点已经畅销全国,牡丹的色香味也染遍各地食品商店的货架。当然,还有菏泽。据说,菏泽的牡丹是当年牡丹仙子遭贬去洛阳时在那里流下的香汗,生根,发芽,繁衍。

牡丹是贵族,其他花都是平民,因品种之异而导致社会地位不同。

苦菜花大概最不起眼了,它的花很少有人没吃过,尤其是北方丘陵地带。小时候的苦菜花记忆犹新,至今仍在时常温习。在农贸市场,老农的菜摊旁边,常常有一小堆新挖来的苦菜,有花的,没花的;没花的嫩,有花的老。买来家,去掉老叶,洗净,连花带叶一起蘸面酱吃,山野的阳光和风一起嚼碎吞下去,据说可以降压清血脂。拌上豆粉或者豆沫蒸或煮,那就是小豆腐。随着绿色保健观念的普及,已成老年人的喜爱。

不起眼不一定没有秀色。

是春天的事。老伴买来了一堆苦苦菜,我忽然突发奇想,捡出了一棵叶子宽大青翠且有一嫩茎顶着一朵含苞未放花的,把它栽在一个比茶杯大不了多小的微型花盆里,浇上水,不一会儿它就精神奕奕,第二天就开出一朵小小的黄花。一缕似有若无的芳香环绕着摆放它的书案。一个来喝茶的笔下有些花卉功底的朋友看到了,来了兴致,端详一番,调整了花盆和台灯的距离与角度,在旁边又摆放了几本书,就用小孙子的水彩和笔,铺开纸,几笔就是一幅小小的写意画;我让他题款,他写下了“楚楚”两个字,于是被镶在一个立式镜框里。它和案上的实物一起编织着从故乡走出来的梦。

故乡的味道除了苦菜花、荠菜花、布布丁花,黄花菜,还有——春天,在桃花之后:

槐雨飞花素剪裁,香凝十里染襟怀;

好风得趁知心客,浅唱低吟扑面来。

那是刺槐花。

山上山下,好一片洁白!

刺槐花的吃法多样,可以撒上面粉蒸着吃,可以掺进玉米面里做粥,最常见的是包包子。老伴儿特别喜欢吃,她说,那是童年母亲的味道。

可餐的秀色,入口的花,在童年的记忆里是舌尖的快感和胃里的舒服;报刊杂志上,那是营养学家保健专家申请科普知识专利的斤两;美食学家津津乐道的是味蕾的文化;诗人呢?当然是盎然的诗意和旧文人新小资的情调。本文作者,不过是写一些有闲的文字供您佐茶消食——哦!您那茶里是否有茉莉花?那也是一种可餐的秀色,尽管曾经有一个江南懂茶的朋友说茉莉花茶是茶里的下品,而我,却把它当上品;阳台上就有一盆茉莉,每到开花,不仅那洁白而盈盈的花瓣清爽眼目,而且幽幽的是满室芬芳。

西安市最专业治疗癫痫的权威医院长期服用苯巴比妥的危害?癫痫病怎么治效果更好眼睛上翻身体抽动是癫痫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