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万家的狗(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唯美句子

最早养狗的是万家,黄色的毛,褐色的眼睛,一见有人,面露凶悍,边追边叫,把人赶远了,才心满意足踱回院子。

万家似乎有些歉意,用一条铁链把狗拴起来,一面跟来人解释,狗跟人混熟了有感情,丢了几次都丢不掉,自个儿又跑回来。所以,只好带回来。万家解释完了,回头冲着狗狠狠骂一句。来人待不住,赶紧走出万家的门。刚才万家的骂词里“你……你……”在来人心里反反复复,像有一把锯子在锯一样。大家都知道那个“你”是指狗,可来人有点小文化,读到小学三年级,正好对“你我他(她、它)”分得清爽,听了那个“你”心里特别不愉快,不就一条畜生,至于动用“你”?现场就主人,剩下的就我和狗,那么“我”在万家的眼里就是“你”了。罢罢罢,再也不去他们家了,这狗样的。这个来人是老葛。他是村里因为一只狗而与万家绝交的人。

到了夜晚,群动而息,只有它睁着眼睛,注视着院子外面的一切,不管是谁,哪怕是村长打麻将走过,万家的狗都要无畏无惧地吠几声,直到村长走得远远才止住吠声。后来,村里人发现万家的狗够意思,村长走过,它叫五声;队长走过,它叫三声;其他人路过,它一律叫四声。于是,村里人对村长与队长晚上的活动掌握得一清二楚。

一年后,万家盖起了楼房。狗也不再拴,由着它大摇大摆地在村子里闲逛,这时狗倒文明多了,对着人不再乱叫乱吠,而歪着脑袋上上下下审视一番,然后低下头,贴着路面走了过去,尾巴直直地垂在屁股后面。

有人悄悄议论,说万家已经是万元户了,去县上参加表彰会好几次了,每次都戴大红花,一到村子就把纸花收起来。各种话头来来去去了一阵子,村里有人得出结论,家里养狗可让家财兴旺,这不,狗“汪汪”地叫,家里能旺不起来吗?于是,村里开始有人养狗。寂静的村晚不再属于万家的狗看管,它们之间似乎有了某种语言,村东吠一阵,村西一阵吠。整齐的夜晚变得零零碎碎。

一群狗学万家的狗,像模像样地在村子里游荡。它们走走瞧瞧,见到邻居不再狂吠,低眉顺眼地从你脚边走过;跑跑歇歇,煞有介事地张望着什么。白天的狗看护的是一个村子,而不是一户。只要陌生人进村,狗就会抖动着头,连同声音一起抖动起来,既像通报,又像是警告。有些老练的小摊贩回头呵斥一声,“畜生,连我也不认识了。”然后继续大模大样地在村里吆喝。留下狗呆头呆脑了一会儿,最后怏怏不乐地走开。那些年轻跑买卖的不免有些紧张,一边慌里慌张择路,一边回头虚虚地骂几句,不管狗听不听得懂,骂过后似乎安全多了。

村里有些人是有纠葛的,有过节儿的,而狗不管这些人的事,照样要好。比如万家的狗总喜欢跟老葛家的狗待在一起,气得老葛拿着笤帚在后面又是撵又是打。两只狗跑远了,站住,回头瞧着发怒的老葛,然后,一起撒开腿奔向村庄深处。

主人出门干活,它们出门找同伴,它们很少一整天待在家里,在官们眼罩只有夜晚才属于自己的主人,除非你用铁链拴住它,或关进笼子。它们端着一根尾巴,嗅遍村里的角角落落。它们有时为一根骨头撕咬,有时为一只母鸡追逐。村子里不仅留下我们的脚印,也留下它们的足迹。不同的是我们从不关心自己的脚印,而它们习惯在走过的路上留下自己的记号,洒下几滴尿,留住自己的气息。我们很多人有没有来过,对于世界来说没有多少意义,甚至一点意义都没有。对于狗来说,村庄就是它们的世界,至于村庄里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它们全屏蔽在外面。

我想养只狗,父母不肯,理由很简单,我们家还用不着让狗来防盗。也是,村里养狗的人家都是暗暗富裕起来的,尽管他们养狗的目的遮遮掩掩,说养狗是应风水的“五畜兴旺”,大家都知道这是借口,真正的心思纯粹是养只狗看家护院。从嘴边留下几根骨头,扒几口冷饭,换来狗对你的忠心,狗死心塌地、无怨无悔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主人。前屋的郑伯家养了一只狗,小的时候经常肉嘟嘟地跑到我家来,我有时逗它玩一会儿,有时扔块骨头给它吃。就这么一点投入,那只小狗一看见我就拼命地摇尾巴,仿佛我就是它的主人。郑伯家没有院子,狗就趴在屋檐下,那儿有一堆稻草,这是它的窝。郑伯家的狗一到晚上就在门口与门前的小路上来回地走,顺带也帮我们看家。

走过有狗的院子,特别热闹,也特别烦琐。狗冲着你狂吠,一边张合着下巴,顺带颤颤它的嘴脸,一边转动着身子,似乎寻找合适的位置准备跟你搏斗。有的虚张声势跺几下脚,甚至捡块石头,佯装打狗。有的借机痛骂几句,指狗骂人这样的能耐,不学也会。这样的热闹可能要持续到主人出来,一声厉喝,伴随嫌恶的神情,狗立马低下头去,不声不响地闪到一边,但丝毫没有放你进来的意思。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快快从它眼前离开,不要回头,也不要跑,这两个动作会刺激狗。狗如果一刺激,人就比较麻烦,要么你仓皇而逃,要么你有勇气直面狗。你说,谁会那么无聊跟一只狗计较?除非你在村子里实在是极端的无聊,才会想到惹一惹狗。如果真是这样,狗也懒得理你。

村里养了那么多的狗,让人记住的还是万家的狗。这狗越活越老成,见人也不再叫,拿眼睛瞧你一下,然后转过头,慢慢从你身边走过。那眼神似乎不像狗,倒像一位慈祥的老人。万家又有了一只新狗,高大威猛,凶相十足。据说还是用高价买来的。这个他们不会说,养只狗还要用钱买,不被村人戳脊梁骨才怪。万家的新狗承担起了看家护院的任务,这只老狗便无所事事了,整天在村里游荡,似乎无所事事是一辈子修来的正果。

后来,人们发现这只狗非常有意思,它喜欢去生病的老人家门口坐,有时甚至一坐好几天。它不走,说明老人的病情还没有缓解。它走了,有两种可能,要么老人将很快离世,要么老人的病过几天肯定会好转。有人说,这狗成精了,能通阴阳两界。也有人说,狗有着异常的嗅觉,人的身体,尤其生病的人身上会散发特殊的气息,狗一嗅就能预知病人会出现什么情况。老人作古后,狗还会远远地跟在送殡队伍的后面,出了村口,再慢慢转身,顺着原路而回。

这只狗是在一个雪天走失的。有的说,狗的寿命只有十多岁,它知道自己大限到了,便寻找一个地方把自己了结了。也有的说,狗是送万家的太婆出殡后走丢的,可能也去投胎了。

毫无疑问,万家的这只狗是村里寿命最长的。原来,狗也有寿者相。

南昌较好的癫痫病医院癫痫有什么诊断依据?小儿癫痫病怎么急救中医怎么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