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仙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守望花开】原谅红尘(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修仙小说

毕业分配那年,我只比我的学生大三两岁。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红尘。

小学到大学,一直在单纯的时光里度过。时光之于我,仿佛只是一片蔚蓝。我就是那片蔚蓝里,一直想飞却怎么都飞不起来的小小鸟。

我喜欢五年级时,班主任老师送给我的一句话:没伞的孩子,你要学会奔跑。我把它摘抄在自己的日记本子里,一直用它常来勉励自己,鼓舞自己。

我是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孩子,我知道奋斗的滋味。我们村子里,出了两个大学生,其中的一个是我。另一个是我的远房小叔,他是在县城学校里读的书。那时,县城之于我,仅是一片向往,一个梦。直到高考的前一天晚上,我才有幸目睹一眼县城楼房林立的风姿。那天,真真是激动得不行。第一次骑着单车走那么远的路,第一次看过那么大的城市,第一次看过那么多的人来人往……那一夜,我整宿都没睡得安稳。我毕业的那所学校,是一所偏僻的乡村联中。我坐过的课桌,最初是从水泥预制板开始的,我是泥土里长大的孩子。我的初中老师,大多都是学校请来临代老师。每次读书,语文老师都让我代替他读,他说他的方言太重。

我总认为:凡事只要努力,就一定会得到回报。小时候,我就在心底种下了这棵种子。

我的成绩一直很优秀,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学毕业时,原本认为十拿九稳会留在都市或县城。不曾想,还是远远地被分配到极偏僻的乡下去。唯一让我骄傲的,那里曾经是一个革命老区,名声在外。我的好几个同学都留了城,据说他们都拜了门子,都找到了路子。而我没有。我从没责怪过我的父亲母亲,为了我能有书能读,他们这一辈子实在是够辛苦的了。我不能再求他们,会怎样,要怎样。即便是命,我也要认。

来到那个乡村中学以后,校长很重用我。给了我一个高二的班主任,兼两个班的语文课。我欣喜,但惶恐。一上来就接这么沉甸甸的活,仿佛天降大任于斯人,我害怕自己胜任不来,会损了学校的声誉,毁了学生的前途。教书这玩意,并不是件很容易的活。庄稼种不好一季子,学生教不好一辈子。从责任方面来说,我是想从低年级开始做。后来才知,那个美术班是这个学校最后一届毕业班,是个烂摊子,寒假后极有可能要合并到另外一所中学去。不管是临危受命,还是校长对我器重,最后还是欣然地答应了下来。好多人都说我傻,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我不想去揣摩别人的意图,我当真觉得自己是被信任了的。

这个班级四十一人,学生来自全县的二十几个乡镇,且大多都是中考后的末等生。文化课成绩可想而知,更别说是美术了。许是没了着落,和我一样糊里糊涂地才走到了一起的。好心的老师私下里跟我说,这个班级没有人愿意带,才把你顶上去。带不好,不只要砸了学校的牌子,极有可能会砸了你自己的牌子。砸了学校牌子不重要,关键是最后把你自己倒贴了进去,不值啊。我说,我哪来什么牌子,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一个老师。只要不砸学校的牌子,就幸运了。既然不好回绝,便只能硬着头皮去做。

校长说,即便是个烂摊子,要是真地带好了,不也充分说明你有能力吗?我想也是。别人都说,带好未必可能,搞砸了是一定可能。

第一天进课堂,我傻了眼,上课很长一段时间,还有十多个学生没入班。问同学,有说是在美术室,有说去了宿舍和厕所,更多的是一问三不知。那节课没上成,大家觑着我,脸上似乎藏着太多的嘲弄,更多是不信任。有学生问,什么时候解散我们?解散了我们以后该怎么办?是不是还有老师愿意任我们的课……问题一箩筐,一时让我无从答起。

我让前一排同学分头到宿舍到画室到厕所,把那些不肯进班的学生一个个都找回来。那天,我给他们上了一节班会课。那天我没有到讲台上去,而是坐在他们中间。许是第一次有人跟他们坐得这样近,这样交着心,大家似乎很动情,很认真,也很感激。连第二节课什么时候下的,似乎没有人太在意。

学生们多来自农村,打小就是一群不被关注的“差生”。许是因为没了出路,才到皱着眉头到这里来。想通过考美术考试这一捷径,将来能够弄到一碗饭吃。来到这里,走着走着,仿佛迷了路。他们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又该到哪里去?

想考学校吗?我问。大家几乎异口同声:想考,当然想考。要考学校,就得拼搏,就得把一颗心收回来,就得学会吃苦,就得勤奋……就觉那一日说了太多“就得”。他们不说话,他们点头。如果愿意把我当做朋友,当做大哥哥,从此刻起,咱们一起把信心捡起来,重新塑造一个自己,重新塑造一回自己。没伞的孩子,咱就必须学会奔跑。两年后,若是没有一大半学生考取理想的学校,我会就地辞职。我是看到学生们心底热血沸腾的愿望,才敢说这番话的。过后想来,还真觉得有些后怕,但已经收不回来。

反正,学生们信了我。下午放学,每个学生都交了一份血书样的心得和打算。那晚我失眠了,看着学生们发自肺腑的豪言壮语,连自己都不禁心潮澎湃起来。我仿佛在那一刻,看到了从前的自己,我开始热爱他们,热爱这一份事业。

以后的日子,走得比想象要好。学生们不仅信心足,而且干劲也大。

第二年刚开学,美术班就要搬迁。学生们走了,我偏留了下来。本想跟着去,听说是搬进了城,我没被安排到进城的行列。

看着自己努力培植浇灌过的花花草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遗憾和失落。那天我没敢去见学生,我看不得那样的场面,我怕我的泪会止不住地倾盆而出。一个要好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红尘。

红尘太残酷,那些日子我只想躲在红尘外。

泰戈尔的一句话说得好:如果错过太阳时你流了泪,那么你就错过群星了。为了不再错过,我原谅了红尘。就像大师所说的“天空中虽然没有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那一年,我笑着,原谅了红尘。

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在哪哈尔滨癫痫正规医院好吗沈阳市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