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仙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苦夏(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修仙小说

二0一0年的夏天格外酷热,如同身边有一台燃烧的炉子,炙烤得人喘不过气来,胸压明显增高,仿佛有一种苦难里头的韵味。从七月初开始,在一个多月的时日里,太阳似若火球,气温逐渐攀升,昼夜温差较大的北方地区,也仅仅是几度之距,差别甚微,确实让人有点受不了。特别是七月中旬,气浪一浪高过一浪,从摄氏32度起,大有后浪推前浪之虞,直线逼近摄氏40度。气温高足以使人够呛,天气闷热,雨下得很少,偶尔盼来稀疏的云彩,连地皮也洒不湿,溜一圈便不见了踪影。风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人的胸口有一种朝里向外挤压的感觉,虽然身穿半袖短裤,汗如水一般从身体的各个部位流淌而出,伸出露在外面的胳膊,上面浮着汗津津的一层水珠。

这是我所经历最为难熬的夏天,一个让人从记忆的平台难抹痕迹的二0一0年的夏天。

往年的七月,是鄂尔多斯高原的雨季,本来就缺水的北方,老天爷隔三差五下着一场透雨,把高原梳理得井井有条。草绿了,花红了,人们的眉头舒展了,这个季节是贯穿高原最为妩媚的时光。而今年则不同,沙壤地的农作物两个月没见着透雨,原来半个月浇一次水变为一个礼拜浇一次水,渴得也一副焉头耷脑的狼狈样子。旱地的庄稼别的已无从谈起,就如耐旱的豆类、籽瓜之类,也在干旱中痛苦地煎熬,不日便纷纷倒毙。农民的心情随着干旱高温,也在喘着粗气,呼出去和吸进来的显示着不平衡的状态。属于粘质土壤的沿黄地区,尽管水利资源丰富,有的地区黄灌,有的井、黄双灌,往年一个多月浇一次水即可,而今年由于高温干旱,蒸发量偏高,庄稼半个月就有明显的旱意。就连景观大道两旁的花冠,园林水车忙忙碌碌你来我往,但也显得少精没神,鲜有水色,叶片抽搐扭曲,翠意几无,许多地段的花冠,不但不见花意,而且叶子边缘被强光灼伤,逐渐由外向里扩展。

单位在一座独立的二层小楼上,办公室的空调只要人在就得开着,否则热得人喘不过起来。走廊里热气腾腾,一开门热气便从外涌回。外出办事有时空调也不敢关,一进门凉嗖嗖十分爽人,工作起来精气神倍增,能够平添几分活力与热情。

由于天气过热,单位几年前安装的小型空调,与酷热的气候战斗的火力也就严重不足。我的办公室在阳面,制冷机受到阳光的暴晒,功能也严重失调,上午运行还算正常,下午便开始罢工,短暂制冷还可以,时间稍长适得其反,不仅不制冷,还会把外面的热浪邀请而来。

最要命的是停电,每年的这个季节,正是用电高峰,也是线路检修期,难免停电。一停电办公室就呆不下去了,人人开门探头向外张望,眼里流露期盼的余光,埋怨之言从各个房间传出,不多时便纷纷怀夹公文包,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汗珠从脸颊上纷纷滚落,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

今年我在包树高速公路上做着征地的后续尾留工作,常在野外和老百姓实地对接。因此,常受到强光的直射,导致肘弯处的皮肤严重灼伤,形成紫外线过敏,皮肤黑如敷上一层污垢,奇痒难耐,按上去硬硬的一片,常不由自主用手去抓挠,而抓破挤出的不是血,而是淡淡的黄色液体。后在美容师的指点下,购置了皮肤修复液和防晒霜,经过数天涂抹方才得以康复,但印记仍历历在目。

气候干燥使人的嗓子都在冒烟,冰冷的水是人体的最需。办公室、家里的饮水机都调在制冷位置,一进门接一杯冷水狂饮而下,感觉舒畅至极。看到路边的冷饮摊,不由得想靠近。往日喜好的火炬类雪糕今年觉得冷度不够,缺乏刺激,而以冰棒和冷冻矿泉水最为满足。但它们刚刚用毕,干燥问题解决了,但饮水或雪糕过于冷,刺激肠胃、食道等系统,急火攻心,内火外泄,咽喉肿痛,口角发炎,连食物都不好下咽,喝水都有刺痛的感觉。脏器也难得安分,纷纷蠢蠢欲动,上厕所也不敢在途中慢条斯理。

白天如此,晚上也好不到哪里去。

家里的窗户纷纷打开,也管不了多少用。就我家而言,住在小区里的最高层,三室两厅开了十眼窗户,尽管比平常年份多了一倍,也难得几缕凉风闲散地飘来。晚间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是汗涔涔的难受。凉席也管不了多少用,手触摸也感觉不出多少凉意,身子躺下不一会儿,便有滚烫的感觉,再挪一个地方也是如此,心里堵得慌,无处释放。家里虽有一台老旧的风扇,但也不敢多用,那种风吹得人头皮发麻,浑身有一种感冒般的感觉。

家里热得不行,那就到外面吧。银肯公园是我所居住小区最近的游走处,是今年旗政府出资新建的一处消闲好去处。公园尽管面积不算太大,但也是高原小城一处亮丽的景观。园内曲径环绕,主道的枝桠斜生,大理石铺就的道路,环环相扣,如根须散漫的舒展腰肢,有的直插公园外的宽阔街道,有的走不远便一分为二,一边向左一边向右,渐趋向主道回归。在园区中心地带弯弯的人工河流,清澈见底,远远近近行走的赤膊露腿的男男女女们,随处都在喧哗着一些不中听的怨言。

那些花岗岩砌就或松木贴面,供人休憩的平台,来的晚了早已被人占据着,有的横躺有的立坐,情趣不同,姿态各异。就是那些热恋中的情侣,也不敢靠得太近,中间总有拳头般的间距,火样的热情也怕被热浪灼伤,正常的事情也变得不够正常。公园中部靠西有一处北边花池,南边有二十米左右中东西各有一个花岗岩高台,中间为松木贴面的平台,显得错落有致,它正对小区的楼与楼之间的空旷处,一旦有风,不用拐弯抹角直线而来,风力来的恐怕比别处强势许多,因此聚来散去的人比别处要多好多,是观园者歇息的好地方。我每天去公园路过那里略有小憩,和三五友人谈天说地,消磨难熬的高温时光。有时自己一人躺在那里,点点清风透过松木的缝隙,穿背而来,游走身心,汗渍淋淋的脊背顿感舒爽凉快,一种无名的幸福感在骨缝和发梢间巡游。一日,我在外接待客人,因离家较近谢绝车送,宴席结束就顺道而回,走在老地方,把鞋脱下,反剪手托着后脑勺躺下,结果不多时便席地而眠,醒来已是十一点半。原来朦胧的醉意,早已被习习凉风驱而赶之,瞬间清醒了许多。

空调、风扇和凉席今年最为走俏和热销,但凡出售空调、风扇和凉席的地方,人来人往忙忙碌碌,生意都格外的火爆。在我所居住的小城,空调比往年一下上涨了千元,风扇也接近翻番,且供不应求,单位、居民都在争抢心中的那丝凉意,企盼把热浪瓦解。货还在路上,有人就开始排队等候,十台八台到货瞬间便一抢而空,而且长长地预约单还在那里排队。而凉席的销售也很是热火,货源经常断档,不论是草席,抑或是上档次的竹片儿席都是热销货,一夜之间价格飞涨,几乎翻番,但购者如云,不分贵贱,生怕落空。往日价格偏低,有的人还把摊点溜个遍,挑三拣四,生怕被人捉弄,因为几块钱谈不拢,而争得面红耳赤。今夏则不同了,价格砍得太厉害,不仅卖家没有好脸,而且稍有迟疑会被他人捷足先登。

单位活动室,每天几乎雷打不动都有活动者,有的打台球,有的玩乒乓球,有的在健身器材上找乐子,但进入七月份,活动室空空如也,谁也不敢涉足,那里没有空调,拉开门顿觉热浪向外翻滚。我其实是个健身的狂热份子,每天快步行走十公里是必作课题。去年体检,我被查出高血脂、血粘稠、脂肪肝等病症,这都是些不露声色的魔鬼,从人体的细胞入手,悄悄地啃食着健康,平时压根儿也感觉不出来。其实这些症状都与饮食有关,但因我的工作关系,常常与应酬有关,酒半斤八两下肚也算浅尝辄止,肉是蒙地人普遍的喜好,我也亦然,常自嘲“把命献给了党。”

锻炼是唯一的策略,有强身健体之功效。打乒乓球是我最喜好的室内运动。单位与我棋逢对手的同事有两三个,我就经常相约与他们比拼,互有输赢,有时添点彩头更有刺激,或五盘三胜,或七盘四胜,鏖战的不亦乐乎,战罢再称体重速水竟有一公斤之多。别人忙的时候,我就在那五六样运动器材上挨个折腾一番,出点汗顿感舒心愉悦。但一进入七月份,晚上睡不好,晨练的精神状态也不佳,步子不敢迈得太快,时间也不敢用得太长,生怕走下坡路的身体难以承受火辣辣太阳无端的挑衅。

单位楼后的“金沙湾”歌舞厅,平常三到五点钟之间,楼门前和后院里,汽车、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比比皆是,二楼舞厅的舞者踏着欢快的节奏,勾肩搭背扭臀甩裙好不风光。从二楼的窗口传出的鼓点声、歌声在大街上萦绕,飞入街道对面的商铺、服装厂以及寻常百姓家。而进入七月份,歌舞厅门可罗雀,门窗紧闭,没有一点生机和活力,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门口的冷饮小食店也随之关门。

这个夏季使宾馆酒店大大火了一把,宾馆酒店的中央空调使大小老板们,喜上眉梢嘴角开花。大小食府中午和晚上食客盈门,包房的客户也不在少数,纷纷在那里避暑祛热。二十九日七点多,我刚和妻子从一个叫“金三角”的快餐馆出来,给一位朋友打了个电话,问其在何处,想在一起聊聊天,对方答曰一家三口在宾馆,让我速过去。我向妻子汇报了电话的内容,本来天就热,妻子闻听条件反应,顿时汗就冒了出来,遂也要去酒店入住。那夜,确实睡了个好觉,第二天在大厅就餐竟碰到许多熟人。

这个夏季,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发生或正在发生,与你相关抑或不相关。初夏的一日晚,我正仰躺着看书,忽有短信传来,是一个远方的朋友发来的,祝福调侃意味浓厚:“夏天偷偷的来了,衣服渐渐的少了,身姿真真的美了,身材棒棒的好了,短信轻轻的来了,祝福满满的到了。忠厚,愿你快乐整个夏天。”看着短信的内容,我遂对穿着背心、内裤的我,进行自我赏析,感觉经过一年多的风雨无阻的锻炼,自己的体型居然也苗条了许多,小肚腩的曲线也平缓了不少,顿觉一种无比的兴奋,想象着自己的未来,幸福的路还很长很长,偷偷的就笑了。事后想想,其实这条短信应该发给哪些美丽的佳人,可能更合适更具魔力,对她们来说,吸引眼球比自我欣赏或许更加重要。一日饭罢,一则短信不期飞来:“近日高温不退,每天热得受罪,注意珍爱自己,工作不要太累,白天多吃水果,晚上静心去睡,遇事别急别火,养心护肺宝贵。有心送缕清凉,短信提醒实惠。”这则短信真实反映了白领们的心态和想法,对于同处于夏日高温的人们,安慰和提醒显得十分重要。又一日短信平台传来:“天气变化真快,气温倒是不赖,出门注意防晒,多吃水果蔬菜,别把身体累坏,好好保持心态,抽空谈谈恋爱,早日找到真爱,发我喜糖几块”的短信。我读着读着就笑了,是不是找错了人?作为年过半百的人来说,恋爱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真爱拥有浪漫不再,恋爱的事情已轮到我的孩子了,平日里做好本职工作外,还在想着儿行千里的事情,别无奢想。

天气预报说七月三十一日有雨。三十日晚,我独自一人毫无目的的出去溜达,结果风尘不动,我从内心有些失望。早晨五点起床外出锻炼,只见空中乌云密布,零零散散滴着一些小雨,半个小时后,中雨从天而降,足足下了多半天,气温也随之下降。

气温不同人的心境也不同,连续几天降雨,空气湿润,尽管天气阴阴沉沉,但人的心情却格外晴朗,一个高温难耐的季节宣告结束。

世界没有完美之事,比如地球就没有维修站,一边水势汹涌山崩崖塌,一边火力蔓延树倒地焦,水和火在两个极端龙蛇起舞,使人的心在燃烧。这个世界永无宁静,厄尔尼诺让人痛不欲生。

七月,在我们的国土上南方强降雨北方超干旱,尽管艰难,但这个时日总算熬了过去,从这个季节挺过来的人其实并不简单。

常见的治成人癫痫药物都有哪些江苏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