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青春】抚摸乡愁(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悬疑推理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时光在不轻易间,走过经年。人在他乡,故乡的许多往事如同时光倒带、一一浮现在眼前。那一抹乡愁,在心中悄悄流淌成一弯浅浅的小河,一朵朵浪花的跳动,是岁月留下的馨香。抚摸乡愁,感怀故乡,一寸寸思念,在心中丈量,想家,一次次回眸眺望,那一抹思乡情感就会砰然跳出。

此时的故乡,一派银装素裹。炊烟袅袅,村舍整洁、安详而静怡。村头那一排高高的白杨树,像饱经沧桑的老人,默默地守着村庄,陪伴着父老乡亲。从天空飞过一群麻雀,饶着老屋飞旋,然后,叽叽喳喳飞向村后的那片白桦林。小村在暖暖的冬阳朗照下,显得格外安静美好。

庄稼人忙碌了一年,终于有了空闲。男人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谈论着今年的收成,来年的打算,谈论着村子里的趣事。有的人则喜欢打几圈麻将,而有的人却闲不下来,背着绳索,到后山去捡拾被大风刮落的干树枝。在这清凉的冬日,村里人用各自的生活方式,享受着冬天静好日子。

太阳暖暖地照进老屋,一道道光线,折射出五彩的虹,像镶嵌在镜框里的风景画。母亲坐在炕头上,穿针引线,纳着鞋底。在光影的折射中,母亲的形象是那么的美丽。母亲是位闲不住的人,针线活做的极好,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因此,总会招来一群爱学习的小媳妇们。

玉华嫂子是来自县城里最漂亮的俏佳人,因为看中了村里最帅气的小伙子“俊峰哥”,放弃城里舒适的生活,嫁到村里来。大家都说,是因为村子里有棵梧桐树,才引来了她这只金丝雀。玉华嫂子性格开朗,不笑不说话,一笑两酒窝。她半自嘲地说:“啥金丝雀呀,也就一只小家雀,翅膀扑棱不出多远,看见一棵笔直的大树就做了个窝。”她的话音刚落,小凤嫂子接过话题:“大妹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家兄弟那可是我们村最能干,最机灵的小伙子,稀罕他的人可多着呢,你可要看紧了。”玉华嫂子更不示弱:“好啊,谁看中了,我给她腾地。”大家一阵说笑好不热闹。

小媳妇们喜欢母亲做的针线活,围着母亲问个不停。特别是母亲做的千层底布鞋,款式新颖,结实耐穿,因此要求替几双鞋样子。母亲是个热心肠,总是有求必应。急忙找来剪刀,将鞋样子铺在报纸上,用针线固定好,然后按鞋样子的大小、肥瘦,照葫芦画瓢,沿线剪下来。一会功夫,一个个新复制的鞋样子就完成了。母亲说:“可以根据家人脚的肥瘦,收放鞋样子,做出的千层布鞋才能合脚美观。”小媳妇们一个劲地致谢,拿着心爱的鞋样子,心满意足地出了门,各自回家做鞋去了。

母亲有一个专门收藏鞋样子的本夹子,里面珍藏着各式各样的鞋样子:有千层底布鞋的鞋样子,有棉鞋、有凉鞋、还有拖鞋鞋样子。这些都是母亲的宝贝。我喜欢一页页地翻看,只见每一张鞋样子都是一张好看的图画。其中有一个鞋样子,鞋面是个胖嘟嘟的娃娃脸,额头上有齐刷刷的留海,留海上还带着一个弯弯的红色木梳,我用小手轻轻抚摸胖娃娃的留海,总是爱不释手。鞋样子不仅分出春夏秋冬,薄厚大小,还能够分辨出鞋样子是男是女。这一本鞋样子,是母亲给家人做鞋的依据。母亲在做鞋之前,总要按照鞋样子大小剪出鞋帮,然后开始准备做鞋的一道道工序,从来不嫌麻烦,悠悠岁月,年复一年,母亲的手粗糙了,头上多出了缕缕白发,当看见一双双漂亮的鞋子穿在家人脚上时,母亲总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童年的乡村生活,是最快乐的时光,小时候特别淘气,上树爬墙,都不在话下。村子四周围着高高的土墙,父亲说是早年防胡子建造起来的。土墙高有三米,宽两米,经过岁月风雨的侵蚀,显得格外的沧桑。我喜欢顺着梯子爬到土墙上,墙头上像一条宽敞的大道,上面长满了狗尾草,有风吹来,刷刷作响。在高高的土墙上,绕着村子跑上一圈,别提多过瘾了。

每到春天的时候,会飞来几只布谷鸟,站在墙头上,布谷布谷地鸣叫,动听的声音在村子上空飘荡。土墙上留有几个拳头大的洞穴,布谷鸟经常会进进出出。布谷鸟长着一身漂亮的羽毛,额头前和脑后长有尖尖的羽毛,像尖尖的镐头。布谷鸟只在春天飞来,住上一段时间就飞走了。

乡村的冬天异常寒冷,鸡鸭鹅只要出窝吃食,两只脚丫都不敢着地,栽栽愣愣向前跑两步,急忙甩甩冻红的脚掌,缩进毛里取暖。太阳就像是贴着地面溜达,世外温度已经降到零下20多度了,鸡鸭鹅一阵狼吞虎咽填饱了肚子,靠在老房子窗台下,缩着脖子,晒着暖暖的太阳,期待春暖花开,绿柳成荫的季节。

村里人有句顺口溜“小孩小孩你别哭,过了腊八就杀猪”。我家养了一头年猪,进了冬月份,要给年猪增肥,将苞米粒子煮的滚瓜烂熟,每天母亲都会让猪进到外屋来吃食,肥猪身上的肉膘蹭蹭长,一个多月,肥猪胖得滚瓜溜圆。

过了腊月初八,父亲将杀猪刀磨得飞快,这时候心里总会特别难过,悄悄跑到猪圈,用小手抚摸着猪的头,肥猪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像是在安慰我。大人们拿着绳子来了,我吓得躲到屋子里偷偷地哭泣。一会,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我急忙跑出去,只见猪脖子上咕咚咕咚往出流血,母亲用筷子不停地在血盆里搅拌,我的泪水流成了河……

杀猪师傅干活麻利,在猪蹄子上扎个眼,用长长的铁丝从开口处扎进皮下,并且在猪皮下来回出溜,然后,用嘴对准猪皮小小的裂口,鼓足腮帮子可劲吹,眼看着肥猪像气球一样鼓起来,四腿绷直。再然后将猪蹄子用绳子系紧,将鼓鼓囊囊的肥猪抬到锅台上,往猪毛上浇着滚烫的开水,然后,父亲用铁板将猪毛刮掉,顷刻,白白净净的猪皮露了出来,然后用水冲洗干净,将猪抬进里屋,仰面朝天躺在桌案上,接着就是开膛破肚,取出内脏。再将猪肉大卸八块,肠子洗净,灌进猪血,锅底架上火,母亲开始烀猪肉、下酸菜。一个多小时,大块肥肉片子、血肠、酸菜、一碗碗端上饭桌,客人们轮开腮帮子可劲造,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那叫一个解馋。

村子人每到年底都要练秧歌,喇叭声声勾人心,鼓声打得震天响。扭秧歌的人群中大多都是青年男女,长长的队伍从村西头,哩哩啦啦扯到村东头。扭秧歌踩高跷,是村里人过年最具代表性的庆祝活动,因此,引来无数围观的群众。

村子里有一对年轻的小夫妻,春妮与狗剩,特别喜欢扭秧歌,俩人的结合也是因为扭秧歌结缘,因此,共同的爱好,让两颗心贴得更近了。结婚刚刚一年多,媳妇就生了个千金,狗剩喜欢的不得了,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女儿的出生,使得小日子倍加温馨幸福。这不,村里组织年轻人扭秧歌,俩个人都想去参加,狗剩说:“亲爱的,你今年就别扭秧歌了,在家好好照顾孩子。”春妮嘟囔着小嘴,只是无奈地点点头。

临近年根,村子里热闹非凡,敲锣打鼓声声入耳,让在家哄孩子的小媳妇春妮坐立不安,听见秧歌的喇叭声,心里像长了草,急忙将孩子哄睡着了,腿上绑上高跷,踉踉跄跄来到了练秧歌的场地。大家看见春妮这般痴迷,免不了说几句客套话,春妮心里那个美啊,可算加入到秧歌队伍中了,顾不上别的了,踩着高跷,扭动着小身板,那叫一个浪。当练习秧歌队伍休息时候,春妮才想起家里的孩子,急忙卸下高跷,往家里跑去。

急忙推开房门一看,孩子哭得成了泪人。狗剩生气了:“干嘛呀,非得扭秧歌不成?”媳妇本来就理亏,因为心疼宝宝,没有在意狗剩发脾气。打那以后,春妮只能在家听着窗外热闹的锣鼓声,干着急。

娘家妈来了,帮忙照看着小外孙女,可乐坏了这对小夫妻,吃过早饭,俩人开始打扮起来,春妮穿一条大红花的被面做的裙子,上身穿的是红色毛衣,头上带着花冠,白净的瓜子脸,粉嘟嘟的小脸蛋,踩上高跷,小身段贼拉好看,扭起秧歌来婀娜多姿。再看狗剩,头戴白毛巾,身穿白色的毛坎肩,下身是大红色的裤子,腰上系一条红飘带。蒲扇耍起来滴溜溜地转,小俩口打头阵,秧歌扭起来风情万种,妩媚动人,那叫一个贼好看!人们追着看打头阵的春妮与狗剩,人群你推我搡,叽叽喳喳,秧歌扭出了乡亲们丰收的喜悦,扭出了新时代农民的风采。

过了元旦,村里集市上就会挂出许多年画。喜欢跟在父亲身后,挑选鲜艳喜庆的年画。父亲看中一个胖娃娃怀里抱着一条红色的大鲤鱼年画,父亲说:“这张画好,年年有余。”父亲又顺便买了几挂鞭炮,糖果、冻梨。只见每人手里都是大包小包往家买年货,年味越来越浓了。

我喜欢将年画铺在炕头上,总是看不够。小年那天清晨,母亲开始除尘,然后将年画贴在墙上,小屋里顿时变得富丽堂皇起来,晚上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眼睛一直看着喜庆的年画,掰着指头计算着过年的日子。

瑞雪兆丰年,北国大地,到处琼楼玉宇,像是走进童话般的世界。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的大年三十。穿新衣,戴新帽,父亲母亲在外屋忙碌着年夜饭,只见炊烟袅袅,村子里飘散着各种菜香。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贴春联,放鞭炮,喜迎新春佳节。红红的春联,透出祥和与喜庆。过年,家人团聚,七碟八碗摆上饭桌,举杯祝福,恭贺新禧,这年过得那叫一个贼拉地热闹。

一岁岁,一年年,将乡愁写进春天,每一朵丁香花的绽放,记载着游子思乡的情感。将乡愁融进夏天的满眼葱绿,与伙伴满追逐着漫山遍野的麦香。将乡愁写满秋天,看红红的枫叶,听爽朗的秋风,品满山的野果子,看一行南飞的征雁。将乡愁写进冬天,拥着细细碎碎的日子愉快地前行,让快乐变成一朵朵雪花,描绘出千树万树的梨花绽放,等待春回大地,春暖花开。

一寸寸的乡愁,一岁岁的好时光,游子在他乡,心里深藏着一份滚烫的乡愁,细数一路走过的风景,就像细数母亲头上的白发。抚摸乡愁,抚摸那一抹萦绕在心中最真的感动。“乡愁是一杯酒,乡愁是一朵云。”乡愁,是系在母亲手中的一根线,无论离家多远,永远走不出母亲目光中、那悠长悠长的牵挂。抚摸乡愁,让澎湃的思乡情感在这一刻倾情绽放,乡愁真好,真好乡愁。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什么青岛哪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治疗的癫痫病方法有是什么?江苏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