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一路槐香(外二篇)(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悬疑推理

【一】一路槐香

北方,农历二月。这个时候,街边的槐树还没有绽出绿意。

作为小城最常见的树木,它们还在残冬尚未完全消退的寒意中酣眠。

尽管柳树已迫不及待地透出了春的消息,尽管玉兰已悄然捧出了洁白的花蕾,它们依然沉默着。

这在性急的人们看来,无疑是对生命的浪费甚至戕害,起码称不上积极上进。

而且,即便到了花期,它们也是不温不火,悄悄开一树细小的花朵。

那绝对不是吸人眼球的艳色,至多在素白之中略略透些淡黄。

花期既过,槐花象细细的雨丝纷纷坠落,在人们脚下铺展一路无声的忧伤,但伤春的人们不会怜惜这些卑微的生命。

催人泪下的花冢,只掩埋那些曾经光彩照人的艳骨,不会收留这些孤寂无名的香魂。

槐树,注定与沉寂相伴;槐香,注定与高贵无缘。

相约踏青的人们不会注意这些依然穿着冬装的最普通的生命,他们会将惊奇和赞赏献给脚下最先拱破地皮的嫩芽,把镜头对准枝头临风舞动的第一抹秀色。

夏日出游的人们不会注意头顶这些浓荫蔽日的墨绿枝叶,他们的兴致更多地集中在水面婷婷玉立的莲花,路边娇媚地摇曳的萱草。

更何况是在这样一个阳光暗淡的下午,一条如此寂静的街道上,一排尚且浸淫在寒意中而酣眠未醒的枝干,绝对不会吸引路人的目光。

现在,我只能一个人沿着这条寂静的街道,一边漫步,一边想像这些槐树绿叶如云的风貌,回忆那些素白的花朵如何在熏风中飘落半城槐香?

近处,几栋施工中的大楼静静地矗立着。脚手架上,依稀见得到几个工人在劳作。他们的摩托车和电动车杂乱的停放在街道旁工地的入口处。

转过街角,是一片已经入住的住宅小区。底商门口,因为没什么生意,店主默默坐在躺椅中,目光懒懒地落在身边玩耍的孩子身上。

偶尔,会有一两只流浪狗从面前跑过。

除此,便不再有什么行人。

若是槐花飘落的时节,你会见到有村妇模样的人,将地上的花朵收拢起来,拿了筛子拣选,大概是带回家泡水,或者入药。

她的亲人,想必正在病痛中等待她带回这些廉价的草药。

突然想起,这不起眼的花朵竟然还有如此珍贵的用向。而且,槐花原本就是一种很好的蜜源啊!

于是,在这春寒料峭的日子,眼前的槐树突然不再丑陋和怠惰,周边的人和景也突然不再卑微和可怜。

那铺展一地的槐花,不是忧伤,只是一种生命本该具有的淡定;收集槐花的村妇,不是在收集草药,她是在收集阳光!

而此刻,阳光正洒在这些肃穆的槐树身上,蕴含在它们深自缄默的心里。

一瞬间,关于沉寂,关于高贵,这些字眼塑成的偏见轰然崩塌。

还有什么比这真实的存在更具意义,还有什么比这存在的过程更堪珍惜?

于是,在这二月的北方,小城一条寂静的街道上,我真切地闻到了淡淡的槐香。

【二】你是风儿我是沙

风与沙,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一静一动,一个有形一个无形,一个清雅一个粗俗。风没有了沙无以显其威力,所以风是狐假虎威的;沙若非凭了风力,只能老死河滩,绝对没有凌空飞舞、笑傲群山的机会,所以风又是有恩于沙的。

风与沙的关系,其实是惺惺相惜,是互相利用。风对沙的吹捧,是不遗余力的,而且往往做出不求回报的崇高状,所以在沙看来,风该是自己的知音,于是便与之生死相依“缠缠绵绵到天涯”。

无风的日子,沙是宁静的。看花蕾绽放,听鸟雀和鸣,有些艳羡和嫉妒,却也称得上本分。尤其在和暖的夏日的午后,河边的细沙是温柔可人的,最适宜枕在上面做一个好梦。

当清雅又忠实的风闯进沙的世界时,那高处的美妙,便不可抑制地对沙构成强烈的诱惑。把同类踩在脚下的快感,出巡时无人敢正视的威仪,肆意抽打他人的自由,这些只要想一想便令人热血沸腾的感觉和场面,是多少生灵曾有过的梦啊!

于是沙开始不那么安分了。再看自己便觉得天生贵相,终日匍匐于他人脚下任人践踏,与丑陋的泥石为伍,真是明珠投暗,枉此一生。是风吹醒了自己,带着自己平步青云,找到了自己的路。天高任我飞,鸟算什么,还不是乖乖给我让路?花又是什么东西,只懂得以媚态邀宠,我现在就让你枝残叶败!

风势越来越大,沙飞得越来越高,遮蔽了城镇,遮蔽了乡村,甚至遮蔽了太阳。到处是风的呼啸,到处是沙的狂歌。风沙充塞了天地,整个世界变成了沙的舞台。

然而物极必反,风终于停了。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太阳依然朗照,花蕾依然绽放,鸟儿依然和鸣。此时的沙已沉入无底的深渊。“风的忠贞呢?生死与共的誓言呢?人们对我狂热的赞许呢?我那朝夕相处的玩伴呢?这世界真是反复无常呵!”

水底的沙们只能如此低语,而河滩上的沙们,正做着飞翔的梦......

【三】江水奔涌

江水不停地奔流,汩汩滔滔。

两岸似锦的繁花,如烟的杨柳,构成如图的风景;壁立的悬崖,巨大的礁岩拼出险恶的环境。它都无暇顾及,只是一路怒吼着,向前奔涌。

太阳像调皮的少女,一忽儿从东方在他面前绽出笑脸,一忽儿又跳到他的背后,撒他一身金辉。他毫不理会,因为太阳尽管为万物敬仰,但得到太阳的恩宠,却不是他的理想。

沉沉暮色降临的时候,江边笼罩着一片苍凉。星星似颗颗白眼,射出冷冷的清光,令人觉得彻骨寒冷。但那凉意却丝毫不能减缓他的步伐。因为他深知,哪怕丝毫的动摇,都会给那些居心叵测的星们以口实,而即使片刻的驻足争辨与反驳,也是对自身生命最大的浪费。

闯过险滩,前面是广袤无垠的黄土。山溪携着泥沙裹着垃圾汇入他的躯体,原本清澈的急流变得缓慢且污浊。

他沉重地喘息着,在人们的唾骂声中艰难地蠕动,渐渐地,精疲力竭的他被一股强烈的绝望情绪攫住,这种情绪像毒蛇般死死缠绕着他的躯体。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倦怠,先前的万丈豪情,也像极度缺氧的火苗,微弱地闪动。就在此刻,一个声音在他的心中骤然响起:你是大江,不是一潭死水,安逸平静不是你的性格。你的归宿是海,你的目标只能是更大的风浪。没有谁能阻挡你,没有谁能击败你!

终于,他用尽全力走出了那片死亡之地,江水重新焕发了活力。

无数个日日夜夜,数不清的寒来暑往,江水前赴后继,义无反顾地奔向大海。在无暇观赏风景的同时,把自己流成了一道最美的风景,在笑傲太阳的一刻,蓄就了一种冲天的气势,在冷冷的星光下铸就了绝世的睿智,在绵绵黄土上砺炼出了忍辱负重,百折不挠的品格。

江水奔涌,滔滔不息。

......

儿童癫痫的症状表现贵阳癫痫病中医院贵州有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呢治疗儿童羊角风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