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哦,春雪(情感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校园小说

春雪,我初恋的女孩。

晋南,那个闻名的县城中学。你一跨入校门就成了全校最瞩目的女孩。仅你的名字就是一个无法猜透的谜。一次你说,妈妈讲过,出生那个春末,老天爷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这就是你名字的由来。你曾深情而自豪地说:我是北国的女儿。你总喜欢穿一身浅绿色的军装,梳一条马尾巴辫子,虽算不上很漂亮,但超凡脱俗;“不爱红装爱武装”。你在班里学习最好。你写一笔飘逸的字。你写一手漂亮的文章。你犹如一个迷人的梦。

高二那个农历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我知道母亲一定又给我炒好了黄豆和白面炒蛋,一定又站在大门前的井台上像一尊雕塑一般张望,但学校不放假。晚饭前。你从县城的家来到班里,不断地从衣兜里掏着温馨的炒黄豆品尝着从我身边走过。我想采撷你的黄豆却羞于开口。我装出平静的样子问你是否缠着妈妈炒了黄豆?你闪着敏锐的大眼睛注视我好久。似的;你也来共同分享。你说。脸上的微笑在荡漾。我脸红得不知所措。你从衣兜里掏出装黄豆的小塑料袋,刚举起来似乎感到了什么(你不知道,我最崇拜的就是你这种机敏啊!),把一小袋黄豆全塞给我,说:拿着;我从家里装了两塑料袋呢。此时,我再也不敢望你的眼睛和微笑。我的心狂跳。害怕你听见我的心跳,借口吃晚饭,我躲开了你的影子。你知道吗?回到宿舍,与我一起吃饭的两位好友像审问一个做贼心虚的小偷,追根究底地问明了黄豆的来由,而后,他们信口开河地讲起许多关于我和你的“坏话“。你知道吗?直到现在我依然保存着那个装黄豆的小塑料袋。也许从那次?你的名字便开始诱惑我的十八岁。我不敢告诉你,也无法告诉给自己。

从此,我日日采撷你的影子。

从此,我夜夜痴痴为你写诗。

我把你默默地写在日记里。我将你融进多情的诗句。我为你编起一本温柔的诗集。我替你活着永恒的十八岁。还曾记得那回?我满怀十八岁的炽热和勇气,把你比作一片机敏的叶子,用羞涩的诗句问你:在你的秋天,你将飘向哪里?

高三那天。一个刮着凄风的日子。你走到我面前,悲伤地告诉我你要转学。我顿时语塞。知否?知否?我一直把你视为一根永恒的柱子,将自己的身魂赤裸裸地靠着你,而你却要轻轻地飘去。屈。眼泪。默无语。“寻寻觅觅”。“梦随风万里”。“凄凄惨惨戚戚”。朦朦胧胧中,我铺开所有的情怀为你写下最后一首诗,连同早已为你编好的诗集全送给你。在诗集的扉页我写下这样的赠语:“你就要匆匆地走了/你能够走到天涯海角/却永远也走不出一颗心的世界……”

你终于走了。春雪,我初恋的女孩。

你带走了你的谜。我遗失了我的梦。

如今,又是春天了。“大同没有春天。”一次闲聊时,一位从南国来的女同学脱口说道。我一怔。猛然醒悟,不禁暗暗敬佩起她敏锐的观察力来。似的,快进五月份了,这儿还时常下雪。哦,这叫春雪。莫不是你?我初恋的女孩?天空每每飘起你的名字,我都会走到外面广阔的世界里寻找你,回忆你,感受你。每每,我都会用双手虔诚地掬起一把你的影子,望向高远的蓝天呼喊:春雪,你在哪里?

塞外。转眼已漂泊两年。一天,一位学弟告诉我,春雪,你,我初恋的女孩,一年前毕业分配到名城来。我像寻找一个梦猜测一则谜一样找到你。见面。无言默默,默默无言。我们用目光超越时空地对话。是你吗?你问。是的。我说。你注定要回归北方这个都市里吗?我问。是的;我告诉过你,我是北国的女儿。你淡淡地微笑。我还能寻找回过去的梦吗?我又紧紧追问。不可能了。你平静地回答。我们已不再青春年少,无论我的谜你的梦,都应该交给如今孩子笃信的圣诞老人,让那位白胡子爷爷给未来的孩子们多讲几个童话。你依然淡淡地解释道,就像不起风时淡淡飘落的雪花,你的名字。此后你的目光不再问答。神态动作透着送客,只是并未端茶。我也不再追问。我彻骨感到你意已决。我知道,这个世界,一切在缘分,有的有缘,而无分。比如我和你。从晋南到塞北,许多年过去,我们有机会相逢,但一切已变得那么陌生。春雪,春雪,你知道吗?当我走在北方这座都市的大街上,一座楼窗的歌声正撕心裂肺地吼:“你的眼睛默默地告诉我,爱恋的路已走到了尽头……”

天空,又飘起了机敏的雪花……

哦,春雪,你终于找到了属于你的土地和季节!

1993.5.

长春癫痫哪里治疗最好河北哪里能治儿童癫痫郑州癫痫病最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