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沟壑、涝池、乡土情(散文 )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校园小说

记得八十年代有一首唱红了大江南北的歌曲,至今我也还能哼哼几句,“我的家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萦绕在家乡的周围,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是啊,人无论走出多远,不管家乡贫瘠与富庶,它是扎在游子心底永远的根。

我的家乡并不富庶,一家一户的院落,土坯泥巴筑起的院墙,土坯柳柴搭建的房屋,构成了一个自然淳朴的村庄。村子里没有小桥流水的景物,倒是有一条深沟壑从村子中心贯穿而过,直通我家门前的一座蓄水池,也就是被我家乡人称之为的“涝池”。

那条被水侵蚀冲刷得千疮百孔、伤痕累累的深沟,仿佛一位身怀世事的古人,隐藏着村庄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那个简单朴素的村庄,就像身着布衣大襟袄的爷爷;那条绕在村子中心的沟壑,仿佛爷爷腰间的那条宽衣带子。

多少回梦里,我身靠着那棵苍老的裂开了皮的杨树,站在沟沿堎上,看欢快的雪水,带着雪山的情义,携着泥土的芬芳,将一汪深情注入了这“一泓清泉。”

从我记事起,这条沟壑就横亘于我家的门前。我不知道它有多古老,但以沟的深度和宽度来衡量,可以断定它是与村庄的开拓者并行的。在我的眼中,它是一位熟睡的老人,那哗哗的水流声,好像它在梦境里发出的鼾声,时高时弱,时急时缓。

据村子的老人说,我们是国人皆知的宋朝官员滕子京的后人,当时因滕子京在宁夏一带为官,后遭人诬陷弹劾被罢官免职,流放去湖南,家族中有人不愿跟随,诸西行来到了河西走廊,选择了在祁连山下安家落户。我想我的前辈们既然选择了这块地方,那一定是有它的理由的。

每次,我都是迈着轻轻的步子走过去,我把它看成是村子里最老的长者,用我家乡的尊称,就是太爷爷辈的。怀着崇敬敬慕的心情,我来探望沉睡梦中的孤独老人。

我看见了它的姿势,或者说是睡相,在它的鼾声中,我能感觉到它的不堪负重的心身。在凄风冷雨中,在冰霜雪夜里,它敞开胸怀,枕着冰冷的石头,蜷缩着瘦弱的身子,凝望着与它一样古朴的村庄。

沟壑粗粝坚韧、伤痕累累、弯弯曲曲的身子,服从坚硬的地质变化,从祁连山走出,一路穿山跃石而下,带着雪山的深情厚谊,携着草原博大的精髓,为村庄输入了命脉。

夏天的沟壑沿被嫩绿的青草覆盖,阳光下绽放着洒脱鲜艳的马莲花、粉团花、打碗碗花。记忆中童年的影子,清晰地与沟壑叠合在一起,构成了我心中一道无法忘却的乡村风景。

多少次梦里,我被哗哗的水声惊醒,妈妈总是一脸惊喜地告诉我们“放涝池了”,因为我们常年吃涝池水,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我的家乡依然是春寒陡峭。前一年秋天,涝池蓄的满满荡荡的水,经过了一个冬天的人畜饮用,到了第二年春天,像口大锅一样的涝池,底部渐露,粘着尘土、草屑的薄冰,映衬着天上懒洋洋的云朵。村人们牵着牲口,提着水桶,拿着铁钎,在冰面上敲一圈,咕嘟咕嘟的水从冰面下冒出来,再用水勺拨开飘荡的冰沫、杂质,舀出来一桶让性情急躁刨蹄尥蹶的牲口先喝个够,然后再挑上两桶回家倒进水缸,等慢慢澄清后才能烧开水、做饭,供人饮用。

从扁都口吹出的风,不管白天黑夜掠过原野扑进村庄,撕扯着杨树的枝条,掀起屋檐上的柳柴茅草,向村人示威发泄。最遭殃的就是涝池了,村子里的柴草、灰土大多被风卷进毫无遮挡的涝池中。这时候,村人们手提着水桶站在涝池沿上长吁短叹的,有人蹲在涝池边上一边用双手拨拉着水面上漂浮的杂物,一边怨声载道:“老天不长眼啊,刮成这样,让我们咋吃哩?”有人就风趣地回答:“我们想办法给涝池做个盖吧,等风来了就给拉上!”、“那我们还得专门有人站岗放哨了!”顿时,引起大家的一阵笑声。一场幽默的风趣过后,大家就都挑着各自的水桶回家去了。

如果说水是人类生命的源泉,那么我们村里的涝池就是村人们的命脉!

夏天的乡村天空清澈靓丽,阳光下的蜜蜂与蝴蝶在村外的草叶间花蕊上玩渴了,就会飞进村子,爬在涝池沿上贴着水的边缘尽情地畅饮着。被阳光晒热的水里泛起了无数米粒大小的红色虫子,所以,村人夏天饮用的水,都是天刚亮的时候赶趟从涝池挑水,家家户户厨房里都备着一个盛水的大缸。清早天凉,虫子大多沉在水底下,细心的人家在挑水时会带着一个用纱布做的笊篱,在往桶里舀水的过程中将水过滤一遍,水桶满了,过滤过的纱布上便粘着密密麻麻的虫子,村人称这些小虫子是水里的“虱子”。

虽然村人们经常喝着飘有虱子的涝池水,但没有辜负这座涝池给予一代又一代村人的恩惠,他们对涝池精心维护、细心照料,如同对待自己的亲人一般。伴随着季节转换的脚步,伴随着庄稼草木植物的生长,村人对哪个季节该给涝池注水,哪个季节该对涝池整修,都是有计划按步骤实施的。

涝池的维修一般都在夏天,蓄水三四年后,涝池就要进行一次大的修护,用今天的话说也就是保养。

维修涝池是一项辛劳又庞大的工程。要想让涝池能长时间保持储存水,它的秘密就在涝池的底部,要为它铺上一层厚厚的黄胶泥,为的是水蓄上后不易渗漏。记得那些年,生产队计划在这一年围修涝池,春耕忙完后田地里的杂草还未露头,队干部首先是召集村人开大会,详细讲了维修涝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要求在此期间人人不能请假误工。虽说平时有些村人也有惰性,但维修涝池却让他们无法逃避,因为即便那时没有包工一说,但修涝池的活基本是落实到户甚至到人的。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大集体生产队农活很多,但没有哪一件农活让村人干得这么起劲这么卖力的,按村人们的话说,缺吃少穿生活也可以过,但缺了水人的活路就断了。

被抽干了水的涝池底部,蔓藤缠绕的水草,黑乎乎的淤泥,嗅着污水乱飞的蚊蝇,呱呱叫的蛤蟆,陷在污泥里的蝌蚪以及不知名的虫子,将涝池的“丑陋”彻彻底底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忘不了父老乡亲们维修涝池的场景,我想这是人到了一定年龄时的一种回望、一份思念。那些壮年劳力赤脚光膀站在带有异味的淤泥里,要将一掀一掀的污泥装进架子车,再一车一车拉出去;没有架子车的人,就只能用芨芨草编的筐套在一根木棍上,我们叫杠子,两人一人一头抬着走,抬筐的大都是女人。带着水浆的泥又重又沉,从涝池底部向上走,坡度很大,他们就这样一干就是一天,且不说装车溅起的泥巴,就是身上浸出的汗闻着也是臭的。即便是这样苦,村人们仍然干得乐乐呵呵,有的男人干着干着也会哼几句小调,什么《小寡妇上坟》、《哭五更》,惹得女人一阵嘲笑,那开心的笑声里,有男人的放肆,有女人的柔情……

这座涝池,那荡着涟漪的水影里,既没有跳跃的鱼虾,也缺少活水的清澈灵动,只有游弋的蝌蚪,和躲在水草中的蛤蟆,还有愉悦在水中的水虱子。然而,不管涝池有多么的不卫生,因它与村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所以它被村人时刻关注着、牵挂着。

记得有一年秋天,雪山水一夜之间注满了涝池,村人们站在涝池沿上淡然地对着一汪清波发出兴奋的感叹:“哎,今年冬天就不用东奔西颠厚着脸皮讨水吃了。”因为也遇到过冬天涝池水或是漏底了,或是注入时的差错,还未到开春,涝池水就干了,连底部冻的冰块也敲完了,那就只得到邻近的村子借用,几天可以,时间长了,人家也不允许的。

然而就在那年,进入深秋的一个夜晚,我们被一阵吵闹声惊醒,妈妈抓起衣服急急忙忙出门,我躺在被窝里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狗叫声和着女人的哭诉声划破了村庄的宁静。好大一阵子,妈妈哆哆嗦嗦地进门带着满腹怨气告诉我们;“某人家的婆媳吵架,婆婆一气之下跳进了涝池,幸亏发现及时……”妈妈一屁股坐在炕沿上叹道:“这涝池水不能吃了,即便重新注水,这天都冷了,水咋能流下来……”

第二天,睡梦中的我又被一阵嘈杂声吵醒,喊了几声“妈妈”没有应答,我知道妈妈一定是早就出去了,她这一夜肯定没睡好。我赶紧起来出门看热闹,只见涝池沿上聚集了几乎全村的人,男女老少站在一起指责着、叫骂着。有的女人提着水桶朝着涝池北面那家紧闭的庄门吐口水,更有甚者扯开嗓门:“呔,哈怂,你们嚷仗(吵架的意思),咋能祸害我们呢!走,找他们要水!”愤怒的人群呼啦一下堵在了出事人家的门前,有用拳头打门的,有用扁担敲的,有胆大顽皮的孩子还隔墙扔石子、土块。

本来就破旧的门扇被拍得“啪啪”响,快要开裂的样子,人们的叫骂一声高似一声:“开门!出来!”这时,生产队长站出来阻止:“不要再惹是生非了,再要逼出个人命谁负责?先去邻村挑吧。”有人大声问队长:“他们挡住咋办,这么多人去挑?”队长皱着眉头说:“先去试试,不行的话,我再找人。”

一群人挑着水桶便急匆匆地去了邻村,邻村的人还未反应过来,有人就快步进涝池挑了水转身就走,当他们知道了原委后,村人一呼百应将涝池围成了一堵墙。

后来,经过两村的生产队长反复磋商,我们村子的人在邻村只能挑水一天,并且每家只能挑一次,他们的涝池已专门安排村民把守了。

当天下午,我们村的队长就开始组织一部分人排抽涝池水,并有专人挨家挨户收鸡蛋,每家一个鸡蛋,要去送给乡里水管所的人,以便能顺利派水。

在村人们的万分期盼中,队长挨家通知,晚上要放涝池,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每家都要派一个男劳力守渠,还要跟上流水一路走,看护水流到涝池为止。

深秋的祁连山下,早晚寒气逼人,为了能早点吃上水,尽管大家怨气难解,但还是披上毡袄、扛上铁锨、背上麦草去跟水、守渠。

记得那一夜,好像全村人都没睡觉,各家的窗户都透着亮光,人人都在关心着水的到来。我家没有男劳力,只能由妈妈出工,队长分派我妈看守我家门前到村外的一段水路。妈妈扛着铁锨打着手电哆哆嗦嗦地来回走动着,直至等到半夜水携着冰屑跌跌撞撞地进入了涝池,她才坐在火炉前暖暖身子。那家惹事的婆媳,也被队长撵到了渠沟上,一直跟着水流走。后来,队长开会向村人说明让她娘俩跟水的缘由,这样做为的是让她们也让全村的人记住教训。

许多年过去了,那座陪我长大、给过我命脉的涝池,连同我的亲人们,时不时地会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还隔三差五地走进我的梦境里,那涝池的一泓清泉水,携着深情缓缓地流入我的心田,犹如一双温暖的手,柔情地抚慰着我的心……

癫痫发作都有哪些病因北京癫痫病医院排名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更专业癫痫发作及时抢救方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