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花花世界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异界小说
【荷塘】花花世界(小说) 一个被遗弃的女孩,对爱情、婚姻、生活,追求着完美。
   (一)
   花花是一个山村女孩子,爸爸妈妈都是农民,玉面穗里寻生活。虽然日子不富裕,但是,对独生女儿花花给予着小家碧玉的生活。十八岁的女儿花花与村子里一个叫李春的男孩子谈恋爱。父母答应并且定了婚,财礼一千元。过了半年时间,爸爸妈妈突然反对了,想将女儿嫁到城里去,找不到合适理由退婚,只好找了一个长财礼的理由。说什么要找一个村的要三千财礼,规规矩矩听父母的话就不要财礼。她着急了,要找李春商量。这不,她偷偷约会了李春。
   李春早早在村口一颗老槐树下等她,秋季的黄昏,潮气袭来微微一股凉意。他提高了领口,缩了缩脖子张望着路口是否出现要等的心上人。哦!她来了,脚步很轻很轻,他的眼睛一下子摄入一抹清辉,她扬起脸儿带着笑容走来了。他迎上去拉着她一只手,细细端详;白白净净的小手,比一般女孩的脸都细腻白净。从小读书到现在高中毕业落榜在家,庄稼地里的活她从来没有干,保养了一双又白又细又嫩又软又香又有诗有歌的一双手。
   “花花,让我好好看看你!”他说着眼睛盯紧她的脸。她有点羞涩了,抿了一下嘴故意背过了脸,声音柔柔地:“不,不让你看!”他双手搭在她肩头俯下头吸了吸鼻子:“是嘛,不让看闻一闻都可以!”他调侃她。整个脸贴在她的脖子了,下巴故意按的紧紧地擦了擦她细细的脖子。她“咯咯咯”笑着缩紧了脖子弯下腰:“好人,好人,别这样,你的胡子扎了我!”她扭动着身子,想躲,想闪;又躲不掉闪不掉。他情不自禁地转回了她的身子,嘴唇按在她薄薄的嘴唇上……
   她突然脸上僵住了,推着李春说道:“李哥,我爸爸要三千财礼才答应我们的婚事,你说怎么办?”他听到她的话一下子放开了她,她的话让他心里冷嗖嗖的,皱紧了眉头。好一会没有开口,脚尖在地下乱画。她伸出手揪了揪他的衣角,眼睛犹豫地问道:“你说话啊,没有听到我的话吗?”他停住脚下乱动,抬起头心脏猛然跳了几下,声音急迫地问道:“听到了,三千对我们家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到哪里去寻。你爸爸胡子都一搾长了怎么说话不算话?”他挠了一下头,转了一圈,仿佛有一种岁月沧桑的感觉,被愚弄的感觉。好不容易等来了下个月要结婚,突然变了。让他真的欲哭无泪!
   可叹啊!如果拿不出三千财礼他们就成不了夫妻。他们的感情足足三年时间,高中三年里他就负担了她的伙食费,在她身上已经花了不少钱。这些她的父母都是知道的,可为什么还要出难题让他放弃她。他想不通,想不通。
   “你怪怨我了?”她抬起头望着他无奈的说。
   “没有,没有。”他摇了摇头说。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黑发,又抚摸着她小巧玲珑的鼻子,她的鼻梁挺直形成美好的弧线,手指又移到她微微上翘的下巴,她整个轮廓柔美动人,如一幅美丽的画。他想到她的爸爸要分离他们,他好似怕一下子失去她,双手搂紧了她。使她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几乎难以呼吸。她望他一眼,眼底一片痴情,双手揽住他的脖子。眼睛半闭半睁,嘴唇触到他的嘴唇上:“谁都不能将我们分开,李哥!”一股强烈的欲念在他周身燃起,他紧紧吸允着她的香唇,手伸进她的腰部解她的腰带……
   突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李春那小子快和花花结婚了,真是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就是比我们多念了几年书。其他一无所有。”
   “没有的事,张老头财礼涨价了,李春那小子拿不出,不一定花花嫁谁。”
   “你怎么知道?”
   “嘿,嘿,我怎么不知道,我怎么会和你说,哈哈哈……”
   他们听到了,是村干部的“花花公子”牛大虎与同村的一个年轻人城里回来了,在路上撒尿。他们二人屏住呼吸,花花头埋在李春怀里。呀!两个倒霉鬼撒尿后向二人的方向走来,李春头探过树看了看马上给花花系好腰带,口里慌慌张张的:“花花,两个家伙走过来了,快!”
   谁说过“人生销魂莫过于香囊暗解,罗带轻分”,可正在这个时刻被两个倒霉鬼扰乱了。他拉起她的手就往村里跑。
   牛大虎发现两个慌慌张张的背影跑在回村的路上,他看到一男一女,又看到女的长发随风飘荡,好似花花。他对身边的同伙说:“看,是李春那小子带花花来这里‘打野枪’,被我们惊跑了。”他手指着二人的背影。他不死心,突然拔腿就追,边追边叫:“站住,站住,我认出你们来了。”他只顾拼命跑,拼命追,想追上去羞一羞二人的脸,哪知脚下一绊啃了一个狗吃屎“哎呀,我的牙。”他手在嘴上擦了一下,一颗门牙掉在地上,满口是血。
   牛大虎没有追上李春、花花二人,反而倒贴了一颗牙,使他本来难看的草包嘴说话走风漏气更难看了。对着镜子打量自己失去牙齿的空缺豁子,心里对李春恨得牙根痒痒的:哼,小子,等着瞧。
   牛大虎凭自己老子一霸地方土官,在三百口人的村子里不学无术无恶不作。赌博,打架,偷人。好淫。他对花花早已垂涎三尺,这不,到花花家里,对花花父母添油加醋说那天他怎么怎么看到李春与花花在外面做那见不得人的事了。花花父母信以为真,对女儿骂一会,好讨嘱一会;“你傻不傻,你就那样不值钱让李春占便宜。”她妈妈的声音。他爸爸在炕头上巴塔巴塔抽旱烟,吐出一口呛人的烟味,斜过牛眼睛瞟了女儿一眼:
   “拿不出三千财礼休想好事,铁板钉钉了。”
   花花怪怨爸爸突然变了,难道有人背后使坏说了什么话。她想为他们抗争,大着胆子对爸爸说:“爸爸,一千财礼,您怎么又长出两千,您这不是诚心难为李春?”他爸爸暴怒了,竖起眉毛喊道;“我养你这么大,一天一块钱到现在你算一算多少,你还念书花了我多少钱,要这么一点点他家就心疼?”她看到父亲发怒了,目光怜怜地移在妈妈脸上求助:
   “妈妈,妈妈,您说话啊!”
   她妈妈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手捋后额头上一缕头发,皱巴巴的脸上没有一点点要开脱的气色,眉头抓的紧紧的:
   “花花,我们养你也不容易,你一下嫁人了,丢下我们老两口空落落的无人问津了。什么都没有了,要几个钱我们好养老,还是以你爸爸说的办。”
   她多么希望妈妈说出理想的话,原来还是围绕钱说话,与爸爸站在一条线上,一个目的要钱!看来财礼一分都不能少。
   李春到了她家,想求她父母少一点点财礼成全二人的婚姻。李老汉一个劲巴塔巴塔抽烟,根本充耳不闻,他急了:
   “李叔,我和花花青梅竹马你们是知道的,怎么就变卦了,又要长财礼?这不是诚心拆散我们?”他声音有点激动,说完咽了一口唾沫,脖子里喉结上下鼓动。
   “小子,不要说这么难听,我没有摆明拆散你们,就是摆明拆散你们我也有这个权利。我的女儿我想嫁谁就嫁谁,想要多少财礼就要多少财礼。你小子拿不出就甭想娶我女儿,到别处看看有没有白跟你的女人。”
   他的眼睛睁大了,而压抑着情绪说道:“李叔,我不是不想出钱,是没有,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几年念书花了多少钱……”
   “甭说你们念书,我是要钱,不想听你诉苦。左一个没有,又一个没有,没有就退婚!”说完将铁烟嘴里的烟灰“咣咣咣”用力磕在炕沿上,仍在一边给了李春一个背。
   花花眼睛里的泪水一眨眼掉下了地,她看了看李春,咬了一下嘴唇,对着爸爸灰溜溜的背说:“爸爸,您怎么这样狠心,狠心难为我们,说什么我都要嫁他,谁都不会嫁。”
   她爸爸突然坐起来粗糙的手指颤抖地对着女儿:“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我谁都不嫁,就嫁李春,说一百遍都是……”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她白皙的脸上,顿时五个红印。她捂住自己的脸,眼睛不屈地盯着父亲。
   “花花,不要犟了,我出,我出,倾家荡产都出!”
   他看到心上人挨了打,胡口答应了李老汉苛刻刁难的条件。答应后方感喘不过气来,二十五岁的肩头仿佛扛着一座山!做梦都没有想到来临的婚姻发生突变。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满脑子想着花花对他发自内心;如此汹涌如此真挚的感情。挨打的情景定格在脑子里,仿佛抽痛他他每一块肌肤。双手拽住自己的头发泪流满面,怎么和老父亲开口说?
  
   (二)
   好多天没有敢在老父亲面前提起张老头涨财礼的事。但心中爱情的渴望与召唤欲动在他年轻的躯体里。他顾不了想父亲怎样的艰难,怎样的无可奈何,他都要开口了。
   “爸爸,爸爸,花花爸爸又……又涨财礼了。”他看着父亲佝偻的身子,父亲听到他的话直了直身子,凹下去的眼珠吃惊地睁了睁,缺了牙齿的嘴巴嘴角抽了一下:“什么,又要多少?”
   “三千!”他说着伸出一只右手大拇指按下小拇指伸直三个指头对着父亲。好似怕父亲听不清似的。
   “春儿,你怎么能答应?又不是世上再没有女人,凭你的帅气模样打不了光棍,张兰不也喜欢你,你何苦啃住花花不放?算了吧,儿子。花花太贵我们家扛不动。”父亲说的有点决绝。
   他听到父亲用“贵”来衡量自己与花花的爱情,他心里有点扭了折,“贵”这个字眼用在他们之间就是既可耻又可恶,又丑恶的字眼。他心里反复厌恶着,不单单指花花爸爸贪婪的嘴脸,而是贬低了他们之间的纯真爱情价值!
   “爸爸,你们都是老顽固,她是人不是物质,干吗说得那么难听,我们从小青梅竹马如果失去她,我,我还活着有什么意义。”
 宝宝患上癫痫  “儿子,儿子,是她爸爸卖她了,你怪怨爸爸说的不好听?没有多少时又涨价了,这不是卖女儿是什么?”
   他看到爸爸眉头皱的紧紧的,起身要躲开,显然是对儿子的执迷不悟反感了。走出了院子里到牛圈里为他“老黄”上了草。他跟在父亲身后,看着父亲双手摸着老黄牛的毛,老黄牛已经毛色斑斑,浑身都老皮褶皱,牛武汉羊羔疯看好的医院角内弯,顶在脑门。
   “爸爸,爸爸……”他盯着老黄牛连连叫了两声爸爸。“把老牛卖了?”他如何查是否是癫痫病刚刚说出口,父亲眼睛瞪的大大的,好似不认识他似的。他方感自己在父亲面前提出的要求多么苛刻与丑陋。父亲与老黄牛十年的关系如同好朋友好伙伴,在父亲的心里老黄牛非牲畜,是家庭的一员。让父亲卖老牛,岂不是卖父亲的老命!
   “……春儿,老黄为我们家里任劳任怨干了这么多年,风里雨里劳作不息,昨天还摇摇晃晃耕田种地,你今天提出卖它……”父亲已经泪眼朦胧,“它对你最有功劳,下犊子供你读书,你娶媳妇就要卖他,它已经老了,卖了就让人家杀了它,你于心何忍?”
   从来没有看到哭泣的父亲,此时此刻摸着老黄脖子里的铜铃哭泣了,肩膀抽搐着。他知道爸爸这样哭泣的伤心就是答应了卖老黄牛了。他忍不住鼻子发酸喉咙发紧泪珠子眼眶里打转。
   牛大虎嫉妒李春一个穷书生博得村子里最漂亮姑娘花花的芳心。自己是有钱有权的村长儿子在一旁干瞪眼。他费尽心机想着拆散他们的办法,成全他自己。他央求了村子里媒婆“三仙姑”去花花家里为自己提亲。(因为三仙姑是他村长老子的姘头。)她扭动着肥胖的身子,手里摇晃着扇“B”扇子,到了花花家里左右看了看,就花花爸爸一人在家,她细声细气喊了一声:“大哥,就你一个人在家?”花花爸爸听到妖里妖气的声音,抬起头看了一眼问道:“是呀,大妹子,什么风把你仙姑吹来了?”她卖弄风骚靠了他一下:“呀,大哥,来看看你不好嘛,哈哈哈……”
   “逗我了,我有啥好看头,哪里有村长好看,你跟着村长沾光了。”他脸色难看地抖动了两下,斜瞟了三仙姑一眼,又掉转了头。
   “大哥,人有钱就好看了,人家村长有钱,你不想跟着沾光?”
   “得了吧,我没有你那本事,有什么事就说,不要拿我穷开心。”
   “老哥,你傻不傻,花花那么漂亮的女孩嫁李春那个穷小?再说,李老头出钱比出血都疼,左一个没钱,又一个没钱,干脆算了,让花花嫁了大虎享一辈子福。”
   “嫁谁都是我做主,你没有插手的份。”
   “大哥,我是为了孩子好,我没有别的意思,花花是你们的女儿当然你做主了。”
   他听到三仙的说法,挠了一下脑壳,脸上抹布似的纹路让笑容挤得更深了:“大妹子,你说和李春退了?你可以参谋参谋。”
   “退了,百无一用是书生,李春没有什么出息,干脆退了。”她趁热打铁。“老哥,人家大虎说了,你要多少财礼给多少财礼,人家有钱不在乎你要多少,只要你答应花花嫁过去,人家腰包里掏得出钱。”
   “这我还的和花花再商量一下,这孩子犟的很。”他动了心事。
   此时此刻花花回来了,她知道三仙姑到家里没有好事。楚着眉头瞭起眼睛看了一眼三仙姑:“你到我家里干什么?”
   “没事。”她说着要走,顺便拍了花花肩头一下。
   “站住!”花花怒气的叫声惊的她迈出去的一只腿提了回来,老肉横秋的脸上堆起了死笑:“花花,和你爸爸好好商量,我是为了你好,嫁了大虎吃穿不要愁,嫁了李春你有得罪受……”
   呵呵,自己想对了,知道三仙姑进门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她靠近三仙姑,眼睛一股暴怒投射出来,声音倔强高吭:“我嫁谁不嫁谁与你何干,你操的哪门子心,大虎好你嫁去,扯我干什么?”

共 20337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武汉什么医院看癫痫病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