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止戈为武与羊大为美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5-28 分类:异界小说

我们知道,汉字的造字法传统上称为“六书”,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六种。

六书中的会意,就是取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表意部件,会集各部件的意义,造出新字。比如“取”字,表示以手(“又”即手形)拿着耳朵(耳),古代俘获猎物或俘虏,往往取下耳朵作为论功的证据。再比如“相”字,表示以眼睛(目)察看树木(木),“相”的本义就是察看(今天我们也还使用着“相”的本义,比如在“相面”这个词里,“相”就是察看的意思)。会意是比较容易理解和解说的造字方法。

但是,根据会意来解说文字也最容易发生误读和曲解,一方面随着文字的发展或讹变,一些字的形体会改变最初造字时的面貌;另一方面,后人理解的会意很可能与造字者的本意不同。而且还有很多情况,是解字者按照自己特定的需求或目的有意为之,创造出符合自己意愿的解说。《左传》里最著名的一个关于会意字的解说就是“止戈为武”了,在历史上影响很大。我们今天的楷书“武”字除了左下角的“止”字外,并不是一个标准的“戈”字,而在古文字和《说文》篆体中则均为“戈”字(见附图 1)。“武”在《说文》中解释是:“楚庄王曰:‘夫武,定功戢兵’,故止戈为武。”楚庄王的话出自《左传·宣公十二年》。

当时楚晋相争,互相胁迫中间的郑国。一次楚庄王率师围郑,郑人束手称臣,楚庄王与郑人结盟后还师,没有灭掉郑国。晋国知道消息后出兵救郑,已经晚了,晋将决定追击楚师。两军交兵,晋师大败,尸横遍野。楚国大夫潘党建议楚庄王把晋人的尸体推起来,封土筑一个高台(京观),以昭示后代子孙不忘楚王的武功。楚庄王不同意,他说:“你不明白啊,从文字上来看,是止戈为武!”他引用了当年武王克商后所作的颂诗(“载戢干戈,载櫜弓矢”等,就是收起干戈,包好弓箭的意思),总结说:“夫武,禁暴、戢兵、保大、江口县癫痫医院有多少定功、安民、和众、丰财者也(武德有七个方面:消除强暴、停止战争、保持强大、建立功勋、安定百姓、团结民众、增加财富)。这七个方面我一个都不具备,有什么面目昭示子孙呢?”楚国在春秋时期地处蛮荒,楚君不尊崇周天子的地位,自号为王,与周天子同级。但《春秋》的记载中并不承认楚王的地位,称其为僭越,凡楚王都称作楚子。这样一个被中原鄙视的没有礼法的国家也会出明君,楚庄王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可见其贤德,不是一般中原诸侯能比。而且,从引诗说字也可看出,地处蛮荒的楚国也已经颇受中原文化的影响,而“止戈为武”这个说法也未必就是楚庄王所独创,或许已是当时常用的熟语。止戈为武,就是说化解干戈才是真正的武功,作为一个颇有反思意味的追求和平的正面宣言,此后一直被中国文化所推崇和宣扬。

但其实,这样的解说未必符合造字者的本意。现代学界关于“武”字的本义,最通行的说法是下面的“止”表示人脚,整个字形表示人背着戈行进,就是去行军打仗了。也有人根据“武”、“舞”同音,推断“武”的本义是人背着戈所跳的一种舞蹈,引申为征战。也有最新的成果,说“戈”表示神(古文字里有证明),“武”字的本义是神的足迹。这在传世文献中也有证据:《诗经·大雅·生民》:“厥初生民,时维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讲了姜嫄踩了上帝的足迹,心有所感,怀胎生下后稷的故事。里面的“帝武”就是上帝足迹的意思。不管怎样,“止戈为武”的说法晚于造字之后,是社会文明更加进步的产物,应是符合情理的。一个字在造字之初本没有那么高明的考虑,但其字形恰恰迎合了后人的理念,或者说是启发了后人的思考,就诞生出了这么精彩而富有哲理的言论,这正是汉字为文化发展提供的另一种可能性。说完“止戈为武”,我们再说曲靖市较好的癫痫病医院一个古代著名的关于会意字的解说——羊大为美。相比于“止戈为原发性癫痫应该怎样护理呢武”的高明,“羊大为美”只能是堪称朴实了。《说文》中“美”字长春市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医院的解释是:“美,甘也。从羊,从大。羊在六畜主给膳也,美善同义。”许慎认为美的本义是指味美,而不是貌美。因为“美”是由上面的“羊”和下面的“大”两个字组合起来的会意字,羊大则味道甘美。今天美学界常拿“羊大为美”这句话说事,说这代表了中国古代的一种功利化的美学观,说古人的生活质朴,连对美的最初理解都来源于饮食,甚至有人会讨论到美与经济实践的关系。

其实,许慎的说解很可能只是一种权宜之计,也就是努力把可见的字形与字义搭上关系,既然和“羊”、“大”都和貌美联系不上,就只能联系到味美了。甚至,许慎因为“羊在六畜主给膳”,就把“美”跟“善(膳)”也联系了起来,这就显得颇有些牵强附会了。“美”字的本义很可能跟羊大没有什么关系,根据古文字的研究,人们普遍接受的是“美”字下面的“大”表示人(可能指男人),上面的“羊”则是头饰(一般说是羽毛,也可能真是羊角形的头饰),戴着头饰的人很漂亮,就是“美”。而与之相对的则是“每”字,“每”的本义也是漂亮,下面的“母”字表示女人,上面则是女人的头饰,戴着头饰的女人很漂亮,就是“每”了。后来,“每”字被假借表示其他的意义,就只剩下“美”字表示漂亮了,也就不分男女了。“羊大为美”也可能并非许慎的首创,而是当时比较流行的说解,是当时的人们面对字形的困惑从不同角度的对美的生发。可以说,这种说法也代表了古人对美的某一层面理解和认识,孟子讲“充实之谓美”,与此不是也有异曲同工之处吗?这些对美的阐发也正体现了美的主观、丰富和生动。

本文由小明巧说历史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